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资本狂人>  第0420章 不出所料地狗咬狗一嘴毛

重生资本狂人 第0420章 不出所料地狗咬狗一嘴毛

    如今的高爵士,可不是一般人,身为港府行政局最年轻的议员,贸易发展局主席,香江太平绅士,掌管高兴和高益两大集团,业务拓展到香江之外的亚欧美地区,连米国的大卫·洛克菲勒都要破例请他进入三边委员会。
  
      所以不难想象,高弦的示好,可不是能随随便便拒绝的。
  
      最后,尽管和现阶段内地的正治理念不符,高弦的捐赠,还是被友好地收下了。
  
      其实,高弦也不想拿着这件事到处张扬,大家心里能明白彼此的心意就足够了。
  
      接着,三边委员会到中国顺利地举行了今年下半年的例行会议,而高弦忙完之后,并没有急着离开内地。
  
      他以参观为名,徐徐南下,并在羊城呆了一段时间,进而亲眼看到了内地的一个时代结束了。
  
      确认了改革开放不会久远后,高弦回到了香江,一场鸡飞狗跳的热闹,扑面而来。
  
      会德丰董事会主席约翰·马登正式对外宣布,自己已经邀请到了怡和与置地,对现阶段经营不佳的会德丰,于十月底之前提出全面收购。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轰动香江。
  
      按照媒体的分析,如果怡和成功吞并会德丰,那它的实力,将会百分之百地超越惠丰银行。
  
      高弦回到新华人行,也就是喝了一杯茶的功夫,和记大班祁德尊就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高爵士,你总算现身了。”
  
      “怎么看你的脸色,好像气不怎么顺啊?”高弦打量着祁德尊问道。
  
      祁德尊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后,重重地一放杯子,气乎乎地说道:“怡和准备收购会德丰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
  
      “你能想到么,沈弼居然命令和记参与竞争?并且要求决不能让怡和得手!”
  
      “他当和记是什么啊?他当我是什么啊?难道是一条任凭他吆来喝去的狗?”
  
      高弦气定神闲地给祁德尊续上茶,然后耐心地宽慰道:“没必要为这种事情动气,毕竟,你在和记的话语权还是相当有分量的。”
  
      祁德尊冷笑一声道:“这次可不是光我生气,就连之前沈弼强塞进来的总经理韦理,也非常恼火。”
  
      “高爵士,你果然有远见啊!韦理看起来是惠丰银行的人,但还是相当够专业,首先忠于和记的利益。”
  
      见祁德尊没那么激动了,高弦明知故问道:“搞清楚底细了没有,惠丰银行为什么要求和记参与竞购会德丰?”
  
      祁德尊不屑地切了一声,“理由明摆着嘛,惠丰银行无法容忍怡和一系,通过收购会德丰,壮大得超过自己呗。”
  
      “要不怎么说沈弼混账呢,他其实就是想让和记去当搅屎棍,导致怡和收购会德丰失败,可和记的经营状况刚刚好转,为什么要劳民伤财地做此无畏之举?”
  
      高弦耸了耸肩,“你既然早就心里有数了,那又急急忙忙地找我干什么?”
  
      祁德尊理所当然地道出了此行目的,“自然是邀请你支持我,不鸟沈弼的无理要求了。”
  
      “我当然是任何时候都支持你了!”高弦微微一笑,“不过,怡和收购会德丰一事非同小可,它会影响到整个香江商业格局。”
  
      “所以,像我们这种具备一定话语权的人,没必要急于表态。”
  
      说到这里,高弦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就让消息像子弹一样,在空中自由飞行一段时间。”
  
      祁德尊按照自己的思路分析道:“你的意思是,怡和收购会德丰一事没那么快有眉目,先等更多的人做出反应再说。”
  
      高弦不置可否地呵呵一笑,端起杯子,品了几口茶。
  
      其实,高弦实在故作高深,他的真实意图是,让怡和收购会德丰一事尽可能发酵,引得英资内部离心离德,相互猜忌。
  
      ……
  
      还有几段没码完,先占个位置,很快就熬夜写完更新,估计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吧,要不然,这一章就得拖到明天白天了。
  
      会德丰董事会主席约翰·马登正式对外宣布,自己已经邀请到了怡和与置地,对现阶段经营不佳的会德丰,于十月底之前提出全面收购。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轰动香江。
  
      按照媒体的分析,如果怡和成功吞并会德丰,那它的实力,将会百分之百地超越惠丰银行。
  
      高弦回到新华人行,也就是喝了一杯茶的功夫,和记大班祁德尊就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高爵士,你总算现身了。”
  
      “怎么看你的脸色,好像气不怎么顺啊?”高弦打量着祁德尊问道。
  
      祁德尊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后,重重地一放杯子,气乎乎地说道:“怡和准备收购会德丰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
  
      “你能想到么,沈弼居然命令和记参与竞争?并且要求决不能让怡和得手!”
  
      “他当和记是什么啊?他当我是什么啊?难道是一条任凭他吆来喝去的狗?”
  
      高弦气定神闲地给祁德尊续上茶,然后耐心地宽慰道:“没必要为这种事情动气,毕竟,你在和记的话语权还是相当有分量的。”
  
      祁德尊冷笑一声道:“这次可不是光我生气,就连之前沈弼强塞进来的总经理韦理,也非常恼火。”
  
      “高爵士,你果然有远见啊!韦理看起来是惠丰银行的人,但还是相当够专业,首先忠于和记的利益。”
  
      见祁德尊没那么激动了,高弦明知故问道:“搞清楚底细了没有,惠丰银行为什么要求和记参与竞购会德丰?”
  
      祁德尊不屑地切了一声,“理由明摆着嘛,惠丰银行无法容忍怡和一系,通过收购会德丰,壮大得超过自己呗。”
  
      “要不怎么说沈弼混账呢,他其实就是想让和记去当搅屎棍,导致怡和收购会德丰失败,可和记的经营状况刚刚好转,为什么要劳民伤财地做此无畏之举?”
  
      高弦耸了耸肩,“你既然早就心里有数了,那又急急忙忙地找我干什么?”
  
      祁德尊理所当然地道出了此行目的,“自然是邀请你支持我,不鸟沈弼的无理要求了。”
  
      ……
  
      还有几段没码完,先占个位置,很快就熬夜写完更新,估计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吧,要不然,这一章就得拖到明天白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