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大夏王侯>  第一百八十章 最强的凡聆月

大夏王侯 第一百八十章 最强的凡聆月


  
      北蒙大营,一封加急密报送到了帅帐中,凡聆月看后,神色微变。
  
      燕亲王西行挑战武君,武君重伤,神教重骑退兵两百里,闭守不出。
  
      凡聆月起身,来到军中的行军图前,仔细权衡许久,刚要下达命令,却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走入。
  
      “是你”
  
      “好久不见”
  
      相视的目光,激起最冷酷的杀意,凡聆月看着眼前身影,短暂的惊讶后,纤手探出,逼命而来。
  
      宁辰脚下一动,剑指凝霜,同样迎上。
  
      没有任何交谈,没有任何虚伪,只有冷酷的杀机。
  
      双招对碰,余波砰然荡开,帅帐经不起散落的剑威,四分五裂开来。
  
      两人手上,谁都没有留情,今日不同往时,对手死,这一场战斗便再无变数。
  
      剑指上的寒意冷的彻骨,纤手上的白光更是无情之极,交锋刹那,杀光灿然。
  
      帅帐处的大动静,引得军中数位离得最近的将军注意,迅速赶来。
  
      远方的夜色下,暮成雪看着这场战斗,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七位赶来的将军中,有四位在九品之上,什么都没说,立刻加入战局之中。
  
      宁辰以一挡五,手上寒芒越发凌冽,勇战之资傲然,半分不落下风。
  
      剑指银光盛极,五人之中,凡聆月实力最强,挡下大部分攻击。
  
      其余的四人全力辅助,配合默契,一时间陷入僵持。
  
      战斗的动静越来越大,七位将军到来之后,又有一位九品后期的军中强者赶来加入战局,以六敌一,力诛闯营者。
  
      面对六人,宁辰首度全力施为,剑行无端,道道剑气绕指而出,硬撼六人锋芒。
  
      强悍的接天之境大战,叹为观止的激烈程度,让周围九品之下的将士,不敢靠近半步,生怕被卷了进去,白白送命。
  
      战斗越打越激烈,战局也愈发僵持,宁辰精神高度集中,然而,隐约间却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凡聆月的表现足够强大,但还是不够。
  
      昔日那无敌的莹莹白光,今日似乎弱了许多。
  
      战斗之中,不容丝毫分心,宁辰来不及细想,左手一翻,气引浪涛,天地惊变,蓝色浪涛翻腾,再现长孙一脉绝学。
  
      “浪惊天地合”
  
      滔天巨浪,分天裂地,顿时震飞五位九品强者,凡聆月略一犹豫,脚下一动,退出十丈,暂时避其锋芒。
  
      宁辰眉头不自觉一皱,怎么回事。
  
      以凡聆月的实力,不该会如此被动。
  
      想到这里,宁辰身影一闪,欺身而上,凭借无双根基和不死之躯,逼迫前者动用全力。
  
      凡聆月不愿硬碰,五分攻势,五分守势,强悍依旧,却少了昔日那压倒性的魄力。
  
      “咳咳”
  
      一掌对碰后,两人同退三丈,凡聆月刚要再动,突然,身子一个踉跄,掩嘴剧烈咳嗽起来,鲜血泊泊溢出。
  
      宁辰眼睛眯起,冷漠道,“原来你的身体状况比我预料的还要严重的多,不过,唯有对你,我不会说什么公平一战的话”
  
      话声落,宁辰再度欺身而上,指锋凝霜,逼命而过。
  
      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的戟光出现,轰然斩下。
  
      宁辰眸子一冷,身子一偏,剑指翻转,铿然一声荡开戟光。
  
      “知命侯,敢独创北蒙大营,是说你自信,还是说你不知死活”情无忧走出,站在两人之间,手中长戟凛凛刺目,杀机吞吐。
  
      “情无忧”宁辰一眼认出来者,此人应该就是凡聆月外,如今北蒙大军中最有权力和威势的人。
  
      可惜,权势和实力并不是相等的,他来的正是时候。
  
      看到情无忧赶来,凡聆月强压下体内的病痛,走上前,平静交代道,“情无忧,你立刻带着三万轻骑去拖延大夏血衣侯的行军,大夏很快就要有援兵到来”
  
      “可是,军师您”情无忧神色几分犹豫。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凡聆月冷喝道。
  
      “是!”情无忧领命,立刻要走。
  
      “来不及了,今夜,谁都别想离开”
  
      话声还未落,宁辰身影已经消失,再出现已至情无忧身前,剑指破空,寒光刺骨。
  
      同一时间,凡聆月也跟了上来,纤手升起莹莹白光,耀眼之极。
  
      宁辰左手翻掌,瀚然一掌对上凡聆月,旋即,只觉得真气一泻,后继无力。
  
      再现的诡异功体,宁辰立刻收敛真气,退出十丈。
  
      “走”凡聆月冷声道。
  
      情无忧不敢耽搁,迅速离去。
  
      “走的了吗”宁辰冷哼一声,破殇弓出,灿烂银光中,三箭破空。
  
      可怕的三箭,追星逐月而出,超越空间的限制,转眼便到情无忧身前,下一刻,血花四溅,散落漫天。
  
      情无忧挡下了前两箭,却挡不下第三箭,瞬息之间,身受重伤。
  
      “是你找死”
  
      眼见手下接连受伤,凡聆月眸中闪过一抹怒意,青丝舞动,周身白光大盛,一身功体提至巅峰。
  
      宁辰不敢大意,面对终于全力出手的对手,扬手并指,剑映九天月。
  
      “一御惊涛裂万里”
  
      惊涛起,奔涌咆哮,滚滚巨浪中,一剑开天,轰然斩下。
  
      凡聆月丝毫不惧,单掌擎惊涛,白光灿烂中,开天剑意竟弥化无形,消失不见。
  
      宁辰回气刹那,凡聆月身影一闪,翻掌印出,黑色鲜血染空。
  
      依然如第一次交手一般,强大到难以置信的对手,宁辰嘴角血水不断滴落,神色凝重。
  
      他不相信,这个世上有绝对无敌的功体,就连不死之身都有破绽,更何况后天修成的功法。
  
      “九天虚浪怒”为探前者功体极限,宁辰再次催动真气,翻掌之间,蓝色波涛铺天盖地而起,天降神瀑,轰然天威,如九天银河倒悬。
  
      “愚蠢!”凡聆月右手探出,九天怒浪消散,下一刻,浩瀚掌力印下,鲜血洒落三丈远。
  
      动怒的凡聆月,犹如天界女武神,神光护体,一双莹白的手无坚不摧,强大到不可战胜。
  
      远处的北蒙将士,看着一直以智慧著称的军师展现出的可怕武力,一个个震惊的回不过神来。
  
      军师会武已不再是秘密,可谁也没想到军师会强大到如此地步。
  
      即便先天,恐怕也不过如此。
  
      宁辰胸口一阵沉闷,呕出一口鲜血,勉强站稳身子,神色半分也不动摇。
  
      他始终相信,完美的功体是不存在的,只是他还没有找到应对的办法。
  
      远处,暮成雪看着凡聆月身上的白光,眸子微微眯起,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功法,竟然会有这样绝对无敌的力量。
  
      战局的转变如此之快,前一刻还稍显支拙的凡聆月,这一刻不再顾忌自己的身体,全力施为,立刻表现出压倒性的可怕实力。
  
      同在九品巅峰,昔日有神之子那般强不可撼,后又有夏子衣,沐千殇等惊才绝艳的天骄,最慢的宁辰,也曾经战过先天,战过人间佛,实力强大,毋庸置疑,早已不输于任何年轻一代的天骄,尤其此次出关之后,修为臻至九品巅峰,实力更是大增,然而,此刻面对同在接天巅峰的凡聆月,竟仍是显得如此狼狈。
  
      天下没有完美的人,却有了一个凡聆月,若不是病体缘故,谁都无法想象这个女人还会可怕到什么地步。
  
      宁辰手一探,拔出墨剑,身影闪动,一剑破出。
  
      既然真气无用,那他只能凭借招式取胜。
  
      墨剑挥洒,漫天霜华飘落,宁辰手中剑一快,再快,面对无敌的人,尽可能的寻找破绽。
  
      凡聆月以不变应万变,剑入白光,速度立刻减弱七分,三分余劲,再无杀敌之力。
  
      纤手撼墨剑,惊起一瀑瀑水花,这是落下的霜华在消融,不能在莹莹白光中存在。
  
      剑光,白光,战的纷乱迭起,宁辰以剑为主,气息为辅,勉强一战。
  
      凡聆月嘴角鲜血泊泊,并非战斗之伤,而是病体在发作。
  
      心系战争局势,凡聆月强忍一身病体,周身功体再提,白光更盛,如第二轮皓月升起,光耀天下。
  
      “月之卷,月落无声”
  
      月之卷招式再现世间,顿时,月光照下之处,万物静寂,归于静止。
  
      第一次见到天书招式,宁辰震惊更震撼,震惊的是为何凡聆月能使用月之卷招式,震撼的是,自己身体已不能动,甚至连真气都无法运转。
  
      下一刻,凡聆月来至身前,强悍掌力,摧枯拉朽,硬毁宁辰全部心脉。
  
      “呃”
  
      宁辰飞出,口中鲜血散落一地,惨然之极。
  
      可是,让人惊讶的一幕发生,本该身死的宁辰,却又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不死之身”凡聆月眸子一眯,缓缓道。
  
      “惊讶吗”宁辰呕出一口血,讽刺道。
  
      凡聆月冷哼一声,道,“不死之身又如何,我就不信,你真的不会死”
  
      话声落,凡聆月手一挥,不愿处,化为废墟的帅帐下,一柄气息古老的剑飞来,横在空中,剑未出鞘,却已给人一股强大无比的压力。
  
      “净业太初”远处,暮成雪脸色一变,震惊道。
  
      凡聆月缓缓拔出鞘中的古剑,顿时天地风云变,一股来自亘古的气息出现,震撼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