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特工>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娱乐比赛

至尊特工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娱乐比赛

候郎面色微变,知道自己的内心被秦阳看穿了,顿时略微有着两分尴尬。
  
  柳成旻刚才过来,虽然做派彬彬有礼,但是他却只和秦阳说话,挑战秦阳,却根本没有搭理候郎。
  
  柳成旻说起他之前关注过华夏鹏城的比赛,那他肯定也看到了代云发疯的那一幕,自然也知道这次的前三名都是谁,或许他是真的没在乎候郎是谁,又或许他知道候郎是谁,但是对于他这个候补进入前三的幸运家伙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他的眼中只有第一的秦阳,他看得起,要挑战的也只有秦阳!
  
  候郎站了起来:“我去打听下那个比赛是什么情况,还有那个柳成旻的情况。”
  
  秦阳伸手做了一个请便的姿势。
  
  候郎离开后,一直沉默的芍药微笑道:“斗争无处不在啊。”
  
  秦阳身子微微后仰,舒服的靠在了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微笑道:“是的,任何同行业之间的比赛,总归有高低的意思,又怎么会只是玩耍娱乐?”
  
  芍药好奇的问道:“你真的不参加?”
  
  秦阳笑笑道:“我想这样的场合,一定有很多人愿意出手表现一下的,这样的机会我就不要去争了,免得无缘无故又被人给妒恨。”
  
  芍药撇撇嘴,低声说道:“不招人妒是庸才,天才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妒忌的,但是哪又如何,碾压了就是!”
  
  秦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就算我和柳成旻真的要分高低,到了日本自然也要一较高低,这是无法逃避的,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芍药眼睛亮亮的看着秦阳:“别的人都是有点本事,巴不得告诉别人自己本事多牛逼,可是你却总是这么低调……”
  
  秦阳嘿嘿一笑:“两句话,第一,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第二,高手在民间,而且就算要出场,高手总是压轴出场的啊。”
  
  芍药被秦阳的话给逗乐了,双手轻轻的转动着手里的玻璃杯:“你的意思是如果别人如果搞不定,那你还是会出场吗?”
  
  秦阳微笑:“当然,虽然我个人并不想出风头,但是这牵涉交流团的面子,往大了说牵涉华夏的颜面问题,如果我有能力,自然我要出场一战。”
  
  芍药眼光扫过远处一堆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什么神情兴奋的青年男子,抿嘴微笑:“这个时候,想出战的人肯定不少,你不愿意抢了别人的风头,所以让别人先上,如果输了,搞不定了,你再来,如果搞定了,你就看戏,是这个意思吧?”
  
  秦阳笑道:“思路确实是这样的,不过还要看是什么游戏,如果我无能为力,那献丑不如藏拙了。”
  
  候郎显然还是很佩服秦阳这个人,不管是实力,还是他年纪轻轻达到的成就,他去打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秦阳的对面。
  
  “是基本功比试的游戏,分为指法和听力,听说每项比赛都设了奖金,大约五万华元。”
  
  秦阳眉头挑了挑:“指法和听力,怎么个比法?”
  
  候郎笑道:“市面上有很多钢琴类游戏,比如节奏大师、钢琴大师等等,这个比指法大概就和上面的游戏差不多,播放一些钢琴曲子,到时候会播放到大屏幕上,大屏幕上会有不同的音符落下,在落下的一瞬间,比赛者需要按下对应的键位……”
  
  秦阳点头表示了解,虽然他没怎么玩那些游戏,但是却还是知道的,而且这种属于一种基础指法练习,确实是钢琴练习者们必须都掌握的基本功。
  
  “这个应该不难吧,或许,他们射击了特别的难点?”
  
  候郎耸耸肩道:“很简单啊,把一首钢琴曲子提速,弹奏的速度自然要加快,一点五倍,两倍,四倍,不断加快,人的速度总归是有极限的,自然而然的也就能够比较出高低了。”
  
  秦阳恍然:“也就是说,不比感情节奏什么的,就比速度,比正确率,是吗?”
  
  “对!”
  
  候郎笑着解释道:“其实这也是钢琴师们通常用来练习自己指法速度的一种技巧,刚开始提速可能会忙于奔命,但是当手速上去了,再掌握到那种快速动作之间的韵律和节奏后实力自然而然也跟着提升了,当然,高手不需要做这样的练习,毕竟这个世界上再度咋的曲子,也有个极限,超出这个极限,这曲子也就变味了。”
  
  秦阳认同的点头:“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候郎看着秦阳的表情,好奇的问道:“你学钢琴的时候,没用这种方法提升手速练指法基本功吗?”
  
  秦阳笑道:“道理相同,方式不同,我老师规定我在比正常曲子短很多的时间里弹奏完整个曲子,还不能有任何遗漏,如果遗漏了,就要遭受惩罚,担心受到惩罚,这手自然就抽风了……听力比赛呢,听曲子分辨曲目名?”
  
  候郎微笑道:“是的,会从众多钢琴曲目中截出一小段旋律,提供给大家听,让大家来竞猜。”
  
  秦阳皱了皱眉,指法的话,他倒是不怕,而且还挺有自信,但是听声辨曲他可就没什么自信了,谁让他只是一个业余选手呢,一些世界经典名曲,或许他能记得到并且能分辨出来,但是稍微偏僻一点的曲子,恐怕他就无法辨别出来了。
  
  秦阳没有表露自己的想法,问道:“你准备试一试?”
  
  候郎嗯了一声:“是的,反正这个比赛主要是华夏和韩国两方的比赛,听声辨曲更适合经验丰富的老艺术家,但是比指法嘛,显然就更适合年轻人之间的比拼了,我准备挑柳成旻!”
  
  秦阳一想也对,自己在听声辨曲方面可能比较弱,但是柳成旻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岁,他浸淫在钢琴世界的时间同样有限,相比而言,那些终生浸淫钢琴世界的年老钢琴家们在这方面显然更有优势。
  
  秦阳的心顿时放下来了,笑道:“行,祝你旗开得胜,赢了奖金,记得请喝酒吃烤肉啊!”
  
  候郎斗志满满,握紧了拳头,挥舞了一下:“好,赢了晚上我请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