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正牌美女总裁>  第一千零四十章 悲苦的女人

正牌美女总裁 第一千零四十章 悲苦的女人

    “苏小姐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是因为对我不够了解,其实我追求不高,就想好好活着。”李正阳朝苏秋雨按在腰间的小手瞟了眼,倒抽口冷气,紧跟着补充道,“所以仁爱制药最终走到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心里要舒坦。”
  
      “中仙级中阶要想在这个世界舒舒坦坦不是什么难事。”苏秋雨见李正阳不似作伪,小手放了下来,扭头看向窗外的景致,“你太矫情了。”
  
      矫情?这词儿离劳资貌似很远吧?李正阳耸耸肩膀,想到身旁这货着实凶猛,无奈的道:“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保持沉默还不行?”
  
      “难道不是?”苏秋雨紧跟着问。
  
      “不是!”李倩倩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苏秋雨,妩媚的笑道,“苏小姐不知道李正阳身上发生了什么,这才有此一说。”
  
      苏秋雨对李倩倩的印象相当不好,一脸的不屑:“像李正阳这种级别的人物,压根不在我的关注之中,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没了解的必要。”
  
      李正阳轻咳一声,接过李倩倩的话头,笑道:“苏小姐,我师父死的不明不白,兄弟伤的不清不楚,属下被人折腾的躲在下水道多少年,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我好意思做个爷们儿?所以我的好好活着含金量很重。”
  
      苏秋雨哦了一声,突然发现面前这货还真有点儿骨气,便道:“如果照你的思路走,恐怕敌人远不止玉剑门、夺魂盟和冷家,说不定最后宗门和传说中的神门也是你的对头,千万别告诉我,前面有什么,你就碾压什么,人要学会取舍,活着不易死却不难。”
  
      “宁可站着生不要跪着死,如果连这点儿骨气都没有,枉来世间一遭。”李正阳别有深意的看向苏秋雨,无奈的道,“苏小姐,咱们就这个问题唠叨老半天,有意义吗?”
  
      苏秋雨一愣,是啊,自己百忙中抽时间,可不是跟李正阳辩论的,她深吸一口长气,淡淡言道:“之所以就这个问题跟你展开辩论,大抵是因为颇不认同你在张耀东问题上的处理,考虑到仁爱制药走到现在实属不易,突然大厦将倾略有可惜,李正阳,好运气不会伴随人一生,你要真帮张耀东,就要做好随时进棺材的准备。”
  
      李倩倩和张耀东对看一眼,彻底无语。这个苏秋雨语文即便是体育老师教的,也不能如此不会说话吧,张耀东的问题碍着你什么事儿,哔叽哔叽没完没了不说,还诅咒李正阳做好进棺材的准备,就这情商,即便长得貌若天仙也没男人要,谁tm脑抽了娶个一张嘴就能将人气死的婆娘?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至少也得能风流,就苏秋雨这架势,连风都没有,流个屁。
  
      如果这些心里话让苏秋雨知道,后果不堪设想!李正阳也算看明白苏秋雨的性格,这妞百分百一脑残,于是也懒得跟她说什么,冲她微微一笑,再不多言。
  
      张少虎的藏身之所位于环城河畔一家咖啡馆,穿过过道走到办公室,书架推开,就是电梯。
  
      李正阳也算服了李倩倩,一边顺着走廊朝前走,一边道:“倩倩啊,为了张耀东,你真够拼,据我所知,这地下室我们刚挖好不久,话说你这么玩儿,莉莉丝真不知道?”
  
      李倩倩瞟了李正阳一眼,得意洋洋的回答:“不管她知道不知道,既然我要用,她肯定大力支持,我跟她什么关系?姐妹。”
  
      “如果是这样,你还不如直接将张少虎弄到仁爱制药。”李正阳停下脚步,笑道,“比这安全多了。”
  
      “张耀东进入仁爱制药还得您老人家首肯,没您的话儿,我们哪儿敢?”李倩倩撅着小嘴,小声道,“你们先前有点小过节的。”
  
      李正阳嘀咕道:“以后还得跟莉莉丝说一声,有些事儿自己拿主意就成了,没必要经过我。”
  
      李倩倩眼珠子直发光:“你说真的?”
  
      “真的,不过你也不能胡来,仁爱制药兄弟姐妹多着呢,得为他们的安全考虑。”李正阳停下脚步,回头问苏秋雨道,“我们这间地下室的设计怎么样?”
  
      苏秋雨自从进入咖啡馆就不发声了,见李正阳这么一问,扭头看了眼四下的红外装置,点点头道:“地理位置选的好,伪装也到位,监控更全无死角,最重要的是随时都可以引爆。我现在渐渐明白回春堂和百花谷为什么要跟你合作了,仁爱制药实力不强,科技方面还凑合。”
  
      凑合?就这一套安保系统拿出来,在武门世界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你比楚莫嫣嘴巴硬多了。李正阳走到张少虎的门口,推开房门。
  
      房间内,见李正阳走了进来,张少虎和纪雅婷赶紧站起,神色间很紧张,如果李正阳不给予他们庇护,恐怕他们跑到天涯海角,也是死。
  
      李正阳看了眼昔日通阳商界的知名人物,又瞅瞅纪雅婷,笑道:“好久不见,张先生。”
  
      “李先生好。”张少虎小心翼翼的回道。
  
      直到走进这间地下室,他方才明白自己跟李正阳之间的巨大差距,如果当初不是细想李哭的话,恐怕而今自己已经成为冰冷的尸体。
  
      “发生了什么事儿,说说吧。”李正阳朝沙发上一靠,点燃一根香烟,闭上眼睛缓缓言道。
  
      李倩倩和张耀东识趣的站到一边,不发一言。
  
      张少虎便将事情大致叙述一遍,等他说完,李正阳这才睁开眼睛,扭头对李倩倩道:“到外面跟人说一声,你们带着张少虎先去仁爱制药。”
  
      张少虎着实没想到李正阳真愿意为自己惹上凌烟阁,嗫嚅许久,方才颤声道:“李先生,谢谢你不计前嫌帮我”
  
      李正阳大手一挥,冷冷言道:“你我之间没有不计前嫌一说,你在我眼里,只是一只随时都可掐死的蚂蚱,至于帮你,归根究底是为了我的朋友,张少虎,经过这件事,我想你应该看明白很多事,老老实实渡过余生吧,纵然先前你干的那些,死不足惜!”
  
      张少虎低着头,小声道:“李先生,我会发挥我的力量,竭力弥补我的罪过。”
  
      “你自己看着办,我只做我应该做的。”李正阳懒得看张少虎,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纪雅婷。
  
      张少虎对着纪雅婷使了个眼色,正准备一起出门,李正阳突然道:“我让你进仁爱制药,可没打算让纪雅婷进去。”
  
      李倩倩眨巴着眼,赶紧走到李正阳身边,悄声道:“你干嘛,即便张少虎不进仁爱制药,纪雅婷也得进去,这女人太可怜了。”
  
      “我对她不了解。”李正阳指着纪雅婷,对李倩倩正色道,“张耀东是你的朋友,我帮,张少虎是你好朋友的父亲我也帮,可纪雅婷,我必须考虑考虑,仁爱制药不是收容所,明白吗?”
  
      李倩倩见李正阳很严肃,咬着红唇瞟了眼不知所措的纪雅婷,对张耀东使了个眼色:“咱们先走。”
  
      张少虎听李正阳这般一说,低着头想想,重新回到纪雅婷身边,对李正阳笑道:“李先生,如果雅婷不能进入仁爱制药,我跟她一起在外面吧,我们一起离开南济市的时候,发过誓同生共死的,我谢谢你的慷慨大度,来生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您。”
  
      李正阳耸耸肩膀,双手一摊:“你有选择的权利。”
  
      纪雅婷一听张少虎这般说,狠狠推了他一把:“你傻啊,走啊,凌烟阁的人说不定已经到了通阳,留在仁爱制药还有生的希望,在外面必死无疑。”
  
      张少虎冲纪雅婷凄然一笑:“我这辈子做的孽多,如果不是跟李先生中间夹了个张耀东,跟李先生对抗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雅婷,你是个善良的女人,如果连你这样的人都要先我而死,老天爷真瞎了眼,再说咱们都说好了,如果真逃不掉就一起死,只是我有点惭愧,我没保护你的实力,下辈子要争点儿气。”
  
      张耀东急了,正要走到李正阳面前说什么,被李倩倩一把拉住:“别动,李正阳自有分寸。”
  
      李正阳将香烟摁灭在烟灰缸,抬头对张少虎道:“我只说要了解下情况,没说拒绝纪雅婷进入仁爱制药。”
  
      张少虎一听李正阳这般说,顿了一会儿,无比激动的道:“李先生,您说真的?”
  
      李正阳懒得跟张少虎多说,深吸一口长气,闭上眼睛。
  
      “谢谢你,李先生。”张少虎好歹也是商界摸爬滚打过的人,李正阳什么意思自然明白,于是转过头来对纪雅婷道,“我在仁爱制药等你,如果三天之内见不到你,等等我,随后我就会去找你。”
  
      纪雅婷自然知道张少虎的意思,眼角闪着泪花,点点头道:“好!”
  
      李倩倩带着张少虎和张耀东离开后,密室只剩下苏秋雨、李正阳和纪雅婷。
  
      相对于苏秋雨和李正阳的云淡风轻,纪雅婷紧张的娇躯直哆嗦。
  
      如果可以活,没人想去死,跟张少虎短暂的相处经历,显然是纪雅婷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李正阳直视纪雅婷,轻声问道:“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喜欢上张少虎?纵然这是个非常**的问题,我还是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回答。”
  
      纪雅婷咬着红唇,看看沉着脸的李正阳,又瞅瞅面无表情的苏秋雨,不安的捏着小手,轻声问道:“李先生是想知道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确实。”李正阳将香烟放在嘴里,强调道,“这对我很重要。”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我斗不过王文浩,做情妇我认了。”纪雅婷眼圈通红,苦苦一笑,“事实上做王文浩的情人也不错,生活用度方面不用发愁,所以后来我还是很享受的,只是再美味的东西吃多也会腻,于是王文浩对我越来越变态,我是人,怎么能跟畜生”
  
      说到这里纪雅婷浑身哆嗦起来。
  
      苏秋雨脸色一变,眸中厉光一闪。
  
      李正阳的反应相对苏秋雨平静许多,在道儿上混了多年,什么样的变态没见过,所以他狠狠抽了口香烟,继续道:“不要停,继续说。”
  
      苏秋雨扭头看看李正阳,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止住了口。
  
      “我做了,他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后来他还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那样做,我也做了,从那时我觉得我的生命走到头儿了!”经历过刚才的情绪波动,纪雅婷的话语渐渐平静,“可我不敢死,我母亲还要人养呢,前段时间母亲去世,可王文浩却在我母亲灵前,让我跟他的狗我知道王文浩的势力,等一切安排妥当,寻短见的时候碰到了张少虎,跟影视剧中很多情节一样,他救了我,只有经历过死亡才知道活着的好,我想离开南济市,想开启一段新生活,我十三岁被王文浩抢走,整整十五年,我不知道什么叫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