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重生之一剑惊仙>  第四百六十七章 造化天宫中的会议

重生之一剑惊仙 第四百六十七章 造化天宫中的会议

    重生之一剑惊仙正文卷第四百六十七章造化天宫中的会议我提议。”
  
      年轻掌教平淡而不含丝毫情感的话语落下,坐在右首位置的一个中年魁梧男子,就扬着眉头,迫不及待的冷声说道“对苏泽此僚,应当施以雷霆手段,直接抹杀,也好叫那些鼠辈知道咱们造化仙门的威势。”
  
      “正当如此。正因为我仙门太久没出世,这偌大的东玄域,已经有很多人都忘记了千百年来究竟谁才是东玄域无可争议的第一仙门!”
  
      “苏泽此子,虽然有些天赋,但行事未免太过张狂,全然不把我造化仙门放在眼里!依我看,以他的修为,恐怕不需我等动手,就要被这些外来修士给直接镇杀!”
  
      “仙器这等宝物,正该有德者居之!他沈墨白与苏泽有何德何能,竟敢将这件仙器留在宗门中?将仙器早早送到我造化仙门,方是正理!”
  
      “没什么好说的,杀之即可!掌教,我愿出战,镇杀苏泽此僚,再去云海宗请回仙器!”
  
      中年魁梧男子的话语就好像一根导火索,瞬间点燃了在场所有修士心中的愤怒。
  
      他们也有理由愤怒。
  
      造化仙门统治东玄域近万年,值此时,整个宗门的实力和威势可以说是达到了万年来的最巅峰。
  
      他们野心勃勃,这时正一心拟定计划,准备开启征服称霸周围州域的雄伟计划,将造化仙门发展到一个新台阶,成为一个横跨诸域,不逊色于东荒那些二流宗门的庞然大物。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满心以为已经安稳的不能在安稳的大后方居然就出了问题。
  
      而且还是被苏泽这样不留任何情面的针对,他们又如何能不怒?
  
      当然,这时造化天宫之中的众位高层,就全然忘记了明明是他们自己谋夺仙器在先。
  
      总之,总结这些发言的意思,那就是苏泽此僚自寻死路,不可饶恕!青冥仙器太过珍贵,有德者居之,不可放过!
  
      而在这种全民声讨,几乎个个都怒不可竭,出声斥责的火热氛围中。
  
      却是有一人与在场的气氛格格不入,颇为平静。
  
      这人一袭白衫,长发披散,气质出尘,面如冠玉,一双熠熠生辉的星眸中闪烁着浓浓的忧郁与纠结,似是对场上的气氛感到不适。
  
      这青年正是秦玉,当年在黑山郡城爆发黑山妖潮时,造化仙门派去处理妖潮的代表。
  
      苏泽当时也恰好出任黑山郡城云海分宗的宗主,与当时为人儒雅实力不俗的秦玉有一番交情,二人说是好友,为并不为过。
  
      这些年来,秦玉回归宗门后,因为在黑山妖潮中的优秀表现,也是正是进入门中一部分高层的眼中,从此得到更多资源,更多的重视,很快就从一众年轻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既小仙王钟文华之后最为光彩夺目的天才弟子。
  
      时至今日,他赫然已是突破到神海境圆满的境界,距离破虚境也只差一步。更是在一部分高层的支持下成为门中现今最为年轻的长老。
  
      之所以是最年轻的长老,自然是因为钟文华业已在日前登上掌教真人之宝座。
  
      当然,虽说这比起云海宗苏泽以二十岁之龄就突破真阳境的千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奇迹还颇有不如。
  
      但事实上,在苏泽成名之前,像秦玉这种能够在三十岁之前,就突破神海境圆满的弟子,其实就已经算得上是超级天才。
  
      而现在,他不仅是比不过宗门中事事都压他一头,被无数宗门宿老誉为“造化仙门千年来第一人”的小仙王钟文华。就更不用提在偌大东荒都威名赫赫,拥有无数迷弟迷妹的苏泽了。
  
      好在秦玉本身性格淡泊,不喜名利,也从来都不是会在乎这些名头的人。
  
      曾经在黑山郡城时,秦玉与苏泽合作的亲密无间,颇为愉快。
  
      在秦玉的眼中,年少成名却为人和善,并没有什么架子的苏泽也是他见过的天才中,少有的能让他感到舒适的人。
  
      他至今记得曾在内门偶遇到门中极富盛名,堪称所有年轻一代心中神明的小仙王钟文华时,他主动问好对方却漠然视之的冷漠态度。
  
      那时,亲切之余,他也不禁为平易近人的苏泽感到惋惜。
  
      因为在当时的他看来,苏泽分明拥有不逊色于钟文华太多的绝佳天赋,可惜却拜入云海宗这个连二流都勉强的普通宗门。
  
      境界低微时,他可能还感悟不出身在云海宗这种宗门与身在造化仙门究竟有什么明显的差距。
  
      但伴随着修为越来越高,苏泽可能就会深切体会到那种资源远远不够用,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天赋远不如他的人一一超过他的无力感。
  
      别的不说,如果苏泽与钟文华同为破虚境,又同时向真阳境发起冲刺,他们的天赋又都不相上下,但云海宗能给苏泽不逊色于造化仙门的雄厚资源么?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遵循着秦玉那时的猜测。
  
      随着时间的流逝,苏泽不但没有像秦玉预料中的那样逐渐沉寂。
  
      恰恰相反,他再这两年中,几乎是爆发出了小仙王钟文华也难以企及的璀璨光芒,并且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亮眼,成为整个东玄域大多数修士都敬佩不已的超级天才,少年强者。
  
      再然后,苏泽就代表云海宗,远赴东荒,参加三十六派斗剑法会。
  
      那时,秦玉满心敬佩的同时,也终于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终于是能好好歇一歇,要知道,在苏泽声名鹊起的这大半年里,曾经与他共事过的秦玉在宗门中可是遭受了一大群人的围观,追问关于苏泽的故事。
  
      秦玉天性温和,性情淡泊,自然不会因为这种区别待遇而生气嫉妒,只会为好友的惊艳绝伦而感到欣慰,和猜测被打脸的一点儿……尴尬。
  
      但被人这么围观对喜好清静的秦玉而言,着实有些颇为不适。
  
      他本以为这一次面对东荒的顶级天才们,苏泽就是再妖孽,恐怕也得黯然失色,很久都没有消息传回来。
  
      但很可惜,这一次,他又是被狠狠的打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