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抬棺匠>  第二百一十二章 陵棺 44

      待他们俩坐定,我也没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韩秋,我们俩兄弟,我也不说话外话了,你应该知道这碗符水是什么吧?”
  
      那韩秋紧紧地盯着符水。
  
      旋即,眼睛一亮,兴奋道:“宫主,吴前辈的天师符已经熬成符水了?”
  
      我嗯了一声,轻声道:“昨天夜里,有高人帮忙熬了出来。”
  
      “那你还愣着干吗啊,赶紧喝了,只要喝下这符水,便能打开玄门。从此以后,便是鱼跃龙门了。”那韩秋兴奋的手舞足蹈。
  
      那步陈言在听到打开玄门二字时,表情明显变了一下,紧紧地盯着那碗符水。
  
      不过,仅仅是过了三秒钟的样子,他立马收回眼神。
  
      将步陈言的反应守在眼帘,我笑了笑,就对韩秋说:“韩秋,你跟在我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应该知道我的心愿吧?”
  
      她脱口而出,“当然知道啊,宫主想当好一名抬棺匠,更想将这行延续下去。”
  
      我嗯了一声,扫视了韩秋跟步陈言一眼,轻声道:“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的志向,一旦喝了这碗符水,便能打开玄门,成为玄学界的人,而我的志向并不在。所以,我想把这碗符水送给你们俩的其中一个。”
  
      “不行!”
  
      令我诧异的是,韩秋跟步陈言,竟然同时开口道。
  
      我一怔,韩秋开口拒绝倒在意料之中,而步陈言的拒绝却让我有些摸不透了。
  
      当下,我朝步陈言望了过去,询问道:“理由?”
  
      他一脸淡然,“师傅他老人家教导过,无功不受禄,你我不过是刚相识罢了,而这符水即便是在玄学界也是至宝,更是常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我不能要。”
  
      听着这话,我微微点头,这话倒是说的在情在理。
  
      而那韩秋则伸手朝我额头摸了过来,责备道:“宫主,你没发烧吧,说什么胡话呢,这符水可是吴前辈以牺牲为代价换取的啊!”
  
      我一把打开他手臂,紧紧地盯着他,“韩秋,如果你喝了这碗符水,成了玄学界的人,还会认我这个宫主吗?”
  
      那韩秋直接拒绝道:“宫主,不管你说什么,这符水我不能要,我只想一辈子守在你身边,完成师傅让老人家交待的宏愿。”
  
      我轻笑一声,缓缓起身,淡声道:“倘若没有你师傅的遗愿,你还选择跟在我身边么?”
  
      他一笑,“以前可能不会,但现在就算你想赶我走,我也不会走了。”
  
      我笑了笑,心中已经有了打算,那便是将这符水给韩秋,让他打开玄门,只要他打开了玄门,以他的身手,势必会实力大增。
  
      更重要的是,韩秋性子好,言必行,行必果。
  
      倘若我喝了这符水,打开玄门,我却是没信心敢肯定,自己还会在抬棺匠这一行继续待下去。
  
      说难听点,我身上负担的东西太多了,一旦有了实力,我担心我会管不住自己。
  
      在自制力这一块,我坦言,我不如韩秋。
  
      昨天夜里,睡觉时,我便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
  
      那便是打开玄门,我的生活将何处何从,是投身玄学界这个大染缸?还是继续当一名抬棺匠。
  
      最终得出来的数据是,五五之分。
  
      正因为这个,在看到韩秋时,我脑海生了一个想法,那便是让韩秋喝了符水。
  
      倘若他因为打开玄门,从而变了,只能说我有眼不识珠。
  
      倘若他没变,我相信他绝对是值得我信任的兄弟。
  
      既然是兄弟,无论是他喝,还是我喝,结果都是一样,至少他不会看着我涉险。
  
      当下,我神色一怔,走到韩秋边上,一掌拍在他肩膀上,沉声道:“韩秋,这是我考虑一个晚上的结果,如果你…还拿我当兄弟,就什么话也别说了。”
  
      “可,宫主,这是吴前辈为了你…。”
  
      没等韩秋说完,我罢了罢手,“既然吴前辈给了我,便说明这东西属于我了,我再将这东西送给你,让你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而你不同于我,我就算遇到危险,至少还有火龙纯阳剑,更重要的是,我现在能明显的感觉到我身子在产生变化,我相信就算不喝这符水,用不了多久,也能打开玄门。”
  
      说这,我深呼一口气,沉声道:“我或许能凭借火龙纯阳剑打开玄门,你呢?没有任何凭仗,指不定一辈子只能止步如此。所以,这符水,你喝下最为合适。”
  
      “宫主…,我…。”那韩秋扭过头,朝我望了过来,眼神中尽是不解。
  
      “行了,你我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客气话。”我端起符水,朝他递了过去,然后朝步陈言望了过去,轻声道:“吕神医昨天夜里,将你托付我,而我刚才也试探了一下你,至少敢肯定,在面对至宝时,你并没有动贪婪之心,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韩秋也没接过符水,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我,步陈言则微微一笑,“多谢宫主赞誉。”
  
      说这话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步陈言言语之中,有着一丝轻松。
  
      看着他们俩,我心中一松,朝韩秋望了过去,“行了,大男人的别磨磨唧唧了,赶紧喝了这符水。”
  
      “喂!你掉什么眼泪啊!”
  
      我白了韩秋一眼,这家伙竟然开始抹眼泪了。
  
      那韩秋哽咽道:“宫主,你是世上除了师傅以外,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我有些受不了这些煽情的话,将符水韩秋手中,就说:“赶紧喝了,对了。”
  
      说着,我朝步陈言望了过去,“听王天源说,喝了这符水还需要消化十二个小时,不能受到任何打扰,接下来的十二个时辰内,你守在房门外面,有意见吗?”
  
      那步陈言连忙点头,“没意见。”
  
      “好!”我点点头,朝韩秋望了过去,“韩秋,别让我失望,在这房间待上十二个小时,我等会让吕神医守在你身边。”
  
      那韩秋泪眼婆娑,点点头,也没说话。
  
      我没在房间久待,径直出了房门,直接找到吕神医。
  
      找到吕神医时,他老人家刚洗漱完,正准备出门。
  
      我也没跟他客气,就站在门口,把我的要求说了出来。
  
      令我诧异的是,那吕神医在听完我的话,捋了捋胡须,笑道:“小九,你的选择跟我老夫猜测的一模一样!”
  
      这下,我就彻底不懂他意思了,下意识问:“为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