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庭封道传>  第七十章 假案!

  报的是假案!
  也就代表着,陈友语不仅丢了银两,还得被抓进去关上几天。
  苏庭想到这里,几乎要笑出声来。
  但为了维护所谓邻里乡亲的淳朴关系,他强忍着不笑,做出了一副严肃脸,甚至还勉强做出了一副满是同情的神色。
  但下一刻他就破了功,又低下头,看着地面,埋头不语憋着笑。
  “忍不住了,我还是回家笑两声好了。”
  苏庭维持着满面同情的神色,转身便要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里头忽然传来了一声,喊道:“苏家的小子,你不要走!”
  这一声凄惨哀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苏庭怔了一下,旋即看过来。
  只见内里,有一个瘦小男人,似乎年过四十多,脸色苍白,指着苏庭,颤抖着道:“是他!一定是他!”
  苏庭面色古怪,指着自己,道:“我?”
  陈友语一把抓住袁珪,大声道:“袁捕头,一定是他!”
  袁珪看见苏庭,目光立时冰冷,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陈友语大声道:“就是他!他才搬来多久,我家就招了贼,这贼不是他,就肯定是他招来的!而且这几天,我常让他家收东西,不要挡了我家的风水,他铁定是怀恨在心,才来盗我家钱财!”
  陈友语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指着苏庭,苦大仇深。
  苏庭摸了摸脸,有些心虚。
  这货怎么猜得这么准?
  难道还会算卦?今儿个先卜了一挂?
  而他身边众人,则纷纷摇头,多是说这陈友语多半是疯了,抓着人就胡乱攀咬。
  店铺内里,刚刚跟袁珪汇报过的捕快,被陈友语一番搅和,否定了自己等人先前判定的结果,脸色不甚好看,怒斥道:“胡说什么?他这少年怎么可能是盗你铺子的贼?他没有练过功夫,病了这么些年,哪有那个身手?更何况,你这铺子根本没有盗贼的痕迹!”
  陈友语顿时语塞,一时无言。
  苏庭听闻病了这么些年,便知道这捕快还是听过自己这病秧子的名声的,他嘿然笑了声,道:“捕快大人,既然事情与我无关,那我回家去了,还得收拾些呢。”
  那捕快摆了摆手,道:“跟你无关,走罢。”
  苏庭微微一笑,看了脸色铁青的袁珪一眼,摊了摊手,满面无辜,旋即转身离去。
  而在转身之后,便听刚才那捕快朝着袁珪继续说道:“陈友语报的假案,按律是该将他抓回衙门,打上一顿,关个几天。”
  苏庭脚步一顿,噗地一笑。
  接着,他收了笑容,又走了几步,推开门,回了家。
  苏家店铺里,传来忍不住的笑声。
  “该!”
  ……
  方府。
  “这场盗窃大案,是个假案?”
  听完了那捕快汇报,方庆面色古怪。
  书房中,方庆坐在那里,身后是师爷还有师爷的徒弟。
  前面则是袁珪,以及手下汇报那名捕快。
  早上这一桩让方庆为之重视的案子,忽然便定为了假案,这让方庆也不由得错愕万分,心中又有几分庆幸。
  因为此事的大小,或许便关乎着他年末时的升迁。
  “便是假案。”
  捕快低声道:“经过仔细勘察,他家中没有外人痕迹,只有他自己的痕迹,再根据他的家境来看,也不该有这么一笔巨款,多半是贼喊捉贼。”
  师爷问道:“那他没事,报什么假案?”
  捕快答道:“估摸着是跟他家里婆娘闹了些事,卑职特地找他岳丈家问了一遍,得知陈友语此人在家里也不大老实,平日里他对那婆娘,常是谎报生意上的收益,可能还偷花了些钱,早年娶妻时也跟媒婆说自己攒了笔钱财。”
  说着,捕快又道:“根据卑职几人猜测,陈友语多半是早年瞒骗,如今事情暴露,那婆娘发现他家无财富,他生怕跟婆娘闹翻,无奈便说是被人盗了。”
  闻言,房中众人多是愕然不已。
  只有一个袁珪,神色冷漠,只是眼角也抽搐了一下。
  “既然如此,打他一遍,关上几天,让他吃点苦头便是了。”
  方庆挥手说道:“对外张贴,说明事情缘由,但要将言论稍微压制一下,不要传得太广。”
  那捕快低声应了声是。
  方庆点头道:“这点小事,便不必大张旗鼓了,都下去吧。”
  众人正要退下,然而这时,袁珪忽然上前,拱手道:“卑职有话要说。”
  方庆微微皱眉,道:“袁捕头有话说?”
  袁珪点了点头,偏头瞥了一眼,道:“诸位且先出去,我要与大人商谈一些机密要事,暂时还不能外传,请见谅。”
  捕快不敢多言,便退了出去。
  师爷两人对视一眼,得了方庆示意,也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二人。
  方庆抬手道:“袁捕头有话直说。”
  袁珪拱手道:“卑职怀疑,此事并非陈友语报的假案,此人性子懦弱,胆小怕事,没有实事,他也不敢胡乱报官。”
  方庆沉吟道:“但你属下的人,查出来的结果,莫非是错的?”
  袁珪低声道:“他们查得不差,陈家确实没有外人痕迹。”
  方庆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袁珪说道:“陈家八成是失窃了,但是盗窃的,不见得是人。”
  方庆闻言,目光微凝,道:“什么意思?”
  袁珪道:“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盗走陈家物事的,要么是武功高绝到了极点的人物,要么是些装神弄鬼,或是驱使鬼怪的人物。”
  方庆沉默不语。
  袁珪继续说道:“落越郡之中,论武艺功夫,没有谁能到这个境地,真到了这个境地的,都是一方豪杰,也不会去盗他一个小店铺。倒是那些装神弄鬼的宵小之辈,穷困潦倒,指不定便会出手,做出一些违反律法的事情。”
  方庆垂下眼睑,道:“你指苏庭?”
  落越郡之中,修行之人,除了松老师徒,便只有一个苏庭。
  松老德高望重,而神庙的香火也算鼎盛,不缺钱财,加上他也是司天监记名的人物,袁珪也不至于怀疑到他的身上。
  那么就只有苏庭。
  加上前次,袁珪为孙家作证,指证苏庭。
  方庆心中念头一转,便明白了许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