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光头武僧在都市>  第九百六十三章 苦难的救赎

光头武僧在都市 第九百六十三章 苦难的救赎

    世界要毁灭了吗?
  
      泽斯拉-恩斯娜静静地坐在海边,碧蓝的大海映在她碧蓝的眼眸中。
  
      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美丽,但在泽斯拉-恩斯娜的眼中世界呈现出崩塌的模样。
  
      “你要离开吗?”
  
      泽斯拉-恩斯娜的耳边再次传来某个温暖的声音,泽斯拉-恩斯娜知道那是谁。
  
      她们之间的相遇并不复杂,在她独立坐在海边享受着孤独浪潮的时候,她遇到了她,还有她的队友。
  
      她们惊异于这个世界所隐匿的深邃黑暗,泽斯拉-恩斯娜现在还记得那个金色头发少女脸上愤怒和痛苦的模样。
  
      泽斯拉-恩斯娜能够感受到她内心的折磨:那是她所远不能消灭的黑暗。
  
      而她们也惊异于泽斯拉-恩斯娜的纯洁内心,她就像这黑暗世界最后的光芒一般。
  
      微弱却坚毅,无法照耀别人,却在黑暗中默默地坚守着。
  
      泽斯拉-恩斯娜记得她们曾经说过,有一头恐怖的邪恶怪物侵蚀了她们的世界。
  
      那是一头名为“传奇邪物”的恐怖存在,泽斯拉-恩斯娜记得她们说过它在朝着“上古邪物”蜕变。
  
      等它完成这一蜕变之后,这个世界便会彻底毁灭……
  
      但她们也说过,上古邪物的诞生并没有那么容易:
  
      它需要面对各种恐怖的考验。
  
      或许是某种秩序对于上古邪物的极度厌恶,所有即将蜕变成上古邪物的传奇邪物都会受到一种或者复数的恐怖灾厄。
  
      唯有从这莫大的恐怖中强行挣脱,才拥有朝着多元宇宙嘶鸣的资格!
  
      泽斯拉-恩斯娜不明白也不了解,而她更不愿意离开。
  
      在她们的帮助下,她逐渐知道了自己诞生的起因:
  
      凡物是不会出现这种犹如恒定的正能量生物一般的存在的,她是位面最后的秩序化身。
  
      所以她才能够在黑暗中苟延残喘,所以那些邪恶的存在只是在黑暗中冷冷地凝视着她。
  
      她是最后的祭品……
  
      但却不是唯一的祭品,所以这也是泽斯拉-恩斯娜不想离开的原因。
  
      她的离开,只意味着世界崩塌的提前。
  
      她源于它,她也是它唯一所剩下的希望。
  
      人类的痛苦并不相通,又有谁能够理会世界的痛楚呢?
  
      泽斯拉-恩斯娜看着眼前波澜壮阔的大海,她愿意承担世界哪怕一丝的苦难……
  
      “不,如果我离开了,她就没有人再陪着她了……”
  
      泽斯拉-恩斯娜静静地说道,她看着大海眼中有某种难以描述的温柔在流淌着。
  
      也许,这也是世界选择她的原因……
  
      泽斯拉-恩斯娜微微闭上眼,感受着吹拂在脸上温暖的海风,似乎一如世界温柔的低吟。
  
      “碧蓝的珍珠,那是我的家乡……”
  
      风声中,某种悠然的歌声在传递着孤独守望者的寂寥……
  
      …………
  
      …………
  
      “你们到底在迟疑什么!”
  
      “难道你们不知道那头邪物已经快苏醒了吗?”
  
      “如果我不是需要人帮助我打开传送门,我早就一个人去了!”
  
      古拉-毕丹琪满脸愤怒地看着眼前的几个队友说道,她同情于泽斯拉-恩斯的境遇。
  
      但这些日子里,她始终没有说服她。
  
      古拉-毕丹琪其实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她毕竟是训诫之堂的首席戒律师。
  
      这世界上遭受苦难的,更不只是泽斯拉-恩斯娜一人。
  
      但对于古拉-毕丹琪而言,如果所见到的苦难者都不能救赎的话,那么她所在圣堂下立下的誓言又有何意义?
  
      救赎,本就是一场痛苦的旅途——这是古拉-毕丹琪早就知晓的。
  
      当你选择了救赎一人的时候,在同一时刻你必将放弃另外一些人的救赎。
  
      在某些时候,救赎者的选择是残酷的、鲜血淋漓的,就像她们曾经饱受摧残的内心一般。
  
      没有一颗坚毅的、始终保持着旺盛救赎欲望的心脏,是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救赎者的。
  
      那些叫嚣的灵魂,那些嘈杂的声音,她们或许是充满了某些善意的初衷。
  
      但是她们并非是救赎者,真正的救赎往往是沉默的、是沉重的……
  
      古拉-毕丹琪仍然记得,自己曾经救下一个幼儿,却无奈地看着她的母亲失去生命时候的场景。
  
      她在大火前痛哭着,没有什么比发生在眼前的失去更让人感到痛苦和折磨!
  
      再没有了……
  
      从那一刻起,古拉-毕丹琪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她跪在圣堂下,对着那庄严肃穆的雕像许下了自己的誓言:
  
      她将以自己全部的生命去救赎那些遭受苦难的人,她将救赎她所遭遇的每一个苦难者!
  
      但始终没有人告诉她:当遇到分歧的时候,该如何选择救赎?
  
      那不是轻松的抉择,它意味着沉甸甸的生命。
  
      在救赎者们看来,每一个生命都该有它自己的重量。
  
      没有轻如羽毛的生命,只有对于生命轻慢的傲慢……
  
      所以古拉-毕丹琪决心拯救泽斯拉-恩斯娜,那是她所立下的神圣誓言!
  
      她不能辜负自己的誓言,更不能坦然地面对内心的痛苦!
  
      “毕丹琪,我们已经一起救赎苦难许久了,你知我并非怯懦者。”
  
      “但一头即将突破上古邪物的传奇邪物的危险性和禁忌,是你所尚未完全明白的。”
  
      “我们当然可以选择去救她,但我们必须更冷静。”
  
      “还有问题需要解决,鲁莽行事只会让一切变得糟糕。”
  
      “我们得考虑她是否会接受和我们到底该不该采取强制行为,还有那头邪物可能导致的侵蚀。”
  
      “毕丹琪,救赎,并非是一腔热血。”
  
      “你考虑过如果我们被侵蚀之后,我们的世界将要面临的命运吗?”
  
      “在恐怖的黑暗面前,退缩并非怯懦,而是为了更多的生命选择背负。”
  
      她们小队中为首的队长静静地看毕丹琪说道,她的声音并不激切,却充满了令人信服的力量。
  
      “不……”
  
      古拉-毕丹琪看着众人,不知何时开始,她头上的金发开始流淌着某种神圣的金色光泽!
  
      “那是……神性的眷顾?”
  
      队长有些惊疑不定地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面色恢复平静的古拉-毕丹琪静静地看着众人说道:
  
      “救赎就是救赎,如果我被侵蚀了,那就让我毁灭!”
  
      “如果救赎本身是错误的,那就让我独自承受错误本身的痛楚!”
  
      随后,她化为一抹金光消逝……
  
      而与此同时,一抹强烈的死亡悸动让处于传奇晋升状态的传奇邪物慢慢睁开邪恶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