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兄弟恩怨>  第四十二章 比文招亲 五

兄弟恩怨 第四十二章 比文招亲 五

    陆晓白从树上下到地面后,大家都纷纷给他鼓掌,都忍不住夸赞他既聪明又勇敢,甚至有不少人还鼓动他快点叫张逵为岳父,同时也有人不断怂恿张逵现在就把女儿许配给陆晓白为妻。
  
      谭祖名见木已成舟,只好换一种口气说:“恭喜陆晓白取得比赛的胜利,恭喜张欢欢找到如意郎君。”
  
      刘大有又气愤又沮丧,但是他毫无办法,只有灰溜溜地逃到人群后面去了。
  
      张欢欢含情脉脉地看了一眼陆晓白,然后羞赧地低下头,不停地窃笑着,好像这一刻才是她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刻。
  
      “陆晓白,快过来!”张逵满面春风地招手叫陆晓白。陆晓白心说:糟糕了,我取鸟窝的时候只顾向别人证明自己是如何的聪明和勇敢,忘记了这样一来是要给别人当女婿的!这老头子把我叫过去想必是要当面把女儿许配给我,尽管他的女儿长得很漂亮,可是我不想当他的女婿,我如何是好呢?
  
      张逵不知道陆晓白心里想些什么,只是见他磨磨蹭蹭的,还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呢,他心里暗暗地笑了一下,大声说:“小伙子,别害羞,快过来!”
  
      陆晓白只好走了过去。
  
      大家都看得出来,张逵这是要当众宣布陆晓白成为他的乘龙快婿了。
  
      林若夕看着从她身边走过的陆晓白,她不觉把双手抠得紧紧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疾呼:晓白,你不要答应我舅舅,千万不要!一开始林若夕是多么希望陆晓白赢得这场比赛,然而当他真正赢得比赛后,她的内心却开始不安起来,仿佛塞了一团乱糟糟的稻草似的,特别是现在,他多么希望这仅仅是一场梦,或者是一场游戏!
  
      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自相矛盾的心理,她到底怎么啦?
  
      其实,这一刻林若夕发现自己已深深地爱上了陆晓白。在这之前她也爱他,但是,之前的爱一直处于是朦朦胧胧的状态,如同林间的几缕流岚缭绕,她不能完全明白那到底是爱还是怜,如果非要问她,那么她一定会说我这样是对他的一种偏执的同情,因为他曾经遭遇过巨大的不幸。然而现在,当她眼睁睁地看着陆晓白马上要成为别人的未婚夫时,爱的熔岩就从心底的地缝里汹涌地喷射出来,灼得她很难受。
  
      爱,本来就是微妙而奇异的,也许天天相见的年轻男女不会互生情窦,然而,一次与异性的美丽邂逅,就可能会使彼此的情愫潜滋暗长。林若夕与陆晓白无疑就属于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当初陆晓白取下那只被林若夕不小心放飞到树上面的风筝,如果不是陆晓白被汪兴贵绑架她去找警察解救他,那么,就算他们天天见面,也许她也不会爱上他的。因为,她对陆晓白的爱首先是建立在感激与怜悯的基础上的,然后不断地深化。
  
      尽管当初林若夕也对冯天宇隐隐约约产生过爱意,但是,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她发现冯天宇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类型男孩,于是,那一缕环绕于心间的爱就被时光冲淡了;而她对陆晓白的感觉就不同,陆晓白身上的那一股与苦难和屈辱抗争的韧性和力量,以及他神情间无意流露着的淡淡的忧伤都令她着迷。每天夜里入睡之前,她都会回想起他的音容笑貌,这时,心里就会荡漾起一阵轻飘飘的温暖,然后枕着这温暖不知不觉地睡去。
  
      她记得有一次做梦,梦到自己和陆晓白携手兴致勃勃地朝着一座荒无人烟的大山上爬去,当爬到山巅后,迎接他们的并不是秀色可餐的风景,而是云雾缭绕的一面悬崖,悬崖深不可测,看着提心吊胆的。这时候,一阵罡风突然刮起,陆晓白被吹掉到山崖下面去了,转瞬身影就消失在无边的云雾里,她哀恸不已,哭声震天动地,蓦然惊醒时,发现已是泪湿枕巾。
  
      这个梦真是太可怖了,它到底有没有什么预示?醒后的林若夕心有余悸地想。之后的几天见,她见陆晓白平安无事,才渐渐放下心里的一块石头。
  
      她对陆晓白的担心让她真正明白了自己是多么在乎他!
  
      陆晓白来到张逵的身边,张逵笑眯眯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并说:“你是哪里人?家中有几个兄弟姐妹?”
  
      陆晓白说:“我是龙县人,家中只有我一个独子。”
  
      张逵“哦”一声,他没有再追问陆晓白的家庭情况,而是把话题转到今天的事情上:“你今天开心吗?”他猜此时的陆晓白肯定是心花怒放的,他明知故问是希望陆晓白亲自当众把它讲出来,让他这个做长辈的有足够的理由自豪一下,同时也让大家知道陆晓白能够拥有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是他此生最大的骄傲。
  
      陆晓白平静地说:“能帮上张伯伯和欢欢姑娘的忙,我自然很开心。”
  
      张逵一愣,既而笑着说:“真是小孩子,还不懂说话。其实是你自己帮自己,不是帮我,也不是帮我女儿。你想想,欢欢长得这么漂亮,没有几个年轻小伙子见了不动心的,谁能娶到她那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今天那么多应征者与我女儿都没有缘分,而你呢?嘿嘿....你算得上是无心插柳吧,能有这样的缘分与我女儿走到一起,难道你不感到心满意足么?——欢欢,快过来!”他一边拉着陆晓白的手,一边朝女儿招手,他是想当众宣布自己决定把女儿许配给陆晓白。
  
      陆晓白挣扎了一下被张逵握住的手,可是由于握得太紧,他挣不脱,没好意思再挣扎,他想对张逵说些什么,可被张逵出言制止了,张逵霸道地说有什么话等一会儿再说。陆晓白把目光投向林若夕,只见她用一双美丽动人的丹凤眼紧紧盯住自己,好像有些着急,似乎是强忍着的不敢说出来的样子。
  
      张欢欢低头腼腆地走过来,她脖子上的红色纱巾在风中轻盈地飘飞着,仿佛一簇燃得正旺的火焰,把她的爪子脸衬托得更加美艳动人。
  
      张逵牵着女儿和陆晓白的手,微笑着对大家朗声说:“我女儿张欢欢年轻漂亮、温柔善良,陆晓白英俊洒脱,机智勇敢,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常言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面对手难牵’,既然缘分注定要让这两个年轻人走到一起,那么我这个做长辈也无话可说,我只希望他们以后幸福美满!我宣布,从此刻起,陆晓白就是我的准——女——婿!”
  
      大家疯狂地鼓起了掌,掌声、哨子声和祝福声掺杂在一起,如同泛滥的河水在喧嚣。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陆晓白成为张逵准女婿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的时候,却不料陆晓白开口说:“张伯伯,我不能做你女婿,请你收回成命。”
  
      “什么?”张逵以为自己听错了,侧耳说,“你再说一遍。”
  
      陆晓白斩钉截铁地说:“张伯伯,真的对不起,我不能做你女婿!”
  
      林若夕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陆晓白,她的眼里尽是感激。
  
      张逵愣住,然后脸一沉,一把封住陆晓白的衣领,气愤地说:“你再敢说一遍不,我非狠狠地揍你小王八蛋不可!”
  
      陆晓白的言语也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惊诧不已,别人是想当张逵的女婿却当不上,而陆晓白是天赐良机给他当却不想当,他不是笨蛋是什么?
  
      张欢欢本来是满脸高兴的,可是听陆晓白这样一说,她的脸色瞬间变了样,眼眶一热,噙着泪水朝屋子里跑去。
  
      陆晓白又看了林若夕一眼,见她焦急的神色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轻松的微笑,凭直觉,他认为林若夕是爱他的,否则,她也不会出现那种焦急不安的神色。其实,就算他刚才没有看见她那种复杂的眼神,他也会拒绝做张逵的女婿的,因为在他心中,林若夕比世间任何风情万种的美女都还要漂亮,他只死心踏地地爱她一个人。
  
      他说:“张伯伯,欢欢长得这么漂亮,是我不配做你的女婿,我不学无术,一无所长,更何况还没有正式工作,欢欢跟我会吃苦的....”
  
      张逵没等陆晓白说完,就一巴掌掴在陆晓白的脸颊上,陆晓白身子晃了几晃,差点摔倒在地。张逵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在别的男人的眼里那可是一块瑰宝,然而在这小子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他直言不讳地拒绝做自己的女婿,分明是瞧不起自己的女儿,这样的奇耻大辱他如何受得了?
  
      陆晓白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心头的火一下子窜了出来,他一只手捂住半边已麻木的脸颊,一只手伸出指头指着张逵大声说:“你干什么打我!我做错了什么!”
  
      张逵扬起粗大的拳头又要打他,冯天宇见状迅速冲过来把他抱住,林若夕也急忙跑过来拉住情绪激昂的陆晓白。
  
      张逵气急败坏地说:“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下面没说出口的话是“把女儿许配给刘大有”,可毕竟是气话,他意识到这样说很不妥,于是把到嘴边话的吞了回去。
  
      冯天宇不断地安抚张逵的情绪:“伯伯,请息怒,有话好好说....”
  
      林若夕也拚命把陆晓白拉开,不停地安慰道:“晓白,你冷静点,别和我舅舅发生冲突....我知道你那样做是为他好,为他女儿好,可是他不明白,以为你是成心戏弄他,让他颜面扫地。”
  
      几句如沐春风的慰藉,使陆晓白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他仔细一想,我是为了林若夕才挨这一巴掌的,为了她,别说一巴掌,就是十巴掌我也愿意。他这样一想后,怒气就渐渐消散了,决定不再找张逵争吵。
  
      观众见一桩大好喜事竟以闹剧的形式草草收场,都笑着陆续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