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笑傲仙缘>  第420章 星殒神界
“不管你师傅是不是时空之神,你和我在一起,都要比和太虚天尊在一起更安全。”
  
  半响之后,无良天尊缓缓地说道。
  
  “是吗?”
  
  凌云说道:“我从不为我自己的安全担心,能伤害到我的人,这飞船上可没有。”
  
  “你很有自信。”
  
  无良天尊沉默了一会儿,笑道。
  
  面对一位实力远远远高于他的混沌天尊,凌云觉得,还是高冷一点比较好,给无良天尊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无良天尊捉摸不透,也许不敢轻易动手。
  
  所以,凌云选择沉默,没有再接话。
  
  无良天尊见凌云不说话了,眼中寒芒一闪,传音道:
  
  “凌云,你知道太虚天尊为什么过来找我吗?因为,紫琼神剑原本是太虚天尊先发现的,却被我夺了过来,他自然想夺回去了。”
  
  无良天尊见凌云似乎没有说话的打算,心中微怒,觉得该下点猛药,让凌云明白当前的局势,继续道:
  
  “太虚天尊现在虽然没有动手,进入星殒神界之后,恐怕会找机会对我出手,而紫琼神剑不在我身上,我当然不愿意和他动手了,到时候,我会告诉他,紫琼神剑在你这儿。”
  
  无良天尊输给他的紫琼神剑竟然还牵扯到这么一段恩怨,凌云再也无法沉默了。
  
  不过,他知道,无良天尊之所以说出来,必有所图。
  
  一念之此,凌云也顺着无良天尊的意思问下去,道:
  
  “我们是一路人,理应互相帮助,你帮我挡住太虚天尊,他的手下我自己可以对付。”
  
  无良天尊见凌云果然上当,正好趁机谈条件,笑道:“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需要你付出相应的代价。”
  
  见无良天尊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凌云继续问道:“什么代价?”
  
  无良天尊道:“紫琼神剑是一件永恒神兵,一般情况之下,就算是混沌天尊都很难得到它的认可,你只是一位祖神,而它却肯自动认你为主,表示你身上肯定有秘密,你先将你的秘密告诉我,我也许可以考虑帮你。”
  
  凌云怀疑,紫琼神剑之所以会认他为主,是因为他拥有时间本源,除此之外,他身上还真没什么秘密。
  
  凌云可不想透露这个秘密,笑道:“可能我长得比你帅吧。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秘密了。”
  
  无良天尊嗤笑道:“比你帅的人多了去了,紫琼神剑为什么没有认别人为主,而是认你为主,你这话可信度太低。”
  
  “我虽然也不算特别帅,但是,和你一比,也算是一个大帅哥了。紫琼神剑可能太讨厌你了,这才降低要求,认我这个不帅的大帅哥为主人了。”
  
  凌云提议道:“要不,只要你帮我挡住太虚天尊,我将紫琼神剑还给你,这样可以不?”
  
  无良天尊摇头道:“紫琼神剑又不肯认我为主,我无法动用它,它整天和我作对,我用来何用?”
  
  凌云笑道:“既然你不要,我只有将紫琼神剑还给太虚天尊了,他得到紫琼神剑之后,应该不会再找我的麻烦了吧?”
  
  无良天尊冷笑道:“只可惜,紫琼神剑已经认你为主了,在你没有殒落之前,紫琼神剑不会再认新的主人,太虚天尊为了收服紫琼神剑,还是会取你性命。”
  
  凌云叹道:“看来,这一架非打不可了。太虚天尊如果真敢来找我,我自然要他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只要你不进星殒神界,太虚天尊畏惧你师傅的威名,也许不会为难你。”
  
  话锋一转,无良天尊说道:
  
  “星殒神界自成规则,与外界隔绝,你如果进入星殒神界,太虚天尊取你性命,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算你在其中殒落了,你师傅还以为你是被星殒神界的危险灭掉的呢。”
  
  无良天尊也想在星殒神界对凌云下手,只是有点畏惧凌云的师傅,正好趁此机会试探一番。
  
  凌云听了无良天尊的说话,也确认神域真有一位时空之神,而且,其实力能让天尊畏惧,肯定是一位超越天尊的存在了。
  
  想多探听一些关于时空之神的消息,凌云半真半假地说道:
  
  “想不到我师傅的威名能震慑到太虚天尊!不过,我此次出来历炼,是为了在生死之间有所感悟,可不能再依靠师傅了,星殒神界,也是必须去的了。”
  
  听了凌云的说话,无良天尊虽然只是信了三分,却也难以确定凌云的师傅是不是时空之神。
  
  他心中暗暗决定,如果在星殒界对凌云动手,必须要一击必杀。
  
  否则,如果让凌云逃走了,他可能会面临被时空之神的追杀的局面。
  
  令凌云失望的是,接下来的路上,无良天尊没有再说起时空之神,而凌云也不便询问,以免谎言被拆穿。
  
  域界飞船飞行了一个多月,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个庞大得超乎想像的星球,却并没有看到任何的陆地,映入大家眼帘的是一望远际的海洋。
  
  “难道通向星殒神界的时空通道就在大海之中?”凌云心道。
  
  而此时,也有数十艘巍峨宽阔的域界飞船散落在各处,似乎在等待星殒神界的开启。
  
  轰鸣声过处,远处又有一艘艘巍峨宽阔的域界飞船正碾压开气浪,浩浩荡荡地飞行而来。
  
  到达目的地之后,那些强者也从船舱走了出来,来到了船舱外的甲板上。
  
  凌云略一扫视,发现过来星殒神界的混沌天尊已经超过一百位了,祖神、神王、真神就更多了。
  
  凌云终于是长见识了!
  
  他怀疑,神域混沌天尊的数量恐怕比三界的大罗金仙还多,随便一位混沌天尊去到三界,整个三界恐怕只有沦陷的命运了。
  
  他心中也暗暗庆幸,不管是混沌天尊不知道有三界的存在,还是不屑去,也总算给了三界强大起来的机会,待到他和陈语嫣等人成长起来,就不怕神域的入侵者了。
  
  凌云心中暗暗决定,为了有能力保护三界的亲人和朋友,他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成为混沌天尊。
  
  无良天尊一直关注着凌云,见凌云望着附近的域界飞船,竟然面现惊容,也很是不解。
  
  大帝宝藏现世,只是过来一些混沌天尊,没有一位涅盘帝君出现,已经是小场面了,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如果有更高级别强者的宝藏开启,那才是真正的大场面呢。
  
  难道凌云一直在师门修炼,没出来闯荡,没有见过世面?
  
  因为对凌云不了解,无良天尊心存好奇,想试探一番,道:
  
  “凌云,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进入星殒神界之后,面对混沌天尊级别的强者,你只有任凭宰割的份了。”
  
  闻言,凌云收敛心神,脸上也瞬间恢复了平静,说道:“无良天尊,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我进入星殒神界,莫非有什么阴谋?是不是怕我在星殒神界破境成为混沌天尊?”
  
  无良天尊听到凌云说在星殒神界成为混沌天尊,也感到有点诧异。
  
  因为,星殒神界虽然可能有各种令祖神、混沌天尊动心的机缘,却不具备让祖神破境成为混沌天尊的条件。
  
  “他师傅如果真的是时空之神,这种常识性的问题,怎么会没有告诉他?”
  
  “难逃是因为时空之神的徒弟太多了,凌云并不得宠,也许连得到时空之神指点的机会都没有,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而已,而凌云为了成为正式弟子,这些年在埋头苦修,很少出来闯荡?”
  
  “就算他没机会得到时空之神的指点,也可以问师兄弟呀?又或者,他在说谎,他根本不是时空之神的徒弟?”
  
  “可是,就算他不是时空之神的徒弟,这种常识性的问题,肯定也是知道的呀?”
  
  “难道他并不是什么大势力的弟子,只是误打误撞得到了某种逆天的机缘,这才成为祖神,却并不知道怎么才能成为混沌天尊?”
  
  无良天尊心中的疑惑更多,试探似乎失败了,凌云什么消息也不肯透露,反而将了他一军,无奈道:
  
  “大家相识一场,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你既然不识好呆,我的提醒也到此为止了。至于你说的在星殒神界成为混沌天尊,我劝你别做梦了。”
  
  凌云并不知道,他就算在星殒神界得到机缘,也不可能在星殒神界成为混沌天尊,反而以为无良天尊是在说气话。
  
  一念之此,凌云嗤笑道:“无良天尊会那么好心?那么,是不是该改名为有良天尊了?”
  
  无良天尊彻底无语,脸色有点难看,冷哼一声,陷入了沉默之中。
  
  心一动,他发现到太虚天尊和他的手下就在附近,似乎有意或无意间锁定了他和凌云,笑道:
  
  “你这句有良天尊,让我有点汗颜!我就做一次好事,再提醒你一句,太虚天尊对我们似乎比较感兴趣,也许真的是冲着紫琼神剑而来,你小心了。”
  
  凌云也注意到了太虚天尊一帮人,确实是有点令人头痛,而且,无良天尊似乎也在找寻他收服紫琼神剑的原因,不挖出秘密,恐怕也不会罢手。
  
  进入星殒神界之后,他恐怕会面临两位混沌天尊的追杀,形势确实十分不妙。
  
  而就在这时候,太虚天尊竟然带着一帮手下向他走了过来,笑呵呵地说道:
  
  “小兄弟,星殒神界危险异常,我们不如同行,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凌云嘟囔道:“星殒神界再危险,也没有人危险,你离我远一点,我似乎比较安全。”
  
  太虚天尊不以为忤,也没有生气,反而大笑道:“小兄弟真幽默!”
  
  打又打不过,赶又赶不跑,凌云只得退开一点,尽量和太虚天尊、无良天尊保持安全距离,如果他们真的出手偷袭,也有时间逃跑。
  
  凌云原本是处于太虚天尊、无良天尊中间。凌云避开了,太虚天尊、无良天尊两人之间再无阻隔,针锋相对,却谁也不肯示弱,各自反而往前踏出了一步。
  
  两股强大的气势爆发而出,上冲九天,下慑九幽,汪洋一般的力量在汹涌,附近的那些神王、真神在这股威压之下,浑身战栗,不由自主地跪在了甲板上。
  
  他们不想保持这种屈辱的姿势,但是却难以动弹,且身体在哆嗦与抖动,连牙齿都在打颤。
  
  那些祖神虽然并没有在太虚天尊、无良天尊的威压之下跪下,却也艰难地抵挡着,或远远地避了开去。
  
  凌云终于明白到了混沌天尊的可怕之处,凭他的修为,只是抵挡混沌天尊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已经是很吃力了,如果真的交手,恐怕是必败无疑了。
  
  “如果用万剑归宗,又或者《九天剑诀》第五式剑道域境,不知道可不可以抵挡得住混沌天尊的攻势。”
  
  凌云心念电转:“我虽然收服了紫琼神剑,由于修为太弱,拿都拿不起,根本无法发挥它的真正威力,否则,也许还有一战之力。”
  
  无良天尊与太虚天尊对恃,也有想趁机试探一下凌云的想法,见凌云在他们两人的威压之下,竟然丝毫不受影响,也有点失望。
  
  太虚天尊不想那么快与无良天尊动手,不过,当无良天尊踏出那一步后,他没有退路,也只有踏出一步。
  
  “太虚天尊,我们一直这样对恃,受苦的可是你带过来的那些小辈!”无良天尊哈哈大笑。
  
  “无良天尊,为免我们的交手损坏域界飞船,我们一起去那边诳诳如何?”太虚天尊也不肯示弱,却也不想手下太过难堪,想远离域界飞船。
  
  “如此甚好。”
  
  话毕,无良天尊平缓而有力地向前迈出一步,与山川万物同脉动,有一种可怕的韵律,有一种奇异的法则在流转,每一步都如天鼓在鸣奏。
  
  太虚天尊仿佛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也往前轻轻地踏出了一步,这一步看似平平无奇,却也蕴含一种奇异的法则,这种法则,似乎强于无良天尊。
  
  太虚天尊只是往前踏出一步,就打乱了无良天尊的节奏。
  
  无良天尊知道,如果进入太虚天尊的节奏之中,他将必败无疑。
  
  所以,他在太虚天尊第一步踏出一半的时候,他就踏出了第二步。
  
  太虚天尊也不想落入无良天尊的节奏之中,他要掌握先机,也加快了速度。
  
  两人迈出的脚步越来越快,各自脚踏虚空,往远处掠去,两道身影迅速地消失在远处天边。
  
  “希望两人走了就别回来了,别的天尊一般不会注意到我,打我主意的可能性极小。”凌云心中暗暗祈祷。
  
  无良天尊、太虚天尊两人的比拼只是持续了几天,然后,两人就一起回来了。
  
  而且,两人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望向凌云的目光闪过一丝丝戏谑,形势对凌云似乎更加不利了。
  
  接下来的时间,凌云被两位天尊异样的气势锁定,两人虽然暂时没有出手,也已经让凌云有点坐立不安了。
  
  还好,三天之后,星殒神界开启的日子终于是到了,两位天尊总算是转移目标了,让凌云也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轰隆隆!
  
  狂暴而低沉的轰鸣声,不断地自天空上那看不见尽头的乌云之中传下,那般轰鸣,犹如天地之怒,相当的骇人。
  
  浓浓的乌云中,时不时地有着蕴含着极端狂暴的雷光倾泻下来,然后狠狠地轰在下方海面上,炸起滔天巨浪的同时,也是令得那黑色的海面上有着银色雷浆蔓延开来,嗤嗤的刺耳声响个不停。
  
  “雷鸣声响起时,也是通向星殒神界的时空隧道开启的时候了,你如果想进入星殒神界,现在可以出发了。”无良天尊提醒道。
  
  “不急!”
  
  凌云可不想做那个出头鸟,他想等到最后,等无良天尊和太虚天尊进去之后,他再进去。
  
  而这时,在雷鸣声中,漫天的浓云从天空降落到海面上,遮住了滔天的海水,映入大家眼帘的只是雷芒闪烁,以及不断翻腾的乌云。
  
  这时候,无数道身影冲出域界飞船,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劈下来的雷光,然后迅速地对着海域深处掠去。
  
  太虚天尊见凌云似乎暂时不想进入星殒神界,也没有多说,带领手下,冲进了海域之中。
  
  “凌云,你真的不去星殒神界?如果你不去,我可不等你了。”
  
  话毕,无良天尊也飞身掠进海域之中。
  
  凌云好整以暇地站在域界飞船之上,望着一道道身影冲进海域之中。
  
  半个小时之后,再也没人掠向海域之中,而乌云似乎也快散去了。
  
  凌云知道,再不去,时空通道可能要关闭了,他就错过机会了。
  
  凌云也飞身掠向海域之中。
  
  一冲进浓云之中,灰暗扭曲的虚空直接被撕裂,撕裂出了一条通道来,通道内隐隐还有着扭曲的彩光。
  
  虚空通道周围的色彩,时而变成火红色,仿佛火焰通道。时而变成水蓝色,仿佛海水通道。时而变成紫色……
  
  在这条虚空通道中足足飞行了几个小时,眼前便是豁然开朗,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大海,而是直接穿梭到了另一个世界。
  
  山峦如虬龙起伏,湖泊若明珠点缀,草木清新,灵气氤氲,苍松挺立,草木葱郁,仙鹤飞舞,仙雾涌动,仙葩盛开,飞瀑流泉,白雾蒸腾,云朵缭绕,超尘脱俗。
  
  身处其中,格外的让人觉得舒服,如同沐浴在春风中,令人浑身舒泰。
  
  景色虽美,凌云的心情却不好。
  
  因为,他见到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在这个山清水秀的世界之中,无良天尊、太虚天尊正满脸笑容地望着他。
  
  那种表情,就像猎人看到猎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