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79章:一出好戏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第79章:一出好戏

    夜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熬了这么久终于看完了,也让她更有信心了,抬头朝外望去,漆黑如墨的夜色没有边迹。{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m}

    “还真有点困了。”

    “奴婢这就去铺床。”红绫立即去内室准备。

    夜妖站在一旁,看着忙碌的红绫,突然想到司马风霁为她铺床的一幕。她还清楚的记得他的动作,铺好的床没有丝皱褶……

    她怎么会突然想起他来了?这才多久没受他的荼毒!

    “明日一早,你就让夜轻颢过来,我有事要与他说。”

    绫点点头。

    夜妖躺在床上,红绫将帐子放下也轻声退了下去。

    夜色宁静,没有一丝吵杂,她缓缓闭上双眼。

    一股凉凉的感觉在她的身体四处蔓延,像是一股甘泉在滋润着龟裂的大地,让她很放松很舒适。

    经脉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滋润,变得越来越强韧,她突然没了睡意,坐起来开始打坐,刚刚凝神静气,小腹中突然涌起一股力量,让她心中一喜。

    这是一股微弱的真气。

    “雪银丝,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她忍不住暗自询问。

    可是,没有人给她答案。

    不管在任何世界,弱肉强食永远都是不变的生存定律,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在助自己变成强者,这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她调动着体内的真气,随着雪银丝在身体各处游走,这样反复三次过后,顿时觉得通体舒畅。

    一睁眼,天色已经微亮了,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时辰。

    一夜无眠,她丝毫没有觉得疲惫,不过,一向都有赖床的毛病,果断的抱着被褥翻了个身,再舒舒服服的躺一会。

    夜轻颢一早来到锦绣园,听闻夜妖还未起身,先来到院子里候着。他忍不住有些感慨,夜妖这一次,好像真的与之前大有不同。

    “小少爷,二爷回府了。”一个小厮匆匆而来禀报。

    “父亲?”夜轻颢有些吃惊,“父亲在何处?”

    “在……在国公大人的院内。”小厮吱吱唔唔,好像有什么事情隐瞒着。

    夜轻颢思忖了一下,抬步朝外走去。

    夜妖本来想赖会床,却不想竟然睡着了,直到听到外面的声音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但是没有听清楚,隐隐好像听到什么人回来了。

    “红绫。”

    “小姐。”红绫立即上前来,将帐子全都收起,“小姐,天色还早,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刚刚外面有人传话,说谁回来了?”

    “是二爷回来了。”

    她们所称的二爷就是国公的庶子夜青耀,下人们也都习惯了这样的称呼。

    这位二爷,无所事事,经常出去四处晃荡,一去就是个把月以上。

    “小姐,国公大人要您去前院。”红绡快步过来传话。

    “给我梳妆。”夜妖立即下床。

    梳洗完毕,她直接朝前院走去,还没有走到院内,就听到一阵喧闹的声音。

    夜妖看了看院内,站着不少北院的丫鬟,她一来,院中的下人立即让出一条路来,纷纷俯身向她行礼。

    她站在院内,没有急着进去,听着屋内的动静。

    “你一出去,就爱沾染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这一次竟然领回一个,还是个六亲全无的孤寡命,今日,我是不会让你娶她进门!”这道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应该是连氏的,也就是国公的娶的二房。

    “母亲,您别气坏了身子。”柳氏有些唯唯诺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父亲,樱檀已经有了我的骨肉,虽然我是庶子,但是这孩子怎么也算是夜氏的血脉,不能让她流落在外,请父亲再成全不孝儿子这一次,只要让檀樱进门,以后儿子再也不招三惹四。”夜青耀跪在国公面前,声声恳求。

    “二爷,你竟这么薄情,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这日子可怎么过?”

    “是啊,二爷,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至我之后绝不再纳小妾,外面厮混的也就算了,这个怎么也不能让她进门,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姨娘,您可不能这样,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夜妖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这一大家子,为了一个小妾也真够闹腾的。

    “小姐,二爷是昨天深夜而归,直接将那个小妾领到了北院,二夫人和两个姨娘一同闹到了姨老夫人那里,今天一早又来国公这里,让国公大人做主。”红绡俯在夜妖耳边轻声说道。

    本来,北院的事情,国公是从来都不过问的,谁让这一家子老老小小竟然闹到了这里。

    “这是北院的事情,祖父找我来做什么?”夜妖有些不明白。就算是夜二爷要纳妾,她也管不着啊。

    屋内一片哭天喊地,寻死觅活的哭喊声,简直听得耳膜都要炸了。

    “都给我住口!”夜国公终于忍不住,爆喝一声。所有的声音,像是一个按住了关闭按扭一样,骤然消失。

    夜妖抬步走了进去,看到这堪称滑稽的一幕,突然忍不住想笑,不但是声音消失了,就连所有人都还是维持着刚刚的姿势,有拿着帕子抹泪的,有坐在地上撒波的,简直是一出精彩的好戏。

    她的目光朝夜二爷身后的那个还未进门,就闹得鸡犬不宁的小妾望去。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北院这一次这么齐心,全都不同意这个小妾进门。

    因为这个小妾,比夜轻芷还年轻,娇好的身段清丽的容貌,天生一副媚相。

    而且左眼角,还有一颗红色的泪痣,更给她的美貌增添了几分梨花带雨的美。此时,正眼中带泪,委屈的如一只可怜的小白兔。

    不单止是夜二爷,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挡住这样的美色。

    “祖父,你身子还未好,千万不能动气。”夜妖走上前去,掺着夜国公的胳膊将他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妖儿说的没错,老爷您千万别气坏了身子。”一旁的连氏带着几分惶恐的附和了一句。要是在平常,她绝不敢主动来前院打扰夜国公。

    “父亲,不管怎么样,樱檀我是纳定了!”夜青耀突然朝国公磕了个头,看那模样,十分坚决。

    此话一出,一旁站着的夜轻颢和夜轻芷姐妹三人,脸色都是一阵难看。

    “求国公大人成全。”缨檀泪如雨下也跟着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