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之少年仙尊>  第2593章 搏杀
澎湃的灵气在上品林家家主的身体之间流传。
  
  金丹的气息变得越发浓郁。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威压。
  
  远比天象来的可怕。
  
  凡人见之,都从心底生出了一种想要跪地膜拜的冲动感。
  
  上品林家家主眼神变得锐利,此刻盯着那边的林亦,目光平淡,透露着威严。
  
  “我说过。”
  
  林亦看着他:“今日不让。”
  
  这话一出。
  
  周围人登时就感觉天地都随之一变。
  
  上品林家家主身上的气势再次猛增,节节攀升而来的是强大的威严。
  
  那是真正的修仙者的威严!
  
  “你既然知道金丹,便就更应该知道,唯有凝结金丹,方可踏入真正的修仙之门。”
  
  “你再强,终归未曾入门,在我金丹之前,怕也不过就是纸糊的老虎罢了。”
  
  他一声叹息。
  
  随后,缓缓起身!
  
  随着上品林家家主从那只剩下一层木基的车辇中站起。
  
  天空之上,更有无数电闪雷鸣之声,交相呼应。
  
  远处天边,一蓬接着一蓬的厚重乌云,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正向着这边缓缓汇聚而来。
  
  一连串的天地异象,看得所有人面色狂变。
  
  “这上品林家家主只是站起身来,就引得天地异象?”
  
  “他所说的金丹,到底有多强横,难不成要比那上品林家百余个天象境的强者,加起来还要强吗?”
  
  “金丹……到底是什么东西。”
  
  屏幕前方。
  
  很多人看着眼前这一幕,流露而出的,更多的是一种迷惘神情。
  
  他们的意识中,强者不过就是金刚、指玄!
  
  就连天象境界,都是刚刚才得知。
  
  而现在,见得上品林家家主所说的金丹,又见得上品林家家主引出来的天地异变,一下子,就让他们所有人的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是超越了他们认知的境界!
  
  “那个海州林大师呢?”
  
  “他没有金丹吗?”
  
  “听上品林家家主的说法,海州林大师,似乎还没有达到这个层次,换而言之,这一次,海州林大师会输?”
  
  哗然一声。
  
  不少人想到这一点,心情一下子变得复杂。
  
  之前几次三番,以为海州林大师会输,可他都在绝地翻盘。
  
  但是现在,上品林家家主亲口所言的东西,却又由不得他们不去相信!
  
  “金丹……”
  
  朱雀神情怔怔的看着上品林家家主所在之位。
  
  那边的天地远比其他地方显得更加暗淡。
  
  上品林家家主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好像彻底凝固了一般。
  
  “看到了天边的那些云了没有?”
  
  他看着林亦:“那是天劫将至于。”
  
  “因我开启金丹,而金丹不容于这个世间,所以天劫闻讯而来,要将我给灭杀于此。”
  
  “这也算是我上品林家为何不出世的缘故之一。”
  
  “上品林家之人,血脉内的力量非比寻常,很容易就招致无畏的劫数,因此哪怕有我上品林家之人,行走世间,可都会留存一部分实力,放在家中,免得打破这一方天地中的规矩。”
  
  “上一次与你一战的北寻,便就是如此。”
  
  “只是这个世间上的灵气太过稀薄,使得天劫不单威力变得小了很多,更是让它凝化起来的速度,也变得极度缓慢。”
  
  “我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释放灵泉。”
  
  “你认为,以你尚且未能成就金丹的实力,可以阻止我一个时辰之久吗?”
  
  他尚且还在开口,声音缓缓而出。
  
  说出来的话语声,更多的还是希望林亦可以退让。
  
  这虽是海州林大师,可毕竟也是流淌着他上品林家的血脉。
  
  换做之前。
  
  若林亦没有表现出如此恐怖的天赋,那么上品林家家主恐怕压根就不会多看他一眼。
  
  如果林亦死在那些上品林家之人的手中。
  
  那么死了,也便就是死了。
  
  可现在。
  
  看着败了百余个天象境的上品林家强者,又败了华夏神武巅峰的青龙的林亦。
  
  不得不说。
  
  上品林家家主心动了。
  
  他希望可以将林亦召回家族。
  
  “你可试试。”
  
  林亦摇头。
  
  他也正在不断地恢复着之前和青龙战斗所损耗的状态。
  
  眼前上品林家家主所祭炼出来的金丹,在林亦的眼中,着实不算是多么高品质的金丹。
  
  但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
  
  金丹期,才算是修仙者的入门。
  
  现如今的林亦,几次凝结金丹而不成,待会儿所面临的,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
  
  金丹与筑基。
  
  看上去只是一个境界之隔。
  
  那境界间的差距,小的时候,看上去似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实际上,拥有金丹之后所施展出来的神通术法,才是最为可怕。
  
  现在站在那里的上品林家家主尚且没有动手,可他周围的空气是真真正正的处于一种凝滞的状态。
  
  那已经不是感觉,而是现实。
  
  空气中连风都不存在。
  
  那些浮游在虚空中的尘埃,此刻在光线照射之下,全都悬停于原地,不曾有半点的变化。
  
  无敌剑域重新启动。
  
  金色的剑芒将林亦彻底笼罩。
  
  周围的一切更是发散出一缕缕令人无法忽视的恐怖剑意。
  
  这些剑意与前方,被上品林家家主所凝固起来的空间,遥遥相对。
  
  这就像是两个世界。
  
  只是金丹那边的世界,显得更加凶狠。
  
  可林亦剑域无敌,真要对上,胜负当真有些难料。
  
  “若不是天道束缚,你在我眼中,比其他人,也强不了多少。”
  
  林亦看着他,金剑已经凝聚成型,高悬于顶。
  
  上品林家家主倒也不着急,听闻此言也没有反驳的意思。
  
  他点点头,沉声开口:“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奇遇,可若是依你之言,我没有金丹,纯靠修行,或许真的不如你。”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况且我所做之事,不单单是为了我上品林家,同样是为了整个世界!”
  
  “唯有释放灵泉,还这个世界以新的天道,才可重塑秩序。”
  
  “到那个时候,以你的天赋,很轻松便可以拥有属于你的金丹!”
  
  “我这不单单是为了让我上品林家重回世间,同样也是可以让你得到天大的裨益,而你只需要现在就让开,把那个小女孩儿交出来。”
  
  “我们也不会杀了她,顶多让她吃点苦头罢了。”
  
  上品林家家主话语中已经有了一点点的不耐烦。
  
  他看着林亦的眼神闪烁不停。
  
  天边位置的天劫还在酝酿之中。
  
  可他还是有些犹豫。
  
  要不要和这个海州林大师动手!
  
  周围人看着这边的眼神之中,多半是带着几分的担忧和怅然。
  
  郑嘉云几次三番的打算从车子里面出来,可都没有办法打开车门。
  
  叶月望着眼前这一幕,她心底极度希望林亦可以放下身段。
  
  哪怕只是一次!
  
  一次就好!
  
  但是显然,依照她对于林亦的了解,这个海州林大师看似对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但是实则对什么事情都有着自己的坚持。
  
  一旦他认定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谢谢你。”
  
  林亦身后,井菟挣扎着起身。
  
  她伸出小手,拉拽着林亦的衣角。
  
  林亦低头,看向她。
  
  入眼处,是小井菟那张满是泪痕和柔弱的脸。
  
  她似乎看出来了眼前这个上品林家家主的非同一般,同样也是感觉到了林亦所感受到的重重压力。
  
  所以她这个时候站了起来。
  
  她看了眼已经闭上了眼睛的段高阳,眼角旁的泪水还没有干的迹象。
  
  她又嘟囔了一句。
  
  “对不起。”
  
  随后,她就迈着有些踉跄的步子,打算朝着那边的上品林家家主走了过去。
  
  “你要去哪里?”
  
  林亦皱眉,伸出手,一只手抓住了她背后的衣服领,将往前迈出好几步的小井菟,一下子又给拎了回来。
  
  “你别管……”
  
  小井菟倔强的想要摆脱林亦的手。
  
  段高阳已经死了。
  
  现在这个世界上,还能让她全心全意相信的人,只剩下了身旁的林亦。
  
  她不想林亦也死在这里。
  
  如果真要选择的话。
  
  井菟愿意用她的一切,换取林亦今日的平安离去。
  
  这小小的如同插曲一般的一幕,看得周围人一阵动容。
  
  屏幕前的不少人,此刻也是忍不住有些揪心。
  
  他们不懂什么是灵泉。
  
  他们只是看到井菟那么一个瓷娃娃一般可爱的女孩儿,如今这么一副可怜的样子。
  
  尤其是之前井菟抱着段高阳哭泣的画面,深深的震撼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
  
  “上品林家到底是要干什么。”
  
  “他们这么做,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上品林家……难不过他们真的是上等人吗?”
  
  有人满是不忿。
  
  可却也终归,无可奈何。
  
  朱雀、玄武、白虎都在沉默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他们站在原地,没有吭声,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那边的蒋荷等人也是一个个叹息不止。
  
  唯有李汉斌,他的脸上始终冷漠,眼底之下,更是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戏谑。
  
  “今天我说了,保你无恙,听话的待在后面即可。”
  
  林亦一声叹息,将井菟拎回身后:“段高阳他用他的命去保你平安,你要是就这么往前走了,对得起他吗。”
  
  井菟闻言,小身子一颤,眼眶再次变得通红。
  
  她的小脸上,满是迷茫和孤独。
  
  只是此刻,她都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只是伸出小手,紧紧的攥着林亦的衣角。
  
  那样子。
  
  深怕林亦在下一秒,也如同段高阳那般,离她而去。
  
  “煽情的戏码到底为止了。”
  
  上品林家家主皱眉,声音沉沉:“你若是不让,那也就真的别怪我动手。”
  
  “既如此,海州林大师,就由我这上品林家家主,亲自领教一下,你这位出生于我上品林家,如今多年以来,我所见之天赋最强的少年,到底能有多强。”
  
  他一声落下。
  
  随后往前。
  
  众人眼中。
  
  那上品林家家主周围凝固着的空气,随着他往前而行,整个空气,全都像是活了起来。
  
  虚无之中,有灵蛇一般的风,凝固于虚空。
  
  道道金色纹路,悬浮于上品林家家主周围之位。
  
  他踏行往前,脚步浮空而立,更是在转瞬之间,带起了一连串令人恐惧的庞大压力。
  
  他周围之空间与林亦周围之剑域,瞬间交织在了一起。
  
  一连串金石轰鸣之声,响彻在所有人的耳畔之间。
  
  金剑长立而去,发出阵阵剑鸣之音,更有无数令人惊惧的恐怖剑意,瞬间开始绞杀上品林家家主周围的金色纹路。
  
  砰砰砰!
  
  一道道剑光与金光在空气中乍现。
  
  那些金色纹路瞬间四处闪烁,剑光剑意更是不止不休。
  
  大地在颤动,天空变了颜色。
  
  滚滚乌云尚且还在路上。
  
  林亦单手在空气中划出无数道金色纹路。
  
  这些纹路,纹线复杂,每一笔落下,都消耗了林亦体内大量的灵气。
  
  上品林家家主脚步不停,他身旁的空间硬生生的帮着他在剑域中撕开一条安全的路。
  
  他行走在路上,任凭周围剑意凶猛,视线却毫无变化,生冷的盯着林亦,乃至于林亦身后那个叫做井菟的少女。
  
  林亦跟前金色纹路终于成形。
  
  古朴而恢宏的气息,从纹路之上,瞬间传递到整个剑域之中。
  
  本就强大的剑域,这一刻像是得到了更多的加成。
  
  整个剑域中的金剑,一分为三,又从三方之地,朝着那上品林家家主当头斩下!
  
  这三剑硬生生破开上品林家家主周身被金丹术法所凝化起来的空间,它们以无可匹敌之姿态出现,锋锐之气纵横而去。
  
  “没有用的,我早就说过,你尚未踏入金丹,便就没有真正踏入修仙的门槛!”
  
  “你在门外,而我如今在门内!”
  
  “门外的你,就算是再如何的强大,终归没有入门。”
  
  “门内的我,哪怕再如何的孱弱,可终归还是入了门!”
  
  上品林家家主张口,吐出一缕气息。
  
  那气息分化为三柄透明之剑,迎向了那三柄金剑。
  
  一瞬之间。
  
  六剑相交,更多有一股剑芒与剑意夹杂其中。
  
  上品林家家主身上气势卓绝,灵气沸腾,金丹闪烁,乃至于在金丹的加成之下,将上品林家家主整个人衬托的灿灿如神祇。
  
  林亦面色漠然,不为所动。
  
  直到瞬息之后,终于往前。
  
  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