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奥术仙尊>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符祖
    “什么?”

    闻言,七宗之修,无不色变。?  ww?w?.??

    北山盟七宗同气连枝,虽然七宗也有竞争,但自然不会蠢到这个节骨眼上对立,毕竟,大宣魔朝这柄锋刀,还悬在头颅之上。

    如此,无论是任何一宗竞拍到灵符,都可通过协调,分配给其他宗,亦或者,是通过北山盟,进行统一调度。

    也正因如此,所以在得知云天楼灵符竞拍规则之后,七宗修士反而是无不暗松一口气。可现在看来,先前未免是太过乐观了。

    云天海,竟是老谋深算,早将此变算入了其中。

    身在此地,即便是一干大能,也都要礼让三分,何况是他们?

    而今,也只得听之任之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

    众修无不暗道。

    能至此的七宗修士,无不是宗内可独当一面的翘楚,自然不会做出如公羊江那般鲁莽之事。

    七宗在平素,自然是足以威慑诸方。

    可魔劫在即,这份威慑却再无半分作用。

    以此为威胁,只会无故树敌。

    “一千万张火蛇符,起拍价一千万灵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灵晶。”中年锦袍修士开口道。

    “一千万。”

    “一千零三十万。”

    “一千零五十万。”

    一个个声音叫价。

    不过,众修很快便看出一个规律,却是七宗之间,绝不相互竞价,唯有世家加价,七宗才会进行打压。而这种打压,都是轮番进行。

    每次竞价,都是七宗轮转。

    显然,此间的七宗领袖,也已然想到了应对之策,彼此沟通。

    如此,损失自然大为降低。

    很快,忘尘宗便将这一批灵符拍下。

    中年锦袍修士对此恍若未见,继续竞拍。

    “一千万张火墙符,起拍价一千万灵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二十万灵晶。”

    立时,竞拍声再起。

    很快,七宗便拍下了三十多种灵符。

    “十万张巨峰符,起拍价一条下品灵脉。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万灵晶。”中年锦袍修士淡道。

    “什么?巨峰符?”众修一惊,无不眼热,但很快也都冷静下来。

    巨峰符这等灵符,对真人都有大用。每一张所释放出的术法,对真人都具有一定威胁,这等灵符,他们自然也想得到。

    小镇上的云鹤商铺等地,虽然也有灵符售卖,但大都是低阶灵符,能媲美真人一击的灵符,着实不多,自然无法满足诸多修士的需求了。

    只是,心中虽然热切,可一想到价格,也就是冷却下来了。

    一条灵脉!

    哪怕只是最低等的下品灵脉,也绝非寻常家族能够支付得起的。甚至,就连世家,都不具备与七宗竞争的资格。

    此时,才算是七宗的主场。

    对此,七宗自然是满意了,彼此交流片刻,一名冰道宗修士便即开口喊价:“一条灵脉。”

    其余修士一言不。

    虽说世家也眼热这灵符,但明知无法拍下,自然不会做出损人不利己的行径了。

    如此,冷场片刻,这一批灵符,便被冰道宗修士拍下。

    接着,中年锦袍修士继续竞拍。

    七宗轮流竞拍,各自拍下一些珍贵灵符。

    “各位,这次的购符会,到此结束。”中年锦袍修士一拱手,身形一闪,消失无踪。

    各方修士对视,微微叹息的纷纷离去。

    离开云天海远比进入简单的多,只要激玉符、玉盘即可。

    一团团玉光,包裹着一名名修士消失。

    白老者与罗尘作别,也离了云天海。

    七宗修士先彼此将手中灵符交换、均衡,片刻后,也都出现在云海之外,各自远去。

    “血兄,后会有期,也祝血兄早日悟道法天。”潜龙朝血紫衣一拱手的道。

    “呵呵,潜龙兄也是一样,后会有期。”血紫衣一笑,洒然离去。

    潜龙祭出银梭,与罗尘、林觉远也迅的消失在天际。

    一处虚空中,一名真人正御剑疾行。

    然而,陡然,其身子一僵,眼中透露惊恐、错愕、难以置信之色。旋即,其陡然头颅滚落,竟是在毫不知情下,被人斩。

    若是罗尘在此,定可认出,这位真人,赫然是参与购符会的一员,不知为何,竟在此处遭了毒手。

    “嗡……”

    真人元神飞出,想要逃遁,虚空中忽的灵光一闪,一枚灵符击中元神,化一道符光的将之包裹,再次没入头颅。

    随后,一声怪笑中,一名面露讥诮之色的少年,自虚空中凭空浮现。

    令人难以置信的,这少年竟才灵藤初期!

    “呼!”

    少年一挥手,将真人尸身收起,身上符光隐隐,再次消失无踪。

    “轰!”

    一名真人驾驭灵舟疾行,灵舟护罩之上,忽的光芒微荡。

    “嗯?”

    这名真人一凛,识念扫描,可却未曾捕捉到什么,顿时皱眉。

    下一刻,真人神色猛变——一道剑形符光,竟在脖颈处闪现。

    “噗!”

    其还来不及作何反应,剑光便已直接将其头颅斩下。与此,一枚灵符还不待其元神逃遁,便激射着没入其眉心。

    原本大睁的眼睛,缓缓闭上。

    似乎,元神陷入了沉睡。

    “嗡!”

    一名灵藤境少年手持符剑的现身,面露讥诮的将之收走,消失无踪。

    以云天海为核心幅散,四面八方,一幕幕简单至极的杀戮,正在上演。

    目标,赫然便是此次与会的真人。

    不过,世家、宗门却不在其列。可余者,却无一幸存。即便先前为罗尘所救的白老者,也都遭了毒手。

    云天海。

    无尽云海深处。

    一座大殿入口,直通深渊。

    一名高冠博带的儒雅修士,一闪身,没入深渊,顷刻,其便出现在了深渊之底的一座祭坛之前。

    祭坛之上,赫然是一枚丈许的神圣符篆,气息之奥妙,连法天与之相比,只怕都是莹虫与皓月之别。

    “徒孙拜见符祖。”

    儒雅修士毕恭毕敬的大礼叩拜。

    “起来吧,事情办妥了?”

    符篆中,一个声音传出。

    “回禀符祖,已然办妥,修真家族与会之修,共计三十二人,都已被斩杀。”儒雅修士起身,恭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