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9章:舍不得走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69章:舍不得走

    “明天一早,安排马车到国公府,王妃的马车被毁,刚好我与她一同入宫。{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m}”琉王殿下的声音十分平淡的响起。

    秦风一听,额头都冒出一层细汗,果然是这样啊!今天的轰动还不够吗?竟然还要夜宿国公府,主人这……这也太急切了吧!

    容春的脸色更黑了几分,小姐明天一定会咆哮的,一定会觉得她们越来越没用!可是屋里的人,死不要脸的不出来,她们也没有一点办法。

    秦风纵然觉得十分不妥,也只能按主人吩咐去做。

    夜色,重归宁静……

    司马风霁搂着怀中香香的小东西,好软,不知道她每天都吃些什么,怎么感觉连呼吸都是甜的。

    因为怕吵醒她,他就只能这么抱着,再也不敢有过份的行为。

    她的小身子,就像是一个塞满棉花的枕头一样,抱着特别的舒服,渐渐的他也有了几分睡意。

    她明天发现他没走的话,不一定会气成什么样子,他只管当下的感觉,先抱着过过瘾再说。

    ……

    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天色已经快亮了,红绫与红绡知道琉王昨天晚上留宿在小姐房中,吓得唇无血色。

    “容春,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你怎么能让琉王殿下睡在小姐的房里呢?”一向稳重的红绡都急得团团转。

    容春委屈的站在一旁,她们现在当然是小姐的人,可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她阻止不了的啊!

    红绡担忧从门缝里望了一眼,转念一想,小姐来了月信,两人肯定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未行大婚的男女就这么共处一室,共睡一床,怎么都有些不妥吧?

    本来昨天的事情就已经够轰动的,今天要是琉王一早再从国公府里出去,那还得了?!

    这要是传出去,小姐的名声不知道要被人败坏到什么地步。

    琉王殿下,究竟是喜欢小姐呢,还是在害小姐呢?可是偏偏国公大人也不管一管!

    “时辰不早了,要是再不叫小姐起来,恐怕就误了入宫的时辰。”红绫朝身旁的红绡提醒了一句。

    红绡轻轻将门推开,头都不敢抬一下,“小姐,该起身了。”

    司马风霁早就醒来,只是怀上的小东西睡的太香,他实在是舍不得叫醒她。

    夜妖还没有完全清醒,像只赖床的小奶猫一样,哼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将手脚全都搭在司马风霁的身上。

    “小,小姐!”红绫看到这一幕,惊呼一声。

    她简直都不敢看了,小姐这半个身子都在琉王的身上压着,简直,简直……是羞死人了。

    偏偏琉王殿下还不提醒,任由小姐在他的身上抱着,嘴角的笑意还越发的明显。

    红绫又将头低了几分,“小姐,天色不早了,该起床了!”

    “知道了。”夜妖闭着眼眼打了个哈欠,伸直了小手,五根白嫩的手指在半空中抓了抓,又哼哼了几声,这才觉得舒服了些。

    这几声哼哼,让一旁的司马风霁心中一紧。

    本来每天早上都会有反应,此时更加的强烈,他简直有一种想要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让哼哼个够冲动。

    夜妖放下手,朝身旁这个不明物体拍了拍,这个东西抱着真舒服啊。

    她还没有意识到,身旁睡着的是个大活人。

    那只小手,一直朝他的身上轻轻的拍着,就像拍着她松软的抱枕,突然,她的手在他的身上僵住!

    司马风霁的身子也是一紧!

    谁知道她的小手竟然一下子就拍到了他的那里!

    夜妖没有睁眼,小手又朝刚刚摸到的地方抓了一把……

    卧槽,这是什么鬼!?

    她立即弹身而起,顶着一头凌乱的发丝看着睡在她身侧的男人。

    他怎么在她的床上?一瞬间,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如遭雷劈!

    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不是错觉。

    “司马风霁,****你大爷,你要不要脸?你竟然没走!你竟然没走!你竟然没走!”她像只突然暴发的母狮子,抬起脚朝他踹了过去。

    他抬手握住她的小脚丫,她重心不稳朝后仰去,就在快要摔倒的时候,他伸手托住她的腰身,抱起她翻身下床。

    这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给她一点反抗的余地。

    卧槽!卧槽!卧槽!

    她要宰了他!

    对于她几乎要爆炸的怒意,他也装作没看见。只是微扬的唇角,怎么也无法掩饰他的好心情。

    他们的婚期最起码都还有一年多,可是,他现在觉得一天都嫌长了。

    “给你们小姐梳妆。”他将她放到梳妆台前,完全不当这里是国公府。

    “司马风霁!”夜妖怒气未消,刚站起身来想要与他干一架,结果,又被他按了下去。

    “乖乖梳妆,我在府门外等你。”司马风霁说完,抬步走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你Tm再敢从国公府招摇的走出去,你信不信我阉了你!”夜妖指着他的背影咆哮一声。

    司马风霁对着灿烂的朝阳开怀一笑,大步朝外走去。

    夜妖正准备冲出去,被容隐拦了下来,“小姐,你消消气,琉王殿下也是担忧你的安危,入宫的时辰就要耽搁了。”

    夜妖气得肺疼,那道背景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她暗暗握紧了拳头。

    昨天晚上,就不应该让他在她睡着了之后再走,虽然她也错,可是他怎么能够不要脸到这种地步!竟然敢与她同居一室,同睡一床到大天亮!

    “小姐,你这几天正是气虚的时候,千万不要动气。”红绡立即劝了一声。

    红绡这么一说,夜妖顿时觉得小腹一阵坠痛,奶奶的,气得她姨妈都崩了!

    她与司马风霁两人,简直就是五行犯冲,八字不合!

    ……

    夜轻颢一早就在府门处等着夜妖。

    因为夜妖的马车被毁,还没有来得及重新添置,他将一早就将北院的马车重新收拾了一下。

    还没有等来夜妖,却看到一道不算陌生的身影从国公府的内院出来,看那方向,好像还是夜妖的锦绣园。

    夜轻颢愣在原地,脸上的表情顿时有此僵硬。

    直到司马风霁走到他的面前,他才回过神来,立即撩起衣摆跪下行礼:“参见琉王殿下。”

    “免礼。”司马风霁淡淡回应了一句,泰然自若的朝府门而去。

    ~~~~~~~~~~~~~~~~~~

    推荐票表忘记投了哟~~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