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6章:毒舌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6章:毒舌

    司马风霁打量了她一眼,唇角微扬似笑非笑,“我觉得你还是护下面比较合适,上面什么都没有,护有什么用?”

    “滚!”夜妖被戳到痛处,立即咆哮起来。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nЫqi.com阅读最新章节

    这个男人的嘴巴一定淬了毒的!

    这是属于条件反射好不好,哪有见女人护下面的!他这么说,简直对她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她低着头,偷偷的挺了挺胸,结果还是悲催的缩了回去。

    司马风霁的心情已经是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的雀跃,怪不得一会没见到她就已经开始想念,因为小东西实在是太有味道了。

    看着他脸上挂着欠抽的笔意,夜妖立即乍毛。

    “你滚!麻利的滚出去!”

    “嘘,别吵了,这么晚了就算是吵不醒国公,吵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司马风霁按着她的小手,直接封住她的几个穴位。

    “你……”夜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心中一惊,正准备还手,突然感觉体内的寒意好像消退了一些,刚刚那种冷的骨头都发寒的感觉也减轻了不少。

    “我帮你理一理经脉,这样你睡上来的时候就不会太难受了。”司马风霁这才说出他的来意。

    夜妖瘪了瘪嘴,实在不相信他会有这么好心。

    下一秒,果然印证了她的想法。

    他的手朝她的衣襟伸去,正要解她的扣子!

    她抬起手将正在解她衣服的手打掉,趁机抬脚朝他狠狠踢了过去。

    司马风霁没有躲开,被她踹的猛吸了一口气。

    他趁机握住那只玲珑玉足,使劲一带,夜妖失去重力,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

    “让你乖一点你总是不听,这样的姿势,好像不干点什么都有点过意不去。”他笑着说道,并没有松开她的小脚。

    更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本来敏捷像一只小野猫一样的她,一但被捉住了小脚,就笨的像只翻了肚子的青蛙一样。

    “你松开我!”夜妖的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抓她的脚!

    正准备直起身子,他握着她的小脚又是一扯,她立即倒了下去。

    “司马风霁,你再敢抓我的脚试试!”她气愤的指着他。

    “松开了你,你可就要乖一些,睡在寒玉床上,不能穿着那么厚重的衣衫,寒气无法排泄,就会越来越冷。”司马风霁提醒了一句,有些不舍的松开了她的小脚。

    夜妖爬起来,走到屏风后面扯下身上的衣衫,换了上一件轻薄的纱衣。

    反正这么暗,他也不一定看得清楚。

    她只是不明白,刚刚睡到寒玉床上的时候,除了那彻骨的寒意之外,她的腹中为什么也跟着一阵绞痛。

    到底那阵绞痛,与这寒玉床有没有关系?

    重新躺好之后,她安安静静的不再出声。

    被他封住了几个穴位后,那种寒意并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随着寒意侵入体内,腹中那阵缢痛的感觉又隐隐发作起来。

    司马风霁看着她的反应,眉宇一紧,身形一转手中就已多了一盏灯,屋内的顿时被照亮,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股淡淡的黑色烟雾从夜妖的身上缓缓腾升起来,与寒玉隐隐升起的白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的体内,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毒素?!

    “好痛!”夜妖咬牙痛呼了一声。

    这个时候,她已经被那种疼痛刺激脑中一片混沌,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

    司马风霁看着她痛苦的模样,迅速将她的身下剩下的几大穴位全都封住,他侧下身子将她搂在怀里,看着她疼的痉挛的样子,他的心也像是被人狠狠一击。

    什么时候,这个小东西在他的心里,已经占据了这么重要的位置。

    他竟然会为了她而心疼,而且是那么的疼。

    “乖,再坚持一会,你体内有毒,现在正是将这些毒素排出体外的时候,再忍一忍。”

    夜妖没有听到他都说了些什么,这个的痛处简直让她难以承受,同时,她感觉到体内的雪银丝也在趁机给她洗涤经脉,所以才没有剧烈地挣扎。

    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好像找到了一个支点,虽然疼痛没有减轻一丝一毫,却让她有一丝丝的安心。

    那种痛楚就像是一把钝刀在她最柔软的地方,一刀一刀的磨着,剧烈的痛感随着时间的消逝没有一点好转,好像还在她的体内酝酿,没有最痛只有更痛!她毕生都没有尝试过这样的痛苦。

    “再忍耐一会。”司马风霁轻声安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妖才缓缓抬起头,她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头发全都贴在那张惨白的小脸上。

    全身就好像放入了熔炉,重新熔炼过了一般。

    “好些了吗?”司马风霁抚着她的小脸,将她把发丝拨到耳后。

    她体内的毒素,一直近一个时辰才排除,这一个时辰她疼的昏了过去,若不是担心这毒素留在她的体内会伤害她,他跟本无法忍心将她放到寒玉床上这么久。

    夜妖点点头,有气无力,她发现还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顿时挣扎着起来,可是才抬起身子又倒回了他怀里。

    “刚刚是怎么回事?”

    “你的体内有很多毒素,寒玉床有排除人体杂质的功效。”司马风霁轻声解释,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脸。

    “手拿开,别碰我。”夜妖怒声喝道,可是发出来的声音,却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软绵无力,倒像是撒娇了。

    “你应该学学,怎么才有一点女人味。”他捏了捏她脸蛋。

    夜妖深吸了几口气,没力气与他争辩。

    其实,光凭寒玉床,跟本就起不到那么大作用,司马风霁暗暗猜测,很有可能是她体内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在借助寒玉床为她清理毒素。

    只是,他现在没有戳破,因为夜妖并不想告诉他。

    休息了一会,夜妖渐渐地恢复了一些气力,抬起手捂住肚子,怎么感觉还是隐隐作痛?而且还有一种下坠感,这疼痛竟然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司马风霁的神色有些焦急,抱起她身子将她抱在怀里,“我带你去给南扶风瞧瞧。”

    “不!不用了!”夜妖突然摇摇头,拼命的抓着他的衣衫。

    本来就惨白的小脸在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得没有一丝血色。

    她只感觉小腹一阵剧痛,一股温热东西从她的下\/身缓缓流了出来。

    该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