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7章:你害怕吗?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7章:你害怕吗?

    夜妖的小脸都皱成苦瓜了!

    她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怎么了?”司马风霁看着她,心中更加担忧。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你先放我下来。”夜妖的心里一阵尴尬,她已经可以肯定就是这么回事了!

    司马风霁将她放回床上,就见她迅速的缩成一团。

    “你出去!”她指着他怒喝一声。

    他愣了一下,她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放心离去?

    “你快点走啊!”夜妖更加窘迫,拿起枕头朝他扔了过去。

    他伸手接住,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瞥见衣袖上有一片血迹!抬起手仔细的看了一眼,心中一惊,然后又联想到他刚刚抱着她……

    稍后,他唇角微卷,露出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

    看到那片血迹的时候,她顿时石化……

    她感觉脸都在发烧,平生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让她无地自容的事情!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猜出来那是什么东西了。

    还笑,还笑,笑个毛啊!

    “你到底走不走!”她抬起头来咆哮一声。

    司马风霁看着她可爱的模样,缓步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旁,“女孩家都会有的,是不是第一次?”

    夜妖心中微颤,嘴角抖了抖,抬起手捂住脸缩到床的一角。

    这小东西,还别扭呢,他刚刚看到那一片血迹,心跳都停止了一下,还好,只是月信,这也证明她真的长大了,他很开心。

    司马风霁将别扭的缩成一团的夜妖抱了起来,朝外吩咐一声:“来人!”

    夜妖吓了一跳,抬起头捂住他的嘴巴,“你干嘛啊!”操,他以为这是在他的琉王府啊,大半夜的他潜入她的闺房,竟然还敢叫人来!

    他将捂在嘴巴上的小手拿了下来,轻轻的握在手中,还是那么的柔软无骨,简直舍不得松开。

    “你现在这一身,怎么睡觉?”

    容春听到屋内的动静,纵身一跃落在门前,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姐。”

    没想到,司马风霁却抢先道,“你们小姐月信来了,去准备一下。”

    春立即红着脸退了下去。

    夜妖更是直接将头埋入他的怀中,羞的抬不起头。他怎么可以如此泰然自若?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不一会,外面传来响动,红绫红绡也醒来,一见到琉王这么晚了竟然在小姐房里,手中端着的水盆“咣!”一声落在地上。

    屋内顿时乱成一团,夜妖抡起拳头朝他胸前狠狠的捶了几下。

    他笑意更深,握住她的小手,“去收拾一下吧。”他低头朝她说了一句,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宠溺。

    夜妖逃似的跑了出去,简直想与他老死不相往来!

    来到偏房,红绫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夜妖将衣衫退下,发现衣衫上的血迹都是乌黑的,想必还是因为体内的毒素的关系。

    “小姐终于来了月信,太好了,奴婢前些日子还担心来着。”红绫在屏风后面开心的说道。

    “日后得给小姐好好的补一补。”

    夜妖没有理会两个丫头的兴奋,站在浴桶旁清洗着。

    她的心中满是疑惑,这具身子的体内怎么会有那么多毒素?她这具身子里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现在除了小腹还有些隐隐有些痛疼以外,全身上下的感觉,好像洗尽铅尘,无比轻松。她更发现以前杂乱淤堵的经脉好像也被疏通了。

    换好放衫后,夜妖缓步朝房间走去,一推开门,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只见那道身影还在!而且他也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衫,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好像在自己的房里一样随意。

    “你怎么还没走?”夜妖简直想揪着他的衣襟质问了。

    “舒服些了吗?”他不理会她的质问,眼中带着一丝关怀,站起身来朝她走了过去,“你来了月信,这寒玉床自然就不能睡了。”

    “我知道。”夜妖恶狠狠的回应。

    司马风霁看了她一眼,轻笑一下朝床边走去,他轻轻的拨动一个机关,只见床的一头立即弹出一个暗格,一张同样是紫檀木做的床板盖在了寒玉的上面。

    刚好与床合并在一起,完全遮住了那块寒玉。

    “如此珍贵的东西,当然不能随便示人。”他又补充了一句。

    夜妖呆愣了一下,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秦风给她送来的时候,她还疑惑呢,就这样摆在房间里,让人看到了传出去那还得了。

    “你把床送来的时候,怎么不让秦风告诉我还有这个?”

    司马风霁轻轻地一笑,没有出声,要是让秦风告诉她,那还有他什么事?

    他走到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床被褥,亲自给她铺好。

    夜妖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简直太没有维和感了。他竟然在给她铺床!在给她铺床,在给他铺床……

    “过来睡吧。”他坐在一旁,朝她招招手。

    夜妖无奈的朝房顶望去,为什么他与她的思绪,从来都不在一个频率上?为什么她说的话,他就好像永远都听不懂?

    气着气着,她好像都习惯了……

    “你还不回去?”她站在原地,口气不善的反问一句。

    “等你睡着了我就走。”他笑着回应,“你都这样了,难道你还怕我把你怎么样了?”

    夜妖气得鼓起了双腮,抬步朝床边走去。

    她一躺下,他竟然也跟着躺下。

    “你……”剩下的话,全都卡在她的喉咙里。

    因为,他的一只手按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给她揉了起来!

    “这样揉一揉,会好一些吗?”

    “会……不过就好那么一点点!”她的口气硬硬的,隐约还听到一阵磨牙的声音。

    司马风霁浅浅一笑,抬手一挥烛火熄灭,将手重新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给她揉着。

    突然而来的黑暗,让夜妖控制不住的心中一紧,“你熄灯干嘛?”

    “这样你能睡得快一些。”

    夜妖张了张嘴,发现跟本就无法反驳他的话,他的掌心带着一丝暖意,轻轻的揉着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就连疼痛都减轻了几分。

    “小东西,你害怕吗?”黑暗中,他的声音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