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琐录>  1010章你敢吗?

  静坐了不多久,寻易感觉到左颊一阵微痛,像是被蚊虫叮了一下,他知道这是有人在暗下毒手了,因为在这种施有法阵的监房中是不可能有蚊虫存在的,叮咬他的东西一定是被故意放进来的。
  寻易挥手在面颊上拍了一下,什么都没能拍到,这更加证明了他的猜测,因为尽管修为被禁,但凭着修炼出的半仙之体的敏捷反应,如果叮咬他的是寻常蚊虫的话,没有拍不中的道理。
  一拍不中后,寻易又恢复的打坐的姿态,随即身子就微微晃动起来,轻轻皱着眉似是在承受着什么痛苦,其实他一点痛苦都没感觉到,正是因为被叮咬后没有任何感觉他才只能作出这样的矜持表演,免得让人看出过火,据他揣测,叮咬他的东西多半是往他体内送入了毒液,而那毒液被菡香给他服用的解毒灵液化解了。
  寻易猜的不错,确实是有人在暗中下了黑手,被放进来的是一种叫“猎牛”的小飞虫,顾名思义,它的毒性奇强,连老牛都能叮死。画壶此刻就正在承受着莫大的痛楚,已经蜷缩在地上了,黑兕的情况比他略好一点,还能保持站立,不过也疼得双手抱头不住发出瘆人的怒吼。
  元婴初期修士的身体比蛮牛的承受能力强,半个时辰后,画壶无力的坐了起来,黑兕也停止了怒吼,二人的脸色都是蜡黄的,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杂乱的贴在脸上,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二人的眼神虽是虚弱的,但那里面满是不屈与仇恨。没体验过这种痛楚的人是无法想象这滋味有多难捱的,所以还在装模作样的寻易的眼中硬挤出的怒意就显得单薄且缺少内涵了。
  “在夷陵卫就没有敢惹刑律司的人,还狂吗?”一道阴测测的神念同时传入了三人的脑中。
  寻易一声不吭,停下了表演,舒展开皱着的眉头,目光平和的看着眼前的黑幕,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画壶也没吭声,但眼中却闪出了轻蔑嘲笑之色。
  “有本事你把这句话当着我的面说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你们刑律司的人有多狂!”黑兕不屑的挑衅,神念是无法展示出来当证据的,满腔怒火的他不惜受到更残酷的折磨来换取一份能治对方罪的证据,和寻易、画壶相比,他还是太耿直了,这种激将法只对他这样有血性的人才会有效,用在老奸巨猾的人身上是半点用处也没有的。
  第二轮叮咬随即而至,寻易又开始了表演,黑兕这次选择了咬紧牙关硬挺,一声不吭,咯咯的咬牙声听的人骨节发痒,画壶还是蜷缩成一团依旧保持着沉默。
  一个时辰后,那道神念再次传来:“还狂吗?谁再叫嚣一句给我听听。”
  寻易没吭声。
  “只敢背后阴人的鼠辈,有本事你弄死老子!”黑兕双眼喷火的怒吼。
  “来,再给爷爷叮几下,等爷爷出去了一并谢你。”画壶虚弱的声音里竟似乎含有兴奋之意,他可不是故意要占黑兕的便宜,三人各自处于自己的监房中,根本听不到彼此说的话。
  寻易并没有因为沉默而躲过第三轮叮咬,对方如此不厚道的行为令寻易有点生气了,所以在被叮咬后他立即破口大骂了。
  “小爷都不搭理你了,你还没完没了是吧?想听叫嚣是吧?小爷不会叫嚣,但小爷可以告诉你一个隐秘,你是你爹和野狗生出的杂种,你娘没跟你说过吧?其实你爹也是你爷爷和野狗生出的杂种,你奶奶也没跟你说过吧?哦,对了,你奶奶和你娘是同一只野狗,它肯定不好意思跟你说的……”
  所以说嘴上占人家便宜不是什么好事,黑兕和画壶一个自称人家老子,一个自称人家爷爷,寻易这一骂把两人都搭进去了。寻易的嘴从小的就损,可这么直来直去的骂人却并不怎么擅长,骂不出多少花样儿。
  “来来来,冲你祖宗来,有多少毒虫一块放进来,看你祖宗怕不怕!”
  寻易这边刚叫嚣完,黑兕那边就疼得边翻滚边咒骂起来,“我操你八辈祖宗!你不弄死老子老子一定杀了你!”
  挨过第四轮叮咬后,黑兕和画壶都无力出声了。寻易虽然还能骂,但也闭上了嘴,一来是不想露出破绽,二来是他真的动怒了,一个有心计的人在真发怒时往往是不出声的。
  自己一伙折辱的刑律司的人,而且把人家伤得不轻,虽然说对方利用职权进行报复是不应该的,但多少让人家出口气他是能体谅的,可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就未免太嚣张了,刑律司里面就太黑暗了。他们几个犯错是奔着受惩罚去的,从本心来讲,他们是尊重律条的,可滥用职权,知法犯法的这个人如果不受到应有的惩戒,寻易是绝不会罢休的,在他看来这种害群之马比元裔族比妖兽更该杀!
  四轮叮咬过后,那道神念又一次传进三人的脑海,“不服气是吧?我知道你们不服气,可我就是下黑手把你们折腾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喘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敢告我下黑手,我就告你们串通好了诬陷守卫,叮咬不会留下任何伤痕,小崽子,跟刑律司的人玩,你们玩得起吗?哈哈哈哈……”
  寻易冷笑道:“狗杂种,夷陵卫如果不能给小爷公道,小爷就替天行道,你有本事就别给小爷出去的机会。”
  画壶没说话,黑兕也没说话,他们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疼痛耗尽了他们俩的体力。
  “不管你们的膝盖有多硬,到了刑律司,大爷让你们跪着,你们就不能趴着,让你们吃狗屎你们都得给我吃,哼哼,不服气好办,一会咱们继续,有骨气就给我撑到筋骨皆蚀,断了道途,大爷有一百种办法弄死你们而不会吃官司。”
  寻易哈哈而笑,挑衅道:“狗杂种,你可真敢吹啊,你这套吓得住小爷吗?来,咱们立个誓吧,你要不弄死我,你惨死于乱刀之下,我要求一声饶,我惨死于乱刀之下,你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