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东京神秘事件簿>  第七十章 不成器

东京神秘事件簿 第七十章 不成器


  独自一人与八桥美橙分开的近卫千秋,骑着机车穿行在东京都的市区之中。
  暂时她并没有回家的打算,起码在胸中的这股躁动平复之前。
  早在一个月之前,近卫千秋得到勾玉觉醒了能力,那超越普通人的能力,那称得上是幻想中才能存在的能力,切实的被她所掌控,那种感觉是何等的激动。
  然后,她失去了勾玉,也失去了力量。
  对于取走了勾玉的夏树,近卫千秋并没有什么怨恨,因为那是一场交易,一场公平的交易,近卫千秋没有什么好抱怨的,甚至因为夏树救下了八桥美橙,而对他还有所感激。
  但是,这并不代表近卫千秋就能对自己失去力量这件事淡然看待。
  正因为得到过,又失去了,才越发的渴望,怀念着自己失去的力量。
  所以近卫千秋才会如此执着的寻找着勾玉,她想要找回自己失去的力量。
  然后,她找到了勾玉,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勾玉据为己有,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她不能成为力量的奴隶,所以她以绝大的毅力,将勾玉给了八桥美橙,甚至为了防止自己反悔,又以最快的速度与八桥美橙分开。
  只是,即便她做到了这些,胸中的这股躁动依旧在不断的告诉她,她逃不掉的,即便她这一次忍住了,但她终究还是会去寻找下一枚勾玉,然后再也不会放开。
  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已经深陷进名为力量的泥沼之中无法摆脱,或许就连她的潜意识里也不像摆脱吧?
  正因为如此,近卫千秋才会越发的焦躁。
  因为那股力量,本质上来说,并不是属于她的,而是由勾玉所赋予的,渴望力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股力量是由不知道的某种存在,处于某种未知的原因所赋予的,这种一切都在别人掌控之中的感觉,或许才是近卫千秋焦躁的原因。
  随着天色变暗,东京都内的暴走族也渐渐多了起来,他们汇聚在一起,于大街之上横冲直撞,喧嚣声直上云霄。
  近卫千秋也置身于这暴走族的洪流中,随着那机车的轰鸣声,内心的焦躁才算是渐渐发泄了出来,情绪有所缓解。
  然而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伴随着砰地一声,前方传来一阵机车碰撞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阵争吵,并且从两个人的争吵,发展到了两群人之间的争吵,使得整个机车洪流都被阻挡了下来。
  显然,这是暴走族之间发生了碰撞,然后两伙不同的暴走族,对峙了起来。
  顿时,刚刚内心的焦躁才算是平复了一些的近卫千秋,内心越发的焦躁了起来。
  不断的轰着机车的油门,可惜前方根本没有路,就算是想用飙车来缓解焦虑都做不到。
  于是近卫千秋缓缓的低下了头,再次抬起头来时,眼神中已经不剩了多少理智。
  既然没办法靠着飙车缓解焦虑,那靠打架,应该也可以吧!
  近卫千秋的眼神中,分明散发着这样的意志。
  于是下车将机车推到路边放好,冷静的分开人群,向着前方吵架的所在而去,看着那分为两方,互相对峙着不断放出狠话,却根本没有半点打起来意思的两方人,近卫千秋的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下一刻,她已经直接冲了上去,两手只是轻轻一掀,就将最先起冲突的两人,也就是机车撞在了一起,现在火气最大的两人,直接掀翻在地了。
  伴随着砰砰两声,两人全部都是头先着地,摔得满脸都是血,同时发出惨叫。
  而这惨叫就好像信号一样,近卫千秋丝毫没有停止的打算,又向着另外两个人冲去。
  就这样,近卫千秋一人单挑双方人马的战斗开始了。
  当然,这样说不准确,应该说是乱战开始了。
  毕竟双方本就是敌对关系,近卫千秋的行为只能说是点燃了双方的导火索。
  只不过因为近卫千秋是对着双方同时出手的,所以双方都在第一时间也对着近卫千秋出手了,然而既然一个人动手了,那就大家都会动手,而能够同时攻击近卫千秋的人却有限,毕竟人员过于分散了些,那么其他人怎么办?自然是对着敌对方动手了。
  而随着某一个打架中的暴走族,无意间将砖头丢在了围观看热闹的一个暴走族身上,顿时现场更加热闹了,因为战斗已经不止局限于一开始对峙的两方人了,就连围观的暴走族也被卷了进来。
  就这样,一场由数百名暴走族参与的特大型集体斗殴事件,就这么开始了。
  两方人互相殴打,其余的暴走族们殴打两方人,两方人又同时围攻近卫千秋,而近卫千秋则是不管是谁都打。
  不得不说近卫千秋的格斗术真的很高明,在这样的围攻之下也是丝毫不惧,不断的贴近对手的身边进行近身格斗,这样不但能发挥她的长处,还能减小受到围攻的面积。
  于是就看到一个个人被近卫千秋贴近身体,然后被拳拳到肉的痛击,而其他人则是因为有人隔着,还打不到近卫千秋。
  而等到近卫千秋虐完一个,将其彻底打趴下,便会又贴近下一个人的身边,继续这个流程。
  就这样,一个个的暴走族被近卫千秋打倒在地,胸中的躁动在激烈的拳脚发泄之中得以宣泄出去,近卫千秋喘着粗气脸上却满是畅快的神色。
  直到当近卫千秋再次一拳击中一个壮汉的下巴,将其击晕倒地之后,一时间身边竟然没有了可以继续攻击的人,于是近卫千秋这才转头四顾,发现数百名暴走族已经倒下去了一多半,剩下的也都在捉对厮杀之中,但是敢于冲上来再次挑战近卫千秋的,却是没有了。
  看着眼前那一个个打斗中的人,近卫千秋忽然觉得有些茫然,眼中的兴奋渐渐消散,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冲上去,再次找人去战斗。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一声熟悉的笑声从近卫千秋的身后传来。
  仅仅是一声轻笑,却让近卫千秋刹那间浑身上下被冷汗浸透了。
  那是她会在无数次午夜梦回的噩梦中听到的笑声,那是已经在她的人生中,两年没有出现过的消失,那是她永远都忘不掉的笑声,也是她永远的梦魇。
  近卫千秋有些僵硬的转过了头来,果然便在身后不远处的一台机车上,看到了正斜斜坐在机车身上,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魅力的美人。
  那正是她的妈妈,近卫纱织。
  “好久不见了,小千秋!竟然和暴走族什么的打架,小千秋你还真是不成器啊!”仿佛所有对子女满怀期待,最后却发现子女没有成材的母亲一般,近卫纱织看着自己女儿的眼神,充满了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