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77章:夜家有女初长成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77章:夜家有女初长成

    筵席结束之后,南荣轻云与司马旒仪对决,赫连诣与长孙子翼争夺此次演武的第三名。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最终,南荣轻云获胜,司马旒仪位居第二,长孙子翼位居第三,赫连诣位居第四。

    三年一度的演武终于落下帷幕。

    南荣轻云直接被宣入朝中,补兵部之缺,虽然职位较低,但却掌管着整个帝都的守卫重责,手握八千御林军。

    司马旒仪继承郡王之位,获参议朝事之权。

    长孙子翼更凭着三寸不烂金舌,直接入了内阁,担言官一职。

    朝中混乱一时的局势,看似已经风平浪静。

    随着世族重新入朝主事,让本来就暗潮汹涌的青玄内政,更加无法琢磨揣测。

    出宫之时,已经是月朗星稀。

    马车晃晃悠悠,在夜色中前行。

    夜妖看着坐在她对面恭恭敬敬的夜轻芷,目光带着几分深沉。

    “姐姐,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惹得姐姐不高兴了?”夜轻芷一副委屈的神色,唯唯诺诺的询问道。

    其实,她的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估计是她得到太后的青睐,让夜妖的心里不舒坦了,怪不得脸色这么难看,就凭这个草包,要不是有国公护着,什么也不是!

    “你大方得体,有什么错?”夜妖反问了一句。

    夜轻芷握着手中的帕子不再吭声。

    马车缓缓朝国公府而去,夜妖靠在一旁。

    她担心的是朝中的局势,皇上没有提国公的事情,如今世族再度被重用,恐怕局势会更加的复杂。

    若是能找个机会就此退隐也好。不过,这得需要司马风霁的帮助。

    今日也是奇怪,出宫的时候,竟然没有见到司马风霁。

    ……

    “太后娘娘,掌灯了。”

    屋内顿时明亮起来,拿着灯的嬷嬷立即上前去,将从在软垫上的太后扶了起来。

    这是太后宫中的一处禁地,除了太后与她之外,无人能进入。整个屋子内,就只设了一个灵堂。牌位上却是空的,连一个名字都没有。

    牌位之上,隐隐可见一道道刀痕,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触目惊心。

    一旁放着一个坛子,里面装着一个人的骨灰。而这个人,在太后面前绝对是一个禁忌。

    究竟有多大的恨意,能让一个人死了之后都不能下葬,尸骨成灰。而且无名牌位之上,还要受刀刻之刑!

    太后抬头看了一眼牌位,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隐隐暴露出几丝恨意。

    “旒仪可恢复郡王位了?”

    “回娘娘,已经继承了靖郡王的爵位。”

    太后转身走到一旁,秋容好像听到一声轻的不易察觉的叹息。

    “娘娘,你也要注意身子,夜氏的小姐只让那个庶出盯着,会不会有些不妥?要不要奴婢多派一些人……”

    “不必了,她抽中了无量之签,竟然有如此机缘,哀家只是不想横生枝节,如果也是个不省心的,处理了便是。”

    容立即点点头。

    太后又看了一眼牌位,转身朝门口处走去。漆黑如墨的天空,挂着一轮清月,让她觉得有些微凉。

    “司马风霁,他们所欠哀家的债,你今生今世也还不完!”

    ……

    司马风霁并不是不想送夜妖回国公府,而是还有其它的担忧,他出了宫后,直接回了琉王府。

    东方聿与南扶风全都在府上候着。

    他朝一旁东方聿冷冷扫了一眼,走到一旁坐下。

    “恭喜啊。”南扶风笑着朝司马风霁拱了拱手,“夜家有女初长成,正是花开灿烂待君采。”

    “少废话,她身上的毒究竟是什么?”司马风霁还是有些担心,冷着声音朝南扶风问道。

    “是摩罗花,我在无极门的时候,曾在医书上看到过这种花的介绍,她体内的应该是从母体中带来的,所以只是沉积在她的体内,藏于子宫内,并不致命,但是毒素一直不排出来的话,她将可能无法生育。”

    “摩罗花?”司马风霁以前从来没听过这种毒。

    “这种花,可致孕妇血崩,胎儿可受毒素影响,大小都难保命,真是奇怪,夜小姐却能平安出世,她的母亲究竟是什么人?”

    司马风霁突然想到,他在莲华寺里所看到的离奇的一幕。

    “你现在完全不用担忧,她体内的毒已经被逼了出来,日后绝对不会有任何影响。”南扶风抬手保证。

    “调查那个乌羽部的人可曾传来消息?”

    “还没有。”东方聿立即摇摇头,“不过,那些人最近销声匿迹,恐怕很长时间都不敢再贸然动手。”

    司马风霁若有所思,没有出声。

    一旁的南扶风突然笑着走上前来,坐在他的身旁,“师兄,这男女之事,你应该是不懂的吧?”

    司马风霁挑眉,眼中带着一丝不悦。这男女之事,又何为懂,何为不懂?

    “像夜家小姐这样的女儿家,比花要娇嫩许多,你可别一不小心把人家伤着了。”南扶风又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相思引的解药怎么样了?”司马风霁沉声询问。

    “快了,就快了。”南扶风知道,玩笑开的有点大了,立即又道:“我这就回去看最后一味料取回来了没有。”

    东方聿见南扶风走了,也站起身来,“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事,也先走了。”说罢,逃似的离去。

    司马风霁坐在一旁,靠在椅背上。

    “霁儿!你不是太后的儿子,她迟早要害死你,千错万错都是为娘的错,你现在就跟为娘走,为娘就算舍弃一切,也要保护你!”

    血色残阳,将世界染成了一片赤目的腥红。

    刀光闪过,血丝划破长空染了他一身!

    “霁儿!”

    他突然惊醒,屋内的灯不知道何时被风吹灭,无尽的黑暗像是一张血盆大口,要将他吞噬。

    黑暗中,他揉了揉眉心,稍顷,挥袖将窗户打开,一丝凉风吹了进来,消散了他心头的那些纷乱的思绪。

    他抬步走了出去,身形一跃,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

    赫连胤刚刚沐浴过,抬步朝卧房走去,突然发现屋内多一道身影。

    “什么风把琉王大人给吹来了?”他顺手朝一旁走去,拿起茶壶倒一杯水。

    对于司马风霁的来意,他并不觉得有多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