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乱世我为侠>  441 锦帽貂裘京城子
    “你们三位师兄弟是贵人多忘事呢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兰秋开口说了一句,此时的月色更加的明亮
  
      “兰城主这是哪里话?不愿意说的话就算了”绿袍老者率先开口说了一句
  
      “三位记得我的武技就好”兰秋说了一句之后就是不再言语,师兄弟三人也没打算继续问下去,心中都有了各自的答案
  
      断天城里有很多秘密,相对而言唯一没有秘密的就是兰秋,对于外人来说兰秋高深莫测,但在七杀教内
  
      兰秋的一切都是透明的,他们怀疑这份透明多半也是因为多年的隔阂,谁让他是城主呢,七杀教的城主呢
  
      “谁,与我一战?”随着唐英的这句话,所有人的思绪都被拉了回来,正道不再思考陆羽的那一剑,七杀教也不再想兰秋的事情
  
      “原来是唐家少主唐英,小可王二,家中排名第二,人称二哥,你可以叫我二哥,二哥来领教一下贤弟的高招”
  
      一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从七杀教的队伍中走了出来,七杀教的年轻人已经寥寥无几,而他,正是其中之一
  
      “很容易记的一个名字,简单方便,原来二哥擅长的也是长剑,切磋之下应该很有乐趣”唐英一边说话一边调整着状态
  
      “这最后出场的啊,不是懦夫就是高手,素闻唐家落英剑法变幻莫测,不知贤弟掌握了几分火候?”
  
      王二的话,既有着对于自己的赞扬,也有着对于唐英的赞扬,但更多的应该是一种贬低吧
  
      “二哥觉得二分是不是一个好数字呢?”唐英笑着说道
  
      “真是油嘴滑舌的小子,若是我排行老大,你岂不是说掌握了一分,若是我排行老九,你就说掌握了九分是吧?”
  
      王二说完之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很整洁,一点也没有乱,在他的控制之下,微风也没有吹动他的衣衫
  
      “二哥既然说出来了就应该明白,这个时候舌头与喉咙是没有用的,摇唇鼓舌的下场往往都不是很好”
  
      今夜的唐英一如以往,一身华服,和众多的京城公子哥一样,腰间配着玉佩,左肩上绣着貂裘
  
      只是这京城富家公子们不一定在衣料的哪一块绣上自认为出众的貂裘,这风尚也不知何时起,总之有些年月了
  
      若是再配上一定锦帽,岂不是应了那句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或许他们闲暇无事之时也这般想过吧
  
      很多平民百姓遇上这些公子哥都是绕路而走,多得是羡慕还有嫉妒,很少有像宋濂一样足肤皲裂而不知的
  
      唐英也是如此,京城五大家族的内定少主,谁敢惹他?这是唐鏃让他去天机堂寻找陆羽的原因之一
  
      京城,天子脚下,太过奢靡与浮躁,唐家虽是商人世家,但也有着自己的武装,作为一家之主
  
      不能总是信奉着热脸贴上去人家就不好意思伸手打你了吧,和气可以生财,但守不了百载家族
  
      活在夹缝之中只会越来越弱小,像是风箱里的老鼠,等待他的只有慢性死亡,家主,可以不会做生意
  
      但不要让人敢轻易插手你的生意,无论朝野,唐家要做的绝不只是货通天下,家产再多挡得住强盗吗
  
      “我记得有一位被气得吐血,坠马身亡的先人与你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王二抽出了长剑,剑鞘当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二哥沉迷在故事之中,走不出故事的善恶胜败,当然觉得那位先人如此不堪了,不过是时世罢了”
  
      唐英同样抽出了长剑,在这之后将腰间的玉佩收了上来,别在了腰上,他是不可能将这个玉佩摘下来的
  
      “怎么说呢,那时候的事,没有善恶,没有对错,成者王侯败者贼,先人之英姿,岂是我等后人可以随意耻笑的”
  
      王二说完之后双手背到了背后,若是唐英可以看见的话就会发现,王二的长剑以一种极低的幅度快速抖动着
  
      “二哥真是大度,这场生死局,贤弟一定让二哥不虚此行,看你的样子是刚刚回到断天城吧,可惜都没有休息的了啊”
  
      唐英紧握长剑,慢慢的迈动着脚步,聚精会神的观察着王二的每一点微小的变化,场下的狮尊者揉了揉耳垂
  
      “贤弟观察的真是细致入微,本也没想隐瞒,但也不想说,这对于我们之间的战斗没有任何关系”王二低头看了一眼
  
      不知何时,自己的鞋面露了出来,原来这唐英已经出手了,在自己还未察觉的情况下控制了自己周围的气场
  
      五大家族的人真是太傲然了,给了人一个下马威还要说出来,占了先手还逼迫人不得不出手,真是没变啊
  
      “二哥风尘仆仆,一身衣衫虽是新的,鞋面也是擦洗过,但这布做的鞋面,清水擦洗是没有用的,看来二哥喜爱这双鞋超过了手中的剑”
  
      唐英慢慢的踱着步,王二随着唐英的角度不断地变换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不知不觉的缩短着
  
      不知是两人刻意为之还是因为比拼着心机忽略了武技
  
      “贤弟说的不错,二哥本来是一个裁缝,奈何江湖混乱不堪,这才踏入江湖,想弄明白这江湖到底怎么了?”
  
      王二没想到唐英在意的角度与常人不太一样,正常来说都是观察敌人的武器,身形,疤痕等等
  
      他能想到的只有大家族的傲然还有随意,自己确实刚刚回到断天城,只来得及换了一身衣衫
  
      他们要他换鞋子,可他不肯,就在这个当口,兰秋让他们上去,上来了才知道原来是他们打了过来
  
      “二哥想要弄明白这个,一辈子怕是不够啊”唐英说完之后加快了脚步,身法越来越快,王二也动了起来
  
      两人就像是围绕着一支鲜花的两只蜜蜂一般,而随着战斗的进行两人都把对方当做了花朵,竭力寻找着落脚的地方
  
      唐英的剑速越来越快,王二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两人一时之间居然打了一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得谁
  
      唐英率先发动了自己的绝招,落英剑法,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比试,他清楚很难找到王二的破绽
  
      落英剑法的起手式已经毫无意义,因为那只是试探的一招,但唐英还是用了出来,因为那是家传剑法的开端
  
      王二也知晓唐英的这一剑只是试探,也做出了足够的应对,在这一次试探之后王二突然发动了进攻
  
      疾风骤雨的一剑快若闪电,直指刚把长剑收回的唐英手腕,唐英只有拼命的后退,两把长剑交错
  
      唐英的手腕转动不停,推卸着王二长剑上的力道,可是王二却是不依不饶,像是要夺下城头的将军一般
  
      不成功就不会罢休,唐英被迫的施展了第三剑,在他的计划里不会这么快的,可现在的节奏在王二的手里
  
      如果这一剑之下自己占了上风,那么节奏就回到了自己这里,接下来的战斗也会更加轻松一些
  
      红了眼的唐英不要命的反扑着,王二松了松肩膀,两人开始了激烈的对攻,节奏已经关乎两个人的尊严
  
      唐英还是没有夺回自己的节奏,反而被王二抓住了机会斩掉了左臂,落英剑法这核心的一剑居然被他挡了下来
  
      唐英的节奏乱了,心也有些乱了,不久之前,拳师都在自己这一剑之下受了伤,王二居然毫发无损的挡了下来
  
      难道王二的实力比尊者还要强吗,那如果自己赢了的话,就可以尽情的嘲笑老陆了,思绪飞转
  
      漫天的樱花萦绕在两人之间,王二像是迷失了方向一般左冲右突着,而唐英就在他的身侧,他却是没有发现
  
      唐英挥舞着长剑一剑斩下了王二的左臂,投桃报李,他刚要一剑结束了王二的性命,却是想起了陆羽
  
      生死未卜的陆羽,生死未卜这个词他真的不想这么说,他希望欺骗着自己,虽然来这里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但敌人的仇只有还到另一个敌人身上,唐英响起了一种刑法,凌迟,也就没有出致命的一剑
  
      反而是一剑一剑的刮去王二的血肉,看着王二冷静的样子,唐英很不开心,这个失去了一半血肉的人凭什么冷静
  
      就在唐英再次出剑的时候,王二突然动了,不再是漫无目的,而是对着唐英而来,这一剑居然爆发了耀眼的金光
  
      晃得在场的人都是眯起了眼睛,像小乔儿这样不怎么会武技的人直接就是闭上了眼睛,缓解着强光的伤害
  
      场上的唐英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唐英的剑已经出去了,无法收回,就像是田忌赛马,唐英本打算
  
      普普通通的一剑又一剑的杀死王二,毕竟王二在自己的落英剑阵之中,可王二突然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好像还施展了杀手锏,就像是唐英的下等马对上了王二的上等马,唐英轰的一声砸在了围墙之上
  
      石块哗啦啦的掉落,尘土遮盖了两人的身形,瓦砾中的唐英拄着长剑,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王二,稳健的步伐,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你去过京城?”唐英开口问了一句
  
      “当然,很幸运的看过唐家的落英剑法,幸运的是你做了我的对手,你,比你爹差了太远”王二开口回了一句
  
      “你怎么可能会看到我父亲施展的落英剑法?”唐英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慢慢的站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