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雪霁初晴>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英雄联盟之雪霁初晴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说起心酸,似乎这里的一切都透露着这样的感觉。
  并不是林朝风自己又多么的感性,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好似看到或者了解一些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有着相应的感想。
  林朝风说道:“时间上,说来我们这里的人还是挺刁钻的。”
  “这可能就是一个地方的人的习性问题了吧,也是我么你这里的人身上不好的一个特征,随着时代的进步,大家的生活水平也日渐提高,同时也开始对于自身的权益有着一定的认识。”
  “就是在这个社会当中,大家都会意识到自己的权益问题,这个在务工人员你身上表现的最深。”
  “其实在外务工的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但是从那些多多少少的挺熟哦当中,我始终感觉在外边的务工人员所在的环境还是比价正规的,无论是工作环境的提供者还是他们那些务工人员,双方都是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下进行的合作。”
  “但是这些问题到了我们这里似乎就发生了一些畸形的变化,比如说每天工作十个小时,我们这里的人似乎就不太愿意加班,针对那些没有固定工作时间,或者说环境并不针对固定时间的地方而言,这对于提供工作岗位的人来说就十分的头疼。”
  无极纳闷道:“加班有什么不对吗?”
  林朝风说道:“有的,双方都有问题。”
  “首先是我们这里的加班并没有加班费一说,这会导致他们都不糊选择加班,其次便是时间问题,因为如果时间不是可以去安排好的话,哪个班一加你可能一天就做了两天的量。”
  无极叹息道:“这有些夸张了,真的很好奇你们这里的情况。”
  林朝风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这不过是细化说了,所以听起来有些夸张,其实大致上还是有个规律可以寻找的,听说目前他们也找到了相应的规律,并且也完成了互相的适应。”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在县城,晚上五点到晚上十点,是固定繁荣的时候,在这时间之外,那么一切就都不好说。”
  “这也就意味着,在一些服务行业当中,这个时间点必然是工作时间,同时针对于一些固定时间的工作岗位,这个时间也必定是下班时间,总之有着很多两因素促成的这一点。”
  无极说道:“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就是再来这个繁荣的时间段的开端?”
  说这两人已经来到了路口,左右一望,街道两旁已经有着灯光亮起,各种霓虹。
  说来他们之前走过的街道可能还真的就有些问题,对比这左右的情况,那压根就不是一个清醒。
  无极叹息道:“看来你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就这情况,完全就有点县城的模样了,我都有点怀疑我们是不是来到了你们这里最为繁荣的地方了。”
  林朝风也略微有些讶异,因为这左右两边的接到是真的繁荣。
  然后他们就选择了往右边走去,可是才一转身,林朝风忽然间就停下了脚步,说道:“老哥,你看我们身边这个门面是什么地方?”
  无极闻言本能的转头看了一下,那门面之上写着‘老地方’。
  当西无极随口说道:“老地方,怎么了,难不成这地方有着什么说法吗?”
  可能是一路下来两人额互相之间交流的问题所致,无极总感觉会让林朝风留意的地方都应该有所说法才是。
  林朝风纳闷道:“老哥你找的地方不就是叫这个名字吗?”
  无极这才反应过来,一拍脑门,说道:“你看我这反应,我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说着,两人走了进去。
  是个餐厅没错,不过这会看起来生意并不是太好,大厅当中的散桌大多数都是空着的。
  两人到了大厅的休息座,也不见有人来招呼。
  在等了一会之后,两人是真的等不及了。
  林朝风直接开口问道:“有人吗?”
  人,是有的。
  大厅当中的散桌大多数虽然是空着的,但是总还是有那么几桌正在吃着饭。
  还有就是在大厅中走来走去的,看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
  随着林朝风这么一开口,那些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当中的一个快步来到了两人身边,看了眼两人,说道:“二位是要用餐吗?”
  很稀奇,竟然是普通话。
  既然是普通话的话,那么林朝风便不开腔了,毕竟来到了这里,无极才是那个主要的人物。
  无极回应道:“没错,有包厢吗?”
  那人回应道:“包厢有的,不过包厢的价格可能会贵一些,二位只有二位吗?”
  无极点了点头,说道:“就我们两个。”
  那人笑道:“如果仅仅只是两个人的话,个人建议你们选择大厅的散桌比价好,因为包厢是有至少都是八人桌,你看……”
  无极问道:“这推荐带着资源节约的意味在内吗?”
  那人有些懵,问道:“那是什么?”
  无极笑道:“就是目前都提倡节俭,处于这么一个美德,人们也提倡不普涨浪费,如果你的建议是出于这个的话,我觉得我可以接受,但如果不是的话,那你带我们去包厢吧。”
  “这么厉害?这种有商业头脑的人我喜欢。”古阳说着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问道:“那么他们会长是谁?我们十来号人可差好多晶石,我去找他们借点。”
  “他们都叫他小侯爷,好像叫叶啥来着,就是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位公子。”
  林朝风看向身边的张雅文,正声道:“我们的雅文公主,现在你来给我们大伙好好解释下,为什么要怂恿我们去刁难这么一位金主?”。
  “是啊,刚才还一直在对我打眼色。”古阳也想起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就是单纯的讨厌啊,这能算是理由吗?”张雅文无奈的解释道,看着诸人满头的黑线,问道:“你再说说,你有没有打探到这谁的日常,说说他德行啥的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