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完美未来>  第六百七十八章 晕船

重生之完美未来 第六百七十八章 晕船


  赵浮生原本以为娄叶会怨恨自己,毕竟他答应了人家那么久,才把事情给办了。
  
  但事实上,他想错了。
  
  娄叶非但没骂人,而且还特别感谢赵浮生,感谢他的帮助,态度真诚而恭谨,让赵浮生完全不敢想象,这人和自己当时在饭店里见到的那个文艺青年是同一个人。
  
  后来他才知道,娄叶拜托了无数人,只有赵浮生把这个事情办了,剩下的人无论在饭桌上答应的多么干脆,结果全都敷衍了他。
  
  成功学具有一定的欺骗性,最大欺骗就在于他们没有把运气这件事放到最大,任何的个体成功很大程度上是运气。这不是说这类成功的人不能干,如果这类人换一个环境,换一个时机,他们完全有可能做不到他们已经做到的这种程度。
  
  这个道理,赵浮生也是到了现在,才明白的。
  
  广告策划很快就写完了,可董晨曦却交给赵浮生一个让他完全没想到的任务。
  
  “你开什么玩笑,让我去做监制?”赵浮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董晨曦,这女人正在翻看着自己做好的广告策划,根本没抬头搭理自己。
  
  “没错,现在公司这边人手紧张,而且我们都不懂这方面的事情,你多多少少还接触过一些娱乐圈的人,所以我们请示了郑总之后,打算派你过去。”白洁微微一笑,对赵浮生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来。
  
  “非我不可么?”赵浮生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问。
  
  “非你不可!”
  
  回答他的,是董晨曦和白洁笃定的目光。
  
  赵浮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对这两个女人,他真是无语了。
  
  不过他也知道,无论是董晨曦还是白洁,其实都只是执行者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郑瑶那家伙。
  
  郑瑶一直都希望,赵浮生的天赋不要浪费,所以她努力的想要让赵浮生涉足到公司当中。
  
  说起来也很好笑,两个人根本不像是大股东和管理者的身份。别人家的大股东,都想着多多参与管理公司的事情,免得被经营者夺走权力。而经营者,则一门心思限制大股东的权力,生怕自己被踢出局。
  
  可赵浮生和郑瑶呢?
  
  赵浮生懒得管公司的事,恨不得什么事情都不用自己出手,做个甩手掌柜最好。郑瑶呢?总是琢磨着让赵浮生负责具体事务,让他多多管事。
  
  两个人的斗智斗勇,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很明显,这一次,赵浮生输了。
  
  回到家,赵浮生把事情对范宝宝说了一下,范宝宝一脸呆萌的看着他:“你是说,你要做监制,唔,就像姜闻那样?”
  
  赵浮生摇摇头:“我才没有他那么辛苦,我这个就是挂名而已。”
  
  这是他和董晨曦等人的约定,自己只是挂名监制罢了,毕竟未来广告不是主要投资人,资方的大头是奈安的公司,也就是娄叶那个老朋友。
  
  说白了,赵浮生就是跟着过去挂个名,起到一个监督作用的,毕竟多多少少未来广告也投了一百多万进去。
  
  “那好吧,你去吧,我最近搬回宿舍去住。”范宝宝歪着头想了想,对赵浮生说。
  
  丝毫没有半点不舍,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以后有大半辈子可以在一起,现在这点分离,完全可以接受。
  
  赵浮生眨了眨眼睛,不理解她这么无聊的想法。
  
  范宝宝开开心心的搬回了宿舍,赵浮生则跟着剧组去了尚海。
  
  其实他并不反对这件事的理由,还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见见陈首富,聊一聊盛达的事情。
  
  毕竟投了钱进去,赵浮生总要关注一下的。
  
  ……………………
  
  ……………………
  
  之前去尚海,要么坐火车,要么坐飞机,赵浮生还是第一次坐船。
  
  没错,他们坐着火车从北京抵达尚海之后,赵浮生还没来得及去见陈天乔,就被娄叶拉着上了船。
  
  嗯,这是一艘赵浮生从来没见过的船。
  
  “老楼,这玩意保险么?”赵浮生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对娄叶问了一句。
  
  没办法,船身满是铁锈,挂着几个橡皮圈,时不时发出突突突的声音,完全颠覆了赵浮生对于浪漫色彩的印象。
  
  他现在根本不在意沿岸的尚海风光,他特么就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翻掉的船扣在下面。
  
  苏州河,长江支流黄浦江支流吴淞江尚海段俗称,民间一般认可的河段是起于尚海市区北新泾,至外白渡桥东侧汇入黄浦江。有时也泛指吴淞江全段。
  
  苏州河沿岸是尚海最初形成发展的中心,催生了几乎大半个古代尚海,后又用一百年时间成为搭建国际大都市尚海的水域框架。苏州河下游近海处被称为沪渎,是尚海市简称的命名来源。
  
  时至今日,苏州河更像是一个菜市场。
  
  来来往往的人和船,两岸喧嚣的住宅区,大人的叫骂,孩子的哭喊,蹲在那里洗菜做饭的主妇…………
  
  “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这里承载了我很多童年的记忆……”
  
  娄叶走过来,扶着船身,对赵浮生说道。
  
  “啊……”赵浮生满脸茫然,很明显不太理解他的话。
  
  没办法,他不是文艺青年,娄叶的话如果换做老姜那种人,肯定在刹那间就会产生共鸣,思想上的碰撞,灵感上的火花。
  
  但很可惜,赵浮生就一俗人,你跟他谈谈苏州河改造的事情倒是可以,说文艺的事儿,赵浮生表示,自己根本听不懂。
  
  “你知道么,对于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血脉,我看着这里,河水不断的奔流向下游,汇聚到入海口,然后……”娄叶并没有注意到赵浮生的反应,还在继续说着。
  
  “呕……”
  
  赵浮生嘴角抽搐了几下,终于没忍住,直接趴在船边吐了起来。
  
  他晕船……
  
  船老大咧着嘴笑了起来,对娄叶道:“没事,吐一会就习惯了。”
  
  娄叶面无表情,没吭声,目光却看向远方。
  
  他现在觉得,姜闻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赵浮生这家伙,就是一混进娱乐圈的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