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青眉煮酒>  第530章 肇熙的画像

  其实玥儿在白妵殿、坤西殿、甘露殿的几条密道中走过,这些密道都没设置陷阱,就是不知这个地宫是如何设置。
  “好。”
  两个婆婆答应一声,大家开始仔细寻找,玥儿把密道两边的烛台每个都拉了一下,没发现可拉动或按下的痕迹,不由有些疑惑。
  两个婆婆在那道门边上摸索,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但也一无所获。
  宾良站在最外面,他看了半天没看出名堂,又朝地上的地砖上看,忽然用力踩了两脚,又扫开一片灰尘,指着地上叫道:“你们看,这里好像有些不同。”
  玥儿走过来低头一看,只见宾良踩的地上,有三块间隔的地砖颜色略深,她抬脚踩了一下,发现这三块砖一用力就略微塌陷一下,片刻后又弹了起来,不禁一喜。
  “这一定是开关,来,让本宫试试!”
  玥儿按着顺序踩一遍,又倒着踩,但怎么踩都无效。
  王汝霖看出些端倪,他忍不住发出疑问。
  “太妃娘娘,如果这三块砖,第一块代表一,第二块代表二,第三块代表三,那可能需要一个数字才能打开吧?”
  玥儿叹了一声,问两个婆婆。
  “刘太后跟你们有没有提过什么数字?”
  两个婆婆一起摇头。
  宾良有些泄气。
  “太妃娘娘,要不还是用您刚才说的办法,拿火来烤,将这糯米大门烤得发软起泡,然后用工具扒开!”
  玥儿叹了一声。
  “不行啊,这道门已经不是一般的糯米了,王总管刚才说了,这是掺了石灰的糯米,用火烤也没用,只能拿锤子凿子一点点凿开。”
  这一下,大家又垂头丧气。
  玥儿想到元妃甘露殿中打开密道并不复杂,这里应该也不会太难,但自己怎么就是找不到办法?她无意中一抬头,看到头顶好像有一块地方的颜色也有些不同,忙伸手去摸,果然这密道顶上还有一块凹陷之处。
  王汝霖个子较高,他伸手往上一托,发现上面竟然可以微微推动。
  “啊,我知道了,太妃娘娘,我们再试一次一二三。”
  玥儿看了看头顶,又看看地下。
  “不对,头上这块松动的位置在中间,所以最后一个数字可能是二,我猜是一三二,或者是三一二。”
  “好,那我们快试试——”
  玥儿先照一三二的次序走,大门没有动静,接着她走三一二,再往上一托,只听咔地一声,密道尽头那道大门徐徐向边上转开。
  两个婆婆一声欢呼。
  “打开了,打开了,这就是地宫!”
  一道阴凉的空气扑面而来,玥儿看着打开的大门,里面还是黑糊糊一片。
  两个婆婆有些激动,自太后去世以后,她们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两人拿着烛台进去点亮壁灯。
  玥儿觉得宾良今天的脸色不太好,便道:“你就留在这里,我和王总管进去瞧瞧,万一门又关上,我们不知道出来,你可以在外面帮我们打开。”
  “是,小人知道了。”
  玥儿点点头跟着两个婆婆走进地宫,王汝霖跟在后面,两人一进去,咔咔几声,密道的门又慢慢合上。
  王汝霖对玥儿伸出大拇指。
  “幸亏娘娘想得周到,要是宾良也进来,我们找不到出去的开关,非憋死在里面不可。”
  玥儿嘴角微微一翘。
  “这个不会,大婆婆不是说了吗,这里面有仓库,有干粮,住个十几年都不会饿死。”
  此时地宫的壁灯已点亮,玥儿眼前顿时一亮。
  这地宫地方好像不小,里面用屏风隔断,顶上有通风口,想来是通到上面睿思殿的哪个地方,玥儿觉得这些通风装置一定是造楼的时候就埋好,不然不会上下相连,最让她意外的是,这里虽然有些阴冷,但并不潮湿,或许整个地宫都用糯米石灰砌成的吧。
  玥儿第一个走进的地方像个玄关,这里没有桌椅,一进来就看到对面壁上挂着一张画。
  这张画颜色有些发黄,画中一棵枝干虬结的松树占据大半画面,树下站着一个丰神俊秀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浓眉大眼、身材挺拔,他手中仗剑,颇有侠士风范,男子身后,还画着一个年轻的粉色长衫女子,只是女子站得有些远,没画出面目,不过她的身材气质还是十分动人。
  玥儿觉得这男子的长相很像玄灵,只是他嘴角微微斜翘,带着玩世不恭的模样,心里不禁奇怪,这人是谁,怎么一进门就挂这样一幅画?
  大婆婆对玥儿解释。
  “太妃娘娘,这就是太太上皇年轻时的画像,刘太后每次来,都要对这幅画要发一下呆。”
  玥儿哦了一声,想不到那个风流倜傥的肇熙,年轻时也是个俊秀男子。
  “这画中的女子,就是刘太后吗?”
  “是啊,不然刘太后怎不将它烧了,还允许它挂在这里。”
  “哦,太上皇做事还真特立独行。”
  这话大婆婆不敢接,但王汝霖却道:“太太上皇不循规蹈矩是出了名的,大臣们都无可奈何。”
  玥儿知道王汝霖的父亲是王柏,这王柏曾任参知政事,那些朝里的旧事,他知道得比自己多。
  “奇怪,这幅画为何只有印章,没有题字,而且太上皇为何要拿着一柄长剑,他是要保护刘太后吗?”
  王汝霖是年轻人,胆子也大,他看看身边只有两个婆婆,便道:“太妃娘娘,宫里一直有个隐秘的传言,以前听到这传言的人,好像都死了。”
  “哦,是什么传言?”
  “这个传言是,刘太后是太太上皇从民间抢来的女子。”
  这件事玥儿知道,那位太上皇肇熙行事一贯荒唐,从民间抢个女子来也并不奇怪,倒是太后一直刻意隐瞒。
  “是,本宫听说过,刘阿太后的身世在宫里是忌讳,说她是名门之后,却不知是哪个姓刘的名门,反倒有人说她是蜀地来的女子,不知怎么就来了京城,嫁给皇上成了皇后、太后。”
  王汝霖嗯了一声。
  “卑职在外面倒是听到这样一个传说,说刘太后被太太上皇看中的时候,她已经嫁为人妻,是太太上皇从别人手上抢来的。”
  玥儿倒也没太大吃惊,她觉得太后的身世再离奇,也没元妃离奇,那个东瀛的什么领主将自己怀孕的女人先送给赵华文,又送给玄灵,企图让儿子登上大崋的帝位,这才叫离奇曲折。
  “哦,谁从谁手里抢来的?”
  王汝霖靠近玥儿耳边,小声道:“这件事当年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我爹爹要我们千万千万不要去外面说。”
  玥儿一摆手。
  “此事早已时过境迁,现在还忌讳什么。”
  “不错,太妃娘娘您想必也听过,太太上皇好像是从一个郎中手里抢来太后,那时他们还刚刚成亲。”
  玥儿哦了一声。
  王汝霖呵呵一笑。
  “卑职只是耳闻,太妃娘娘您且姑妄听之,这些传说,多半是谣言吧。”
  玥儿知道当年宫里进行大清洗,好多嫔妃遭殃,仁妃娘娘或正因为这个原因,才被迫自杀,但玥儿还是有疑问,太后的身世坊间传言这么多,为何她还要逼死仁妃,难道仁妃还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总管,你知道仁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