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魔兽战神>  第1734章 行藏败露
    巨大的阴影迅扩张,不知几万里。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战无命潜入血海,依然感受到巨大的威压,那种威压让战无命想到了庚金之主,一股无尽蛮荒的气息使得原本波涛翻涌的血海变得平静下来。
  
      看着那巨大的虫巢缓缓而落,最后停在血海上空的虚空,相对于这片巨大无比的血海,那只虫巢也不过像是大海中的一片悬浮的小岛,不算什么,只是虫巢正在战无命上方,战无命可以透过血海看清虫巢下一根根粗壮如龙的肉管不断蠕动。
  
      虫巢的模样,与神魔战场中花神丘下的那头巨大墟兽有些相似,如同一条条巨大的肉管交织包裹而成。当那巨大的虫巢在虚空停滞时,包裹在下方的无数粗如巨龙般的肉管迅向两旁蠕动滑开,缓缓露出一个巨大的洞穴,透过幽暗的光润,隐约可以看到那巨大的洞穴越来越深,不知道通向何方。
  
      战无命在众生战场,近距离接触过虫巢,知道这条通道必定是通向虫巢内部的入口,只是这只虫巢的体积太大了,这个巨大的入口太深,以至于他根本就看不到通向哪里。
  
      就在战无命猜测这条通道究竟有多深时,苍穹之上猛然传来震荡之声。无数黑点自苍穹上洒下来,如同雨点一般,瞬间在天空铺了厚厚的一层暗云。
  
      “人……”战无命心头狂震,血海上的暗云竟然是一个个生灵,所有人都是无意识的,自苍穹坠落,像雨点般接近血海。
  
      等他们近了,战无命现并非只有人族,还有魔修、鬼物、凶兽……各种生灵都有。就像是倒垃圾一样被丢入这片血海。
  
      战无命想到狐小青说的,整个罗越城的所有生灵全都被某种神秘力量卷走,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抓走的,更不知道是如何到了这片血海上空。
  
      战无命不敢动,那只巨大无比的虫巢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将呼吸都降到了最低,保证自己的呼吸频率与血海一致。幸亏他这一年多吸收了血海无尽生机和能量,使得他的气息几乎可以与这片血海融为一体,虫巢没现他。
  
      有人落在战无命头顶,血海有乎想象的浮力,那些人在身体接触血海的瞬间,一下子清醒过来,肉身分裂的剧痛让血海上出一阵阵凄长的惨嚎,他们除了挣扎外,根本没有办法脱离这片血海,最后骨化形销,灵魂升上虚空,出哀号。灵魂的力量也受到牵引,难以挣脱出去。
  
      这片血海对于神魂的融化度不像对肉身那般强大,强大的灵魂勉强可以挣脱出去,逃离血海,进入血海外的魔林,血海空间有一种古怪的规则,使其生机越来越弱,等逃到那片魔林,已无力逃得更远。
  
      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被血海的牵引力捕捉,这也是为何战无命在外面的魔林中看到无数怨魂挣扎,却永远也逃不出这片魔林,最后成为整个血海的养分。
  
      这片生灵刚在血海中融化,又是一波生灵自天空洒落,如同一阵暴雨,在血海表面砸出一个个深坑,被血海吞没。
  
      当生灵融入血海,战无命感觉这片血海的魔煞之力迅增强,其中的生机也变得更强狂暴,所幸战无命在这片区域已经修行了不短时间,早已适应了这种狂暴的冲击力,就算是此刻变得更强,也不足以对他形成伤害。
  
      只是这股恐怖的魔煞之力他却不敢吸收,毕竟那座巨大的虫巢还在头顶,任何异动都有可能会引起对方的注意。
  
      “救我……”就在战无命犹豫时,一个淡淡的意念传入他的意识,战无命吃了一惊,他看到了一道身影并没有立刻融化,身体外泛着一层微光将那血海的侵蚀之力阻挡在身体外,但是那恐怖的压力却让那道身影在血海中无法移动。
  
      “救我……”战无命又听到那声低呼,似乎是自心灵深处传来,战无命顿觉不妙,因为虫巢有一丝异动,一道巨大的身影自苍穹飞扑而来,如同一座大山般,一股蛮荒的气息将他这一方空间完全笼罩。
  
      “靠……”战无命骂了一声,这个该死的家伙虽然只是灵魂传音,但也没逃过那虫巢的监控,虫巢现这个人竟然未能消融于血海,战无命便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神识自他的身体上扫过,自己就像剥光了衣服坦露在冰天雪地中的猎物一样无所遁迹。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并不是他的潜匿能力有多强,也不是他与血海整合得完美无间就可以躲过那虫巢的探查,他之所以没有被虫巢现,是因为虫巢从未想过在这片血海中会出现活着的生灵,无数年来的惯性思维让它们已经习惯了,懒得来探查这片血海,可是这个不知道以什么方式活着的家伙向他求救,一下子将他暴露了。
  
      那如山般的身影是一只巨大的荒虫,比战无命所见过的最大的荒虫还要大上许多倍,如果说在云雾峡谷外那两只可以力敌数名天神的荒虫是普通的人类,那么,眼前这自虫巢扑来的巨大荒虫则是一条巨龙。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连战无命在血海中都有种窒息的感觉,自上而落的巨大荒虫只是这只虫巢中微不足道的一只而已,从粗壮的肉管中滑落……
  
      “该死的家伙!”战无命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不由一声低喝,伸手将那个缓缓向他靠近呼救的人抓了起来,一把塞入天堂神器。他的身体也自血海冲了起来向那如山一般的荒虫撞去。
  
      他终于结成了自己的神格,突破金神,马上就要突破四星古神体,这一年多,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经增强了许多,但是究竟有多强,他也很想知道。反正已经被虫巢现了,也不在乎再多暴露一点。
  
      “轰……”战无命的拳影有如一颗星辰般与那巨大的身影撞在一起,一股浩瀚的巨力就像是整个苍穹一下子压下来。
  
      战无命一声闷哼,感觉手臂的骨头出一阵阵清脆的鸣响,仿佛飓风中不堪承重的树枝,虽然并未折断,但是也到了极限。
  
      “轰……”战无命的身体再度撞入血海,那原本像是雨点惊起的浪花般的血海表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整个血海海面向下压出了一个锅状,战无命的身体撞入血海深处。
  
      “死……”就在他的身体撞入血海时,一道狂暴的灵魂风暴无声地向他的识海卷来,那头巨大的荒虫并不只是肉身上攻击,同时展开了恐怖的灵魂攻击。
  
      不过这道灵魂的冲击波在进入他的识海瞬间就被那无边的金色巨浪卷走,化成了识海的养分。战无命的识海太广阔了,那道神魂冲击虽然很强,但是相对于战无命的识海来说,就像是一滴水滴入湖泊,那金色的魂液原本就是这片世界最为纯粹的神魂之力,这头荒虫确实是强大,但是实力也就只是神王阶,战无命的神格拥有十重秘纹守护,早已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因此,神魂冲击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战无命的身体向血海下沉去,那如山一般的巨大身影也随之压入了血海内,就在那头巨大的荒虫冲入血海的瞬间,血海上骤然翻起了一道巨浪,一道水线有如电光一般延伸,一艘巨大的血色飞舟轰然撞在巨大如山的荒虫身体上。
  
      “轰……”狂暴无比的冲击力使得血海上掀起了重重巨浪,席卷苍穹。山峰般荒虫巨大的身体重重地砸在血海上。
  
      是一直潜伏在血海中的血河舟。血河舟原本就是血海中孕育出来的生灵,其所带的魔煞之气与这血海相近,就算是那虫巢也没在第一时间现血河舟,战无命冲上虚空,主动出击,那头荒虫自然是以战无命为第一目标,没想到一旁还潜伏着这么一个强大的杀手,被撞个正着。
  
      此刻的血河舟早已完成了数次蜕变,在这片血海中获得的能量比战无命还要多。自身几乎已接近神王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那头荒虫顿时吃了个闷亏。
  
      战无命并没有恋战,他已经知道这头荒虫应该是神王,如果仅只有这一只荒虫,他倒是有些信心将对方干掉,但是荒虫不是一只,苍穹上还有一群,甚至一支虫族大军,眼前这样神王阶的荒虫不知道有多少,至于那恐怖的虫族的母巢是不是要命的大杀器现在还不好说。
  
      在那头巨大的荒虫倒下的瞬间,战无命手中经过修复的残刃猛然切入荒虫身体,战无命仅在巨大的荒虫身上切下一大块血肉。挥手将血舟收入天堂神器。
  
      苍穹上,一条巨大如山脉般的触手自天顶垂落。战无命只觉得天地猛然一暗,而后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被凝固在某一个狭小的空间,他的身体像是掉入蜂蜜的小虫,连扇动一下翅膀都变得无比困难。
  
      战无命的心中满是绝望,这条触手的强大完全乎他的想象,但是这条触手不过是那巨大虫巢的某一根而已,仅仅是这虫巢上的触手的气息就比刚才与他交手的那头荒虫要强大得多。如果想不出办法,他会在这条触手下化成一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