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第一千九十四章:大鱼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第一千九十四章:大鱼


  此时那些芙莲教徒也害怕了,她们可都是寄人篱下的生活,现在和这些权利派头目发生争执,可想而知,之后她们会遭受何种打击报复,可是教主的命令她们也不能违背。一时间,让她们左右为难,恨不得当场就哭出声来。
  “你们不要为难她们,是我下的命令”林芙莲缓缓从殿内走出,凤目不怒自威扫视着她们。
  几个鸢花长老似乎被其气势所夺,竟然消停了一些。其中一个长老跨步上前,盯着林芙莲指责说:“都是因为你,才让我们鸢花宫死伤惨重,你还给我们之前那个宫主,我们需要她”。
  她说完之后,身后一群人也随声附和。
  “你们真相要那个邪灵重新掌控翠儿吗?你们知道那邪灵是什么?她会杀死翠儿的,你们难道真要为了一己私利,枉顾翠儿生死?”林芙莲凤目含泪,声嘶力竭控诉着说。
  “我们”鸢花长老自知有些理亏,却依旧不肯罢休的说:“只要她带领我们为死去姐妹复仇之后,便可以唤醒翠儿”。
  “你们以为邪灵那么好掌控吗?你们知道每一次翠儿要经历多少痛苦,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答应你们的”林芙莲面露果决之色,她这一次竟然出奇的笃定,绝不会退让一步。
  那几个鸢花长老竟然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最后她们也被激怒了,冲着林芙莲咆哮说:“你是她什么人?凭什么要你来同意我们建议,闪开”。这些鸢花宫长老准备硬闯了。
  “你们”林芙莲愤恨的大声尖叫起来,手臂拔出一把尖刺,挡在宫门前。
  “要想进去,那么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林芙莲原本柔弱的性格,此时竟然迸发出无法想象坚毅来。
  “你”鸢花长老再一次陷入踟蹰,她们也不想闹出人命,可是却又不甘心离去。
  就在她们犹豫不决时,一群芙莲教徒也挡在宫门前,其中一人说,“我们誓死保护教主”。
  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眼见就要发生一场流血事件。就在此时一个柔弱声音从殿门内传出来:“你们不要自相残杀,我不想见你们这样”,随着那一声之后,一个翠衣女子娉婷婀娜走出殿门。她未施粉黛,却带着一股天然芬芳,给人一种出水芙蓉般清丽脱俗的美感。
  她就是翠儿,此时她身穿一件粉红色衣裙,乌发披肩,形似一个富家小姐。这就是原本林芙莲穿着衣衫,穿在她身上别有一番风味。
  看着翠儿,殿前诸人脸色迥异,有兴奋的,有苦闷,还有担忧的。总之不一而足,就在翠儿眼眸微微瞥向林芙莲时,几个鸢花长老却抢先一步,跪在翠儿脚下,拦阻她继续向前步伐。
  “你们这是为何?”翠儿显得有些局促。
  “宫主,请帮我们复仇,这一战,鸢花宫损失惨重,本人两个徒弟也都被他们残杀了”其中一个鸢花长老老泪纵横的扑在翠儿脚下,之后几个鸢花长老也一起哭诉自己凄惨遭遇。
  这一幕看得翠儿面颊抽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很清楚,这些人是想要自己离开这具身躯,把她留个那个邪灵。翠儿面露一丝悲哀之色,叹息说:“看来真正应该离开的不是她,而是我”。
  这一句话说得既悲,又充满了委屈,翠儿失落地就要转身走回殿内。却被林芙莲拦阻。
  “翠儿,你不能听她们的,你需要做自己,你不可以再被邪灵控制,不然你会死的”林芙莲哭得已经是一个泪人了,现在她没有一丁点伪装,完全是处于对翠儿不舍以及那类似于母女般亲情。
  “芙莲姐,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是她们确实很需要那邪灵啊”翠儿迟疑半晌,才无奈转身盯着林芙莲道。
  “翠儿,你被灰心,我们又何必非要去争夺位面,我们离开鸢花宫,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林芙莲知道翠儿要放弃自己了,便不顾一切冲上去阻挠说。
  “离开这里?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翠儿嘴中呢喃着这一句话,原本枯色眼神内,终于有了一丝生气。
  “宫主,你是鸢花宫继承者,你有责任将本门发扬光大,你不可以受她的思想蒙蔽”谁知鸢花长老又站起来反驳她道。
  “你们...你们说的也有道理”翠儿刚要发火,却又无奈叹了一口气。她实在没有力气再去和任何人争吵了。眼下她只想了结,无论是离开,还是最终回到那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下。
  “翠儿,千万别放弃自己,这个宫主咱不当了,姐陪你去流浪,哪怕是天涯海角,也绝不会让你被邪灵掌控的”林芙莲用尽最后力气冲着翠儿大声吼道。
  希望可以唤醒翠儿,不要放弃自己。
  翠儿似乎被触动了一下,只是很快便面色灰败走回大殿内。
  翠儿不再理睬外面发生一切,她孤独走进那黑暗角落内。面对着那尊圣女雕像,她痴痴愣了很久,最后才幽幽道:“一切就让命运选择吧”,说完她朝着地面抛出一颗珠子,这个珠子有黑白两色,只要白色向上,她便会和林芙莲一起离开鸢花宫,再也不理睬这些纷争。若是黑色向上,她就认命了。
  一阵嗡嗡声响之后,珠子停下,黑色面朝上。接着大殿内一片死寂,只有那飕飕风声宛如鬼哭一般环绕在翠儿耳畔。她落泪了,一滴绝望到极致的泪水。下一刻她瞳孔开始收缩,逐渐变色,形成一个金灿灿旋涡。
  当翠儿重新走出大殿时,她已经不再是翠儿,而是煌灵。那种邪魅眼神,看得林芙莲心惊肉跳。还有哪些鸢花长老也是齐齐跪拜在她脚下,不敢抬头。她们现在有些后悔,是否该如此逼迫翠儿,将这恐怖邪灵召唤回来。
  此时清水界一处山巅上,赤焰宗长老也面临着一个抉择,那就是固守清水界,还是见好就收,离开清水界,以胜利之威,返回清水宫内,向那些老家伙邀功,从而获得更大权利。
  很明显了,赤焰宗长老倾向于后者,虽然这样会显得有些怂,却可以保存自己,让他的利益最大化。到时他可以重新招募更多的士兵,以此来弥补自己这方兵员损失。
  赤焰宗长老并未拿定主意,可是刚才从圣女峰处腾空起来一片气势,让他果断放弃了清水界,他知道那邪灵又现身了。他必须再罗刹兵重新进入清水界前,便离开。到时他是主动放弃的,而不是被吓怕的。这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于是赤焰宗长老便急忙传令,让清水界内所有盟军开始退出。不到半日内,清水界内便空无一人,他们走的很彻底,甚至连清水界居民也一起带走了。此时清水界就是一个空界。
  就在赤焰宗长老离开半日之后,他受到探马禀告,罗刹兵卷土重来,彻底占领了清水界。
  并且以清水界为据点,开始向着清水宫所有领域展开冲杀。
  赤焰宗长老此时已经快要进入清水宫所在了,对此也只能以所料不及搪塞下去。最后将一份陈情交给了清水宫。坐在殿堂内那些老家伙,立刻被他气得炸毛,却也无法责难他。
  人家毕竟是协大胜而归,即便是要发落也要过了这一段时间。几个时辰后,赤焰宗长老返回清水宫,受到热烈欢迎,还为他颁发了奖赏。这一幕和正在清水界内发生的事情形成鲜明对比。
  最后接风仪式结束后,长老们便询问赤焰宗长老,问他何时再去剿灭罗刹兵。赤焰宗长老却推托说:“士兵长期跨域交战,已经人困马乏,必须修整,并且又狮子大开口,要招募二十万精兵,才肯继续出征”。
  此言一出,整个长老殿都炸锅了,可是众人又无法拒绝他的要求,只能委婉的给出一些限制,以及征募的人数。最终八宗还是准备为他招募七万人,然后给他一月休整期,之后便要继续出征。
  赤焰长老也清楚知道,这是他们的底线,也不能得寸进尺,于是便满嘴应承下来。之后一个月,别人忙的不可开交,他则是趁机享乐,放纵,每日里都是花天酒地,乐不思蜀。
  看到这一幕的长老个个都捶胸顿足,却也无力责罚之。毕竟他们还要用这个典型去欺骗天界,从古华公子手中把军权要回来。那可是四五十万精兵,整个八宗最精锐之兵。
  “古华,你说这消息是真的吗?”幻魔公子斜眼盯着古华那张小白脸冷笑道。
  “已经是军报形式了,应该他们还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作假”这一次清水界大捷,就连古华公子也非常意外,他早知会是这样结果,便不会贸然借兵出去了。
  “若真是如此,你我这一次借兵之举,便难以自圆其说了,这似乎在老头子那里交代不过去啊”幻魔公子面露一丝担忧之色,他这一次和古华联手,目的便是要做一个漂亮的大事情给天界那帮老头子看看自己真正势力,这万一搞成劈叉了,他的脸面可丢大了。他同族内的表兄弟,肯定会趁机落井下石,到时他可离着最终执掌家族的可性能越来越小了。
  “别担心,这事就算是被老头子们知道,也不要紧,我们只是带兵出来,只是应对之策,并非要做什么,况且我们的旗号还未打出去,想来那些老头子也不会知道我们真正意图的”古华公子心机深沉的诡笑着说。
  “如此最好,我可不想再被老头子们讥讽了,之前在地球维度已经搞砸了一次,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失败”幻魔公子很明显没有古华公子那么多心思,更多忧虑之色便展现在脸上。
  “兄弟安心吧,我古华是何人?岂能拖兄弟下水”古华十分自信的冷笑。
  “好吧,我都听你的,你说吧,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去做?”幻魔公子眸光闪烁的盯着古华公子。
  “现在,若我猜测没错,他们肯定向天界发出信函,那么很快天界敕令就会下来,我们所剩时间不多了,要尽力在这短暂时间差内,做到利益最大化”古华公子猛地一甩手中折扇,便将一道密令射出,接着便有一群黑衣人捡起,冲出了殿门。
  “抓紧时间,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包括将逍遥宗拖下水”其实这一次,古华公子最主要目的道不是借兵,而是要将逍遥宗拖下水。这个逍遥宗在千年前,便置身于八宗以及天界恩怨之外。他们孑然一身,搞的似乎已经无人记得他们也是八宗盟约参与者。若是将其也算在其中,应该是九宗盟约了。可是逍遥宗一直都未遵从和履行盟约,这让很多人都将其派出于八宗之外了。
  “你把逍遥宗拖下水,难道是为了那件事情?”幻魔公子忽得眼冒绿光,盯着古华公子阴笑道。
  “不错,那事情他们做得很隐蔽,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是还是被本公子发现了蛛丝马迹,这一次我之所以主动邀请下界平叛,目的也正是再此,要知道和那东西相比,区区八宗平叛不足为道也”古华公子也是瞳孔闪烁,显得无比阴险诡诈。
  “嘿嘿,这才是大鱼,我就说嘛,区区一个八宗平叛,何须如此劳师动众,调用两大天界力量”幻魔公子也恍然领悟,面露兴奋之色。
  “这一次,我们绝不能有一丁点失误,要知道逍遥宗并不是八宗可比,他们根基已经在万年前便已经坚不可摧,即便是天界也无法撼动他们。因此你我必须要采取智取,而不是硬打”古华公子嘴角撇起一条弧度,阴暗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难以揣摩的心思。
  “想要吃到大鱼,肯定要熬点功夫的,不过能吃到这一口美味,熬也是值得”。
  “好一个熬字”闻言之后,古华公子便和幻魔公子一起昂天大笑起来。
  “天轮好像真得变化了”老萧头仰望着苍穹,眉宇间带着浓浓忧色。
  对于天轮这种改变,老萧头也不清楚是好是坏,总之,似乎前途未卜,风险也更加难以捕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