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笑傲仙缘>  第148章 潘多拉魔盒

  凌云对那处散发着奇异波动的地方有点好奇,想一探究竟,疑惑地询问道:“那个地方会不会就是这奇门遁甲大阵的阵眼呢?也许可以通过这个地方破阵而出。”
  冷寒月说道:“那个地方绝对不会是阵眼,倒有可能是有陷阱等着我们去踩,也有可能那处地方埋藏着某个远古宗派的宝藏。”
  听说是宝藏,凌云的兴趣更浓了,笑道:“既然有可能是宝藏,是不是也有可能是圣殿之钥呢?虽然我们在海上看到的地图上面显示的圣殿之钥是在山上的半空之中,但我想,海上的地图那样显示只是告诉我们圣殿之钥是在这座山里面,方便我们看到,所以就那样显示了。如果只在山中显示一个小钥匙,大家也很难发现。”
  楚俊杰笑道:“我觉得凌云说得有道理,这个地方究竟是陷阱还是宝藏,我们现在很难确定,但是,既然有线索了,就一定要打开来看看,不能白白地错失机缘了。”
  “阿杰,你用后羿弓打开那个地方吧,如果那地方隐藏有魔界妖孽,后羿弓也可以对它造成一定的伤害,如果是宝藏或圣殿之钥应该不会被后羿弓破坏掉。”
  略一沉吟,冷寒月还是有点不放心,又望向陈语嫣,说道:
  “语嫣,你能不能把那处空间设置一下禁止,万一有漏网的魔界妖孽,也可以阻挡一下。”
  陈语嫣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我的空间禁止能力也是有限的,不保证万无一失。”
  冷寒月笑道:“语嫣,你尽力就行了,如果里面的东西真的能突破你的禁止,我们再见机行事。”
  “我感觉这处空间非常诡异!”
  摸了摸鼻子,凌云望向陈语嫣,笑道:
  “语嫣,要不你们两人在这附近摆下九天雷电阵,如果真的有厉害的魔界妖孽,凭我们的能力不足以对付了,我们也可以躲到九天雷电阵里面去,有了九天雷电阵再加上你的空间禁止,我们的安全又多一份保障。”
  闻言,楚俊杰、申屠绝、申屠辉两人也表示小心谨慎一点比较好。
  冷寒月和陈语嫣两人点了点头,就着手布置九天雷电阵了,两人布好阵后,陈语嫣又在有奇异波动的那个地方设置了空间禁止,接下来就看楚俊杰的了。
  楚俊杰见一切都准备好了,就从须弥戒里面拿出后羿弓,弯弓搭箭,天地之间的灵气化为金色光芒向后羿弓和雕翎箭上涌去,磅礴的能量令得周遭的空气都是扭曲起来了。
  楚俊杰身处一个金色光团之中,漆黑的眸子之中,似乎也有着金色光芒涌动,身处灵力风暴中央,衣袂飘飘,威风凛凛,有如天神。
  点点金光,淡淡金芒,从闪烁金色光芒的后羿弓上透发而出,雕翎箭离弦而去,化作一道金芒。
  雕翎箭射出的瞬间,天际之上,雷云瞬间凝聚,风雷阵阵,大地失色。
  轰!
  金光闪闪的雕翎箭射到地面上,大地一阵剧烈颤动,卷起漫天尘沙,一道轰然之声响起,金色光芒弥漫。
  一个宽几十米,深达数百米的巨坑出现在大家眼前,闪烁的金光之中,竟然夹杂着一缕缕黑气。
  凌云放眼望去,但见那金色光芒闪烁的雕翎箭悬浮在半空之中,箭尖处是一个黝黑的铁盒,铁盒之上一缕缕黑气升腾着,黑色铁盒上弥漫着奇异的能量波动,盒面上雕刻着一些奇怪的花纹,还刻有几个细小的字:潘多拉魔盒。
  这个潘多拉魔盒不但坚硬无比,而且似乎有灵性一样,竟然从魔盒上面散发出奇异的能量波动,抵挡住了雕翎箭上暴涌而出的金色光芒。
  金光涌动的雕翎箭和黑气弥漫的潘多拉魔盒一时之间相恃不下,陷入了僵局之中。
  冷寒月脸颊上多了一份凝重,失声道:
  “想不到魔界圣物竟然遗失在这片远古仙魔战场之中了!阿杰,你快把雕翎箭收回来,只要你不试图破坏这潘多拉魔盒,潘多拉魔盒在无人掌控的情况之下,自然就会陷入沉睡状态,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凭我们的能力也没办法毁掉这个潘多拉魔盒。”
  闻言,楚俊杰点了点头,手一招,金色光芒闪烁的雕翎箭顿时光芒尽失,慢慢地缩小,化为一支几寸长的泛着幽黑色光芒的小箭,飞了回来,悬浮在楚俊杰身旁不远处的半空中。
  楚俊杰收好雕翎箭后,往巨坑之中望去,面露喜色,对冷寒月投去异样的目光。
  正如冷寒月所说的那样,巨坑之中的潘多拉魔盒,竟然是通灵的,可能感觉到危险气息远去了,已经跌回坑底,静静地躺在那里,那铁盒之上升腾着的那一缕缕黑气也消失了,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黑色铁盒。
  “根据神话传说,潘多拉打开魔盒,释放出人世间的所有邪恶——贪婪、虚伪、诽谤、嫉妒、痛苦等等,但魔盒之中的希望还没有来得及释放时,又盖上了盒盖,把它永远锁在盒内。”
  楚俊杰想起了书上的记载,缓缓地说道:“如果我们打开魔盒,释放出来的是希望,应该是一件好事呀。”
  冷寒月掩嘴笑道:“阿杰,潘多拉魔盒里面装的是魔界的希望,仙魔是对立的,魔界的希望,对于我们这些修仙之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微微点了点头,楚俊杰望向冷寒月,微笑道:“寒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我们是不是要将那魔盒重新埋进地下?你见多识广,这件事由你来决定吧。”
  “我知道的也不比你们多,因为九天星曾经是远古仙魔战场,在我决定过来的时候,我师傅有点不放心,担心我会有危险,教了我一些相关的知识,我也是现学现卖。”
  眸中充斥着笑意,冷寒月笑吟吟地说道:
  “也只能重新将这潘多拉魔盒埋到地下了,等回到梦幻星域后,我和师傅说一声,让我师傅想办法处理这个潘多拉魔盒吧。”
  冷寒月说完后,纤手轻扬,磅礴的灵力弥漫开来,附近地面上的泥土纷纷地涌向巨坑之中。
  楚俊杰、申屠绝、申屠辉等人见状,也帮冷寒月一起将附近的泥土推向巨坑之中,没多久,巨坑消失了,只是巨坑所在之处的土壤显得有点新,和别处有点不一样,上面缺少了那一层薄薄的青苔。
  为了防止这潘多拉魔盒落入魔界妖孽们的手中,大家一起动手,从别处移植了一些青苔过来,将附近的地面略微伪装了一番。
  见一切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冷寒月满意地笑了笑,手掌心凝聚一道灵力光束,在附近的几棵参天古树上留下了几个灵力标记,冷寒月用的是她师傅传给她的一种做标记的特殊法诀,是为了方便以后她师傅过来时找寻,如果不熟悉这种法诀的人,是不可能发现这些灵力标记的,也不怕被别人发现此处的异状。
  一切处理完毕,冷寒月收起了摆在附近的九天雷电阵,此处到处都是禁止,也无法分清楚方位,大家只能依照记忆,继续往同一个方向前进,因为现在还是被困在阵中,不一定安全,楚俊杰也没有从须弥戒里面放小萱、夏候琪、司马海等三人出来。
  当楚俊杰、冷寒月、申屠绝、申屠辉、凌云、陈语嫣一行六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了以后,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十多道有如鬼魅的蒙面人的身影出现在埋藏潘多拉魔盒的地方。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说道:“阿熊,你动手将这处地面挖开,把潘多拉魔盒取出来,魔界圣物肯定不同寻常,这等宝物被埋在地下,未免有点暴殄天物了。”
  一道略微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说道:“爹,魔界圣物不是寻常之物,凭我们的能力恐怕没办法控制,危险之极,我们如果不小心被魔界邪法所浸蚀,也许会成魔,后果不堪想像,还请爹三思!”
  “阿熊,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年轻人就要敢做敢拼,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个性怎么能做成大事呢?”
  那道苍老的声音老气横秋地说道:
  “我们黑龙会的将来还要靠你发扬光大呢,如果我们能在仙魔战场之中把云顶天宫的楚云飞、楚俊杰两父子除掉,云顶天宫就只剩下楚夫人和几个老不死的了,还不是我们黑龙会的囊中之物?”
  黑衣蒙面老者正是黑龙会的会长欧阳恨,至尊境的修为。
  年轻的蒙面人是欧阳恨的儿子欧阳熊,神宫境的修为。
  旁边的那些黑龙会的长老们都是神宫境的修为。
  还有三位黑衣蒙面人,并不是黑龙会的,虽然表面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神宫境的修为,但他们是至尊境的修为,只是隐藏了修为。
  这三人是欧阳恨挑战楚云飞的底牌之一,欧阳恨的真正助力是另一大势力,对方强大到令欧阳恨也感到震惊,也觉得和那人交往是与虎谋皮,非常危险。
  但为了对付楚云飞,欧阳恨豁出去了,只要能除掉楚云飞两父子,他也不顾后果了。
  欧阳恨和楚云飞曾经是患难与共的兄弟,十多年前,两人一起创立了美域高集团。
  后来,因为经济危机,美域高集团负债累累,欧阳恨为了躲避债主,失踪了几年,而这段时间,楚云飞来到另一个星球创立了云顶天宫集团,生意也上了轨道,而原来的美域高集团,却破产了。
  几年后,欧阳恨找到了楚云飞,那时候,美域高集团已经不在了,楚云飞已经是云顶天宫集团的董事长了,欧阳恨提出要做云顶天宫集团的大股东,被楚云飞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楚云飞的理由虽然冠冕堂皇,但欧阳恨却心理不平衡,觉得楚云飞不讲义气,觉得楚云飞肯定转移美域高集团的资产了,是用美域高集团的资产做启动资金,才有了现在的云顶天宫集团,他觉得云顶天宫集团他也有份,楚云飞应该让他做云顶天宫集团的大董事长。
  最后,楚云飞看在以前是兄弟的情份上,同意让欧阳恨做云顶天宫集团的董事长,但是给欧阳恨的股份很少,欧阳恨虽然不满,但也不敢表达出来,只是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成立了后来的黑龙会。
  欧阳恨表面上虽然还是和楚云飞称兄道弟,暗地里却雇佣杀手谋杀楚云飞、楚俊杰两父子,想夺取云顶天宫集团的管理权,无奈楚云飞两父子行事小心谨慎,保镖众多,云顶天宫的安全措施又做得很到位,多次谋杀行动都以失败告终了。
  楚云飞经过一番调查,查出那些想取他性命的杀手和欧阳恨有关系,楚云飞约见欧阳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欧阳恨收手,大家以后还是兄弟。
  欧阳恨把责任都推给黑龙会的那些长老们,说是那些长老们想替他打抱不平,当着楚云飞的面处死了一位长老,并且说那位长老是主谋,并且向楚云飞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欧阳恨的暗杀行动并没有停止,只是做得更加的隐蔽了......楚云飞一怒之下,通过一些手段,将欧阳恨踢出了云顶天宫集团的董事会。
  自此之后,欧阳恨也消失了一段时间,再一次出现的欧阳恨,势力更大了,他的黑龙会结交了一股庞大的势力,对方愿意全力帮助他铲除楚云飞两父子,这次的九天圣殿之行,就是欧阳恨和楚云飞两人了结恩怨的时候了。
  欧阳熊听了父亲欧阳恨的说话后,点了点头,微捏指诀,半空之中浮现出一把铁铲,在欧阳熊的控制之下,天地之间的灵气涌向铁铲,铁铲高速地旋转起来,地面的泥土四散开来,中间出现了一个坑洞,没多久,潘多拉魔盒出现在坑底。
  欧阳熊迟疑了一会儿,手一招,一股吸力暴涌而出,坑底的潘多拉魔盒化作一道流光,飞进了他的手中。
  欧阳熊并没有打开那个潘多拉魔盒,而是递给了欧阳恨,只是欧阳熊没有察觉到,当他的手碰到魔盒的时候,魔盒上有一缕细小的黑气,缓缓地渗入他的手掌心之中,没多久,欧阳熊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丝云雾状的黑色阴影,漆黑的眸子在那一瞬间闪烁着诡异的红色光芒,片刻后,红芒消失了。
  欧阳恨接过了潘多拉魔盒,眼中掠过一抹贪婪,眼眸之中红色光芒一闪而逝!
  欧阳恨测试了一番,发现这潘多拉魔盒并没有什么特的地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材料所铸,竟然坚硬无比,神识也无法探入,但是,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盒子,并不是什么法宝。
  欧阳恨心道:“也许法宝在盒子之中。”
  在贪婪的驱使之下,欧阳恨毫不犹豫地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缕缕黑气升腾起来,有如云雾,黑气极淡,其他的那些黑衣人并没有察觉到,那云雾状的黑气扩散了开来,飘荡在空气之中,最后,钻进了那些黑衣蒙面人的体内。
  一缕细微的红色光芒在那些黑衣蒙面人的眼中一闪而逝!
  当那些黑气接近那三位至尊境修为的强者时,三人似乎有所感应,微微皱了皱眉,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片刻后,一抹诡异的红芒在三人眼眸之中一闪而逝!
  没过多久,欧阳恨苍老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语气似乎有些暴躁,怒骂道:“什么鬼潘多拉魔盒,我还以为里面藏着厉害的法宝!竟然是一个空盒。”
  欧阳恨作势欲将潘多拉魔盒丢掉,犹豫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将潘多拉魔盒收进了乾坤袋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