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第八十三章 在任务的尾声

伊塔之柱 第八十三章 在任务的尾声


  众人穿过旅店门口木质的平台,漏风的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犹如一扇多年未上过油的门。不远处的石台上昔日明亮的篝火而今也熄灭了,也无人有心去打理,只剩下一团狼藉。
  走上台阶,大门内的锅炉正从栅窗内发出暗红的光芒,吭哧吭哧地作响。一只小矮怪无精打采地守在水晶矿石旁边,抱着膝盖,头一啄一啄地打着盹儿。
  那台杂物魔偶倒是还在原地,但低垂着头,已不摇晃着生锈的手臂招呼每一个进入旅店的客人,只一动不动,记录水晶上裂开了一条口子。
  这台魔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坏了,但也无人在意。天蓝看着那台空壳子,一时不由难过起来,“上次来还不是这个样子的。”她喃喃自语。
  但他们上一次来,已经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
  “你好啊,沙耶克先生。”方鸻这时看清了站在大厅暗处的那个佝偻的身影,忽然明白了布丽安公主所说在这里等着他们的人是谁。
  “你好啊,年轻人。”沙耶克用沙哑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回道。
  这位老管家比上一次他们见时腰更弯了,不知是不是阴影带来的错觉,脸上的皱纹也加深了不少,总给人一种感觉,好像这段时日不见,对方一下又老了许多。
  耳边传来布丽安公主低沉的声音:“方才正是这个人在窗户后面看我们,我不知道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
  方鸻回过头去,但看到精灵公主面上垂着兜帽,正一动不动地面向前方,也不像是开口说过话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声音送过来的。
  他这才再转过身去,向那老管家开口道:“沙耶克先生,我们是来找此地的主人,你所追从的那个人的。你应该知道他让我们去南方班一件事情,现在我们将东西与结果都带了回来。”
  他停了一下,“不过我们在铁礁湾时从黑山羊商会得到消息,说他与卢修斯先生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这是真的么?”
  沙耶克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炉膛的火光映出那张苍老的面孔。
  他用灰色,闪烁着黯淡银光的眼睛静静看着每一个人,才开口答道:“你们搞错了一件事,年轻人,主人他已经把这里卖给了你们的人,现在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们了。”
  他缓缓背过身去,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但我知晓各位的来意,其实我在这里等你们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了,请随我来吧。”
  老管家先向前走去,走向了那个方向的走廊。
  方鸻与其他人互视了一眼,也赶忙快步追了上去。
  苍白的月光透过一侧墙上的窗户,洒在走廊斑驳的木地板上,交错的光影,正不断在徐徐走向前去的沙耶克身上变幻着。
  老管家忽然又开口道:“你们可能看到了,这里已经和许久之前你们来那个时候大为不同了,人和物,都已经不复过去的模样。留在这里的矮人与小矮怪也走的走,散的散。而今只留下我一把老骨头还看照着这个地方,为此,他们愿意给我开一点微薄的薪水……”
  他转过头去,看向窗外,银色的月华,犹如落在深邃眼中,黑幽幽一片,犹如两扇门扉。沙耶克的声音有点幽然:“……而今这片土地上黑暗潜伏,有些东西又卷土重来,重归于世——正如你们所见,死亡与凋敝,正在回归这个世界。”
  这已经不是方鸻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描述了。
  但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他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切——尤其是不久之前的那场战斗。
  只是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如何在一年之间,让这个原本还算热闹的地方,变成这么一个样子。
  “所以沙耶克先生,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仅仅是发生在宪章城的袭击,就带来了这么大的改变?我曾从一些人那里侧面了解过那场大战,他们在那里抵抗过龙兽的入侵。”
  沙耶克停了下来,答道:“方才我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不过你们所击杀的那几头龙兽,其实不过是那些东西中较为弱小的一类。”
  那正是方鸻所在意的事情。
  “但它们是怎么从宪章城到这里来的?”
  “自从那场袭击之后,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巨龙的爪牙从黑暗之中滋生,并出现在塔伦各地。不仅仅是这个地方,从艾尔帕欣到古拉港,你们一路上皆尽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
  “先是龙兽,然后是村落与城镇之上的人口莫名其妙的失踪,接着是整村整村,整个城镇的消失。不过更重要的是,黑暗之中浮现出了一些新的东西——”
  老管家的声音不疾不徐,但像有一个语调与之相重合,在黑暗之中暗暗祟动,无声蔓延而至。不过仔细听去,那又只是走廊之中的回响。
  即便如此,还是足以令人听得寒毛直立,天蓝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问:“……新的什么?”
  “……那是幽影,那些为永生所蒙蔽,为龙所操控的傀儡。因为你们从未见过它们,我的主人也只在一些古书之上见过类似的描述,但它们的确回来了……与龙为伴……”
  窗外月光落在沼泽之上,一片明晃晃的白,像是覆了一层冰。
  “那是龙之爪牙么?”她战战兢兢地问。
  “比那更深一层,它们悄无声息。凡人曾花了几百年时间最终获得一场战争的胜利,可并未消除黑暗的信徒,真正的永生者一直行走于你我之间。”
  沙耶克停顿了一下:“主人让你们南下,你们应当见过一些东西。”
  方鸻不由自主想起了那个流浪者。
  但唐德的祖父也算是一位永生者么?
  对方的确与好多身份行走于这个世界上,他甚至怀疑那就是对方的第一身份。
  就像没人知道在那片冰封的世界之中,发生在罗格斯尔家族中的事情。
  “你是说,那样的存在不止一个?”方鸻忽然有些不寒而栗。
  依督斯的所见所闻让他至今想来仍感到后怕,若非卡拉图与唐德一直在调查这件事,说不定流浪者已经得逞了。
  沙耶克回过头来,面色在月光下犹如苍白阴郁的幽灵,指了一下这个地方:“还记得我与你们说过的话么,那时,也是在这儿。”
  阴影之下潜藏着噩兆,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看到阴影之中的龙翼——
  这句话令方鸻怔了一下。
  他停下来与其他人互相看了看,他们在南方击败过尼可波拉斯的幻影,赶走了流浪者,完成了约修德与伊芙莉尔的约定,将龙之金瞳的威胁彻底消弭于无形。
  他还没忘记,龙之金瞳其实内里蕴含的正是龙王利夫加德的力量。
  只是他们击败了龙王利夫加德,由米苏女士所化的尼可波拉斯仍旧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那正是一切的开端。
  天蓝忍不住问:“可马扎克与卢修斯先生不是已经动身去寻找尼可波拉斯了么?又有嘉拉佩亚在,尼可波拉斯还失去了龙之金瞳的力量,他们应该有很大胜算才对吧?”
  只是沙耶克没有回答,长时间的沉默令人感到有些压抑。
  压抑的气氛像是这段对话的休止符。
  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的那扇大门前,其背后就是龙角大厅,尼可波拉斯缺失的一角就曾经悬挂在那个地方,而如今大厅之中只剩下一团氤氲的黑暗。
  方鸻记得这里曾有两个仆人穿着光鲜的长袍,为过往的旅客开门。
  不过此刻大门紧闭,空无一人。沙耶克走到那个地方,用手按在门上,吃力地推开门。在拉长了音调的‘吱呀——’声之中,灰尘扑面而至,令所有人都低沉地咳嗽起来。
  印象当中明亮、暖色调的大厅,壁炉中明快的火焰,整齐的桌椅,锃光瓦亮的铜管,轻快回响的铃铛与空气中弥漫的肉豆蔻与烤化的奶酪的味道皆像是一个幻象一样消失得无影无形。
  大门背后是灰蒙蒙的世界,桌椅被堆在一起,盖着一张白布,上面也积满了灰尘、蛛网——只有一个打开的匣子放在几张拼在一起的桌上。
  走近一些,方鸻才看到里面的凹陷处,正好容得下一把剑的形状。
  沙耶克这才停下。
  “……主人与卢修斯的确已经动身前往北方,去寻找龙魔女尼可波拉斯的下落。他们或许会成功,但也有可能会失败,毕竟我们都没有经历过曾经那个年代。”
  “以至于在我出生之前好几代人,黑暗巨龙这个概念在每一代人脑海之中都只剩下一个抽象的符号而已。它甚至只剩下那句危言耸听的话,昔日之敌必将归来……还有那支修长的犄角,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
  “如果他们成功会怎么样?”天蓝问道:“失败又会怎样?”
  “没有什么变化。”
  “怎么可能!?”
  “……因为龙翼之影只是一个噩兆,而真正威胁潜藏在那死亡的阴影之下。你们此行所见的一切不过是它们的表象而已,更重要的是那表象之下的东西。”
  “表象之下的东西?”
  方鸻这时忽然打断两人道:“那些东西,包括龙兽,它们皆是是尼可波拉斯的子嗣?”
  沙耶克摇了摇头。
  天蓝有点意外,“可它们正不是尼可波拉斯带来了的么?”
  “或许是,但也不一定是。即便不是尼可波拉斯,也还会有其他——龙翼之影只是一个噩兆,预兆着昔日之敌的归来。昔日之敌并不一定是黑暗巨龙——黑色的龙焰,不过是毁灭的象征。”
  “守誓人一族的敌人若非黑暗巨龙,那又会是什么?”
  “黑暗巨龙是守誓人一族的宿命。”
  沙耶克目光落在方鸻身上:“但对于看见龙翼之影的人来说,却未必如此……”
  方鸻心中微微一动。
  沙耶克继续说道:“卢修斯不希望外人卷进来,那是他、还有我的主人与尼可波拉斯之间的恩怨。不过我的主人认为你们一定会回到这个地方,所以我才会在这里等你们。”
  天蓝看了看其他人,问道:“马扎克先生,有什么话留给我们么?”
  老管家的声音略有一些沙哑。
  “他让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任务到此已经告一段落了。”
  她楞了一下,微微张开嘴巴。
  一旁,方鸻却显得并不意外的样子。
  天蓝忍不住道:“可尼可波拉斯,米苏女士……”
  沙耶克淡然地打断她,“从痛饮魔龙之血的那一刻起,守誓人一族的命运便已注定。我们曾将那些怪物斩于剑下,而今它们又从我们的血脉深处重新归来,但一切由此而始,一切亦由此而终——”
  “嘉拉佩亚曾经的持有者,他们的子孙与后代,他们的先辈曾建立功业,他们的后人们也必将与此一刻终结夙愿。”
  他淡淡的灰色的眸子看着每一个人:“巨人战争一千年之后,守誓人一族的历史结束了,而这个时代的历史,才刚刚开始。离开这个地方吧,远远地离开……”
  “你们已很好地完成了我的主人委托给你们的任务,只是你们的旅程,还远未结束。”
  “从今往后,这里的一切将与你们无关。而你们将看到这片土地从云海之中诞生,亦终结于火海之下。”
  老管家深邃的目光,最终停留在方鸻的身上。
  “年轻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方鸻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我的确没想到,在我们南下的这段时间,这里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他看着四下,低声回答,有些事情连红叶也没告诉过他们。当然,或许连她自己也不一定知道。
  沙耶克不疾不徐地答道:“你们在南边肯定没听说过这些事情,因为考林人的那位宰相大人压下的消息。其实你们的人已经介入其中,不久之前有一群年轻人在调查此事,他们还在这里停留过一段时间。”
  而就在两人一问一答之间,一页屏幕正在方鸻面前徐徐展开,上面的世界事件线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动。
  ‘龙之魔女事件线改变——’
  ‘第三祸星事件线下级目录内列出了更多分支——’
  ……
  回到船上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有一些微妙的改变。
  方鸻回头,从船舷上看着那片森林的远方,弥漫的雾气背后,正是风灯的光芒。隐隐约约,穿透了憧憧的树影。
  沼泽正在月光下显得一望而无垠,平坦的地平线上,是一片犹如镜子一般明亮的湿地,那个方向上有些许的星火,映着天边的星辰。
  那里或许正是旅者之憩的方向。
  “任务搞定了?”罗昊一一将每个人从舷梯上拉上来,开口问道。
  方鸻轻轻点了点头。
  “东西还回去了?”
  “没有,”爱丽莎答道,“作为一件奖励,交给我们了。”
  “意思就是没有其他的奖励了?”
  众人微微一怔,好像真是这样,但他们当时也忘了计较。
  罗昊看着众人的神色,愣了愣,摇摇头道:“没有就没有吧,其实这一路上你们收益也不小。艾塔黎亚有一些任务是这样的,将奖励含在任务的过程之中。”
  是这样么?
  爱丽莎轻轻颔首,但一时显得有点儿沉默。
  她此刻竟很难分得清,这真只是一个高维信息化的世界,还是真实存在的?
  那位旅店的主人是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东西,连林恩-卢修斯至少都给他们留下了一枚徽记,不过沙耶克告诉他们的那些话,已足以回答他们过去一年当中所作的一切努力。
  那句话原来一直很简单——
  勿忘已逝之敌。
  卷土重来的并非是黑暗巨龙,龙翼之影下隐藏着真正的不详预兆。
  那是祸星的光芒。
  马扎克让他们一路向南,去寻找龙之金瞳的过去,或许不仅仅是为了让他们消弭龙王利夫加德的威胁,因为巨人战争已是过去了一个时代的故事。
  它们已与守誓人一起,掩埋于历史的尘埃之下。尼可波拉斯与嘉拉佩亚最后的恩怨,谱写下了这个故事的尾章。
  而那之后,就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了。
  不同于努美林精灵们所面对的灾祸之星,时至今日他们还无从知晓天空之中那闪耀的妖星之名,但它已切切实实来到了这个世界,并必将掀起一场风暴。
  方鸻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夜空,那南方的天空上,目视星等为六的星辰,正闪烁着红色妖异的光芒。
  而他们尚且无法知晓,未来的艾塔黎亚,终将面对什么。
  至于天蓝,这个小姑娘正沉默着看着雾气之中黑沉沉的远方,似乎感受到了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情感。
  那是他们从一开始以来一直在进行的任务,直到今天,终于告一段落。但她心中却有一种空空落落的感觉,他们究竟改变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改变。
  她看了看一旁的洛羽,忍不住轻轻靠在对方的肩膀上。
  “洛羽,你说马扎克先生他们能战胜尼可波拉斯么?”
  洛羽低下头来,看着依偎着自己的诗人小姐。
  他默默思考了片刻,点了点头。
  他们所做的一切,或许终归会有一些作用。
  嘉拉佩亚的昔日,一千年之前,一百年之前,三十年前,一直到今天,从依督斯,到多里芬,而一切终会有改变。或许,但愿,向着更好的方向。
  “接下来我们去什么地方?”罗昊的声音在甲板另一边问道。
  “古拉港。”。
  方鸻答道:“接下来我们去古拉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