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特工>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为钱卖命

至尊特工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为钱卖命

    “接下来会有麻烦?”
  
      坐在回去的车上,秦阳转头看了一眼有些神色不定的张龙,主动开口。
  
      张龙心中其实真有点忐忑,见秦阳这般问起,也不隐瞒,把自己刚才的担心讲了一遍。
  
      秦阳眉头微微皱起:“你知道周昌背后的修行者是什么来历吗,或者说什么家族,或者门派?”
  
      张龙摇头,苦笑道:“毕竟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那些修行者个个都是实力强大,来历非凡,我可招惹没起,而且也没机会认识这样的人。”
  
      秦阳看着张龙,轻声道:“会不会怪我出手太狠,将原本只是一场胜负之争变成了一场不死不休的仇怨,还把你牵连入内?”
  
      张龙看着秦阳,发现秦阳脸色平静,心情一时间也有着两分复杂,之前他以为秦阳只是率性而为,根本没考虑之后的事情,可是如今他发现自己再次小看秦阳了。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清楚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当然不会,秦先生出手也是帮我嘛,我只是担心会给秦先生后续招惹麻烦,那些人都不是好惹的,甚至法律也约束不到他们,因为他们能够很轻易的无声无息杀人……”
  
      秦阳笑笑:“我也是修行者。”
  
      张龙的话陡然中断,吃惊的望着秦阳,但是很快又释然。
  
      难怪秦阳如此年轻,便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能够拥有如此的能力和背景,之前张龙还在猜测,可是如今秦阳的一句话便解释了所有的事情。
  
      “原来如此,难怪秦先生一点都不怕周昌以及他背后的人。”
  
      秦阳笑笑道:“我已经报了名字,就算周昌找了人,也肯定先来找我,你不用太担心,不过呢,这段日子,你自己还是小心一点。”
  
      事已至此,张龙还能说什么,虽然心中很忐忑,但是他却意识到这或许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秦阳惩治周昌固然是因为他所做过的恶行,这其中未尝没有警告他的意思,如果他张龙也像周昌那样为非作歹,那今天是周昌,或许明天就是他张龙,从这一点上来说,秦阳对自己还是用了那么一分心思,或许是因为自己之前对他做的那些事情。
  
      “我会小心的,我也会派人盯着周昌,如果他那边找了谁,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秦先生。”
  
      秦阳笑笑:“好,那麻烦你了。”
  
      张龙略微有点兴奋:“秦先生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
  
      周昌躺在病床上,双手双脚都裹得如同粽子一般,眼睛望着天花板,脸色阴沉。
  
      昨晚张龙等人走了之后,周昌等人马上被送进了医院,一群断腿的人,让医院顿时忙碌了起来。
  
      周昌一群人伤得都不轻,但是却又以周昌的伤势最重,双.腿小腿骨粉碎性骨折,光是治疗他一个人,医生便花费了别人好多倍的时间,而且明确的告诉他,就算最好的结果也最多是勉强站立,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的行走生活,那是不可能的了。
  
      周昌进入病房后,第一时间吩咐自己的小弟拿出自己的手机,帮自己拨了一个号,他说了几句后,便这么如同雕塑一般的躺着,静静的等着。
  
      一直等到下午三点的时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直看着天花板发呆的周昌看到这个男人,如同死鱼的眼睛里一下子有了生气,他抬了抬头:“师兄!”
  
      男人在周昌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周昌粽子一般的双手双脚,皱了皱眉头:“招惹到谁了,把你打得这么惨,真恐怕没个三五个月,恢复不了啊。”
  
      周昌咬牙切齿的说道:“一辈子都康复不了了,医生说了,我以后基本就要坐一辈子轮椅了,而且我的胳膊也损伤严重,就算治好,也最多只能拿拿筷子,那家伙是故意的,他故意打得我残废,就是想让我以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国字脸男人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对方到底是谁,下手这么狠?”
  
      “是一个中海大学的学生,叫秦阳,我怀疑他应该是个修行者,我的横练工夫可不是一般练家子挡得住的,可是对方轻易就把我打倒了……”
  
      “修行者?”
  
      国字脸男人眉头越发皱紧了两分:“你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一个修行者要对你下这么重的手?”
  
      周昌把事情给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师兄,这人害我终身残废,你一定要帮我报仇!”
  
      国字脸男人神情有些犹豫:“对方也是修行者,关键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历,万一背后有着大势力……”
  
      周昌怨毒的说道:“就是一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就算有靠山,悄悄弄死他不就行了吗,谁还能知道是咱们干的不成?”
  
      国字脸男人依旧没说话,态度依旧有些犹豫。
  
      周昌见状,咬咬牙道:“师兄,只要你帮我弄死那个臭小子,我给你五百万!”
  
      国字脸男人眼睛一亮,转过头看着周昌:“真的?”
  
      周昌心中充满了对秦阳的怨毒,毫不犹豫的点头:“真的,我可以先给你两百万,事成之后再给你剩下的三百万!”
  
      国字脸男人眼光多了几分跃跃欲试,他虽然是个修行者,但是实力却算不得多高,四十来岁了也才跨入中十五穴的实力,也没什么赚钱的本事,更何况修行也是个挺费钱的事情,他又没什么赚钱的本事,说起来他实力虽然比周昌高,但是和周昌相比,他却是个穷光蛋。
  
      周昌看对方心动,再度劝说道:“那小子就二十来岁,就算是修行者,最多也就是修心者入门实力,师兄你悄无声息的弄死他,谁又知道呢,这种事情,之前你又不是没干过,五百万啊,你可以买套房子,讨个老婆,买辆不错的车子,也就是我们是师兄弟,我才给你这个价,否则的话,我花两百万找个道上的杀手轻而易举……”
  
      国字脸男人听周昌说到“你又不是没干过”时,脸色阴沉了两分,但是听完周昌所说,他又沉默了。
  
      十几秒后,国字脸男人眼光中多了几分杀机,他抬起了头:“成,谁让你是我师弟呢,更何况当初你还帮过我,这事我帮你办了……嗯,两百万你先打到我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