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明狂士>  第二百六十八章 范弘道猛于虎也

大明狂士 第二百六十八章 范弘道猛于虎也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纵然范弘道在这个世界狂放惯了,但像今天这样克服羞耻感,在学校里开演唱会装逼还是要鼓足勇气的。所以范弘道上来连灌了自己两瓶酒,胆气自然就壮了。
  
  后来范弘道索性把眼前这环境想象成了上辈子时空的歌厅包厢,而自己就是那一曲连一曲放声高歌的麦霸。
  
  这样想了后,范弘道心里更加放松,效果也就越来越好。可惜这国子监是纯男人的世界,没有女文青连连尖叫或者扑怀送抱。
  
  苦于学业的众监生围观坐在树下的范弘道,看着他纵声狂歌,看着他放荡不羁,不胜向往之,也就范弘道有这样的胆量。虽然还是不明白范弘道为何抽风,但这样的情景,这辈子只怕也就仅此一见了。
  
  将那么多诗歌仿佛汪洋洪水似的源源不断唱出来,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天下大概也只有范弘道具备这样的才华。文坛领袖王世贞被范弘道狠狠批判,今科状元榜眼传胪都被范弘道碾压,不是没道理的。
  
  就连教官也都不上课了,和监生一样强力围观,没人拿着监规当令箭,上前去打断范弘道,虽然范弘道确实犯了规。
  
  他们也是文人,大煞风景的事情也不想做,否则传出去未免会有“对牛弹琴不解风情”之讥。
  
  还有些腹黑的人想,范弘道这样做也许是为了故意挑衅秦监丞。毕竟监丞是掌管监规风纪的官员,遇到违反纲纪之事都是监丞负责惩教。
  
  而且人人都知道,当初与范弘道最不对付的两人就是罗祭酒与秦监丞,现在罗祭酒已经内外交困被逼下台了,但秦监丞还夹着尾巴恋栈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自我陶醉的范弘道扶着树干站了起来,手里还提着一把酒壶。但是他摇了摇酒壶,大概是发现里面已经空了,便将酒壶投掷到地面上。
  
  然后又见范弘道离开了树荫,身躯颤颤悠悠勉强维持着不倒,就这样迈着醉八仙步伐,一步一步向太学门方向而去。
  
  众人遥望他背影,还能看到他很随机的伸手上下乱指,一会儿指着天上太阳,一会儿指着地上绿草。口中还高声唱道:
  
  “歌阑玉壶缺,白发千丈长。起坐击长剑,仰天悲流光。西归白日为谁晚,东流之水何泱泱。青冥黄鹄倘垂翅,我亦凌风随尔翔。”
  
  虽然范弘道的步子非常不稳当,仿佛随时会坠地不起,但在众人眼里,却有种范弘道就要乘风归去的感觉。李白喝多了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再不济也是个几斤酒后的唐伯虎吧?
  
  直到范弘道身影消失在甬道上,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你记下来多少?也没几句吧?”“当然只顾得听,哪有空闲笔记?”“回头找范弘道要一份歌词好了,去别处雅集时也可用上。”
  
  也有人担忧的说:“范弘道今日严重坏了规矩,学校肯定要有所表示,不知会怎么处理。”
  
  另外一人不以为然的说:“吉人自有天相,再说以范同学的声名,也不见得需要国子监监生这张皮。”
  
  范弘道潇洒的走了,围观群众也渐渐的散去,那么最头疼的人就是现今国子监掌事的官员李司业了。
  
  话说这国子监主官是祭酒,副职就是司业了,其余监丞、典簿、典籍等只能算属官,而博士、学正、学录等归为教官,至于孔目之类那都是不上台面的杂官。
  
  大明各衙门往往有个通病,就是正堂主官权力很大,副职没多大实权,甚至权限还不如直接管事的属官。比如在六部,一名侍郎的实际事权可能还不如下属各司的郎中。
  
  所以国子监在为人强势的罗祭酒掌事时,李司业的存在感很低。国子监事务都是由罗祭酒说了算的,李司业没多少插手余地,在国子监还不如秦监丞曝光率高。
  
  但就这样也有时来运转的机会,前些日子罗祭酒几乎是遭遇“飞来横祸”,突然就下台了,于是国子监主官位置空缺,在新祭酒上任之前,只能由李司业暂时主持全面工作。
  
  说起这国子监祭酒怎么补上,正常情况下有两种路数:一种是从别的衙门调动官员过来任职,这样有助于变化;另一种路数就是就地提拔副职替补主官,这样有利于稳定。
  
  对李司业来说,他当然希望发生的是后者。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李司业的主要精力也就放在了如何接替祭酒职务上面,至于国子监的事务,随便应付就行了。
  
  但今天国子监里出了这么大事,李司业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他为人谨慎,感到现场当众处理容易出问题,干脆就装作没看见,等待结束了再说。
  
  如果是别的监生犯了事,那就太简单了,直接抓起来鞭挞,打到半死也不是问题。但这次主角是范弘道,刚把罗祭酒整下台的范弘道,朝野上下瞩目的范弘道,李司业不能不再三纠结。
  
  罗祭酒刚打压范弘道,转眼就被朝廷强行罢官了,殷鉴在前,不可不慎重。自己这个正积极谋取上位的代理主官若真责打了范弘道,鬼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每多生一条枝节,都会增加一份风险,这是李司业万万不愿意看到的。
  
  略加思索后,不想冒险的李司业就有了想法。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自己现在是暂代主官身份,不想出面时当然就要喊下属来背锅!
  
  所以李司业把掌管风纪的秦监丞叫了过来,严肃的指示道:“今日范弘道放纵之事,交由你去仔细处置,务求上下合意!然后再来回报本官即可!”
  
  秦监丞心里再痛恨范弘道,也明白现在自己根本不能碰范弘道。有人怀疑他是罗祭酒的爪牙,如今罗祭酒倒了,他正躲避嫌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去惹范弘道?
  
  如果换成别的时候,替上司背锅也无所谓,说不定反而是好事,但在目前这个锅绝对不能背!所以秦监丞立刻认真的回复道:“下官正在为此事犯难,不知如何是好,所以还要请李大人示下,下官一定严格遵照大人意思办理!”
  
  李司业说本官授权给你,你去把范弘道办了,我只需要知道最后结果就行,别的不发表任何意见;秦监丞说大人你拿出个具体惩罚意见,我就按照你的意见去惩罚范弘道,不然不去。
  
  两人互相踢了一个回合皮球,立刻都知道了对方心意,登时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想出头拿出主意。
  
  李司业毕竟是个暂代主官,而且务虚时间太久了,没有那么大的权威去强压秦监丞。一连催促了几次,秦监丞仍然咬牙不松口,就是不肯背锅。
  
  只能咬牙问道:“你真的不去?”
  
  秦监丞干脆果断的说:“若让下官去拿主意处置,下官宁可辞职!”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一个官员连丢官都不怕时,别人还能怎么办?李司业纵然身为上司,但面对“宁死不屈”的秦监丞,也只能一脸懵逼徒呼奈何了。
  
  目送秦监丞离去,李司业长叹道:“在现如今的国子监,范弘道猛于虎也!”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