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丹青帝说>  第五十四章 寂灭神火
“借一步说话?”
  
  天鳞宝珠之上的小童眉头一挑,很是人性化的笑着道:“你小子还藏着什么幺蛾子不成?”
  
  “晚辈没有什么幺蛾子,只是想和前辈做个交易罢了。”韩风轻轻一笑,便向着天鳞宝珠近身而去。
  
  看到韩风的动作,染小青顿时眉头轻皱,两个大眼珠子溜溜一转,但却是并未跟上前去。
  
  “你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天鳞宝珠见韩风飞身上前,再次问道。
  
  “回前辈,晚辈要说之时,牵扯到自身一些机缘秘密,不便被外人知晓,烦劳前辈布下一道禁制,防止外人察觉。”然而韩风并未直接说明自己的意图,而是小心翼翼道。
  
  听闻韩风之言,小童眉头更是紧皱,随后骤然挥手,在两人身边布下一道禁制。这道禁制,不仅屏蔽神识听觉,就连目力都无法穿过。
  
  所以一时间,小金和染小青根本不知道韩风到底要干什么。而且,染小青见到天鳞宝珠突然布下如此禁制,更是眉头大皱,心中有所猜测起来。
  
  “现在,你小子可以说找我到底何事了吧?”天鳞宝珠再次问道,而且言语之间,更是有着一丝不耐,若是韩风在卖关子的话,天鳞宝珠便直接遁去,不在理会对方。
  
  “实不相瞒,晚辈有一方法,可以化去你体内的魔气!”韩风轻轻一笑,终于是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当真!?”
  
  然而,韩风话音刚落,小童便一脸不敢置信道:“我如何信你!?”
  
  “这…”
  
  韩风听后,眉头轻皱,刚欲打算询问银炉,他如何祛除对方体内的魔气。
  
  “韩小子,伸出右手!”
  
  然而就在此时,银炉的声音却是突然想起。韩风授意,便对着天鳞宝珠伸出了右手。
  
  “呼~!”
  
  韩风刚刚伸出右手,一道黑心银焰的奇异火焰,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随着此焰的出现,韩风只感觉自己的右手彻底的失去了知觉,仿佛被火焰凭空烧毁了一般。
  
  相对于右手,韩风整个人承受着恐怖的灼烧之感。而且更加让韩风心惊的是,他刚想放出神识,观察此焰,却发现此焰居然连神识都可以烧毁。
  
  一时间,韩风的神识根本无法观察此焰到底是何种存在。
  
  “嘎吱…”
  
  而且在此焰之下,天鳞宝珠之前所布的禁制,也有种要崩裂的感觉,发出一道道即将破碎般的声响。
  
  “天火!”
  
  天鳞宝珠上的小童,在震惊的好一会儿之后,才惊喜的喊道。
  
  而且才喊完此言之后,小童也意识到韩风所要探讨之事,干系重大,所要再次挥手,加持了一番禁制。
  
  “小子,你居然拥有天火!而且还藏着掖着,不早告诉我!”加持完禁制之后,小童再次对着韩风轻声道。
  
  “哧…”
  
  也就在此时,韩风手中的黑心银焰,却是骤然消失。同时韩风心中也大松了一口气,若是此火再不被银炉收回,恐怕自己就要被烤死了。
  
  “天火?”
  
  韩风轻吐一口气之后,才有些不敢置信道。刚刚银炉通过自己右手施展的,乃是天火?为何自己之前从未听说过银炉会施展天火呢?
  
  “韩小子,别被对方误导了,那是本尊炉内的神火,名为寂灭神火!论品质,远超一般的天火千倍万倍!”然而就在韩风疑惑之间,银炉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而且,在银炉的声音之中,更是有着几分自得之意。
  
  “寂灭神火?”
  
  韩风心中一动,此火定然有着不俗之处。
  
  “当然,刚刚你所施展的那点神火,乃是被我稀释万倍以后的神火,不然以你现在这点修为,刚一祭出神火,便被烧的渣都不剩了…”银炉再次解释一句,其中的自豪之意更为明显。
  
  “此火被我稀释之后,虽然威力比普通的天火要差,但是炼丹、炼器、驱魔之效,却是强出一般的天火太多。”
  
  “当然,你也可以将它当成天火看待!”银炉再次悠悠解释道:“以此为条件,赶紧提出我之前所说的要求,看看这珠子答不答应!”
  
  其实,韩风之所以叫住天鳞宝珠,并且说是借一步说话,都是受了银炉的暗中安排。
  
  “你小子藏着掖着,必有所图,既然你都亮出天火了,就说说你的要求吧!”也就在此时,天鳞宝珠却是迫不及待的对着韩风说道。
  
  韩风沉吟片刻,然后道:“晚辈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我帮你炼化体内的魔气之后,你能成为我的仙器!”
  
  “不可能!”
  
  然而,韩风话音刚落,天鳞宝珠便一口回绝道:“我的使命便是镇压黑煞魔皇,只要黑煞魔皇怨念犹在,我便无法离开此地!”
  
  “纵使你提出的条件多么有厚,我也绝不会离开此地的!而且我还要奉劝你一句,其它几件仙器的主意你也不要打了,他们与我一样,必须镇压再次,我们九大仙器缺一不可!”
  
  听到对方激烈的言辞,韩风只能无奈摇了摇头,然后道:“既然前辈不肯答应,晚辈只好换个要求了…”
  
  “好哇,原来你小子是坐地起价,先提出个我不可能接受的要求,然后在说一个略微简单的要求,好让我答应你这个要求。”
  
  听到韩风的话后,小童原本你一脸严肃的表情瞬间烟消云散,笑着道:“说说看你第二个要求吧。”
  
  “实不相瞒,晚辈想要问一下,那两株失去破魔仙卷的深渊魔莲,不知还有何用?”韩风腼腆一笑,轻声道。
  
  “好哇!原来你小子居然打深渊魔莲的主意!”然而,韩风刚刚说完,小童的脸色却是骤然一变,再次化作了一副凶狠的表情。
  
  韩风看到对方这副表情,心中当即“咯噔”一下,脸色也跟着有些难看起来。
  
  “那两朵魔莲虽然失去了破魔仙卷,可是依旧有着净化魔皇怨气之效,你也不要动什么小心思了!”下一刻,小童稍微收敛了一下脸色,对着韩风解释一句道。
  
  “可是,那魔莲对晚辈有大用,不知…”韩风有些不死心,毕竟深渊魔莲可是炼制九莲子归丹的主药,缺一不可。
  
  “够了!你的这两个要求,我都无法答应…”小童低喝一声,却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脑袋。
  
  “既然前辈无法完成晚辈的心愿,晚辈就不打扰了。”韩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便要转身离去。
  
  “等等!”
  
  然而不待韩风离去,小童却是再出一声低喝,让韩风止住了身形。
  
  “你若是还有什么通灵法宝的话,本尊可以随意帮你魔化,不管多少,绝不推脱…”
  
  “本尊只希望,你可以用天火帮我净化魔气!”小童有些不死心道。
  
  “恐怕有些让前辈失望了,晚辈并没有其它的通灵法宝需要炼化,就此别过。”韩风轻轻摇头,心中有些失望。
  
  “哎…”
  
  然而,不待韩风有所动作,小童却是一声轻叹:“想不到我等仙器,为了镇压魔皇,不惜牺牲自己,保一界安危,到头来却无人帮助我等…”
  
  “更可笑的是,明明有人手持救助我等的良药仙草,却是利欲熏心,心机深沉之辈,不愿帮助我等…真是可悲、可叹!”
  
  小童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一种悲愤,不甘的意思。原本打算离去的韩风,却是身体一僵,再也无法移动身体。
  
  “小子,不要理会他,他这是在跟你打感情牌呢!”此刻,韩风体内的银炉却是骤然一声低喝,想要让韩风不被对方言语所扰。
  
  可是,韩风心中却依旧感觉天鳞宝珠所言极是。
  
  他们九件仙器,为了镇压魔皇,不断魔化,牺牲自我。而自己明明掌握类似于天火的手段,却不帮助他们…
  
  一时间,韩风心中愧意大生。
  
  “是晚辈度量太小了,一心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一番思索之后,便开口道。
  
  而且在说话期间,韩风更是重新飞到天鳞宝珠身前,打算施展黑心银焰,帮助对方炼去魔气。
  
  “小子,这可是你同情心泛滥,不要将我牵扯进去,要帮他你靠自己去帮,我可不提供神火!”然而此刻,韩风体内的银炉却是不愤道。
  
  “银炉!”
  
  只听韩风在心中一声低喝,然后道:“他们几个为了镇压魔皇,庇佑一方,不惜牺牲自己,我怎么忍心置之不理!?”
  
  “不听!”然而银炉的回应只有两个字。
  
  “银炉,他们同样是灵器,你也是灵器,他们极有可能是奉主人的遗命镇守于此,这份心情你总归能理解了吧?”韩风眉头一套,再次说道。
  
  不得不说,韩风的这句话,刚好说道银炉的痛楚。
  
  银炉久久未曾回应,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之中。最后,银炉才叹息一声道:“哎,看在同为灵器的份上,我就帮他们一次吧!”
  
  “不过,韩小子你给我记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修仙界可不是你挥霍同情心的地方,在这个世界之中,好人未必就有好下场!”银炉最后更是语气严肃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银炉最善解人意了!”韩风连忙称赞对方道。
  
  “不许将我当小孩哄!”银炉听到韩风的话语之后,怒气大增道。
  
  “呼!”
  
  在银炉说完一言之后,韩风的手中更是出现了一团黑心银焰。这团火焰不断变大,最后居然化作了面盆大小。
  
  “如此机缘,我决不能独享…”
  
  然而就在此时,天鳞宝珠上面的小童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黑心银焰,低语一句之后,居然骤然挥手,顿时出现八条青龙。
  
  这八条青龙在一阵嘶吼之后,便飞出禁制,分别向着八处不同的方向而去。
  
  而在禁制之外的染小青,看到这一幕过后,更是忍不住想要冲入禁制之中,看看韩风究竟是在搞什么名堂。
  
  一刻钟之后,原本飞散出去的八条青龙,却是徐徐飞回。不过这次回来的,并不仅仅是八道青龙。在它们的身后,居然各自跟着一件仙器。
  
  这些仙器无视天鳞宝珠所布的禁制,纷纷进入其中。
  
  “天鳞,这么着急将我们几个找来,所谓何事?”刚刚进入禁制之中,一道很是苍老的声音便已响起。
  
  韩风心中一动,向着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却是发现,那处方位居然出现一枚青铜古镜。
  
  同时韩风脸色一变,想不到魔皇动乱之时,迟迟未尝出现的第九件仙器,此刻居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而且通过此境能自我言语,韩风知道,此境也产生了极高的灵智。
  
  “小子,给你介绍一下。他叫做神照镜,乃是我们九件仙器之中,除我之外,唯一一个产生自我灵智的存在,论品质的话,在众多仙器之中,他仅次于我了吧?”天鳞宝珠之上的小童,语气怪异的解释道。
  
  “胡说,若是未开启灵智之前,说我品质比你低也就算了,可是我灵智开启之后,品质提升,早就超过你了!”然而,天鳞宝珠刚刚给韩风解释完,神照镜便反驳道。
  
  “哼!若是不服,我们比划一下!”天鳞宝珠不爽道。
  
  “不就是比我早些时日开启的灵智,有什么好能耐的?”
  
  “你乃是攻击类仙器,可我却是辅助类仙器,我们之间如何比试!?”神照镜听闻天鳞宝珠之言后,很是不爽道。
  
  在两者说话之间,其它仙器却是全部来齐。
  
  “好了,我此次叫你前来,并不是跟你拌嘴的,而是有要事相商!”天鳞宝珠解释一句,然后让神照镜看向那团黑心银焰道:“你看此火如何?”
  
  “这是…”
  
  神照镜好生观察之后,却是忍不住震惊道:“这是…天火!?”
  
  “不错,困扰我们上百万年的魔气,终于可以消除了,我们终于可以解脱了!”天鳞宝珠一声低吼,却是骤然化作一颗眼珠大小的青珠,遁入到了火焰之中。
  
  神照镜见此,同样不在迟疑,宛如鱼跃龙门一般,没入韩风通过银炉所施展的寂灭神火之中。
  
  “呜…”
  
  另外七件仙器,纷纷化作寸许大小,发出一阵轻颤之后,争先恐后的没入神火之中。
  
  火焰虽然由韩风提供,可是炼化自己体内的魔气,却是仙器自己去处理。韩风只管不断施展火焰便是。
  
  而且,银炉要想施展寂灭神火,其中的灵力却是由韩风提供。而且这个数量着实不菲,仅仅是片刻,韩风便脸色苍白,有些不支起来。
  
  “小子,你心中有没有好奇?”就在此时,银炉却是对着韩风道。
  
  “好奇?”韩风额头汗珠不断出现,忍不住反问道。
  
  “当然是好奇我有如此神火,以前为何却从不借助你的手施展…”银炉轻声道。
  
  “为何!”
  
  经过银炉的一番话,韩风反而心中一惊。此神火的威力,定然是非同小可,为何银炉却从不让自己御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