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还似旧温柔>  第十六章 初见南宫羽,大殿惊变

还似旧温柔 第十六章 初见南宫羽,大殿惊变


  
      武尚仍是和徐风子谈笑风生,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
  
      一旁的林熠拿着玉杯向诸门派邀酒,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大殿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不知怎么,苏苏在这热闹中却感受到一丝丝孤独。
  
      苏苏喝着自己面前的酒水,索然无味,这门派再大,也抵不过爹爹娘亲的一个怀抱。转眼间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自己仍是在这里,止步不前。
  
      大殿上,各门派男弟子都在打量玄清派的那几位女弟子,有大胆的,更是上前敬酒。其中一个女子性情较是温婉,大多给了面子轻啜一口,一旁的就骄横了许多,显然是常常受到非凡的待遇,很是不以为然。
  
      转过头去,却对上了一道视线。那是上宗派的少宗主南宫羽,南宫羽看着她,慢慢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苏苏心下恍惚,以为是看错了,向自己身旁四处看了看,又回看过去,确定对方是在看自己,露出不解的神情。
  
      南宫羽似是被她逗乐了,笑容更加灿烂,手中举起玉杯,向苏苏示意。苏苏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举起酒杯向那方向示意了一番,连忙喝下,仓皇间被呛了下,连忙放下,闪身出了大殿。
  
      南宫羽眼中闪过玩味的神色,真是个有趣的小人儿。
  
      那边玄清派的颇有些娇蛮的女子盈盈站起身,径直向南宫羽的方向走去,“在下玄清派顾悠悠,久仰南宫少宗主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俗。”
  
      南宫羽起身,极为有礼回道:“久闻顾道友仙姿绰约,门中弟子均仰慕已久。慕华,今日相见,可要让顾道友好好指点,这慕华一直仰慕顾道友前番千行山一役,实为众人之典范。”
  
      南宫羽桌旁的慕华听了,忙起身接话:“顾道友......”
  
      南宫羽却是施了一礼,向殿外走去。
  
      顾悠悠气极,方才便看到南宫羽和一个不起眼的女子眉来眼去,自己前来,居然塞了一个无名小卒打发自己,面上一冷,竟也不理一旁的慕华,回了座位。
  
      那可怜的慕华,整日被南宫做挡箭牌,面上神色不变,又和身旁的人说说笑笑去了。
  
      苏苏走出大殿,深呼吸了一口,回身向紫竹林附近的青湖走过去,本以为会很好玩,谁知道如此无聊。
  
      苏苏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块糕点,又拿了一小瓶才酿的玉琼酿,瓶子刚打开,便有一股如醉花海的清幽之气扑面散开,苏苏轻轻喝了一小口,香而不腻,醇而不醉,喝下后,浑身像是经过灵力的滋养,通畅无比。
  
      正要再喝一口,身边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在下南宫羽,不知能否冒昧讨一口酒呢?”
  
      苏苏猛然转身,却撞上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一道轻笑从头顶传来:“为何每次见到你都这般不知所措的样子,我有那么吓人?”
  
      苏苏嗅到鼻尖传来的陌生而淡雅的气味,顿了片刻,忙向后闪去,不料身子一歪,手中的瓶子向一旁掉落。苏苏用手去接,险些一头向后栽入湖中。南宫羽见状,伸手揽住纤纤细腰一下子将人抱在怀中,另一只衣袖卷了瓶子,稳稳放在一边的草地上。
  
      这下苏苏彻底愣住了,一张白皙几近透明的小脸满是红晕,脑袋再不敢抬起,猛推了一把南宫羽,闪身退了数步。
  
      南宫指尖眷恋地摩挲了下,收入衣袖。“不知道友名讳,方才多又唐突,从大殿走来便闻有异香,仍不住寻了来,倒是扰了道友清闲。”说完向苏苏端正施了礼赔罪。
  
      苏苏见是南宫羽,缓缓施了一礼。“在下上虚门白苏苏,方才是我无礼了,还请道友莫要见怪。”
  
      “见你从大殿出来,想来也不是古董无趣之人,今日相见也是缘分,道友倒是生分了,我便唤你苏苏吧?”南宫羽撩起衣袍坐在岸边笑眯眯道。
  
      苏苏见他豪爽,也不再扭捏。现了本性,一屁股坐在他身旁,拿了地上的那瓶玉琼酿在南宫羽面前晃了晃,“异香便是它,你可算是有口福了。”
  
      南宫羽接过,尝了一口,“果然,你酿的?”
  
      “请你喝,自然出自我手。”说完,不自觉昂了昂头。
  
      南宫好笑地看着苏苏,“我也有东西,想必你会爱吃。”说着变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糕点,甜甜的香味。
  
      苏苏见了,没等南宫说话,拿过便咬了一口,淡淡的乳香味弥漫开来。
  
      南宫紧紧看着苏苏,他从不知道这些糕点如此可口,身旁的小人儿居然吃的如此香甜。见苏苏嘴角沾了些许奶酥,不觉伸出手去拭了拭。
  
      苏苏惊了一下,一下子向后靠去,将剩下的糕点全部塞进嘴中,站起身来,“南宫羽,大殿中恐怕早已有人出来寻你,离席太久总不是好事,我先行告退。”说罢,便向紫竹林的方向去了。
  
      南宫羽自嘲得笑了笑,今天是怎么了,只是个小丫头罢了,不过,那样干净和纯粹,倒是许久不曾见了。
  
      回到殿中,慕华便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方才上虚门掌门谈及你呢。”
  
      南宫羽眨了眨眼睛:“遇见了一只有趣的小猫,逗着玩了会儿。”
  
      慕华心中翻了一个白眼,信他才怪!
  
      “诸位,今日饮酒滋味总是少了几分,我派前些日酿了些灵酒,不如今日和大家共享!”林熠站起身道。
  
      底下的众弟子听了皆是满脸的兴奋,仙道大会的接风宴向来以灵酒为高潮。一是灵酒费时费材,一般门派想要用灵酒宴请花费太多,二则是灵酒对修仙者的好处是莫大的,掌门长老倒是不稀奇,大多自己都有,可对于弟子来说就不同了,这些弟子靠门派任务获取份例,得到些许灵石、丹药,用于平日修炼已是拮据,灵酒能巩固修炼基础,排除杂质,有缘者甚至可遇到顿悟机缘,哪里能享受到?
  
      话音刚落,便有数名弟子上前,每人手中均拿着两支小巧墨色玉壶,大殿上瞬时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异香,引得众人为之一振,徐风子早已尝过,此刻很是得意,想着宝贝徒弟早留了四坛更为香醇的灵酒,想起自己初喝时,也如同众人一般。
  
      分发完毕,林熠率先举起,说了一番贺词邀众人同饮。弟子自然急不可耐,纷纷饮下,瞬时觉得身上股股暖流划过,灵力运转更为精纯,有的甚至当即运转起功法。
  
      上座的众位则相对淡定了许多,但仍是有些许期待。一时间,大殿上满是赞叹,就连诸位长老或者宗主也大为夸赞。武尚是一向好酒的,只觉酒香奇特,十分醉人。向林熠问道:“林掌门,贵派这灵酒果然妙不可言,不知是何才妙之人酿的此番好酒?”
  
      林熠脸上笑容不再掩饰,灵酒的水准可以反映出一个门派的实力,此番决定的确是正确的,白君清,你的女儿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好戏还在后面!
  
      林熠正与武尚、南宫震等人谈笑着,忽然见徐风子毫无征兆得倒了下去,随后武尚也歪身倒了下去,大殿上一时之间炸开了锅,不知谁说了一声,“酒中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