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血精灵崛起>  543 什么!? 大章

  面对艾利桑德貌似漫不经心的提问,安格玛不由微微一怔,脸上却神情如常,回答道:
  “对我来说,用精神力探查一下城里又不是什么难事。很快就能从正在谈论你的民众口中得知这件事呀,你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艾利桑德并未马上作答,下意识看向了小院的门扉。
  不久前,当先知归来的消息传到艾萨拉耳朵里,让她不顾传送风险急匆匆地赶来时,安格玛就是站在那里微笑着迎接这位女皇的。
  虽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艾利桑德还是清楚记得,艾萨拉看向自己心上人的眼神是有多么的热忱。
  难道真是我想多了?……艾萨拉撇了撇嘴,“只是问问而已…”
  但当她拉住了安格玛的手,却突然发现了什么,皱眉道:“咦,你手心里怎么都是汗……你在紧张什么?”
  大事不好!……安格玛心里警钟骤鸣,深知此时务必掌握主动权,当即站到艾利桑德身前停住脚步,扶着她的肩膀认真道:“艾利,从我回来,你的状态就不太对。你为什么会揪着这种漫无边际的事情问个不停?你到底怎么了?”
  艾利桑德的思路一下被打断,刚刚升起的疑问也随之烟消云散,仿佛被看破心事一般,心虚道:“啊……有吗?怎么会,我就是太为顺利出任魔导师的事情开心了……”
  艾利桑德的状态明显不对,安格玛没想到自己居然歪打正着。这下他是真的忧心了起来,郑重道:“到底怎么了?”
  在他的注视下,艾利桑德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坦白道:“其实……昨天我去了秘库。我只是试了试,却顺利激活了阿曼苏尔之眼。”
  “什么!?”安格玛又惊又怒。
  艾利桑德被吓了一跳,低下头去,不敢直视安格玛的眼睛。
  阿曼苏尔之眼,这件由泰坦亲自打造的无上神器,功能其实并非是“预知未来”,而是综合计算使用者录入的事件参数,依靠无与伦比的计算能力,穷举出因此产生的所有可能。
  它揭示的“未来”完全取决于事件参数是否客观全面。一旦参数有失偏颇,或是遗漏了几个关键前提,以此衍生的“未来”就充满了不确定性,甚至有可能误导使用者。
  从这一点出发,凡人使用阿曼苏尔之眼,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哪怕实力强到足以承受阅览亿万可能带来的巨大精神负担,也很难做到不偏不倚,更没有令事件参数完全客观、完全全面的能力。
  正史中的艾利桑德,明明曾在上古之战中带领苏拉玛人民英勇抵抗燃烧军团,是毋庸置疑的英明领袖人物,却在一万年后,燃烧军团又一次降临艾泽拉斯时选择屈服,站到昔日死敌一边,其原因就在这里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受到了这件神器的误导。
  当来自另一条时间线的古尔丹代表燃烧军团向夜之子伸出橄榄枝,作为夜之子的领袖,大魔导师艾利桑德就像以往无数次面临抉择时那样,再一次使用了阿曼苏尔之眼。
  但这件神器揭示的所有未来都清晰表明,面对燃烧军团的灭世大军,早已在屏障中失去往日斗志,沉沦在奢靡生活中的夜之子毫无胜算。一旦选择抵抗,便注定消亡。而燃烧军团亦将达成目的,这世上没有任何存在能够阻挡它们……
  艾利桑德在绝望中选择了屈服,带领夜之子成为了恶魔的走狗。
  可实际上谁都知道,事情的发展,并不像阿曼苏尔之眼“预知”的那样。燃烧军团的计划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又一次被众志成城的艾泽拉斯人民击败。不仅如此,还在艾泽拉斯联军的反攻浪潮中失去了一切,军团副手基尔加丹陨落、经营了无数年的大本营宣告失守,连燃烧军团的主人萨格拉斯都被寻回力量的万神殿泰坦监禁了起来……
  这未来根本就不是大魔导师艾利桑德,使用阿曼苏尔之眼时看到的的“未来”!
  客观来说,固然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本意是希望夜之子得以延续,因而误入歧途,终因阻挡艾泽拉斯联军而陨落,但实际上,她犯下的错误并不值得怜悯。
  就和所有被困在暗夜井这一魔力源泉周边寸步难离的夜之子一样,她也在长达一万年的封闭生活中变得片面,全然不复曾经的客观,又怎能通过阿曼苏尔之眼得到客观而全面的“未来”?
  可偏偏她又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信,过度依赖这件神器,终导致了一场引人唏嘘的惨剧。
  而此时的艾利桑德还尚且年幼,心智与能力都远未成熟,也不像正史中那样,在上古之战结束后研究过阿曼苏尔之眼很长一段时间,逐渐掌握了利用它洞悉“未来”的办法。
  虽然安格玛明白,这件神器终将成为她和夜之子的倚仗,但为了保护年幼的她,并未选择过早教会她使用的方法。屡次三令五申,不管她多么迷恋时间法术,都不得违反禁令,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私自跑到苏拉玛秘库里尝试使用阿曼苏尔之眼。
  安格玛不仅担心她会被偏颇的未来误导,更担心她在使用过程中遇到危险。因为连他自己,都必须在使用过程中承受极大的精神负担,小艾利桑德又怎么可能受得了?
  “我说过无数次,你根本不具备驾驭阿曼苏尔之眼的能力!你想没想过,万一自己承受不住精神负载又该怎么办?现在你能好端端站在我面前,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你可真是,真是……气死我了!”安格玛是又急又气,极力压抑着语气里的怒意。
  “我……”艾利桑德低头看地,“对不起。但我只是想看看……我们的未来。”
  安格玛的满腔怒火顷刻消匿无踪,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本以为艾利桑德那么做是对时间法术的好奇心使然。
  “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不久后你就会离我而去……因为一个女人。”艾利桑德神情很快黯然了下去。
  安格玛眉头紧锁,难以置信道:“怎么会?艾利……”
  艾利桑德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你不用说,我知道,阿曼苏尔之眼揭示的未来充满欺骗性,我是不会当真的。你怎么可能离开我呢,还是因为一个女人,想想就觉得可笑。”
  可说完,她又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安格玛,小声问道:“你不会的,对吗?”
  “当然不会。”安格玛哭笑不得,审视地看了她一会。
  为了让艾利桑德提早具备驾驭阿曼苏尔之眼的能力,他早就教过她相关的知识,尤其是关于那件神器所揭示未来的背后成因。
  想来也是,要是艾利桑德真的把看到的东西当真,肯定早就忧心忡忡了,一见到他根本不会满心欢喜地倾诉成为魔导师的喜悦。确认她确实没有为其所困,安格玛也就放下了心。
  他绝不会违背承诺。
  更何况,苏拉玛城在此后一万年里,将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与外界完全隔绝,因而不会对正史发展产生任何影响,本就是抽取变量、暗中布局和为后世积攒力量的最佳所在,已注定滞留一万年,静待主时间线到来的他,又有什么理由离开这里呢?
  “好了,忘掉这件事,让我们去吃饭吧。下次别再这么做了,至少也要告诉我一声。”
  “嗯。”
  走进小屋后,侍女们很快呈上可口的菜肴,两人落座,安静地吃了起来。
  为了冲淡这凝重的气氛,安格玛再次聊起了魔导师的事情,聊了几句,艾利桑德很快就又变得高兴了起来。毕竟不管怎么说,她都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因长久的夙愿得以成真而喜悦不已,这才是原本的她。
  “过一段时间你就教我,可以吗?”艾利桑德轻声问道。
  安格玛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点了点头。上古之战在即,天崩地裂也不远了,他原本就打算将这件事提上日程,尽快让艾利桑德掌握阿曼苏尔之眼。
  并不是急于训练她阅览“时间线”的能力,而是教给她更为全面的魔力源运用知识,让她能赶在天崩地裂之前创造出对夜之子无比重要的暗夜井。
  “好。”
  艾利桑德欲言又止,最终试探着问道:“那……我能不能向议会发出申请呢。你知道的,我可以到秘库任职,顺便熟悉一下阿曼苏尔之眼。我保证,只是研究一下它的魔力,绝对不会再激活它了。”
  安格玛想了一会,点头道:“也行……如果你能忠实履行自己的诺言。”
  “我会的!”艾利桑德眉开眼笑。
  ……
  吃完午餐艾利桑德就返回了苏拉玛城,说是昨天一整天都待在秘库里把弄阿曼苏尔之眼,还没来得及处理刚刚上任的琐碎事务,今天得过去料理干净。
  艾利桑德前脚一走,瓦斯琪便通报安格玛,他的四位学徒已经在院子外等候多时了。
  入夜的时候,他们就来过一次,却被告知老师不在,无奈之下只得离开。现在听说安格玛返回,急忙就赶了过来。只不过对魔法趋之若鹜的伊利丹,是来继续上课的,塔莉萨、欧库勒斯和瓦尔托伊三人,则是专程过来道谢的。
  尤其是欧库勒斯,对于研究成果被追回,自己也因此正名,还获得魔导师议会的关注,得以立即展开朝思暮想的传送网络改建工作,他简直无比欣喜。
  安格玛今天不太想授课,只给了四人各一本书,要他们返回后大概通读一遍,明天来到小院时向自己讲述观感。
  这是他这段时间撰写的魔法书籍。
  前半部分可以算作是魔法通识,涵盖面极广,从后世总结出的成熟八大魔法学派体系,到刻意抹去具体时间年份的奥术史大事件,不一而足。
  这些知识都是安格玛年幼时所学的内容。对一名法师来说,出色的记忆力只是最基础的素养而已,学徒时期的安格玛并没有过人一等的天赋,只好牢记穿越前的金玉良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久而久之,反倒把许多枯燥无味的书籍烂熟于胸。如今凭借记忆写下这些,几乎没有太大难度。
  虽然这部分的内容庞杂而不专精,却足以开阔这些学徒的眼界。如果他们出自这个时代的落后魔法观,能被来自后世,早已在无数带魔法大师的总结深化中无比成熟的系统魔法理论所取代,就会赢在起跑线上,假以时日,终将远超同一时代的法师。
  书籍的后半部分,则是安格玛对于魔法的心得体会。包含他的战斗经验等等。
  安格玛知道,除了伊利丹以外,剩下三人都还没有彻底接受“先知学徒”的身份。
  但他们都不是平庸之辈,既然先前的问题,均已妥善解决,只要他们怀着对先知的好奇,读一读手里的这本书,安格玛就不怕他们不“上钩”,心甘情愿地在自己这里学习。
  至于信任的建立,那更是后面的事情了。上古之战即将开始,安格玛不求别的,只想他们尽快安定下来,开始学习,也好尽早在提前两年到来的浩劫中起到应有的作用。
  结果四人一拿到书,刚草草翻看两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神了。
  伊利丹脸上洋溢着狂喜之色,塔莉萨和瓦尔托伊则沉默不语,翻看不停。
  欧库勒斯视线一直停留在空间魔法、群体传送术的章节上,不断喃喃自语:“这都是真的吗?法师真的能仅凭一己之力,施展横跨上万公里的传送门?传送误差还……还低到了完全可以忽略的地步?艾露恩在上,哪怕是我们引以为傲的传送网络,都远远不及这种便捷的传送魔法!
  “当然是真的,”安格玛笑了笑,“在我的族人中,学会传送魔法,只是学徒的毕业考核之一。唔,对应你们的教学体系,应该是中等魔法学院的学徒。换句话说,你们这个年纪的学徒,都已经能自行开启传送门,瞬间往返于苏拉玛城和辛·艾萨琳两地了。”
  四人目瞪口呆。
  不说伊利丹,另外三人都是苏拉玛城年轻一代法师学徒的佼佼者,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见识广博。
  他们都知道,安格玛所说的有多么可怕。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因为就连卡多雷的传奇法师,也不敢使用落后到传送误差率多达百分之二十的传送魔法,冒着动辄殒身的危险这么做,遑论一个刚刚毕业的学徒……
  先知的族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其魔法文明恐怕早已远超卡多雷许多世代,达到了卡多雷绝对无法触及的层次。
  安格玛把他们的神情看在眼里,知道自此之后,他们是再也没法按捺住心底的好奇了。他在想,等到罗宁和克拉苏斯康复,或许可以请他们帮自己教教这些学徒。
  武力强大的布洛克斯,也许也能帮他们适应该如何应对一名近战者的攻击……
  这样想着,安格玛说道:“好了,都回去吧。明天来上课的时候,别忘记和我说说读后感。”
  在他的话语声中,这几位新学徒捧着书各自离开了小院。
  几秒后,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原来是欧库勒斯看书看的太入神,撞到了院门上,引得周围侍女一阵窃笑。他十分窘迫地干笑两声,拿起书飞快地走远了……
  但塔莉萨却没走,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先知大人……”
  这个年龄、身高都与艾利桑德相仿,气质却截然不同的温婉女孩抬起头,有些怯懦地看向了安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