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庭执法者>  第五十七章 猫的报恩

天庭执法者 第五十七章 猫的报恩

时值傍晚,这城中村的出租屋里光线昏暗,唯有那木椅所处的区域被一片暮光笼罩,灰尘在光中鲜活的飘舞,而卧于木椅下的那只猫隐在阴影里死气沉沉。
  
      “结束了吗?”魏成文神色复杂的开口问道。
  
      沈涣闻言,低头看向建木,此时的建木通体泛着荧光,大量的异物质气息涌入其中。
  
      这些异物质气息来自门外地上的那间黑色大衣,如前两次异物质事件一样,异物质气息失去依存的载体后,便被建木吸收了。
  
      “结束了吧……”沈涣微微皱眉,异物质事件的确是解决了,只是……
  
      太奇怪了,为什么这只猫要如此执着的爬到那把木椅下?
  
      刚才那只猫已然是濒临死亡的状态,生机微乎其微,但它还是挣扎着坚持走到了木椅下后才死亡,这一路上留下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超乎想像的执着,便是人类,也没有多少人能这样垂死一搏。
  
      沈涣平复了内心的震撼,凝神向木椅看去,试图对那猫的执着推测出个原因来。
  
      那把木椅映在暮光中,普普通通的样式,实在是,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啊……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木椅旁,遮挡了一片暮光,沈涣微微一怔,发现那身影是王聪。
  
      “就是一只野猫的样子啊……我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王聪在木椅旁蹲下,看着那只猫,皱着眉开口。
  
      “难道……”沈涣喃喃低语,他在王聪出现在木椅旁后,忽然心有所悟。
  
      那木椅没什么出奇的,出奇的是照在木椅上的光!
  
      这里是城中村楼房最底层,这里的屋子常年难以被阳光照射!之前他们三人进来时,整个房间都是漆黑的,而现在,有一道光照在了木椅上,这道光线应该只有在傍晚时才会照进这屋里,所以,或许那死去的老人生前会在傍晚时坐在这里,而这只猫很有可能也都有陪在那老人身旁。
  
      因为这个……它才那样执着于回到木椅旁吗?
  
      想到这里,沈涣忽然有些恍然,他忽然对自己之前的推测产生了怀疑。
  
      吸引异物质的那个执念,是那死去老人的执念吗?
  
      方才那猫脸老人变回猫的时候,分明已经释放了所有的异物质气息,那只猫的身体里应该没有异物质气息了,也就是说,那只猫执着回到木椅下死去的这个行为,并没有受到异物质影响!
  
      他之前推测这起异物质事件的执念是那个老人的遗愿,但现在,他却从猫那里看到了执念的迹象。
  
      有没有一种可能……根本不存在老人的执念,而是存在那只猫的执念!
  
      那只猫或许曾听到老人在生前说过想见自己的孙子,所以它感恩于老人生前的喂养,去掳来了老人的孙子,让老人的孙子待在这出租屋里陪老人……
  
      “沈涣?”王聪忽然出声,“你发什么呆呢?”
  
      “没什么。”沈涣回过神来,心下复杂的回道,随后不禁自嘲的笑了笑,猫怎么会听懂人语呢,这推测太扯了……
  
      “我们离开这里吧。”魏成文轻叹一声,“我们尽快把孩子送到父母那去。”
  
      沈涣点头,异物质气息此时已尽数没入建木之中,这里没有必要继续停留了。
  
      离开出租屋的时候,沈涣又看了看屋里,方才未曾留意什么,而现在,他看见地板上散乱着大量的玩具和零食。
  
      三人带着小男孩一路回到了那对夫妻所在的医院。
  
      “感谢警官……实在是太感谢警官了……”受伤的夫妻接过小男孩,连连鞠躬,神色激动的道谢。
  
      “这是我们警官应该做的。”魏成文淡淡回道。
  
      魏成文用官腔回了数句后,便脱身离去了,显然是不欲久留,一直在旁观的沈涣和王聪自然也是离开了。
  
      “听到他人感谢自己,理应是件高兴的事吧。”王聪嗤笑一声,“可我刚刚浑身难受啊,还好魏成文没多说废话”
  
      “我也难受。”魏成文笑着回道。
  
      沈涣没说什么,只是暗自一叹,看来他们三人都心照不宣啊,他也难受……
  
      “这对夫妻这样禽兽不如的对待他们的母亲婆婆,我们还不如送小男孩去孤儿院,省的让他们祸害了。”王聪不屑的说道。
  
      王聪的话实在是三观不正,可沈涣和魏成文都没开口反驳,沈涣不知魏成文这人民警官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此刻觉得很无力,从心底里渗出来的无力感让他难以回应王聪的话。
  
      出了医院后,魏成文对沈涣说道:“我现在要回警局去处理这案子的后续事情,你们去吗?”
  
      “不必了,我的工作结束了,接下都是你们警官的工作了。”沈涣回道,异物质气息已经被他悉数收起了,接下来的事不在他的工作范围之内了。
  
      “你处理完后续的事,和我们说一下吧,我很好奇。”王聪笑着说道。
  
      魏成文点头,与沈涣王聪交换了联络方式,之后便离开了。
  
      “沈涣,我们再回去一下那间出租屋吧。”魏成文走远后,王聪忽然开口。
  
      沈涣见王聪神情严肃,心下莫名,但也没多说什么,点头同意了。
  
      两人又回到了那间出租屋,此时天色已晚,出租屋的门还敞开着,但屋内漆黑一片。
  
      在沈涣的莫名其妙中,王聪兀自进屋,很快便又走了出来,怀中抱着一个物体,沈涣看清后,为之一愣。
  
      “你拿这猫的尸体做什么?”沈涣心下复杂的问道。
  
      “埋了。”王聪淡淡回道。
  
      王聪说完,随手在地上捡起一个尖利的石块,直接在门口挖起土坑来,沈涣微微叹气后,也找了一个石块,帮着王聪一起挖坑。
  
      埋好猫的尸体后,王聪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忽然幽幽开口:“我想起前几天和你说过养小猫小狗的事。”
  
      王聪这一说,沈涣便也想起了前几天自己和王聪对养宠物的那番辩论。
  
      “沈涣,你之前说过,异物质事件都因一个执念而出现,这次事件的执念是什么?”王聪话题一转,神色淡淡的问道。
  
      沈涣一怔,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不会是那猫的执念吧。”王聪轻笑一声。
  
      “不一定,或许是那老人……”沈涣下意识的去质疑,他在听到王聪说的话后,便知道王聪也想到了他之前的推测,这事解释成猫的执念,比解释成老人的执念更暗合线索。
  
      可是这推测实在是有些不堪,不堪的是,在这件事里老人儿子儿媳和猫的对比……
  
      老人生养出的儿子对她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那只猫对她的感情吗?
  
      “我也知道不一定。”王聪打断了沈涣的话,语气流露荒唐的意味,笑着问道,“沈涣,你愿意相信这是老人的执念,还是那猫的执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