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极品财迷戏丞相>  第二十一回
    事实上我对于伊娜一直无法鼓起勇气,虽然她曾有愧于我,但我现在仍然不知道如何面对,又或是柳毓,唐绍翊,盛怒之后重新回想又开始不知道如何是好。?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赫连浔扯扯我的衣袖“别想了,明明就是他们欠了你,有什么需要思考的?”
  
      “不是这样。”我纠结。
  
      “做都做了,还能如何?”赫连浔看我一眼努努嘴巴“我知道你的博爱主义又开始蔓延了,但是若是想想看,他明明就有愧于你,也确实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若是你无法扳回一局的时候自己骗骗自己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你已无处可退,何不直接前进?”
  
      我点点头没有回答,赫连浔叹了口气后又走了。
  
      来来往往之间,我也累了,尽管我带着一世记忆,总归早已在此处根深蒂固。我起身静静的绕着皇宫走,阳光穿过一片片树叶,光线打在地上,细细的,碎碎的。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处?”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回过头看看来人,人长得不错,但温和了许多,穿着白色锦衣,一双幽兰的瞳孔甚是吸引人。长相与唐绍翊有些许相似,但着实文弱了许多。能随随便便入宫的人,怕是并非凡类。如今唐渊的几个儿子几乎死的死贬的贬,如今可以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的人,怕是除了五皇子就是六皇子了。
  
      见我回过头,那人微微愣了愣,我如今未穿龙袍,宫中除了男人就是皇帝,他估计以为我是哪个公子的宠姬。“公子又是何人?”那人身边的侍从喊了句‘大胆!还不拜见晋王殿下。“
  
      那人抬手让那人闭嘴,又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我。许久之后又叹了口气“许久未来皇宫,都有些生疏了。”
  
      生疏?我不懂生疏的点在何处,但与他而言,确实这所皇宫已经许久未回来过了。那个用半块枣花糕救了我的姓名的恩人,如今的维谙五皇子,晋郡王。
  
      我正打量着,就看到净儿带着若干宫人从远处浩浩荡荡的走来。晋王看到净儿之后恭恭敬敬的行礼叫了声‘净公子’。看到我使了个眼色,净儿明了,二话不说就把我抱起来要走,也没理会身后的晋王。
  
      身后刚刚那个侍从还插嘴“不过是个男宠,架子这么大。”
  
      等到走远了,净儿才松了刚才的表情,把我放下来。我捏捏净儿的脸颊笑道“你平日里就是这么唬人的?”
  
      “姐姐说过如今不可随意结党营私,净儿也不敢过于亲近,只好不理会他了。”净儿有些羞涩的回答“姐姐认识刚刚那人么?”
  
      “不认识。”我回答“但知道那是谁,五皇子。”
  
      按说五皇子如今不应当回来的。当年五皇子的母亲不过是个宫女,他又先天身子弱,因此在宫中并没什么地位,不过许了个封地落得一处安静罢了。不知道为何他也要淌这一滩浑水。
  
      “前些日子似乎息公子下了召让他回来的,姐姐要不要宣息公子过来问问?”净儿问道。
  
      我摇头“即便是我不问他也必定要来,不必了。”
  
      “姐姐,这些日子总有个谣传,不知道姐姐听说过没有。”净儿小心的试探。
  
      “你若想说什么便直说,这么弯弯绕绕的我怎么猜得出?”
  
      “就是,就是,姐姐想效仿杉泠皇帝,斩草除根。”净儿谨慎地说“柳丞相入狱许久了,毕竟在外还有许多威望,这民间不免有些民怨也是因应当的,就是想问问姐姐要不要,想什么法子止损。”
  
      这种事既然是净儿提起的,那么他估计是听了什么不得了的传说了,又不好意思直接跟我讲。不说也知道栾沁估计变法变的天翻地覆,要不然息少存也不至于把晋王找回来了。晋王怎么说也是唐渊的儿子,虽说地位比不上唐韶翊,但是这么些年的威信总还是有的。
  
      如今朝堂的鲜血已经换了一大批,塞进来一个晋王只少不多,我默默净儿的脸颊笑了笑“没事的,有些事既然做了便不必解释,这你是知道的。我觉得息少存是故意不想来邀功,你还是替我宣他过来吧。”
  
      净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去了。
  
      息少存进来时春风得意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揍他,我挑挑眉毛“有什么喜事?”
  
      “科举之事。”息少存回答。“看样子你是知道五皇子进宫了,虽说这不合理制,但他宫外也没有行宫,身子又弱,我就辟了一个地方给他住。”
  
      “这事不必跟我讲。”我淡淡的说。
  
      “我知道。”息少存笑了笑“虽说五皇子身子弱,但文采一流,曾经我就有幸看过几篇他写出来的作品。若非他出身实在有些卑微,也不至于去那种偏僻的地方。所以我想让他来出题。”看我想打断,息少存又说“我知道你准备自己出题,但是你要想,你的标准未必真能适应所有人,水门标注与朝堂更是不同,你倒不如把这权利放出去,若真有什么问题,还能把问题甩出去。”
  
      “我明白,那就按你说的做吧。”我回答。
  
      “那你要不要就在暖阁见见晋王?”息少存问了句。
  
      “好。现在天色还早。”我看着窗外说到。
  
      晋王来时已经即将傍晚,他给我行李之后抬起头看到我的样貌惊了惊,我仍当作从未见过他。看着他行过礼之后,我才徐徐转过头不在看他,缓缓的说“晋王住的地方离养心殿远,若是路上找了风寒便不好了,若有什么事便直接去找信陵公子吧,他的意思便是朕的意思。”
  
      “是。”晋王低头回答。
  
      “天色不早了,晋王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无事不必过来请安。”我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等晋王走了以后,息少存凑过来问了句“你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我反问。
  
      “合着你把人家叫过来就是为了见一面?我还以为你要与他讨论些什么呢。”息少存说道。
  
      我看他一眼“你在我还如何讨论?”又顿了顿“他一个亲王,来了以后久久见不当皇帝说出去不好听,我也确实想见见他,别让他有了什么不太好的想法。”
  
      “你今儿个见过了?”
  
      “见了,他似乎以为我是哪位公子的宠姬。”我看向他“以前兴许我还想保持神秘,但如今还是罢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息少存扑哧一声笑出来“我看你是怕养心殿那位吃味吧?这般小心谨慎,不像我认识的水玉栾。”
  
      “多管闲事。”我撇撇嘴“该吃饭了,我回去了。”
  
      “等等。”息少存制止“还有一件事我想与你商量。”
  
      “你说。”息少存微微沉默了一阵子,似乎是不知道从哪说起,我心下了然“是不是关于栾沁?”
  
      “不错。”提到这件事他有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倒是不知道你与他何种关系,能如此信任,但有些时候他做事确实有些偏激了。这种事原本轮不到我来说,但这两日处理的事多了,就压不住。”他顿了顿“栾沁前两日在酒楼当场将一个出言侮辱你的人杀了,尽管那人嘴巴不干不净,但总归在闹市杀人却不受惩罚,这事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栾沁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平时看我的时候脸含笑意,但在水门都被大家私底下称为‘疯狗’,所以我才派他去杉泠自己拓展,就为了磨一磨他的脾气,谁知道现在还是能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说他的。”
  
      对于我的回答,息少存并不满意。我对栾沁的教导从小到大都没有很偏激,他一心忠诚于我,有些事尽管他知道不该做,但仍然忍不住性子。犯了错之后又有一万种方法让我缴械投降。看着息少存,我摇摇头“罢了罢了,你说说当如何?”
  
      “让他滚回水门。”
  
      “不可能的。”我直接拒绝,栾沁虽然脾气差,但是行动能力也是一顶一的强,倘若他回去了,水门便又要再派一个人回来。而且凭栾沁的性子,他也绝对不会回去的。“我这次一定多说他几句,你与他共事时间不短,也应当知道他是什么性子的人。”
  
      “我是知道,但我没想到你能偏私到如此地步。”息少存皱着眉头说。
  
      “我自然偏私,要不然你有如何能出现在维谙皇宫之中?”我说完之后摇摇头“反正这事就这样了,你也不必与我再说了。栾沁我自会处理。”
  
      良久之后,息少存才淡淡的说了句“遵旨。”
  
      这又是在跟我怄气?我没理会他,直接回了养心殿。
  
      贺兰殒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等着我“今儿不开心了?”
  
      “没有。”我兀自坐下“栾沁惹了点事,今儿全都是来弹劾他的。”
  
      “若换作是我只会做得更狠,他那不算什么。”贺兰殒安慰。
  
      我点点头继续吃饭,心里暗暗想着明日一定要寻个空跟栾沁说一说,起码不要再外这般嚣张跋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