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小农民>  第39章 我能治
蹲下身,观察了一下地上的脚印,赵八两发现这脚印好像是狗或者和犬类动物留下的。可是,狗不应该吃这些中药材啊!

    连续两天,赵八两发现自己种植的中药材都会被啃食一片,虽然不多,但是日积月累下来,那也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八两决定晚上去山上蹲守。

    这种事情,赵八两自然不敢跟刘翠花和赵向前说。是以,等刘翠花和赵向前睡下之后,赵八两才偷偷的出门,朝着山上而去。

    这个偷吃中药材的贼,似乎专门挑那些成熟了中药材下嘴,所以赵八两上山之后,直奔目的地,来了个守株待兔。

    就在赵八两坐在那里打瞌睡的时候,听到了有什么动物接近的声音,赵八两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这里毕竟是山上,谁知道会出现什么野兽啊。

    很快,赵八两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这个身影赵八两见过好几次了,就是那匹跟他很有缘分的野狼。

    赵八两一站起来,那野狼就发现了赵八两。

    按理说,发现赵八两之后,那野狼应该逃跑的。但是,出乎赵八两意料之外的是,这野狼不但没跑,好跑了过来,十分亲昵的蹭着赵八两的腿,那样子,纯粹一撒娇的小狗啊。

    “有没有搞错,你是狼,不是狗啊!”赵八两简直无语了,蹲下身去摸了摸野狼的脑袋,没想到那野狼居然十分享受的模样。这一下,赵八两是彻底闹不明白了。

    “你为什么要偷吃中药材呢?”赵八两不由得问出了声。当然,他是不可能得到野狼的回答的。即便野狼回答了,赵八两也听不懂啊。

    “莫非你病了?”想到这里,赵八两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要不然这这匹野狼为什么会吃中药材呢?

    想到自己和这野狼也算是有些缘分,赵八两就将手放在野狼的身上,施展了甘霖秘术。自从融合了神农氏的第二缕神魂之后,赵八两每天能够施展甘霖秘术的次数也增多了两倍。

    在甘霖秘术的滋润下,那匹野狼十分的享受,居然趴在那里,一副假寐的样子。直到赵八两施展完毕,那野狼才睁开眼睛,十分感激的看向赵八两。

    而这个时候,赵八两发现这匹野狼似乎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赵八两却说不上来。

    “不准再偷吃药材了,知道吗?”赵八两郑重其事的对那匹野狼说道。当然,他也没指望那野狼能听懂。

    但是,出乎赵八两意料之外的是,那野狼居然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这一下,赵八两乐了。哎哟,我去,莫非这野狼听得懂人话不成?

    “这样吧,你帮我看守着这片药园子,我每个月用甘霖秘术帮你梳理一次身体,怎么样?”赵八两再次开口说道。

    嘴里呜呜了两声,赵八两就看到这匹野狼开始在他承包的这片区域开始巡视起来。哎哟,我去,这野狼真成精了啊!

    这个突然的发现,并没有影响赵八两的正常的生活。他依然是每天重复着种植药材、售卖药材的过程。当然,银行卡上的余额也越来越多,已经将近五十万了。

    赵八两想修路,但是正如赵向前说的那样,现在修路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乡亲们对修路的需求不高,赵八两修路,肯定有好多人不愿意出力,这样反而会引发邻里矛盾!

    “哎,我不就是想修条路吗?”赵八两无奈的叹了口气。不修路,他怎么好正大光明的去追求周婷。毕竟之前答应过周婷的条件,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言而无信。

    今天是赵八两和吴所长约定的时间,吴所长要给赵八两两万块的赔偿。所以,一大早,赵八两就开着自己的三轮摩托车进城了。有了交警队发的特别通行证,赵八两倒是也不担心会被拦下。

    进城之后,赵八两直奔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自然都认识赵八两的,这等牛逼人物,一辈子也不一定能遇到一次啊。

    直接推开吴所长办公室的门,赵八两走了进去。

    看到赵八两,吴所长的脸上有些尴尬。

    “赵先生,来了啊,请坐。”吴所长一边说着,一边给赵八两倒水。

    接过吴所长递过来的热水,赵八两说道:“吴所长,你也别叫我赵先生了,叫我八两就行。”

    “行,那我就叫你八两。”吴所长也坐在赵八两的边上,开口说道:“八两,你看能不能再宽限我两天?”吴所长也是有难言之隐的,本来他确实是准备好了两万块钱,但是就在昨天,他的女儿出车祸了,现在住在医院里,还没脱离危险。现在吴所长别说给赵八两钱了,就是女儿的医药费,他都拿不出来了。

    “吴所长,这样就是你的不对了,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吧?”赵八两听到吴所长不想给钱,以为吴所长要耍赖,马上就不乐意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老子后面也是有人的!

    “八两,你听我解释啊……”不得已,吴所长只得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虽然吴所长纵容侄子吴德,但是那只是单纯的出于亲情罢了。从工作角度来说,吴所长还是个很称职的人。要不然,作为一个所长,他怎么会拿不出区区两万块钱来?

    “你说的是真的?”赵八两还是有些不信,这吴所长该不会是编谎话骗他的吧?

    看赵八两不信,吴所长也有些急了,“八两,要不这样,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我女儿还没脱离危险呢,要不是为了在办公室等你,我现在肯定在医院呢!”

    “那咱们去医院看看吧。”赵八两开口说道。赵八两这么说,一来是为了确认吴所长说的是不是真的;二来,也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一个所长,在被逼成这样的情况下,都拿不出两万块钱,也足以说明了吴所长的清廉。

    坐着吴所长的车,两人来到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此时,吴所长的女儿吴芳已经出了手术室,不过还没有醒来。

    看到丈夫来来,吴所长的妻子邓悦站了起来,她的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了的。

    “芳芳怎么样了?”看到还躺在床上的女儿,吴所长也是愁上心头。

    微微摇了摇头,邓悦说道:“医生已经给做过手术了,但是他们说……他们说芳芳可能成为植物人,醒来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一。”说着,邓悦趴到吴所长的怀里失声痛哭了出来。

    吴所长轻轻的拍着妻子的后背,他没有哭,但是赵八两知道,他不是不想哭,而是不能哭。他是家里的男人,是顶梁柱。一旦他倒下了,家怎么办?

    这个时候,赵八两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吴所长和他妻子邓悦。不过,他觉得也许自己能治吴芳。所以,赵八两绕过吴所长和邓悦,走到了病床边上。

    将手搭在吴芳的手臂上,赵八两开始察看吴芳的病情。很快,赵八两就发现了病症的所在,吴芳的脑袋里有一处神经被车祸时流出的血液凝块压迫,这是导致她昏迷的主要原因。

    正在这个时候,吴芳的主治医生杜明也来查房了。看到赵八两在给吴芳把脉,杜明赶紧说道:“你在干什么?”他们是西医,自然天生的敌视中医的。而且赵八两年纪不大,能有什么本事啊。

    万一赵八两一个不慎,直接导致了吴芳死亡,那医院是要承担主要责任的。到时候,患者家属闹起来,他们医院可承担不起。

    赵八两微微一下,站起来,朝着杜明走了过来,问道:“你好,我想问一下,造成吴芳昏迷的原因,是不是她脑子里的那个血块?”

    杜明吃惊的看了赵八两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虽然他没有回答,但是他的这个问题已经从侧面回答了赵八两的提问。

    既然医院的诊断跟自己的诊断一致,那就说明自己的诊断没错。而如果只是血块压迫到了神经导致吴芳昏迷的话,赵八两是有办法的。

    “请问,能让我试试吗?我有办法让病人醒过来。”毕竟这是在医院,赵八两还是要征求医生的意见。

    “你是哪个医院的医生?你有行医资格证吗?……”杜明的一连串问题,问的赵八两根本就答不上来。因为杜明说的这些,赵八两一个也没有。

    “这些你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出事了谁负责?”杜明大声的质问道。虽然病人现在是昏迷的,但是还是有百分之一的几率能醒过来。但是,一旦让赵八两动手,那极有可能会出现人命问题!

    杜明这么说,赵八两也没有办法。而邓悦却不一样,她好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赵八两的胳膊,问道:“你……你真的能让我女儿醒过来?”

    “您先放开我的胳膊。”赵八两掰开邓悦的手,他没想到邓悦的手劲居然这么大,他的胳膊都被掐出了一道深深地印痕。

    松开赵八两的胳膊,邓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问,你真的能让我女儿醒过来吗?”

    “只要你们相信我就行。”说完,赵八两就看向吴所长和邓悦,等待他们的最后决定。而一边,杜明却说道:“如果你们让他给你们的女儿医治,一旦出了问题,我们医院概不负责!”说完,杜明看向了吴所长和邓悦,等待他们的最后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