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5章:你怎么又来了?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5章:你怎么又来了?

    夜妖从来都不是那种会苛刻别人的人,这一点夜轻颢十分肯定。{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m}但是他无法左右别人的情绪,连他亲妹妹都管不了,更别提那几位姨娘。

    她们要说什么,自然也是由得她们去说。

    父亲有点事情不在府上,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月了,母亲性子柔弱,北院连个能主事的人都没有,所以才会乱成现在这样。

    “愣什么,用膳吧。”夜妖拿筷子敲了一下碗。

    “哦轻颢拿起碗,尝了一口。

    晚上的汤竟然也是素的,不过却很可口,虽然是缩减开支,北院的伙食这几天说实话比以前还要好。

    “小姐,轻芷她……”他想开口解释一下。

    “她拿着太后给她的赏赐贴补一些长辈,也是人之常情,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夜妖抢先说道。

    夜轻颢此时坐在夜妖面前,都觉得心里满是尴尬。

    轻芷拿着太后的赏赐贴补了一下北院,这本来也没有什么错。但是事情出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让人不心生猜忌。

    他也感觉到,至从轻芷入宫一次之后,整个人都好像变了。

    相比夜妖的光明磊落,轻芷近日的所作所为,让他越发的觉得有些羞愧。

    用完膳食之后,夜妖靠在一旁,等着他的意见。

    “天色已经暗了,我将这些东西拿回去,明天一早我一定将所有的意见全都整理出来,你觉得怎么样?”夜轻颢朝夜妖询问道。

    “这样也好。”夜妖点点头。

    她看得出,夜轻颢好像有很多意见要提。刚好也趁机看一下他的能力。

    夜轻颢拿着资料退了出去。

    夜妖来到院子里,一阵轻风拂面而来,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凉意,她坐在树下的摇椅上,看着这满天星辰。

    “小姐,汤药熬好了。”红绫端着一碗浓浓的汤,闻起来味道也不太像药,。

    夜妖直起身来,闻了一下,味道很熟悉,应该没记错。

    一想到这个东西,她的心里顿时泪流两行。没想到,她也有用得着这样东西的一天。

    暗门中,只有三个女子,她、秦桑还有小爱三人情似姐妹,这方子可是小爱每天一记的良药。虽然喝了一年又一年,一直被她和秦桑称为爱派德(平板),但是人家从来都没有放弃。

    她被溟野背叛的时候,她们还在各种执行任务不在暗门,那一场爆炸让溟野也一同丧生,她们应该会很安全。

    她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小爱到底丰胸成功了没有啊!?

    低头朝自己平平的胸看了一眼,完全理解以前小爱看她与秦桑的心理。

    “小姐,这究竟什么东西啊?您可千万别听信什么方子,万一吃坏了身体可怎么办?”红绡站在一旁,担心的说道。

    “不会有问题。”夜妖摇摇头,这可是小爱喝了几年的方子。

    贵在坚持!她在心里喊起了小爱的口号。

    端起碗一口灌了下去。味道……真Tm难喝!

    不过为了她的这几年的黄金发育期,再难喝她也忍了!

    红绫和红绡立即递上一碗清水,不明白小姐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突然和自己过不去了呢?

    她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一碗浓浓的汤是丰胸用的。

    ……

    夜轻颢回到北院,一大家子正围着凉亭里有说有笑,石桌上摆满了各种瓜果,与这里相比,夜妖那里竟然是那么的清冷。

    “哥!”夜轻芷见他回来,立即站起身来朝他走了过去,“哥,今天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发那么大的脾气,你能不能原谅我?”她一说完,眼睛都已经红了,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都没有怪过你,谈何原谅?你伤势还没有好,还是要多注意休息。”夜轻颢的声音带着一丝关怀。

    毕竟是他一母同出的亲妹妹,他还是狠不下心来真的与她置气。

    “哥哥,母亲她们都在,你也过去说说话吧。咱们好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了。”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夜轻颢推脱了一句,朝住处走去。

    “哥,你用膳了吗?”夜轻芷朝着他的背影问了一句。

    “已经用过了。”夜轻颢随口回应了一句。

    用过了?夜轻芷有些疑惑,明明是晚膳前出去的,怎么可能已经用过了?

    “小少爷傍晚的时候去了哪里?”她朝身旁的丫环问了一句。

    “好像是小姐身边的人过来请的小少爷,应该是去了锦绣园。”

    锦绣园?夜妖怎么可能请哥哥去锦绣园?还用过了晚膳,难不成还和夜妖一同用的?

    夜轻芷这么一想,顿时气得握紧了双手,背上的伤口又是一阵生疼。

    这个夜妖,又想玩什么把戏?!

    虽然她的今日那么指责夜轻颢,但是最疼她的却是这个唯一兄长啊!夜妖平日里从一都不与北院有什么来往,不会是连她唯一的哥哥都要抢吧?!

    ……

    夜妖睡在床上,被寒玉的寒气侵袭的无法入睡,刚刚进屋时还带着一丝汗意,往床上一躺立即感觉毛孔都缩了起来。

    她没有真气,肯定无法抵御这样的寒气,才这么一会,寒气就好像钻入了她的骨缝之中,冷得她控制不住的牙齿打颤!她咬着牙坚持着,最终还是承受不了,缩成了一团。

    “好冷!”

    突然,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将她抱了起来。

    她被冻的有些僵硬,跟本就没有发现屋内何时多了一个人,抬头一瞧,小脸都气白了,“你……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又来了?”

    司马风霁眉宇微蹙,“你说,我应该先回答你哪个问题?”

    夜妖白了他一眼,简直对他无语,指了指这张床忍不住抱怨:“这寒玉床,怎么会这么冰冷?”

    司马风霁按着她的手腕,发现寒气已经侵入体内,她的身子怎么可能这么弱?竟然连这一点寒气都无法抵挡!

    还好他不放心又过来看一看。

    “冷成这样,怎么还不下来?”他有些心疼的责备了一句。

    “我为什么要下来,睡着睡着就习惯了。”夜妖反驳了一句,挣扎着从他的怀里逃出来。

    守在屋外的容春简直就是个摆设,这么个男人夜闯她的房间,都没有一点反应的!?

    看来以后,她要重点的交待一下,防火防盗防色\/狼!

    “坐好。”司马风霁将她拉到床上,按着她的肩膀。

    “你干嘛?”夜妖立即护着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