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品真人在异世>  第二百零五章 谋划政变

绝品真人在异世 第二百零五章 谋划政变

    云瑞彻底愣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李清尘的话。和她结婚的是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云瑞首先感到的是一阵无比的轻松,紧接着,就感到无比的荒谬,他好像明白李清尘做了什么。

    李清尘赶紧挽着他的胳膊,柔软挺拔的胸脯贴着他,带着撒娇的说道:“老公,对不起,我,我拿了你的户口到民政局登记过了。”说完把头埋进云瑞的怀里当鸵鸟。

    这算什么?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拿着自己的户口和证件去登记结婚?饶是云瑞有了心里准备,也想不到她的胆子这么大,做事这么出格。

    自己被结婚了?云瑞有点懵然,这种感觉很怪异,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恼怒。但是比之前听她说和别人结婚要好的太多。很快,云瑞就明白了李清尘的用意,故意先说她和别人结婚,让自己生气难过,接着就说出那个结婚对象就是自己,这样强烈反差下,自己就不会首先感到发火,反而是首先松一口气。根本就是掌握了自己的心理。

    好狡猾的女人。云瑞知道李清尘外表爽利开朗,其实是有心机的。从她骗自己到松谟森林就可见一斑。现在竟然乘着自己不在拿着自己的证件登记结婚,造成既定事实。告诉自己结婚的时候还在耍心眼玩心理战。

    不过她再有心眼,也只是为了和自己在一起。他又能真的生气么?

    证件和户口本他上次为了过户牡丹园丹青别墅,曾经用过,就放在别墅里。想不到被她拿走了。

    “你找谁代替我的?”云瑞沉脸问道,他知道光靠证件,当事人不全部在场是不可以领证的。

    李清尘表现的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找了一个和你照片上有点像的堂兄,他代替你去的。”说完赶紧继续当鸵鸟,抓着云瑞的手也紧了不少,显示出此时内心很紧张。

    云瑞无语,想都不用想她家人也参与了,说不定就是她家人的主意。

    云瑞没好气的说道:“也就是说你家人也参与了对吧?”

    李清尘装模作样的恨恨说道:“都怪我哥和我叔,他们说你在十万大山一心想找一个叫江秀心的女孩,说你可能会花心把我甩了,就,就…”

    “就给你出了这个馊主意?”云瑞冷笑着说道,他真的不是道说李家人什么好。而且他不信这不是李清尘自己也有的想法。

    “老公,你不要生气,人家,人家是太在乎你了,你别生气好吗?”李清尘的眼泪流下来,“我真的担心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如果是那样,我都不敢想。”

    云瑞暗叹一声,其实他并不在意什么结婚证,也不在意她采取这样的手段,可是现在他还有景小宛和穆青眉,现在李清尘这样一胡来,岂不是对她们不公平?就算自己没有厚此薄彼的想法,可是她们未必这样认为。

    云瑞感到很荒谬,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成了已婚男人。这到底算什么?

    “清尘,我们再去趟民政局吧。”云瑞温言说道,并没有真的怪她,只是不想要这个结婚证。

    李清尘的脸立刻变得苍白,云瑞能感受到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李清尘原本亮丽迷人的眼睛迅速黯淡下去,颤抖的说道:“老公,你,你要和我离婚?”说完,豆大的眼泪滚滚落下。

    云瑞想不到她的反应这么强烈,她从来没有在李清尘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清尘,你别这样好吗?无非就是一张纸而已。你知道,我喜欢的不光是你一个人,这样的话,对她不公平。”云瑞很无奈的解释说道。

    “老公,我真的不是在意这一张纸,我是害怕会失去你,哥哥和叔叔都说了,你这样的人一定会有很多人女人喜欢的,我不在意你已经喜欢的人,可是我害怕会有其他女人会取代我的位置。到时候,你就忘记我了。”李清尘哭着说道。

    “我知道这样的做法很自私很霸道,可是他们给我出主意的时候,我没有反对就答应了。如果你要和我离婚,那我们就去吧,是我太任性了。”李清尘哭的梨花带雨。

    云瑞感到很头痛。穆青眉说宁愿他伤心活着怀念她,也不愿他死了自己伤心。这是自私而又忘我的感情。李清尘这么做,却是霸道到极点的感情,甚至说不择手段。

    但是真的无法责怪她。

    “好了,不去了不去了,你别哭了。”云瑞看到她哭的凶残,忍不住心痛的安慰。

    李清尘的哭声顿时小了很多,半响,方才抬起要哭肿的眼睛,很过意不去的说道:“真的?可是,那岂不是对她很不公平?”

    云瑞没好气的说道:“你还知道啊,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我先说清楚,有没有这证对我来说根本没区别。”

    李清尘无话可说的情况下赶紧捧着他的头吻了下去,在闭上眼睛的一刹那,目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云瑞是真人不假,可是哪里知道女人的这些小心眼?

    过了一会儿喘不过气来,两人才分开。李清尘说道:“本来你回来他们要逼迫你办喜宴的,可是我怕你为难,所以很坚决的拒绝了。”她的语气中透着一种邀功的语气,似乎这样是帮了云瑞的忙。

    云瑞一时恨不得把她扔到车子外面去,李清尘简直是个小狐狸。

    ……

    云瑞在海京陪了李清尘一天,就独自去了燕京。这次,他一定要把太子和救世主的罪证找到。让太子和救世主永世不得翻身。当然,刺杀是最简单的办法,可是刺杀皇太子,等同于反叛大夏帝国的重罪,一旦被政府怀疑是他做的,那么就是天大的麻烦。他可没有自大到能对抗整个国家机器的地步。就算他能,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和自己的国家作对。

    云瑞踏上去燕京的飞机的时候,燕京郊外一个外面毫不起眼的别墅下面,却有一群人在一个大殿内开会。

    任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会有一个宫殿一样的地下室。里面装饰的不但无比豪华,还充满了高贵威严的气势。地面全部用汉白玉铺成,左右还有蟠龙柱,靠北设置的有宝座,宝座前还有铜鼎,香炉,铜鹤,显得很是穆肃。

    确切的说,这不像是会议,倒像是古代皇帝上朝议事。

    一个身穿龙袍的英俊男子端坐在龙椅上,气度雍容华贵,看上去不怒自威。

    宝座下面是十几个穿着各异的男子,个个站在那里,神情很是恭敬。

    “曹卿,京城的警察力量,你现在能完全掌握的有多少?本宫问的是绝对可靠的人。”龙椅上的男子问道。他正是云瑞这次的目标,太子李渭。

    被他问话的是个穿警服的中年男子,听到李渭的话,赶紧鞠躬说道:“回殿下的话,虽然臣是警察大臣,可是还有掌握京师戒严的警备总司令,臣只能掌握五千左右的警力,而且到时还不能警备部出来反对。”

    李渭点点头,淡淡的说道:“警备部自有办法。五千警力控制各大媒体和电视台够用了。”说完对一个穿西装的男子说道:“周卿,最近的统计,有多少议员会听命?”

    那个西装男子说道:“臣是副议长,为了避嫌,不能和议员们走的太近。但是据臣估算,对我们完全忠心的不到一成,其他的都是被药物控制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到时修宪会有超过六成的人投赞成票。”

    李渭满意的点点头,“复古计划就在眼前,不能出任何纰漏,要不干则已,一干功成。因为我们没有第二次机会。一旦失败,不但本宫万劫不复,就是卿等也要受到审判。”

    一个戴眼镜穿国服的老人说道:“殿下放心,这次京师和各大城市的学术界,也会准时相应修宪,舆论的控制权也在我们手里。”

    老人说完,一个气度干练的中年男子也表态说道:“不成功则成仁。殿下,臣的第七师团随时会以镇压叛乱的名义进入市区,解除禁卫军的武装,控制皇宫,国会和内阁。三万官兵唯殿下马首是瞻!”

    一个面容冷肃的人说道:“共和,共和,共个什么和!大权就该君主来抓!殿下,臣的内卫可是不会手软的,要是危害到殿下计划的人,无论是谁,臣都要清除逮捕的。”

    李渭知道他是要自己表态,冷厉的说道:“龙卿尽管放手去干,危害计划的,除了陛下,皇后,首相,议长四人,谁都可以杀,都可以逮捕。本宫会让救世主中的武者配合你。”这倒不是李渭不想杀首相和议长,只是因为他们的权力太大,影响太大,一旦杀了,很难善后。最好的办法就是到时逼他们赞同王政复古,交出大权。

    而且,首相和议长身边的保卫也非常严密,想杀也很不容易。

    “好,诸卿一起努力吧!一旦王政复古,本宫掌握大权。诸位不是公爵就是侯爵,世袭罔替。现在散会吧。”李渭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