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特工>  第三百二十九章 如果换一个人,自己还愿意吗?

至尊特工 第三百二十九章 如果换一个人,自己还愿意吗?

    “你下午又逃课了!”
  
      薛婉彤气鼓鼓的看着秦阳,那模样没有太多严厉,却让人觉得有着几分可爱。
  
      秦阳挠挠头,略微有着两分尴尬:“嗯,有点事情耽搁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去上课?”
  
      “今天下午我去开了班会,说了点事情。”
  
      秦阳表情无奈:“好吧,接下来应该不会再逃课了。”
  
      薛婉彤拿秦阳没有办法,口气转为温柔:“我已经和其他几个老师都单独打了招呼了,你的平时成绩会打及格分,但是最终的考试还得你自己考试及格才行。”
  
      秦阳嗯了一声,微笑道:“谢谢彤姐。”
  
      薛婉彤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去给你找招呼时,还被两个老师批评呢,说我身为班主任,还不严格要求学生……”
  
      秦阳安慰道:“这次时间仓促,麻烦你了,下学期我估计也会耽误更多时间,我会去开个病假条,办理个长期请假条,这样就不会连累老师了。”
  
      秦阳所说的办法其实在学校里是非常盛行的,而老师们也是睁一只眼闭只眼的,因为学校本身的理念就是大学即社会,很多学生很早的进入社会实习或者上班,自然时间上就会比较紧凑,反正该考试还是要考试。
  
      薛婉彤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轻声劝道:“不管你干什么,学习还是不能放下的,否则的话,又何必来学校学习呢,不如直接进入社会工作,反正依你的本事,其实也根本不需要这一个大学学位证。”
  
      秦阳知道薛婉彤也是为自己好,而且她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不是为学东西,根本就没必要进中海大学,那一纸文凭对秦阳甚至很多人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真正的用处。
  
      “嗯,彤姐,我懂的,虽然我耽误的时间多,但是我的学习可没有落下,你看,现在才一个星期呢,我都能熟练的用英语对话,我还准备下学期报其他语言的选修呢,我计划在大学四年里学会至少四门外语。”
  
      薛婉彤听秦阳这么一说,顿时放下心来:“那就好,你是有规划有执行力的人,既然自己知道自己目标,那我就放心了。”
  
      林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道:“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秦阳笑道:“阿姨今天晚上弄了啥好吃的啊?”
  
      林芳笑道:“我弄了一个干锅虾,土豆炖牛腩,因为只有三个人,我就没做太多,怕吃不完浪费了。”
  
      “足够了,看来今天晚上又有好吃的了。”
  
      三人吃饭的时候,秦阳问道:“阿姨,今天他有打电话给你吗?”
  
      林芳嗯了一声:“有多的,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没理他,说了几句就直接挂了,他还说怎么都不会和我离婚的,就算拖也要拖死我……”
  
      秦阳笑笑道:“阿姨你不用担心,被拖死的不会是你,只会是他,有人陪他慢慢玩的,我想他熬不了多久的。”
  
      薛婉彤侧头道:“你已经给张龙打了电话吗?”
  
      秦阳嗯了一声:“这种夫妻之间的事情,别人出面不合适,更何况他性格这么无赖,张龙是最合适的,他社会关系复杂,手下有人,做事也不会有乔薇他们身份的拖累,你爸其实最怕的就是这种社会人士。”
  
      薛婉彤咬咬嘴唇,理解的点点头,秦阳说过一句话她非常认同。
  
      恶人自有恶人磨。
  
      像薛建仁这样的人,你和他讲道理,讲法律,都是没用的,而且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外人根本就很难插足的,而且中间还要牵扯到林芳,很可能调解不成林芳反而被家暴或者欺辱,而张龙则可以避开着一些,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方式收拾薛建仁。
  
      林芳有些担心的问道:“小秦,你找的是谁啊,会不会出事啊?”
  
      秦阳微笑道:“阿姨,你不用担心,我叮嘱过他们,不得伤残他身体的,最多也就是揍一顿恐吓下什么的。”
  
      林芳眼光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她恨薛建仁,恨得入骨,从被他坏了身子怀了薛婉彤进了薛家门以后,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每日忙着挣钱,还要被薛建仁欺辱家暴,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总归是她丈夫,她确实想离开他,但是却也不想看着他出什么大事,更不想因为这样秦阳受到牵连。
  
      秦阳自然明白林芳这种感受的,所以又特别的这般安慰了林芳一句。
  
      “等你们离婚了,他没有了依靠,说不定他反而能够改变一些,这些年,他如此肆无忌惮,不就是因为一直能够从你们身上得到好处,让他好逸恶劳游手好闲吗?”
  
      林芳嗯了一声:“小秦,你这么帮我们母女,我都不知道怎么感激你了。”
  
      秦阳微笑道:“彤姐是我的老师,尊师重道原本就是我们华夏的优良传统,老师有困难,我又恰好有能力帮忙解决,我出手帮忙那也是应该的,阿姨就不要往心里去了。”
  
      林芳看秦阳眼神清澈,态度真诚,心中原本的几分担心或者疑惑也降低了几分,看来确实是自己想太多了?
  
      或许女儿真心运气好,遇到生命中的贵人了?
  
      薛婉彤在旁边听着秦阳这般一说,心中却是莫名的有着几分慌乱。
  
      她脑海中竟然莫名的闪现出在自己的屋子里,秦阳帮自己治病指点自己穴位按摩手法什么的事情,虽然整个过程,秦阳并没有流露任何一丝的猥琐,就连指点穴位也都是虚指,并没有真正的落在自己肌肤上,但是想起那种感觉,薛婉彤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忍不住有着两分轻颤。
  
      薛婉彤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自己因为隐私的羞涩一直都没有去医院,可是自己为何却愿意把这隐私的事情透露给秦阳?
  
      因为秦阳医术高明?
  
      这固然是很大的因素,但是想来还有更多的因素是来自自己心中对他的信任、亲切甚至好感吧。
  
      如果提出胸部按摩,教授按摩手法的是另外一位男医生,哪怕他是真正的医生,自己还会在他的面前撩起外衣,露出上半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