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邪脉>  562
而就在他对九王殿的杀意暴涨到极限时,那山峰之上的守护者仿佛也是有所察觉,当即嘶吼出声,那吼声中,仿佛包含着无尽的感激。
  
  嗡嗡。在那守护者咆哮时,突然有着无数道光华从其体内暴射而出,然后那些光华悬浮在天际,白墨目光一扫,旋即瞳孔便是微微一缩。
  
  只见得在那最前方的那道光华中,有着一道苍老身影盘坐,他一身黑袍,那对眼瞳,竟是漆黑如墨,赫然便是当年将那炎神符传给白墨的黑瞳老人!
  
  白墨有些发怔的望着那光华之中的黑瞳老人,他自然是将后者认了出来,当年他便是从后者的手中,获得了炎神符。
  
  而他,也是上一任的炎神符的掌控者。
  
  “前辈”白墨目光一扫,只见得那周围无数的光华中,竟都是有着身影盘坐,旋即他心头便是明悟过来,这些便是大荒宗那无数强者残留在这片空间的意志,即便是身死道消,可他们依旧还是要固执的守护着他们的宗派。
  
  “你这老鬼!”那九王殿也是见到一幕,面色顿时一变,怨毒无比的望着那黑瞳老人:“你将本殿封印上千载,以为这样就能将本殿抹杀吗?”
  
  “哈哈,不过你看看这千载之后,本殿依旧存活,而你却是化为灰烬,我们之间,谁赢了!”黑瞳老人望着狂笑中的九王殿,那苍老的脸庞上却只是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后他站起身来,对着白墨缓缓的弯身。
  
  周围那无数道光影,也是同时弯身行礼。
  
  “吾等愿随之诛邪。”似是有着古老无比的声音,从天空中传开,而后他们的身体,竟是爆发出万丈光芒,在那弥漫天际的光芒中,弥漫着一种极端强大的轮回波动。
  
  白墨漆黑的眼瞳中,在此时也是有着流光波动,那黑色长箭微微的颤抖着,那浓郁的轮回波动弥漫而来,竟是令得箭身上,有着绚丽的光华流溢开来。
  
  一种无法形容的可怕波动,在此时缓缓的散发出来,竟是令得这片空间都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白墨也是因为黑箭的变化而有所动容,他能够察觉到,这支黑箭上面,被这些大荒宗的无数强者赋予了最后的意念,那道意念纯粹到极点,他们要将这毁掉他们宗派的九王殿诛杀
  
  “没想到,上千载后,这般意志依旧如此的强烈。”白墨轻轻一叹,那黑眸之中,冷光缓缓的凝聚,手中黑箭,将那逐渐变色的九王殿锁定。
  
  “前辈,当年我承您传符恩情,今日,便为你们大荒宗讨回这份大仇!”白墨的面色,愈发的冷厉,而后空间波动,一股神秘的力量破空而来,最后覆盖在了黑箭之上,那种混沌之色,瞬间便是令得黑箭之上弥漫的轮回波动内敛而去。
  
  一只黑箭,朴实无奇。然而就是在这支黑箭的锁定下,那九王殿的身体都是微微颤抖了一下,那魔瞳之中,有着一抹罕见的恐惧之色涌出来。
  
  这一刻,他真正的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这种浓郁的死亡味道,即便是千载之前面对着黑瞳老人临死反扑时,也未曾出现过!
  
  “小子,你真要与我死拼吗!我们何不各退一步?”九王殿厉声喝道。
  
  白墨眼神漠然的盯着他,然后嘴巴一动,两个冰冷的声音清晰的吐出:“蠢货!”九王殿一愣,那脸庞顿时变得狰狞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小子,你真以为这样就能抹杀本殿?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伴随着他厉喝传出,只见得滔天邪气自其体内席卷而出,他身体表面的那邪皇甲也是剧烈的蠕动起来,一道道诡异无比的符文自那魔甲之上浮现出来,而那九王殿的身体,也是随之膨胀,短短数息之间,便是化为一尊巨魔,那等邪气,遮天蔽日。
  
  白墨望着那将邪气催动到极致的九王殿,眼中凌厉却是愈发浓郁,那紧紧扣着弓弦的手指都是微微颤抖起来,一丝丝的鲜血渗透出来,最后顺着弓弦滴落而下。
  
  长箭之前的空间,也是在此时缓缓的蹦碎开来。箭虽未射,但仿佛连这片天地都是有些承受不住那等恐怖威压。
  
  “去吧。”白墨心中发出一道喃喃之声,而后那紧扣着弓弦的手指,终是带起一缕鲜血,猛的松开。
  
  呜!尖利无比的声音,在此时响彻天地,那道黑箭犹如是在此时撕裂了空间,几乎是在瞬息中,已至那九王殿前方。
  
  吼!九王殿喉咙间也是爆发出低吼之声,那滔天邪气涌动,在前方的化为一座座狰狞的邪气阵门。
  
  砰砰砰!然而那等强大的防御,却是在那缕黑光之下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毁而去,短短数息之间,滔天邪气尽数崩溃,还不待那九王殿有其他的反应,那黑箭已是在其紧缩的瞳孔中,狠狠的射中他的身体。
  
  铛!隐约的,似乎是有着一道金铁之声传出,那邪皇甲之上竟是在此时崩裂开一道道裂纹,黑箭毫不留情的射穿邪皇甲,然后洞穿了那九王殿的身体。
  
  嘭!九王殿身形倒飞出上万丈,身体之上的邪皇甲竟是不断的蹦碎开来,凄厉以及难以置信的惨叫声,自其嘴中爆发而起。
  
  九王殿最终落地,他满身都是流满了黑色的鲜血,他缓缓的低头望着那破碎的邪皇甲,脸庞上还犹自残存着无法置信之色。
  
  当年那黑瞳老人拼尽全力都无法办到的事,眼下,却是被白墨一箭所破!
  
  那由他们尊贵无上的皇所赐予的邪皇甲,竟然,被破了?
  
  “怎么可能!”九王殿喃喃自语,下一刻,他的眼神陡然变得凶狠起来,不过他身躯刚刚一动,便是爆发出凄厉惨叫声,只见得无数道光华,从其体内暴射而出。
  
  砰砰砰!而在那等光华暴射间,他的体内,仿佛也是有着炸雷正响起,而没伴随着一道雷爆声响起,这九王殿的面色便越是苍白,气息也是迅速的被削弱。
  
  砰!当最后一道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时,那九王殿的身体竟然是生生的爆炸开来,魔血溅射而开,令得地面之上都是变得粘稠邪恶起来。
  
  魔血渗透在地面上,隐隐间,一道魔光,便是要对着地底钻去。
  
  “我说过,今日,必将你斩杀!”白墨冷漠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只见得他手掌一挥,温和的白芒猛的暴射而出,化为一道光罩,将那道微弱的黑光所笼罩。
  
  嗤嗤。白光笼罩下来,那黑光之上顿时爆发出阵阵白雾,凄厉的惨叫声随之响起。
  
  白光缓缓的手回,只见得在那白光之内,一道巴掌大小的邪影悬浮,那般恐惧的面容,赫然便是那九王殿,只不过此时的后者,全然没了先前的威风与凶气。
  
  白墨注视着被白光包裹的九王殿,心中也是忍不住的一叹,这些邪族生命力真是顽强得可怕,即便是遭受到这般恐怖无比的攻击,竟然还能够残存,别看这九王殿现在伤得极重,甚至连邪躯都是被毁,但若是让他逃了,恐怕百年时间,又是能够逐渐恢复过来。
  
  难怪当年就算是远古天尊与他们对恃,也未能见到将这些邪域高层斩杀多少,反而个个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眼下,这九王殿,终是落到了他的手中,虽然这是因为他借助了大荒宗那无数先辈强者残留在这片空间的意志。
  
  “在这里将你解决,想来日后天地大战,也是能够减轻一点负担吧。”白墨冲着那白光之中的九王殿淡淡一笑,旋即他伸出双手,只见得手心之中,圣雷碑以及炎神符皆是浮现出来。
  
  两大神物,一左一右,刚好是将那九王殿夹在其中。
  
  “似乎还不够。”白墨见这阵仗,却是想了想,再度将千年古木也是召出,而后悬浮在其上方,接着又是取得玄天殿,置于九王殿下方。
  
  “你你!”九王殿见到这一幕,面色终于是剧变起来,这四大神物皆是对于邪族有着极强的克制性,即便是他生命力极端的顽强,但这般时候,还是感觉到了浓浓的不妙。
  
  白墨却是丝毫不理他,掌心再度一握,炎神符也是浮现出来,而后掠进那白光之中。
  
  五大超级神物,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然后逐渐的连接在一起,而后那白光开始缓缓的缩小。
  
  “啊,不要啊!”白光越来越小,其中的那九王殿也是愈发的缩小,他那凄厉的惨叫声传出来,面对着这种五大超级神物的净化,就算他实力滔天,也是必死无疑!
  
  然而里弄对他的惨叫却是理也不理,双目微微闭上,而那白光,也嘴中是缩至米粒大小,最后砰的一声,竟是爆裂开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扩散而开,下方的大地,都是被掀起百丈土浪,一片狼藉。
  
  白墨双目这才睁开,他望着那散开的白光,苍白的脸庞上也是有着一抹如释重负般的笑容浮现出来,这邪域九王殿,算是彻彻底底的被他抹杀了
  
  “真是不容易啊。”白墨袖袍一挥,将这五大神物收入体内,这些邪域的最高层的确恐怖,即便是这般状态,想要彻底抹除也是费了他如此大的力
  
  “前辈,此魔已诛,你们的心愿,想必也该了去了。”白墨抬头,望着天空上悬浮的那些光影,再看向那黑瞳老人,轻声说道。
  
  天空上,所有的身影都是在此时对着白墨深深鞠躬,那黑瞳老人的脸庞上,仿佛也是有着欣慰之色散发出来。
  
  “多谢小友,大恩无以为报,唯有聊表心意。”天空上,黑瞳老人他们的身体开始逐渐的散去,而随着他们身体的散去,突然有着一道道奇特的光点成形,而后这些光点,对着白墨飘掠而来。
  
  白墨伸出手掌,轻触着那光点,旋即身体微微一震,眼中却是有着惊喜之色涌出来,这是轮回感悟?
  
  漫天绚丽的光点缓缓的飘摇,整片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梦幻了一些,那种奇特的轮回波动荡漾着,令得人的眼神都是略微的有些迷幻。
  
  白墨则是静静的盘坐在天空上,他望着那漫天的光点,漆黑眸子深处却是有着一些激动闪烁,如今的他,已是触及轮回,不过这距离突破到轮回境,依旧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眼下这番机遇,倒是能够将那差距大大的弥补一番。
  
  这些轮回感悟,乃是大荒宗无数先辈强者所遗留,他们即便是身死,都是守护着宗派,如今那毁灭他们宗派的凶手被斩杀,他们也是彻底的放下了心中的执念,那些意念开始消散,而这些轮回感悟,则是被他们遗留了下来。
  
  “姜雪姑娘,这与你也是一番际遇,可莫要错过了。”白墨望着山峰的姜雪,微笑道。
  
  姜雪闻言,也是轻轻点头,摸了摸茵茵的小脑袋,然后盘膝而坐,她自然也是很清楚这些轮回感悟对她有着多么的重要。
  
  倒是一旁的茵茵坐在石头上,小手托着小脸蛋,甩着两条雪白的小腿,显得甚是无聊,那些轮回波动在其眼前飘过,却是未能让得她有丝毫的心动,只不过那大大的眼睛深处,仿佛是有着奇异之光在缓缓的涌动着。
  
  白墨凌空盘坐,身体却是在此时犹如形成了一个黑洞,天空之上那些绚丽光点源源不断的涌来,最后尽数的没入白墨身体之中。
  
  而伴随着这般磅礴的轮回之意涌入白墨体内,一种淡淡的玄妙之感,也是悄然的在白墨心中荡漾而起,原本清明的神智,也是在这种轮回之意的侵润下,逐渐的模糊,那隐约之间,仿佛是要坠入某种无法言明之地,但却始终无法彻底的进入。
  
  于是,便是唯有沉侵在那种感觉之中,逐渐的体悟这是一片黑暗之地,没有任何的光亮,黑暗之中,有着无尽的邪恶缓缓的流动,那种邪恶,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在那黑暗的中央,有着知道血红色的灯盏,那灯丝如骨,缓缓燃烧间,渗透着无尽的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