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玄门生涯>  第9章 陶佳亚
斩龙局周围,都有我们的人时刻密切监控。
  
  孔老长期躲在斩龙局周围,却不被发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猜孔老应该和那个救我的人一样,是在用法术跟踪我。
  
  他用法术跟踪我,我也可以用法术逃离他的跟踪。
  
  我找来了几十个特种兵,在这些特种兵背上,用朱笔写上我的生辰八字,再贴上我的一根头发。
  
  这个法术,前面其实已经提到过,就是替身术。
  
  只是前面的替身术,法术的载体是纸人,而不是真人。
  
  我这一次之所以用真人,是怕纸人骗不过孔老。
  
  准备工作完成,这天上午,五辆一模一样的汽车,同时驶出斩龙局。
  
  在这五辆车子离开后十分钟,又有一辆车子驶出斩龙局。
  
  你是不是以为我就在这一辆车子里,或者反其道而行之,在前面的五辆车子里?
  
  错了,都错了。
  
  这六辆车子里,没有一辆里面有我。
  
  我依旧在斩龙局里。
  
  我给这六辆车子都打了一个电话,问他们路上有没有异常?
  
  他们给我的回答一模一样——离斩龙局越远,他们就越心慌。
  
  他们出现了,我之前离开斩龙局时候出现的症状。
  
  这应该是我的替身术发挥作用了。
  
  六个人都有这种感觉,那么说明孔老跟踪我的那个法术,还没有到极限。
  
  我又派出了五个特种兵。
  
  五个特种兵,依旧开着一模一样的车子,同时离开斩龙局。
  
  这五个特种兵离开后十分钟,又有一辆车子单独出发。
  
  我还是没在这六辆车子里。
  
  我又问了这六个特种兵。
  
  他们回答,还是有那种心慌的感觉。
  
  我又又派出了六个特种兵,和之前一样,分两次出发,第一次五人,第二次一人。
  
  这回终于不一样了。
  
  一同出发的五人里,只有三人有那种心慌的感觉,剩下两人则没有。
  
  至于单独出发的那个人,他也没有这种感觉。
  
  看来,孔老的法术似乎到极限了,当然也不能排除,是救我的那个人,他提醒我的法术到了极限。
  
  为了保险起见,我又派出了一辆车。
  
  这辆车刚离开斩龙局,就向我汇报说,他还是有那种心慌的感觉。
  
  “卧槽!”我在心里骂了一句。
  
  看来无论是孔老,还是那个救我的人,他们的法术都还没有到极限。
  
  不过,从孔老开始耍小手段这一点来看,孔老的法术即使没有到极限,也快要到极限了。
  
  不然,他大可以爽爽快快继续跟踪所有人。
  
  我又又又派出了六辆车。
  
  这回,前五辆车里,只有两辆车有那种心慌的感觉,剩下三辆车都没有。
  
  我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来孔老的法术真不行了。
  
  可是,还不等我高兴一会儿,第六辆车就告诉我,他还是有那种心慌的感觉。
  
  孔老似乎又耍了一次小手段。
  
  我想了想,又派出一辆车。
  
  这辆车汇报说,没有心慌的感觉。
  
  我还是不放心,又又派出一辆车。
  
  这辆车也汇报说,没有心慌的感觉。
  
  我仍然不放心,又又又派出一辆车。
  
  这辆车还是汇报说,没有心慌的感觉。
  
  这回我终于有点安心了。
  
  我沉思一会儿后,再一次同时派出五辆车。
  
  这一回,我混在了这五辆车里,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斩龙局。
  
  这一次,我终于没有那种心慌的感觉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车里还是带了02式喷火器;离开首都之后,我还给所有车子都打了一个电话。
  
  最早离开的那些车子,都遇到了纸俑。
  
  好在,他们都没事。
  
  纸俑被他们用02式喷火器,全给烧了。
  
  至于后来的那些车子,有些遇到了纸俑,有些则没有遇到纸俑。
  
  最重要的是,和我一起出发的其它四辆车子,都没有遇到纸俑。
  
  这说明,到了我出发的时候,孔老的纸俑真的已经没了。
  
  但说真的,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让那些没有遇到纸俑的车子,不要回斩龙局,继续往前开,想去哪儿去哪儿。
  
  有了他们的掩护,我才赶去找陶佳亚。
  
  我在高速公路上,开了两天一
  
  夜,才到了陶佳亚所在的m市。
  
  我到m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开了两天一
  
  夜车子的我,已经是累得不行,所以我没有立刻去找陶佳亚,而是先休息了一晚。
  
  我这么做,其实还是担心,孔老跟了过来。
  
  毕竟,孔老是玄门三老之一。
  
  他有多厉害,不是我能想象的。
  
  如果,孔老真的跟了过来,我就不去找陶佳亚了,而是继续出发,带着孔老,在全国继续兜圈子。
  
  不过好在,这一
  
  夜平安无事,我也没有再出现那种心慌的感觉。
  
  我想孔老应该没有跟来。
  
  但我还是不敢大意。
  
  我打了110。十几分钟后,两个警察到了我的房间。
  
  我向他们亮明身份,并请他们帮助我。
  
  我在其中一个警察的背上,写上了我的生辰八字,贴上了我的头发。
  
  他成了我的替身。
  
  我背上,则写上了替代我的那个警察的生辰八字,贴上了他的头发。
  
  我成了他的替身。
  
  这么一来,我想孔老应该不可能再能够跟踪到我了。
  
  做完这一切,我和另一个警察,一起离开了酒店。
  
  为了确保替代我的那个警察的安全,我把02式喷火器,留给了他。
  
  在另一个警察的带领下,我直奔陶佳亚的家。
  
  可是,我还是晚了一步。
  
  陶佳亚死了。
  
  而且,杀死陶佳亚的不是别人,正是陶佳亚的儿子。
  
  我呆住了。
  
  难道孔老比我早一步找到了陶佳亚,并且给她儿子施了法术,杀死了她?
  
  m市的刑警,正在勘察现场。
  
  我赶紧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说,根据他们的调查,陶佳亚的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
  
  昨天白天,陶佳亚的儿子李蔚然,在学校里打架,把同学打的不轻。
  
  李蔚然的班主任把这件事,告诉了陶佳亚。
  
  陶佳亚气呼呼回到家后,把李蔚然骂了一顿。
  
  李蔚然不服气,等到了晚上,陶佳亚睡着以后,用厨房的菜刀,把陶佳亚给杀了。
  
  足足砍了二十多刀。
  
  陶佳亚的血流干了,浸透了床单被褥,流遍了整个卧室。
  
  杀了亲生母亲之后,今天早上,李蔚然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去学校里上课。
  
  要不是,他们家的邻居,发现了异常,报了警。
  
  李蔚然恐怕还要逍遥法外很久。
  
  甚至,能不能抓到李蔚然都是一个问题。
  
  警察问过李蔚然,为什么杀了他亲生母亲陶佳亚后,不单没有逃跑,反而还继续去学校上课。
  
  李蔚然说,这是为了给他自己,赢取更多的逃跑时间。
  
  今天是工作日,学校还要上课。
  
  如果,他今天就逃跑了的话,肯定没法再去学校上课。
  
  他不去学校上课,他的班主任肯定会打电话,给他
  
  妈陶佳亚。
  
  他
  
  妈已经死了,自然没法接电话了。
  
  他
  
  妈没法接电话了,他班主任就会以为他家出了事,很有可能就会上门,或者报警。
  
  那么他杀死他
  
  妈陶佳亚的事情,就会暴『露』。
  
  这种情况,总得算来,留给他的逃跑时间,也就一到两天。
  
  但是如果他今天不跑,等到了休息日再跑。
  
  那么等到下周一,他班主任才能发现他没去上课,再重复一遍之前的过程之后,他就可以有三到四天的时间逃跑,足足比之前多出了两天。
  
  而且在放假前的这些天里,他还可以做些逃跑的准备工作,比如钱、食物等等。
  
  听完警察的这些话,我完全不敢相信。
  
  这是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能说出来的话?
  
  杀人之后,还能这么冷静的分析利弊,我一个奔三的大叔,都做不到。
  
  在m市警察的帮助下,我在审讯室里,见到了李蔚然。
  
  梁蔚然不算太帅气,也不算太难看。
  
  他的上嘴唇,有一抹淡淡的黑『色』绒『毛』,暗示着他还是一个孩子。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但我依旧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孩子,会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我开了慧眼,看向李蔚然。
  
  慧眼里,李蔚然呈现出正常的桔红『色』。
  
  这表明,他没有被那些东西,上过身。
  
  正常人在被那些东西上过身后,都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这段虚弱期一般是三到七天。
  
  在这三到七天里,正常人身上的阳气会变弱,在慧眼里,呈现出桔『色』,或者淡桔红『色』。
  
  陶佳亚死于昨晚,李蔚然如果被那些东西上过身的话,肯定还在虚弱期里,应该呈现出桔『色』,或者淡桔红『色』。
  
  可是,他是正常的桔红『色』。
  
  我看着李蔚然,问他,他为什么要杀死他亲生母亲?
  
  李蔚然笑了,有些疯癫的笑了。
  
  他说,他想杀死陶佳亚,已经很久了。
  
  我问他,为什么?
  
  李蔚然说,他要给他爹报仇!
  
  他说,他爹根本不是酒驾死的,而是他
  
  妈勾结情
  
  夫,害死了他爹。
  
  他
  
  妈的那个情
  
  夫,是他
  
  妈的师兄,会法术。
  
  就是这个情
  
  夫用邪术害死了他爹。
  
  陶佳亚的师兄,就是钱王平湖。
  
  难道是钱王平湖害死了陶佳亚的老公?
  
  还有,就算真是钱王平湖,害死了陶佳亚的老公,李蔚然又是怎么知道的?
  
  根据我们斩龙局之前的调查,陶佳亚老公,也就是李蔚然他爹,死的时候,李蔚然还没有出生,陶佳亚还只有刚怀上他。
  
  我问李蔚然,他是怎么知道,是他
  
  妈勾结情
  
  夫害死他爹?
  
  李蔚然说,这还需要问吗?
  
  还有谁不知道,是他
  
  妈勾结情
  
  夫,杀死了他爸?
  
  昨天,他之所以和人打架,就是因为那人骂他是婊
  
  子生的。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