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都市狂仙>  第2346章 公道

  
    微末!
  
    苍云卿神情,在这一刻极尽狰狞。
  
    “去他娘的天道!”
  
    他怒吼出声,体内仙元,在这一刻尽出。
  
    刹那间,天威将至,一道雷霆,自天而来,席卷在苍云卿身上。
  
    自有圣兵横空,一尊九龙紫冠,腾空而起,硬生生的抗住了这一道天威雷罚。
  
    雷芒爆裂,四周生灵,无不骇然出声,接连爆退。
  
    唯有秦轩,淡然前行,四周那些雷芒在触及到秦轩时,立即避散。
  
    苍云卿满面狰狞,他望着秦轩,也仿佛在望着这一片天地。
  
    “我苍云卿此生勤恳,有哪一点,与这众生不同!”
  
    “凭什么,天不责你秦长青,偏偏责我苍云卿!”
  
    他声嘶力竭,其眼眸之中,更有无尽怨恨。
  
    可惜,天不曾回应,秦轩,倒是望着这苍云卿,淡淡开口,“你又如何觉得,你能与我比!?”
  
    苍云卿身上,那九龙紫冠散发着圣兵之威,抵御天威。
  
    “我凭什么不能与你比?我一生,泯然于凡人,历经劫难,不惜卑躬屈膝,论修炼,我哪一日夜,不在勤恳,论天赋,我苍云卿不敢过于人,但却以勤勉补之。”
  
    “我倒想问问你,秦长青,你能大罗斩圣?滑天下之大稽,便是有这等秘法,天道也不会应允能在于世间!”
  
    “你说这天道不敢动你,凭什么?你不过也是众生之一!”
  
    苍云卿之言,响彻在这一方天地。
  
    刹那间,只见苍云卿面色微震,浩瀚天威,在这一刻,何止恐怖了百倍,千倍。
  
    那紫冠圣兵,瞬息间,便化为齑粉。
  
    苍云卿更是在这一刻,喷血三升,萎靡欲倒,却勉强支撑着身躯。
  
    他不甘心,愤怒,怨恨……
  
    “既有天道,为何不公,仙土浩瀚,却无公道两字么?”
  
    苍云卿虚弱到极致,却仍旧不忿,他望着秦轩,似乎知道自己所言,涉及到了什么,让天威骤增。
  
    秦轩手持不朽天罚力,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天威。
  
    “你损我之物了!”
  
    一道淡淡话语,让那天威微微一滞。
  
    “散去吧!”
  
    秦轩再次开口,却让那浩瀚天威凝滞数息,旋即,让整个镇东古城众生都为之惶恐的天威,缓缓弥散,消失,仿佛不复存在一般。
  
    这一幕,更让众生无不愕然,望着那一袭白衣,竟然片语令天!
  
    苍云卿更是惨笑一声,他望着秦轩,心中也似乎明白。
  
    为何,十三圣卫未归。
  
    能做到这种地步之人,又怎会在乎那十三圣卫,便是天君,也不可能。
  
    他终究是小觑了这位秦长青,其所谋,其所算,在眼前之人眼中,怕当真是一个笑话。
  
    “秦长青,它不会应我,那我问你,这世间,何为公道!?”
  
    苍云卿忽然盘坐下来,他耷拉着背,双肩耸塌,仿佛无力垂坐的老人。
  
    秦轩淡淡道:“你眼中的公道,也并非是公道,只是对你而言,是公道罢了!”
  
    “我能做到如此,自然有我能做到如此的原因,若我是你,你觉得,它会避我?”
  
    秦轩目光悠然,“苍云卿,天道公平与否,但你却要承认,如今仙冥也好,凡间也罢,既然能够运转,天道,便自当是公平的。”
  
    “而你,能在此刻,满面愤恨,也正因为天道大公,否则,若它为当世考虑,以你之力,以你所作所为,你又有什么活路?”
  
    “还是说,你自以为所为之事,能够避天!?”
  
    苍云卿闻言,他微微抬头,望着秦轩那一双漠然的眸子。
  
    “呵,难不成,无这天道,众生便无生老病死?世间万物,便会不存?”
  
    苍云卿咧嘴,“若天要换,未必会比如今差,若我为天,世间人人皆得公道!”
  
    他双拳紧握,似乎知道死期将至,也无所不言。
  
    四周众生,更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秦轩倒是轻笑一声,“蝼蚁,终究是蝼蚁!”
  
    苍云卿眼眸之中闪烁精芒,嗤笑一声,“蝼蚁!?终有一日,你也是他人眼中的蝼蚁罢了!”
  
    秦轩不理会苍云卿那讥讽之言,“你连入圣都不曾,连大帝都不是,也敢言若我为天!?终究是微尘那星点的不甘心罢了。”
  
    “五岳帝苑,乃是天道相助开启,你却在为祸一城生灵,天若不公,你早便陨落!”
  
    “而我,自有它不敢动的资格!”
  
    秦轩俯瞰着苍云卿,就像是望着一只蝼蚁。
  
    他为断天道,当初,是以前世之记忆,尽数换之。
  
    甚至可以说,如今在这仙界,封圣缚帝之举,皆因为他秦长青。
  
    这还不包括大劫,不包括禁地内的那些生灵,不包括他秦长青未来将为仙界所为之事。
  
    区区一介苍云卿,连圣人都不是,又在这天地有几分作为?
  
    不甘心!?
  
    我若为天!?
  
    凭借一只蝼蚁,也敢口出此言!?
  
    终究不过是井底之蛙般的可笑罢了,徐无上在那黑暗动乱的年代身融天道,多少为大帝曾经尝试,皆陨落在其中,可以说,便是大帝,万尊,乃是数万之中,也唯有徐无上做到了,方有如今这仙界,这三百六十亿载的纪元。
  
    苍云卿,又凭什么与徐无上比?
  
    苍云卿满面狰狞,“早就陨落……呵呵,借口,笑话罢了!”
  
    “不就一死,何足道哉!”
  
    “秦长青,你当真以为我败给你,我只是败给它罢了,你不算胜!”
  
    “下一世……”
  
    音还未落,秦轩手中之枪,便已经贯穿了苍云卿的身躯。
  
    “无知蝼蚁,便彻底泯灭吧,何谈下一世!?”秦轩神情淡然,与这等蠢货多言,让他感觉到无趣。
  
    胜!?
  
    一介蝼蚁,他秦长青也会与其比胜负?
  
    若与其为敌,杀了便是!
  
    微末凡尘的不甘,以自己为中心的怨恨,谈及什么天道,公道。
  
    苍云卿之身,在那雷霆之中烟消云散。
  
    秦轩却看都不曾再多看一眼,他缓缓转身,目光所及,众多城内生灵,无不退避惶恐。
  
    便是苏家之人,亦是如此,不敢多言半句。
  
    连天道都不能掣肘这秦长青,反而会掣肘他人,在这镇东古城,封圣缚帝之下,谁能与其为敌!?
  
    莫说是苏家,便是帝族姜家,皆不够眼前这秦长青一人屠灭的。
  
    混元吞天葫,自行收取那苍云卿的储物仙兵。
  
    旋即,秦轩便走到秦红衣身旁。
  
    “走吧!”
  
    淡淡话语,秦轩与秦红衣便向镇东古城内走去。
  
    城内杀人,于这两人而言,却仿佛一切皆不曾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