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笑傲仙缘>  第532章 莫愁之殇
    莫愁帝君见吓不到几人,只是放了几句狠话,就阴沉着脸退回宫殿之中了。
  
      天巧主宰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当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出手了。
  
      莫愁帝君只是狐假虎威,他知道天巧主宰不可能在十分钟之内赶过来,在结果揭晓前灰溜溜地退走了。
  
      经历这次**,为了伟大的卧底事业,为了身份不被暴露,凌云、叶皓明、楚俊杰三人也不敢再乱闯,一起去找振宇帝君了。
  
      听了三人的叙说,振宇帝君说道:
  
      “天巧主宰有很多儿女,儿女们在外面的一些小恩怨,他一般不会介入,倒是不用担心。
  
      莫愁帝君比较小心眼,他之所以退走是看你们人多势众,事后肯定会找人来对付你们。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找中间人帮你们化解恩怨。”
  
      凌云笑道:“我们正准备在半山找人挑战,有人过来找我们的麻烦,也不用我们主动找门去了。”
  
      振宇帝君说道:
  
      “难得你们还保留着进取之心,我这些年心思都放在享乐方面了,已经不知道修练为何物了。”
  
      凌云说道:
  
      “待享受够了,再继续修炼,劳逸结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振宇帝君叹道:
  
      “我还挺羡慕你们的,羡慕你们还保留初心。
  
      每次看到你们,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我现在的心思都放在在享乐和应酬面了。
  
      我也曾经许多次想收心,想重新将心思放在修炼方面。
  
      事实证明,我很失败,我已经放不下荣华富贵了。”
  
      凌云笑道:
  
      “通向永恒之路并不只有苦修一途,也许你现在的生活就是你追求的道。
  
      你试下改变心态,不要再有心理负担,坚信你的选择,永恒之路就在前面。”
  
      振宇帝君似有所悟,旋即不解地问道:
  
      “你既然看得如此透彻,为什么还要选择苦修?
  
      为什么不像我一样入世享受人生?”
  
      凌云笑道: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看尽繁华,才懂淡然。读懂人心,才懂随缘。
  
      不管入世,还是淡泊,都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只是随心而为。
  
      我们现在过的日子,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凌云、楚俊杰并不是像振宇帝君说的一样苦修,叶皓明倒有点符合振宇帝君想像中的人设。
  
      “好一个随心而为。”
  
      振宇帝君缓缓地将几人面前的酒杯斟满,举杯道:
  
      “听君一席话,使我醍醐灌顶,霍然开朗,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永恒之路。”
  
      振宇帝君利用他的人脉关系,很快就将半山涅帝君的资料调查得一清二楚。
  
      除了怕引来永恒主宰之外,三人也无所畏惧,只要记住不去招惹和永恒主宰有关的那数千位涅帝君就行了。
  
      三人虽然决定尽量避开那些可能惹来麻烦的人,莫愁帝君却不想放过三人。
  
      三人回家的途中被数十名帝君围住了,为首的正是莫愁帝君。
  
      莫愁帝君的眼睛眯了起来,目光渐趋锋利,杀意然而出,冷声道:
  
      “我曾经对你们说过,违逆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你们不懂得把握,现在后悔也已经迟了。”
  
      凌云说道:“你记得你次说完这话后,就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
  
      希望你这次别太怂了。”
  
      莫愁帝君气得浑身发抖,愤怒地挥舞着手臂,声音沙哑,叫道:
  
      “全力出手,格杀勿论!”
  
      凭三人的真正实力,十多位涅帝君,还真是不值一提,可以轻松除掉。
  
      为了伪装的身份,不能太高调了,三人假装不敌,往一个方向逃去,首当其冲的涅帝君被几人的兵器斩成几截。
  
      三人突破包围之后,身化流光,迅速消失在远处天边。
  
      那些涅帝见同伴遇害,面现黯然之色,对三人的身手有着深深的忌惮。
  
      有几人怕下一个轮到自己了,心生退意。
  
      “为天枫报仇,誓除三贼。”
  
      一位涅帝将那位涅帝碎裂的身体收集起来,振臂高呼。
  
      “天枫是因我而亡,我莫愁帝君在此立誓,誓灭三贼以慰天枫在天之灵。”
  
      莫愁帝君双眼神光暴射,怒声喝道。
  
      “天枫是我的好兄弟,我绝不能让他白白枉死。”
  
      “我要报仇,誓灭三贼。”
  
      “仅凭我们这些人,恐怕无法报仇,我们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莫愁兄,把你父亲的宝亭借过来,就可以万无一失了。”
  
      “三贼猖狂,我们应该将兄弟们全都叫来,要他们插翅也难飞。”
  
      十多位涅帝君群情汹涌,热血沸腾,就连那些萌生退意的都被感染了。
  
      商量完毕,各自呼朋唤友,瞬间聚集了一百多人。
  
      莫愁帝君来到天巧殿,一见到天巧主宰,扑倒在地,悲声道:
  
      “父亲大人,你可要替我做主呀!”
  
      天巧主宰望着跪在地,泪流满面的莫愁帝君,疑惑地问道:
  
      “你那位呀?我有你这么怂的儿子?”
  
      莫愁主宰哭道:
  
      “父亲,我是莫愁呀。
  
      他们如果只是欺负孩儿,孩儿拼了这条命,也要让对方脱层皮。
  
      可是,他们在说父亲的坏话,他们说父亲大人在天罡三十六亭中敬培末座。
  
      我气不过,与他们理论,一言不和,大打出手,我兄弟因此惨遭毒手。”
  
      莫愁帝君的兄弟不就是天巧主宰的儿子吗?
  
      儿子遇难,天巧怒火中烧,喝道:
  
      “莫愁,你那位不成器的兄弟惨遭毒手,快快道来,为父替你们做主。”
  
      听到父亲天巧主宰肯出手了,莫愁帝君大喜,忙道:
  
      “我兄弟天枫帝君,他也曾经随孩儿一起听父亲讲道。”
  
      天巧帝君抓了抓头,回忆了一遍,不记得有这个儿子了,疑惑地问道:
  
      “我没有一个儿子叫天枫帝君呀?难道是我哪个不成器的儿子改名了?”
  
      莫愁帝君知道天巧帝君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天枫帝君只是我的兄弟,却并不是父亲的儿子。”
  
      闻言,天巧主宰大怒,喝道:
  
      “你兄弟不是我儿子?难道你也不是我儿子?
  
      你这个孽障,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莫愁帝君大惊,磕头如捣蒜,连声道:
  
      “父亲饶命,儿子知错了。”
  
      天巧主宰锐利的目光如刀锋一样,暴的怒吼一声,重重地一掌拍下,把莫愁帝君身后的地面砸出了一个恐怖的大洞,喝道:
  
      “你知道你错在那儿了吗?”
  
      莫愁帝君感到恐怖的灵力在身后涌动,暗叹:
  
      “我命休也!”
  
      在绝望中,急怒攻心,灵力在经脉中逆转,竟然晕过去了。
  
      天巧主宰还以为莫愁帝君说漏嘴了,圆不了慌,想装晕逃避,怒火更甚,飞起一脚向莫愁帝君踢去。
  
      咔嚓!
  
      莫愁帝君的数根肋骨应声断裂,人也向墙飞去。
  
      轰隆隆!
  
      巨响声过处,墙出现了一个人字形的洞口,光线洒落进来。
  
      天巧主宰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息心中的怒火,充满爆炸力的魁伟身躯缓缓地地向墙走去。
  
      墙的两个愤怒的人字重叠,洒落一地尘埃。
  
      痛醒的莫愁帝君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眼中闪过两缕怨毒的光芒。
  
      天巧主宰抓住莫愁帝君的衣领,将之提了起来,沙哑的声音中弥漫着浓浓的怒火:
  
      “你知道你错在那儿了吗?”
  
      莫愁帝君眼睛微眯,声音尖锐了起来,阳刚暴忽然化作了极深沉的嘲讽和悲哀:
  
      “孩儿是错了,错在不该过来找父亲,错在不该对父亲抱有幻想。
  
      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对任何人说我父亲是天巧主宰,因为你不配。”
  
      天巧主宰眼中怒火暴涌,喝道:
  
      “你真正的父亲是谁,说。”
  
      莫愁帝君想起一个笑话,想借此刺激天巧主宰,脱口而出,道:
  
      “我父亲是隔壁老王。”
  
      天巧主宰怒火攻心,只听到“隔壁”两字,也没有深究“老王”是什意思,提起莫愁主宰就往隔壁天哭殿冲去。
  
      “天哭老贼,你给我滚出来。”
  
      天巧主宰含怒而吼,声若雷霆,响彻九霄。
  
      天哭主宰和天巧主宰颇有交情,常常坐而论道,不明白天巧主宰为何动怒,迎了来,陪笑道:
  
      “天巧兄,何事惹你生气了,天哭向你陪罪了。”
  
      天巧主宰将莫愁帝君扔向天哭主宰,喝道:
  
      “你的儿子还给你。”
  
      天哭主宰还以为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惹天巧主宰生气了,接过一看,大吃一惊:
  
      “你不是莫愁帝君吗?怎么变成我儿子了?”
  
      莫愁帝君望着天哭主宰,惨笑一声,唤道:
  
      “爹,孩儿有礼了。”
  
      天哭主宰可不愿背这口黑锅,忙道:
  
      “贤侄,你可别乱说,你父亲是天巧主宰,可不关我的事。”
  
      莫愁帝君恨满胸,恨父亲天巧主宰不分青红皂白,恨父亲天巧主宰不把他当儿子,他要给天巧主宰找一个势均力敌的敌人,垂泪道:
  
      “爹,天巧老贼已经发现了,瞒不住了,快带孩儿走吧,孩儿不想死呀。”
  
      听到莫愁帝君和天哭主宰的对话,天巧主宰再无怀疑,挥掌劈向天哭主宰,喝道:
  
      “天哭老贼,纳命来。”
  
      天哭主宰提着莫愁帝君,一边狼狈躲避天巧主宰的攻势,一边叫道:
  
      “天巧兄,请听我一言。”
  
      莫愁帝君目光中充满疯狂,不停地推波助澜,叫道:
  
      “爹,加油,不要再手下留情了,天巧老贼不是你的对手。
  
      爹,帮孩儿除此老贼,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
  
      天巧主宰怒火更甚,攻势也更加的猛烈了。
  
      天哭主宰知道天巧主宰误会了,恨不得捏死手中的始作俑者。
  
      可是,事情是莫愁帝君引起的,莫愁帝如果真出事了,误会也没有解开的一天了。
  
      虽然不想,却还是不得不护住莫愁帝君,以免其被天巧主宰诛杀。
  
      天哭主宰高呼:“天巧兄,请听我一言。”
  
      天巧主宰怒吼:“天哭老贼,死到临头,不要那么多废话。”
  
      莫愁帝君大叫:“爹,不要再犹豫了,快快除掉天巧老贼。”
  
      天巧主宰大喝:“莫愁小贼,我先送你路。”
  
      天巧主宰全力出手,决定先诛莫愁主宰。
  
      天哭主宰连忙将莫愁帝君护住,叫道:
  
      “你不能杀他,他如果死了,误会就解释不清了。”
  
      天巧主宰的攻势更猛烈了,吼道: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送你这对狗父子路,以雪我之辱。”
  
      天哭主宰叹道:“莫愁是你儿子,不是儿子。”
  
      天巧主宰吼道:
  
      “我替你养了数万年儿子,我要诛他,是他欠我的,就当报答我的养育之恩了。”
  
      天哭主宰怒道:“你别含血喷人,他是不是你儿子你难道不知道?
  
      你难道感应不到,他和你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闻言,天巧主宰大惊,叫道:
  
      “莫愁帝君明明就是我的儿子,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我怎么会有此怀疑?”
  
      天哭主宰将莫愁帝君扔向地面,拂袖而去,只留下冷冷的话语声:
  
      “天巧老贼,枉我和你这么多年兄弟,你竟然怀疑我?我要和你割袍断义。”
  
      天巧主宰可没空理会天哭主宰,望着地遍体鳞伤,虚弱不堪的莫愁主宰,努力回忆误会产生的根源。
  
      突然,天巧主宰脑中灵光一闪,明白了关键之区。
  
      “天枫帝君只是我的兄弟,却并不是你的儿子。”
  
      天巧主宰终于想明白误会产生的根源,莫愁帝君说的兄弟并不是指亲兄弟,只是好朋友间的一种呢称而已。
  
      他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再加怒火冲,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才有了这场误会。
  
      地的莫愁帝君只是被攻击的余波所伤,并不致命。
  
      天巧主宰知道莫愁帝君肯定很生气,拉不下脸来道歉,冷哼一声,就回天巧殿了。
  
      莫愁帝君受此无妄之灾,躺在地越想越伤心,但愿长睡不起,却又没有自裁的勇气。
  
      涅帝君的恢复力本就惊人,在地躺了几天,身的伤也全都好了。
  
      天哭主宰无辜受累,躲在天哭殿生闷气。
  
      天巧主宰想让莫愁帝君静静,吩咐殿中之人不要打扰莫愁帝君。
  
      因之前的误会,在莫愁帝君面前堕了威风,为免尴尬,天巧主宰决定不让莫愁帝君进天巧殿,就当没有这个儿子。
  
      莫愁帝君只有身下的草地,露珠,清风,明月为伴。
  
      没人理他,由于权限问题,他的朋友也不来。
  
      没人开解的莫愁帝君越想越气,而气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
  
      莫愁帝想起一切都是因为凌云、叶皓明、楚俊杰而起。
  
      他见识过三人的实力,凭他的那些朋友肯定难以除掉三人。
  
      他找父亲天巧主宰帮忙,却又因此受辱。
  
      想起冤枉了他,道歉都没有一句的天巧主宰,最后还把他留在这儿自生自灭。
  
      他打算要让天巧主宰后悔,后悔误会他。
  
      莫愁帝君改容换来到无影殿,向三人挑战。
  
      他疯狂地拼命,激怒了三人,最终被斩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