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邪魔东社>  第80章 返程

  事后,徐景渊得知翼人和娜迦联手,将米迦勒庙内的教士全部绑走了。在绑走米迦勒庙的教士之后,他们自己也离开了。
  米迦勒庙内,除了教士们被抓走以外,什么雕塑、古籍悉数被异族破坏。这让被各大古神系宗教派过来参加峰会的使团有些可惜,米迦勒庙好歹是西洲第一庙宇,竟然沦落至此。当然,也仅限于可惜而已。东道主被人一锅端,这一届古神系宗教峰会是开不成了。各大宗教的使团干脆留下来展开了传教工作,以争夺米迦勒庙被人一锅端造成了宗教空白。
  徐景渊他们没有这个兴趣。一方面是太阳教并不是一个重视传教的教团,其他宗教都有设置宣教部门,而太阳教,从神殿级别到神寺级别,就没有哪一级有设置宣教机构。一般人觉得太阳教的宣教工作可能由司礼或者司文主管,但事实上司礼负责的是祭祀和……建房子;司文负责的是科学和教育……简称“科教”。反正对太阳教来说,内部很多派系与宗教相去甚远。
  另一方面则是被娜迦改变成协同者那些人,需要送回神殿处理。这一路上都由徐景渊一个人在走,其他人呆在徐景渊的小洞天中,这样速度更快。
  一路上,徐景渊都没有怎么休息,一直到天京,才在天京太阳神庙进行停留。他必须见天京太阳神庙的大司庙杨春涩。这一次被转变成协同者的,除了仪仗营的骑士以外,还有一个姚景雨。他是杨春涩的弟子,徐景渊本想开完峰会后将姚景雨安全送回天京。没想到送是送了,可是怎么也算不上安全。
  “景渊,你怎么有空来找我?”杨春涩见到徐景渊很惊讶,“我听说你们最近要招不少人组建术士队伍,我还以为你一开完峰会,就会赶回去筹备招人的事情。”
  徐景渊让姚景雨从小洞天里出来。姚景雨一见到杨春涩,便拜倒在面前,“弟子无能。被赤庭君赵盛德捉去,差点死在路上。幸好被景渊师叔所救。”
  杨春涩将姚景雨扶起来,“我看你气色不错嘛。皮肤都闪闪发光……怎么好像是鳞片?”
  徐景渊便将米迦勒庙遇见的事情和杨春涩说了一遍。
  杨春涩大吃一惊,“西洲异族的确不好对付。他们和比比族不一样,比比族的圣地被魔物侵占,断了传承。西洲那些异族传承没断,拥有比古神时代更早以前流传下来的秘术、神器。”
  徐景渊一听杨春涩竟然对西洲异族有研究,问他:“不知道师兄有没有治疗这种病的办法?除了景雨以外,我们还有一些人也被弄得满身鳞片。要是师兄有办法,就再好不过了。”
  杨春涩叹了口气,“我哪里有什么办法。你没有办法的话,我肯定是更没有办法了。”
  杨春涩的意思是徐景渊的魔物灾害防治研究所有很多研究各种东西的专家,科研能力仅次于大司文麾下的科学院。
  “看来只能找大司殿问问了。”徐景渊无奈地说。
  杨春涩一手拉着姚景雨,一手拉着徐景渊,说:“景雨这个问题,我没有一点办法。不过我相信景渊,你一定能解决。景雨,你就跟着景渊走吧,今后以他为师。”
  徐景渊急忙摆手:“师兄,我会代为照顾景雨的。至于让他投入我门下……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杨春涩问他:“怎么?是觉得我收的弟子资质不行,不肯接收吗?”
  徐景渊摇头,“我水平不足,就不误人子弟了。”
  杨春涩微微一笑:“你就不要谦虚了。大司殿门下众弟子,以你资质最高……”
  徐景渊脸色一变,这话要是被大司文听去还得了。坊间现在都认为大司殿众弟子中,大司文谢晨川天分最高,是三大秘传弟子之首,大司殿将来的衣钵弟子。
  杨春涩拍拍徐景渊的肩膀,“我知道你将来是要开宗立派的,放心吧,即使你开宗立派了我也当你是自己的师弟,绝不会像大司马仇视大司殿一样。”
  徐景渊这都不敢说话了。杨春涩竟然直接推断他将来会自己开宗立派……
  “总之就这样了。”杨春涩自顾自说着,“你总该不会不给我面子吧?”
  这个时候,有人来向杨春涩报告说往生教的正行师着急求见。杨春涩向徐景渊抱歉一笑:“我先去见一下往生教那边的人。这事就这么说好了。对了,听说你最近有计划开展一向将各地用传送门连接起来的‘大通道’计划。可得记得我,我们天京也想要一个连接玉京的传送门。”
  徐景渊点点头:“师兄放心,各地的太阳神庙最后接入‘大通道’的。”他还真没想到,几乎遇到的所有人都对这个自己一时兴起的“大通道”计划感兴趣。反而是太阳币的事情很多人表示反对。
  杨春涩对徐景渊的敷衍露出了不太满意的表情,不过那边往生教的人还在着急求见,自己只好先去见那边了。徐景渊这边的“大通道”计划反正处于连计划都在计划中的状态,不着急商谈,而且这样的大项目究竟应该怎么做,哪个先做,也不是徐景渊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他虽然是主导,但是实现的时候肯定会遭遇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状况。
  杨春涩一走,姚景雨急忙向徐景渊跪下三叩首:“师父,弟子姚景雨愿一生追随您。”
  徐景渊努了努鼻子,“那啥……你这跪拜的够熟练啊。我都没跪过大司殿,你师父杨春涩自己定的规矩吧?咱曜洋派传统上没这规矩。”
  姚景雨一抬头,满脸笑意,“这么说,师父同意我转投您门下了?”
  “我可没这么说。”徐景渊摇摇头,“都是你师父自己在那边讲啊讲啊。你以后还是叫我师叔吧。……不过你有什么疑惑的事情,我还是会指点指点的……如果我懂的话。”
  徐景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思绪突然回到了大司殿给自己讲第一堂课的时候。那时候自己才刚来太阳神殿没多久,大司殿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大司殿让徐景渊在自己前面坐下,一开口就是:“神是不存在的。”
  当时的徐景渊虽然年少,却也已经懂得许多事了。他万万没想到一个教皇……他当时对大司殿的理解还是太阳教的教皇,给自己授课,第一句话竟然是“神是不存在的”。
  这句话给了他很大的冲击,至今都印象深刻。
  与杨春涩见面之后,徐景渊等人没有立刻离开玉京太阳神庙,而是留下来过了一夜。杨春涩特意让他们住进接待教外客人的院子里。客人住的院子与教士们住的宿舍楼有很大不同,独立性很强。外表看上去是一座院子,其实根据大门的门把手转动方向不同,通往八个不同的院落。每个院落都共享同一片天空,共享同一片土地,但是相互之间却绝对不会有交错。
  一群人被娜迦族变成协同者这件事不宜让太多人知道,所以杨春涩特意给他们安排了这样的院子。
  徐景渊前两日都是在披星戴月地赶路,一天只睡很短的时间。今天总算能睡个好觉,反正也想同了,早一点回神殿晚一点回神殿也差不了什么。
  可是这一夜,他一躺在床上,却总是觉得后背发痒难以睡眠。第二天起来用天目术一看,才发现后背竟然长了十六个指甲盖大小的突起。突起中间部位是红色的,四周是黑色的。分布均匀,左边八个,右边八个,而且每两个生长的高度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