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沧荒往事>  第92章 金乌十日汤谷现

沧荒往事 第92章 金乌十日汤谷现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古有金乌,煌煌摄日;
  共尊东皇,名号太一;
  道尊不显,太一遁世;
  战平东胜,威齐檀越;
  金乌乱起,十日遂分;
  族随天干,命有轮回;
  四散攻伐,至于夏启……
  还记得当初小叔给自己唱起这首歌时,眼中流露出的悲伤,但是转瞬,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虽然还是同一个地方,但是那些自己熟悉的族人,对,有些还在,但形同陌路。
  还记得百年前,自己孤身一人,匆忙逃出熟悉的家园,手中紧紧攥着的,只有一张薄薄的书信,那却是自己身家性命唯一的寄托。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既定的宿命,但是那种渗人的孤独,却是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脑海。
  直到自己到达那未知的远方,远离了曾经的一切,再次安定,直到自己改了名字,用另一种身份,活在同一轮金乌日之下。努力想要再次融入这崭新的生活,但是自己真的成功了吗?
  在这里,自己点燃了灵火,招引了黄泉,度去了道尸,似乎成了这里的主人,没错,张凨,张家的冥渡长老,辈分最为崇高的那些人中的一员,但是自己,永远只是客人而已。就算是那凝聚出的长天印记,就算是那血脉中永恒的联系,也无法戳穿那层阻隔自己的边界。
  家只有一个,当那日它消失,张凨,便已经是一个游子,一个孤魂,带着无处安栖的灵魂。可是,自己难道真的想要回来吗,回到这个再也无法称为家的地方?张凨曾经无数次的想到。
  直到有一天,他真的回来了,不仅改回了自己的名字,而且成为了自己儿时梦想的那个人。但是自己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喜悦,只有一种深深的孤独,那被自己隐藏的孤独,再次出现,难以抵挡。
  “族长?”一个声音把张凨,不,是目凨,从那层层叠叠的梦境之中唤醒,那幻想之中无垠的蓝色海洋一下子消退,淡淡的金色光芒编织起了四周的墙壁,原来自己一直都只是在一个小小的房间之中而已。
  “族长,时间到了。”直到这时目凨才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的身影,微微弯腰,却目光炯炯,直视着自己。
  “知道了,目念。对了,过了多久?”目凨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袍,问道。
  “五个时辰,族长……”不知道为什么,目念似乎有什么藏着什么心事,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五个时辰,足够了,你和其他人就呆在这里,剩下的东西不是你们可以去的。”说完,目凨也不等目念再说什么,便准备直接走出去。
  但是身后目念却是突然说道:“族长,您的名字将会被所有人铭记。”
  目凨转过身,正好看到目念跪在地上,向着自己行礼,原本以为自己的心中到底会有一些波澜,但是目凨只是淡淡地说道:“知道了。”说完,便再次转身走出了这个房间,目凨突然感到一丝轻松,在转身的那一刻,最后一丝羁绊被斩去。
  房间之外,是一片汪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金色的水面向着前方延展,一直消失在天的尽头,但是张溯知道,在那天边,有一段石壁将会阻断这片水域,事实上,这片海,只是一座被山崖包围的湖,只是太大了,像极了海。“但是就算是海,也是有边的。”目念在心中补充到。
  目念收起自己远眺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脚下。金色的土地在他背后延展,然后突然消失在空中,再隔一段,却看到一段水平的树干弯曲着向着远处蔓延,远处同样有着或大或小的土地,漂浮在那根虬曲的树干之上。
  面对着扶桑,不管什么时候,目凨都有着敬畏感,自己眼中漂浮的土地,虬曲的树干,对于扶桑而言不过就只是最为普通的一片树叶,最纤弱的一根枝条。特别是眼前的这一株,也许自己脚下的这一片树叶,见证过神灵的降世。这是最为古老的扶桑,一切扶桑树的源头,也是传说之中曾经的寓所,现在金乌十日部最为崇高的圣地,汤谷之中的扶桑。
  这里自沧荒初分,便是金乌族的祖庭,纵然十日分裂,依旧被各部联合守护,这里,也成了十日部交流的重要场所。而这次,离开了戊日部的扶桑,目凨将作为目氏的族长,参加这次十日部最为重要的会议。
  羽山崩,戊日遁,邪魔现世,举世不宁!
  而戊日部,尤为可怜。羽山被毁,扶桑远遁,族人四散,就算是扶桑再次扎根,就算是戊日部剩下的族人,重新凝聚,抵挡住了东夷联军进一步地侵略,这对于戊日部来说无疑是一次惨败,一次足够铭记到永远的耻辱,而对于目凨来说,这场战争,也彻底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微微吸了一口四周有些灼热的空气,目凨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然后飞向扶桑的顶端,那里,将是他此行的目的。离开风雨飘摇的戊日部,来到金乌族领地最中央的圣地汤谷,面见那些在戊日部最危险的时候也不愿意离开这里的金乌族的罗天们。
  扶桑之巅,是一轮金色的火球,如同天上的太阳,隐隐约约之中,还可以看到一个流转的身影在那火球中央盘旋。而在那磅礴的火球之下,站着几个渺小的身影,虽然渺小,但是散发出来的威势,却是与那火球相差无二,只遥遥的瞥见一眼,目凨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迎面而来。这便是金乌十日部的十位老祖,而今天,他们都在等待着同一个人。
  “拜见诸位老祖。”面对着这些罗天们,就算是目氏的族长,也只能低头行礼。
  而让人感到惊讶的是,面对着目凨的行礼,那几个老祖竟然也纷纷回礼,似乎把目凨看做同辈之人。
  “静默祝祷,凝神清心,目凨,你准备好了?”站在目凨正对面的一位罗天问道。
  “是的。”目凨回答道,是的,准备好了,从头到尾,自己都准备好了,就算是自己被赶出戊日部,就算是自己进入张家,就算是自己再次回到这里,自己都准备好了。
  “从此往后,你将无名无姓,不管之前如何,你将只有一个身份,金乌之子,你准备好了?”一旁另一个罗天开口。
  “是的。”目凨突然想到,要是当初只诞下了目岢或者自己,那么一切是否会变得有些不同?对,至少避免了那悲惨的结局,到底是谁定下了这种规矩,兄弟之中只有一人能够生存?就像是那么多奇怪的规矩,仅仅是为了保证血脉的纯净。
  “至此,邪念不侵,凡尘不扰,汝心归于金乌,汝身归于金乌,汝灵归于金乌,你,将行金乌的权,行金乌的义,你将是金乌的嘴,金乌的眼,金乌在人间的感,你准备好了?”另一个罗天开口。
  “是的。”目凨认了出来,这个问自己话的罗天,就是戊日部的老祖,当年被目岢击败,自己本应被祭祀,却是辗转逃离,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或许是知道的吧。
  “今日,吾等将以圣火涤荡你的身,你的魂,你的灵,今日,你将燃起圣火,承神之威,睹神之世……”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在场的所有罗天突然都开始吟唱,抑扬顿挫,雄浑低沉。
  在这不断的吟唱之中,众人头顶那遮蔽了天空的火球似乎有了一丝不同,目凨敏锐地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注视着自己。虽然之前反复想象过此刻的场景,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目凨还是突然感觉到有一丝紧张。
  目凨面对过很多死亡,甚至冥渡境本身就是一次直面生死的叩问,他甚至想说自己从不在意死亡,唯一担心的,只是平白地死去,那么这次呢,到底有没有意义?
  “.……至上的道与天,生之主,灵之尊,以光明之名……”罗天们依旧在吟唱那佶屈的祭文,而那头顶的火球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金色的光芒逐渐变成橘红,但是在那火球的中央,出现了一丝极亮的光芒,正在慢慢靠近着底下的众人,而目凨也终于确定,那股被注视着的感觉,的确来自那头顶的火球,来自那束明亮的光芒。
  “我们的力量不够,不足以抵御那群东夷,除非集齐整个金乌十日的力量。”目凨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老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我们需要一个集合的象征,这次自天外降临的金乌卵,便是一个契机,只有真正的神裔,才能让十日部甘心抛弃罅隙,重新整合到一起。”
  或许之前目凨还不是怎么明白,但是随着老祖娓娓道来,目凨才终究明白自己的命运早就被决定。“但是这个世界,连道玄境老祖都无法降临,真正的神裔也必然被世界排斥,所以,我们只能寻找一个方法,让神裔投身于一具凡体,以凡人的身份降临世间。”
  “所以你们找到了我?”目凨还记得自己那时的表情,冷静的可怕。
  “金乌十日部之中,论血脉的纯净程度,你们目氏为最,而你是如今目氏的族长,而且也踏入冥渡境,你的身体,最适合降临。作为神裔选中的家族,不管在之前战损了多少,目氏一定会成为金乌族最强盛的家族。”
  对了,就是这样,既然在自己来之前,神裔就已经降临,那么作为目氏血脉最为纯净的自己再次回到戊日部,难道不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只是不知道目岢,他究竟是因何而死?
  罗天老祖的吟唱渐渐低沉,那半空之中的火球也彻底变成了橘红色,只是现在,目凨可以清楚地看到,就在自己的头顶,那一道极亮的光芒里,是一个修长的身影,似乎穿过了无尽的空间,直到此刻,看到自己的终极,目凨抬着头,高声地吟唱着迎神的咒文:“吾神之主,迎凡之血肉,吾神之灵,迎尘之血肉,吾之神,归来兮……”
  伴随着目凨的祷告,那光中的身影扭动起来,就如同是雏鸟,挣脱卵的束缚,迎向世界。
  目凨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那个和自己如此相像的少年,那个张溯,结局是否会和自己一样?
  “...吾之神,归来兮!”
  终于,在这一刻,挣脱了一切的束缚,目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神裔的真容,一声尖锐的鸣叫似乎能穿透整个世界。
  “原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