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大夏王侯>  第八百七十八章 震撼!

大夏王侯 第八百七十八章 震撼!

落魂渊,黄泉弱水河道下方,幽光升腾,恐怖的热浪蔓延而出,让虚空都扭曲Щщш..lā
  
  大地下方,素衣横剑,身影不断下坠,十里,百里,不见停下之势。
  
  森森地狱,幽光遮目,惊人的温度不断攀升,越发让人难以忍受。
  
  宁辰四周,风雪席卷,抵抗着幽光侵蚀,然而,随着下坠的深度增加越发感到吃力。
  
  “凤身”
  
  一声轻喝,红光蒸腾,凤凰显化,护住本体,朝着下方飞去。
  
  半刻钟后,幽暗的地下世界,凤凰散形,素衣显化,看着周围震撼景象,心中泛起无尽波澜。
  
  但见四周,黑色的岩浆翻涌,温度恐怖异常,前所未见,让人心惊。
  
  宁辰迈步前行,身下风雪汇聚,铺出前路,抵挡翻涌而起的黑色岩浆。
  
  “小心一些,这里的岩浆非比寻常!”
  
  红光升起,凤身显化,看着下方的地火,开口道。
  
  “嗯”
  
  宁辰点头,目光扫过下方,凝声道,“这里的火元之力惊人,日后对我们有用,能否带走?”
  
  “我试一下!”
  
  凤身回应,翻掌凝元,身后凤影鸣动,双翼展开,凤火弥漫,无穷无尽的吞噬力流转,蔓延整个地下世界。
  
  至阳凤火,阴诡地火,互相吞噬,两种力量碰撞,下方大地隆隆震动起来,火浪冲天,形成一道道黑色天柱,震撼人心。
  
  “喝!”
  
  天地法则加身,功体受制,凤身气息不足之际,宁辰一步掠至,四卷催动,真元灌入凤身体内。
  
  双身联手,凤凰鸣世,凤火漫天,强行压制阴诡地火,吞没其力。
  
  半个时辰的工夫,下方地火世界,火元之力渐渐被吞噬殆尽,火焰熄灭,黑色的巨柱一根又一根耸立,直达数百丈。
  
  凤身消散,重新回归本体之内,宁辰目光看着周围黑色的岩石,异色闪过,或许,他知道天越城主口中的病王石是什么东西了。
  
  星魂入手,剑光升腾,宁辰挥剑,轰然一剑斩开石化的岩浆,身影闪过,再度朝着下方掠去。
  
  深入十里,压力倍增,下方黑石的硬度也越发惊人,突然,最深处的岩壁上,一块拇指大小的黑色晶体出现,惊人的火元力量内蕴,相隔甚远都能清晰感知。
  
  病王石?
  
  宁辰眸子一凝,身影掠至,一掌拍在岩壁之上,顿时,道道裂痕纵横蔓延而出,黑色晶体飞起,没入其手。
  
  神识探入,一股灼热的刺痛传来,宁辰收回神识,脸上闪过凝色,果然非是凡品,难怪天越城主一直想要寻找此物。
  
  火元之力如此精纯的奇石,不管炼器还是用来辅助修炼,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恐怕也只有在这法则力量奇特的落魂渊才会出现。
  
  思及至此,宁辰挥手收起病王石,身子再度朝着下方掠去。
  
  森森幽光,弥漫周身,恐怖的重力让人越发难以忍受,宛如千山在压,喘息困难。
  
  又百里后,宁辰身子停了下来,法则加身,功体运行严重受阻,难以前行。“不可再前行!”
  
  魔气涌动,魔身显化,看着周围涌动的幽光,开口道。
  
  “这些力量来自地下,要想得到足够的病王石,必须继续向下走”宁辰神色凝重道。
  
  “为何天越城数千年来只得到些许病王石,你难道还没有猜出吗?这里的法则强度连真境都难抗衡,再向下,便是真正的绝地!”魔身沉声道。
  
  “我们来此的目的便是为了病王石,不能半途而废,否则,落星辰的事情,我们无法给天越城主一个交代。”宁辰凝声道。
  
  “是落星辰的事重要,还是自己的命重要,冠冕堂皇的废话我不想再听你说,吾能听你之命,只是因为我们现阶段的目的一致,若你一再一意孤行,就不要怪吾强行争夺身体控制权了!”魔身眸子冰冷道。
  
  宁辰沉默,片刻后,开口道,“我会小心谨慎,正如你所说,我们现阶段的目的一致,救出落星辰也是其中一环,另外,这病王石是天下奇宝,若能得到,对我们也大有裨益。”
  
  魔身看着眼前本体,深邃的眸子中冷光道道闪过,许久之后,沉声道,“吾便再信你一次,不过,一旦吾发现有危险,定不会再配合你!”
  
  “放心”
  
  宁辰点头,神色平静道,“今时今日,想要我们的性命,也并非那么容易!”
  
  魔身深深看了前者一眼,没有再多言,身影散去,融入其体内。
  
  暂时达成协议,宁辰目光看向下方,星魂剑上风云变,一剑挥斩,隆隆震动中,大地摇动,巨大的裂口继续蔓延下去。
  
  下一刻,素衣闪过,再度没入森森幽光内。
  
  深渊外,一日又一日过去,第三日,断崖上,三道身影出现,为首者正是从锁天牢中出来的落星辰。
  
  “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的”
  
  后方,天越城主平静道,“宁先生的实力,更胜本城主,即便无法寻找足够的病王石,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断崖上,落星辰看着下方,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道,“城主,落魂渊是怎样的地方,我很清楚,圣痕铁的下落我已告知城主,城主派人去取即可,为圣城带来这些多麻烦,我深感抱歉,不论如何,这个错都不能让我的朋友承担,我要去寻他回来。”
  
  “你体内的封印方才解开不久,功体尚没有完全恢复,一旦遇到什么危险,你将会十分被动,何不再等几日,待你功体恢复再下去不迟!”第七神将脸色凝重道。
  
  “不必了,多谢七姐好意,我会自己小心。”
  
  落星辰应了一声,没再多说,脚步一踏,纵身朝着下去掠去。
  
  第七神将上前一步,伸手欲要阻拦,却已是晚了一步。
  
  “让他去吧,虽然宁先生和他生死至交,肯为他弥补这次过错,但,自己犯的错,终究要自己承担,没有人能够永远替你担!”天越城主凝声道。
  
  第七神将欲言又止,片刻后,轻轻一叹,恭敬行礼道,“属下受教!”
  
  “走吧,回去了”
  
  天越城主说了一句,身影消散,从断崖上离去。
  
  第七神将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落魂渊中消失的紫衣身影,再次一叹,随之离去。
  
  落魂渊,紫色光华闪过,疾速朝着深渊最里面赶去。
  
  心有挂碍,落星辰速度越来越快,一身实境中期的修为尽数释开,抵抗天地间充斥的法则之力。
  
  前行一个多时辰,天地间,法则力量突然数倍增加,幽光蔓延,沉重如山。
  
  “这是!”
  
  落星辰目光一凝,看着前方夜色中的幽幽光华,没有多迟疑,急速向前掠去。
  
  寒月下,落魂渊深处,大地裂缝纵横,弱水河道遗址,一道惊人的剑痕划开大地,幽光喷涌,让人震撼。
  
  落星辰来至,停步片刻,纵身跃了下去。
  
  地下深渊,天地法则力达到顶峰,而起越发恐怖,每行一里,周身压力便越重一分。
  
  功体不继,一抹朱红溢出嘴角,落星辰左手一挥,星痕显化,朱箭搭弓,旋即一弯满月显化,破天而出。
  
  武至极致,自成一道,神箭破空,天地一线,尽成禁法领域。
  
  落星辰身影再度急速朝着下方坠去,寻找挚友下落。
  
  就在落星辰赶来之时,大地深处,幽光蔓延,素衣身影急行,一身风雪萦绕,剑光开路,一刻不停。
  
  同为挚友之事,宁辰平静的双眸中尽是坚定,剑锋斩开一切阻碍,从未半分动摇。
  
  深至千里,幽光几近凝实,超越身体承受的恐怖力量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沉重的让人难以喘息。
  
  “嗯?”
  
  突然之间,下方幽光如潮喷涌,盛至极致。
  
  宁辰凝眸,定步,星魂挥转,剑气纵横,破空而下。
  
  轰隆一声,极道之武、法则力量碰撞,隆隆震动响彻整个地下世界,余波所至,土崩石裂,尘浪万丈。
  
  “终于到了!”
  
  地下世界尽头,宁辰身影落下,一身风雪挡去恢复平静的幽幽光华,步伐间,重愈万钧。
  
  尘沙散尽,入眼尽是熟悉之景,森罗地狱,到底一片晦暗阴沉。
  
  看到前方景象,宁辰脸上震撼再难掩饰,这里是,地府?
  
  前方,干涸的河道,不见一滴河水,河岸边,无底的木船残骸依稀可见往日痕迹,三千弱水深,芦花定底沉,无比熟悉的一幕,让从地狱归来的生者,心神剧震。
  
  一步踏出,身影疾速向前掠去,宁辰心中波澜翻涌如涛,平静了百年的心,这一刻,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天外天中,的确存在地府的传说,但,他以为只是名字的巧合罢了,然而,眼前的这一幕,清晰的告诉他,这不是巧合,天外天曾经真的存在过地府!
  
  掠过黄泉河,宁辰急速朝前赶去,任凭越来越恐怖的法则之力加身,亦没有停下片刻。
  
  百里外,巍峨大门,耸立石府前,上方,四个大字模糊难辨,岁月无情,吞噬了昔日的一切。
  
  素衣掠至,宁辰看到大门上的四个字,身子一顿,停了下来!
  
  “幽冥地府!”
  
  :感谢绝、时光荏苒、简柠三位朋友的全订,按照约定,加更一章,下一章晚些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