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大夏王侯>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天下为敌

大夏王侯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天下为敌

    红鸾星域,两境通道前,魔身走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没入其中。
  
      时隔数载,知命再度降临原始魔境,为提升实力,毫无畏惧。
  
      数日后,原始魔域,葬魔之地,埋葬千百天魔的地界,宁辰现身,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接击杀墓地的守护者。
  
      “留给你们了。”
  
      宁辰挥手甩去手上鲜血,旋即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后方,阴风呼啸,千数大魔飞出,宛如饿虎吞食,扑向前方战死的大墓守护者。
  
      触目惊心的一幕,一位王境的天魔数息之间便被吞噬殆尽,连尸身都没能留下。
  
      墓地深处,宁辰停下脚步,目光看着前方一座座大墓,脸上闪过一抹冷色。
  
      “除去这十座大墓,这片墓地的天魔本源,你们能吞多少吞多少。”宁辰冷色道。
  
      “多谢主人!”
  
      墓地中,千数大魔回应,旋即各自分开,朝着远方的千百大墓飞去。
  
      墓地深处,十座大墓前,宁辰周身魔气汹涌,强悍无比的力量直接轰开十座大墓。
  
      大墓中,十尊王境天魔躺在棺木内,生前雄霸一方,死后肉身不朽,长睡不醒。
  
      十尊王境天魔体内,气血已经枯败,唯有那炙热的天魔本源,依旧保存完好。
  
      “喝!”
  
      一声沉喝,宁辰周围魔气扩散,直接吞没十尊天魔,强行夺取十魔的天魔本源。
  
      未修九幽吞天魔经,宁辰强夺十魔本源之刻,天魔本源大半散于天地间,吞噬的效率不足两成。
  
      然而,凡事有弊便有利,十魔本源入体,只余最精纯的力量,一切记忆与负面情绪全都随着未能利用的本源力量一同散于天地之间。
  
      没过多久,十尊王境天魔体内,天魔本源全部干涸,周围天地间,狂暴的魔气汹涌,十魔大部分力量散离,天地难承,剧烈摇动起来。
  
      大墓各处,千数大魔有感,立刻飞回,没入镇魂幡中。
  
      宁辰挥手收过镇魂幡,旋即朝着墓地外走去。
  
      就在魔身离开不久,葬魔之地前,数位王境强者现身,看着前方被破坏的千疮百孔的大墓,神色间尽是震惊。
  
      “立刻将此事禀告两位魔皇。”
  
      其中一位王境天魔开口,沉声道。
  
      “是!”
  
      后方,一位天魔领命,立刻动身朝着三皇城方向赶去。
  
      葬魔之地被毁,所有的天魔本源被夺,这是从未有过之事,纵然天魔皇族的王者们,也不敢做出这等犯众怒的事情。
  
      天魔皇城,三皇殿前,一尊王境天魔现身,半跪行礼道,“参见两位魔皇。”
  
      话声方落,三皇殿前,魔气汹涌,两尊盖世魔者走出,威严的声音响起,道,“何事?”
  
      “启禀魔皇,就在不久前,葬魔之地被毁,所有的天魔本源被夺,凶手暂且不知。”王境天魔如实回答道。
  
      三皇殿前,坤一、七曜两位魔皇闻言,神色都是一沉。
  
      竟有此事,岂有此理!
  
      “传令使。”
  
      坤一魔皇开口道。
  
      “臣在!”
  
      九千石阶下,传令使现身,恭敬行
  
      礼道。
  
      “立刻派人调查此事,必要时刻,准你调动禁军中的王境高手。”
  
      坤一魔皇沉声说了一句,右手挥过,一枚黑色的魔皇令出现,飞向前方。
  
      “是!”
  
      传令使领命,伸手接过魔皇令,旋即转身离去。
  
      “兄长认为此事是何人所为?”
  
      三皇殿前,七曜魔皇传音问道。
  
      “尚且没有头绪,葬魔之地埋葬的天魔数量惊人,这些天魔虽然已经死去,但是,体内本源并非完全散尽,若为有心人利用,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坤一魔皇应道。
  
      “有这个胆子,又有这个实力能闯入葬魔之地的人,不多,却也不少,想要找到此人,不会太容易。”七曜魔皇凝声道。
  
      “无碍。”
  
      坤一魔皇凝声道,“此人既然出手过一次,极有可能还会出手第二次,只要他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吾便能将其找出。”
  
      七曜魔皇点头,在这多事之秋,魔境之中定然会有不少宵小之辈想要趁乱生事,乱世必须要用重法,只要寻到此人,杀无赦!
  
      原始魔域,西南方向,金光王城疆域,知命现身,直接找上金光魔族的王陵,出手吞噬这一王族分支的历代先王。
  
      惊人的景象,王陵上空,魔风大作,千数大魔呼啸,震撼人心。
  
      千数大魔中心,魔身静立,一身魔气汹涌,吞没四王尸身。
  
      “放肆!”
  
      就在这时,金光王城中,一股强大的王威爆发,一位浑身缭绕着金色光华的天魔出现,数息之间,疾速掠至。
  
      强悍无比的一掌,排山倒海而来,当代金光王出手,掌威惊天地。
  
      王陵内,魔身有感,回首一掌,正面迎了上去。
  
      轰隆,双王交手,天惊地变,初相遇,战力全开。
  
      出乎预料的女魔,历代以来最强大的金光王,纤手凝元,功高震世。
  
      天地间,千数大魔立刻回归,不敢触双王锋芒。
  
      “十三太子!”
  
      看到来人面容,金光王面露怒色,右掌更催三分元功,逼命无情。
  
      惊人的强者,当代金光王展现惊世能为,掌力惊天动地,隐约间,竟是毫不逊色以掌功闻名天下的罗加与玄烈。
  
      “天魔一族果然藏龙卧虎。”
  
      硬撼一掌,战局分开,宁辰看着前方金光王,神色凝重道。
  
      这位金光王的实力,着实超出预料,能有如此惊人实力,还愿意偏安一隅,此女,不凡!
  
      “吾金光王族与你无冤无仇,十三太子,你欺人太甚!”
  
      金光王眸中震怒难掩,一身金光魔气更胜,翻掌倾元,再度欺身而上。
  
      “再会了。”
  
      不愿久战,宁辰脚下一踏,身影急速朝后方退去,转眼之间,消失不见。
  
      “你走不了!”
  
      王陵中,金光王看着前者远去的背影,眸中怒火难抑,身影掠出,疾速追了上去。
  
      接下来的数日,两人一追一逐,方向不断变化,跨越大半个原始魔域,不曾停下片刻。
  
      数日时间,两人所过之地,再度有天魔王族遭殃,王陵被轰开,先代
  
      王者的本源被强行剥夺。
  
      魔身作为,迅速引起整个原始魔域所有王族的震怒,无数强者出动,联手诛杀天魔一族的心腹大患。
  
      “竟是十三子,他又回来了!”天魔祖地,七曜魔皇沉声道。
  
      “既然此子主动挑衅,那便让他永远留在原始魔境。”坤一魔皇冷声道。
  
      “金光王族那位金光王实力惊人,倒是出乎了吾等的预料,如今,玄墨、阿修罗尚在天外天,不如就将诛杀十三子的任何交于此女。”七曜魔皇建议道。
  
      “可以。”
  
      坤一魔皇点头,道,“必要的时候,可以给她一些助力。”
  
      “明白。”
  
      七曜魔皇颔首,应了下来。
  
      原始魔域东南方,被金光王追杀数日,宁辰且战且走,数日时间,来自魔域各方追杀而来的王境高手越来越多,前所未有的景象,震撼整个原始魔境。
  
      数日后,重重包围中,宁辰杀出一条血路,北行而去。
  
      十数位王者,一位王境巅峰的金光王,联手围杀数日,却还是未能困住战力全开的知命魔身。
  
      就在原始魔域大乱时,北方大陆,巫族圣地中心,中央祭坛上,巫族当代皇者天心静立,目光看着遥远的原始魔域,美丽而又智慧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凝色。
  
      十三太子,他又回来了。
  
      从当初~血月古战场第一次相遇,这位十三太子便一次又一次让她震惊,一己之力,抗衡整个原始魔境,如今想起,着实匪夷所思。
  
      “吾皇。”
  
      祭坛前,暗月巫后恭敬行礼,道。
  
      “他回来了。”
  
      天心开口,平静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助他脱困,第二,相助天魔一族诛杀此子,作何选择,吾不干涉。”
  
      暗月巫后闻言,神情微怔,目光看着前方巫皇,眸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巫皇此话,是为何意?
  
      “去吧。”
  
      天心挥手道。
  
      “是。”
  
      暗月巫后恭敬一礼,旋即转身离去。
  
      中央祭坛上,天心轻轻一叹,原始魔境与人族的战争,结果如何,她至今未能看出,巫族未来的路到底在哪里,这一次,连她也看不清了。
  
      原始魔域北疆,辽阔无边的荒原上,寒月高照,一次又一次杀出重围的宁辰静坐篝火前,十数日来,首次停下休息。
  
      半个月的时间,几乎踏遍大半魔域,轰开了不知多少王墓,宁辰眸中多少有了一丝疲惫,目光注视着前方篝火,一时间,失了神。
  
      就在这时,远方,暗月巫后迈步走来,神色复杂,心中有了犹豫。
  
      篝火前,宁辰回过神,看着夜色中走来的女子,平静道,“相杀吗?”
  
      “还没有想好。”
  
      暗月巫后应了一句,迈步走到篝火前坐了下来,道,“好不容易争得十年和平,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十年,太短了。”
  
      宁辰拿过一根干柴放入篝火中,淡淡道,“当年,勾皇曾与我有恩,如果可能,我并不想与巫族为敌,但,若巫族威胁到我,我同样不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