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品真人在异世>  八十九章 棋高一着

绝品真人在异世 八十九章 棋高一着

    听到连声的惨叫,云瑞突然有点后悔,要是自己早点使出剑气,或许就不会死这么多军警。

    一人去杀军警,云瑞的压力大减,一下子就将对面的武者迫退,可是一眨眼就又和杀完军警的人联手扑上,而且刀式更加飙狂,配合更加默契。

    从始至终,对方两人连一句话也没说,好像是哑巴一样。这样的沉默更让人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杀机和战意。

    那个丁等修为的警官挣扎着拾起自己的断手,满头大汗的看着三人的拼斗。

    又战几合,突然,云瑞剑势一变,一阵似有似无的吟啸声从剑上发出。两人口中“喝”的一声惊呼,不约而同的暴退数丈,身法快如电光火石。

    “剑气?”一人忍不住终于说话了,但是音调有点僵硬,同时他手中的刀也让云瑞很熟悉。

    “你们是东瀛武者?”云瑞也没有追击,冷冷说道,“我不管你们为何杀人,不降就死。”他们的刀和云瑞在禁地山林发现的鬼舞姬的刀一模一样,加上口音有些古怪,必定不是大夏人。

    两人赫赫而笑,但是脸上却没有笑容。右边一人手一动,一面拳头大的小鼓就出现了,左边一人却是奋不顾身的一刀劈过来。

    右边那人一边摇动小鼓,一边跳跃着口中念念有词,好像是在吟唱一首和歌,又像是在祷告。

    声音一响起来,周围的李清尘和杨艺连同那个断腕警官就是脸色惨变,李清尘身子颤抖,而杨艺有伤在身,更是“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云瑞的心也是产生一点悸动,虽然很快镇定如常,但他还是有些震惊,他可是真人,有神觉玄功,虽然低微,其心力也远非常人可比,就算这样,也仍然受到了一点干扰,何况其他人?

    这鼓声节奏怪异,那人诵念的东西也很诡异,而且配合着那人的舞蹈,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魔力,虽然对云瑞没有影响,但是对李清尘等人却有很大的杀伤力。

    同时云瑞很快就发现,这人的鼓歌秘术也是在配合同伴的刀式,在鼓声下,右边武者的刀式更强,刀芒更长,动作更快!

    云瑞的底牌还有,比如隐身,但是当着杨艺等人的面用起来太过骇人,之前穆青梅和景小宛看到他隐身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还在他的叮嘱下保密。

    他相信,就凭剑气他也能很快杀了两人,因为对方的秘术对他没有作用。现在的问题是杀他们不难,如何拿到活口才是关键。这样的人一看就是悍不畏死行事乖戾的亡命之徒,败落之际绝对不会惜命。

    云瑞突然脸色苍白,连退几步,好像有点站立不住,剑也垂了下来。

    那名武者见了口中“欸”了一声,显得有点兴奋,身子一跳当先向云瑞扑去,手中刀匹练般向云瑞划去!

    “云瑞!”李清尘花容惨变,捂着心口挣扎要扑过来。杨艺脸色一惨,闭上了眼睛。

    谁知那武者“啊”的一声怒吼,血光之中,持刀的右手连同短刀飞了出去,同时眼前一黑,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云瑞之所以使诈示弱,无非是要乘机打晕他,让他没有机会在失败之际自杀,要知道自杀对东瀛人根本就是最美的人生哲学,不自杀才奇怪。所以趁他得意之际一剑斩下他的右手,同时一掌拍在他灵台。

    李清尘看到这一幕,立刻止步,忍不住换了笑脸,跺脚嗔道:“云瑞,你就会装!你要吓死人啊!”

    另一个东瀛武者见状,终于不在掩饰身份的骂道:“八嘎,抠楼思!”扔掉小鼓持刀疯虎一样狂卷而来。

    有了一个活口在手,云瑞也不再麻烦了,冷声道:“找死!”发出一道凌厉的剑气。

    那武者“喝”的一声,刀芒暴涨两尺,击向斩过来的剑气,他也知道剑气的厉害,格挡的同时身子一矮,有惊无险的化解了云瑞的剑气。

    能化解自己这一道剑气,云瑞也有点佩服他,喝道:“破!”

    那武者又是“喝”的一声大叫,身子纵起,根本没有一丝躲避,在空中直直一道刀芒向云瑞劈来,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杀招。

    这道刀气无比霸道,携带这武者无比悲情的杀意,仿佛无坚不摧。就连云瑞,面对这义无反顾的一刀也有点动容。

    但是剑气的威力又如何是刀芒能够匹敌的?那武者就如同飞蛾扑火,堪堪扑倒近前就血落如雨,重重跌落地上。

    “阿里嘎脱…”这武者最后挣扎着说了几个字,就断气了。从发现凶手到尘埃落地,前后不过几分钟。

    “你杀了他,他还说谢谢你!真是变态!”李清尘说道,走上前来。“云瑞,想不到你这么厉害,你会剑气?”李清尘瞪大眼睛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云瑞,本来不大的嘴巴张得却不小。心想他的修为怎么说也是丙等,可是一个多月前还和哥哥打擂,听哥哥说修为还不如哥哥,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这么厉害?难道以前又是装的?

    “剑气其实也算不上,只是剑芒练到家了就像剑芒。”云瑞不想解释,信口胡诌道。他这个年纪按武者的理解要是练到剑气那简直就是天才,被认为是天才显然不符合他一向低调的性格。

    “哼,你装。你怕什么?怕哪个女子觉得你太厉害非要嫁给你?”李清尘很熟的白了他一眼说道。可是话一出口,忽然就觉得有点不妥,神色也有点不自然了,这时又想起之前云瑞不要她上来冒险,心里竟然泛起一丝甜蜜:他好像很关系我?

    好在云瑞没没有在意她的神情,直接向杨艺走过去,道:“杨队,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杨艺刚才心一直悬在天上,现在终于放了下来,今晚的惊险实在是前所未有,今晚的见识也是前所未有。她一直以为云瑞是走了狗屎运才攀附到机关长,无非精通搏击,连武者都不是,这样的人也就普通特警的水平。

    可是今晚云瑞的表现实在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他不但是个武者,而且武技之高完全已经进入高手的行列,应该是丙等中期以上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就算全国的宪兵系统,也就几个而已。可笑她之前还看不起他,简直是井底之蛙。

    而且今晚要不是他,不但自己几人活不了,凶手也绝对不会抓到,行动不可能成功。

    他先发现重要线索,后力挽狂澜擒杀凶手,无论哪一条都是当之无愧的首功。

    但是她毕竟是个老宪兵,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赶紧说道:“云瑞,今晚多亏你。我没事,你快看看车里的那个女孩子。”

    “她没事,就是有点痴痴呆呆的。”李清尘的声音适时传来,正拉着那个女孩子从商务车上下来。

    云瑞走过去一看,果然发现这女孩子被一种摄心术镇魇了,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云瑞伸手按住她的头顶,暗运神觉力梳理她的脑海,很快那女孩子就在杨艺和李清尘的惊讶下回转了神志。

    “我…这在哪?”女孩子好像是突然才看到眼前的一切,颤抖这说道。杨艺和李清尘,还有那个受伤的警官都以既同情有庆幸的目光看着她,要不是云瑞,这个青春可爱的女孩子会死的惨不堪言。

    “云瑞哥哥,你这是……”李清尘看到他转眼就让这女孩子恢复了神志,又是看不懂了,不知不觉的连哥哥也叫了起来。

    “你这是催眠术吧?”杨艺也自作聪明的说道,心想他竟然还懂催眠术!

    云瑞淡淡笑道:“不错,就是催眠术。她白催眠,我再用唤醒她而已。”杨艺的话刚好给了他需要的解释。

    正在这时,其他几个组终于赶到了。

    实际上他们来的还真不慢,从接到讯息到赶到现场也就五六分钟。但这短短几分钟发生的事情太多。

    “十人牺牲!杨队和刘警官受伤!凶手太强悍了!”

    “行动成功,凶手一人落网一人被杀!”

    “呼叫总部报告最新情况,牺牲太大了。宪兵牺牲两人,特警牺牲五人,特种兵牺牲三人!”

    很快宪兵机关和警察局的联合指令就传来。

    “…立刻将受伤昏迷的凶手妥善押到警察局,一定要严密看护…”

    “其他各小组继续潜伏监视,以防还有其他凶手作案…”

    “受伤的杨艺和刘海军送到医院治疗,云瑞先回宪兵队汇报现场实录!”

    ……

    大半个小时后,云瑞出现在宪兵机关的机关会议室。里面坐满了人,全部是七品以上的军官和警官。机关长李炳和警察局长也在座。

    云瑞上台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边,也没有隐瞒什么。反正杨艺和刘海军也是全程目击者。

    会议室几十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凶手竟然还是两个丙等武者,好像还是东瀛人!而且还会邪术,难怪一次次作案能得逞,视上万军警有如无物!

    同时对台上神情淡然目光清冷的云瑞也充满了震惊,十年未破的怪案,穷凶极恶的凶手,他几天就轻轻松松的破掉,面对两个丙等修为的武者不但不落下风还能大获全胜,这样的能力绝对能称之为奇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