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高手无敌>  第二百三十九章 闻一闻,神清气...

高手无敌 第二百三十九章 闻一闻,神清气...

    虽然上面的拍卖举行的热火如荼的,一声声加价举牌的声音喊得震天吼的,但陈锋只是来打酱油的,根本没想过要去拍卖什么东西,再说也没有什么是他感兴趣的东西。m

    刚才拍卖的是一套某位香港女明星穿过的内衣,上面镶有一些亮晶晶的水晶珠片,竟然也拍出了三百多万的港币来,让陈锋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疯了,也不怕得艾滋啊,莫非真的是:“闻一闻,神清气爽,舔一舔,龙马精神?”

    接下来拍卖的是一件民国时期流传下来的艺术品,是一个红色的鸳鸯蝴蝶结,林馨如用一百万拍了下来,算是为慈善出了一份力,林家虽然是有钱,但是和里面的这些人比起来,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随着时间的过去,到了后面就是拍卖的重头戏了。

    徐邵锋的限量版法拉利,自己用了五千万的价钱买了回来,让他赢得了一阵阵的掌声,一连几件物品都拍出高价之后,上面的拍卖师也兴奋了起来道:“下面要拍卖的是一幅画,这幅画是由郭新妮小姐捐赠出来的一幅画,起拍价是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

    一名助手将一幅古香古色的画徐徐的展了开来,供大家欣赏,这幅画是一副水墨画,画里面只有一片苍茫的大地,天空中飘着一片片的雪花,一个头带斗笠,身穿蓑衣的老人,正背对着画面,抬头看着天空,只见背影,而看不到他的表情,而且画的下面没有任何的落款,只有一个笔力千钧的“雪”字。

    现场的人一下子都楞了起来,“难道,这幅画并不是郭新妮小姐的画作?”既然不是她的画作,大家的兴趣也减低了下来,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这幅画作,便不再去关注,而是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的聊了起来。

    陈锋只看了一眼,马上被这幅画吸引了起来,他的表情也随即变了一种颜色,这幅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水墨画,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是一幅从隐门中流出来的境画,境画是修炼者用自己的修炼感悟所创作出来的画作,其中融入了天地人三境,看的不是画,而是境,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修炼者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物。

    陈锋好奇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四大才女郭新妮,对方可能是感应到了有人在注视着她,她也看了过来,恰好和陈锋的目光对视着,她看一个男人毫不掩饰,用赤果果的目光在打量着她,眉头忍不住的蹙了一下,显然有些不悦。

    陈锋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目光,因为他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并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修炼者的气息,对方不可能是隐门中人。

    隐门并不是指某一个门派,而是指一些隐居起来的门派,他们或许大隐隐于市,或许隐居在山峰绝岭之中,一间草堂,一间茅屋,一栋金碧辉煌的大厦,又或是一处私人的庄园,都有可能是他们的门派所在地,但是通常来说,他们都会在一些风景绝美,人迹罕见的地方修行。

    因为修行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大城市中到处充斥着大量的工业废气和有害的排放物,对修炼不利,估计也没人想在雾霾当中修炼。这些门派通常很少被外界所知,但是每一个门派都强大无比,就连陈锋也不敢轻易去得罪他们。

    陈锋只是奇怪,一般来说,暗门中的东西很少流传出来,这个郭新妮到底是怎么得到这幅画的,而且还捐赠出来拍卖,难道她不知道这幅画的作用吗?

    “……郭新妮小姐的这幅画作现在开始拍卖,底价是一百万,有没有人加价?”拍卖师在上面已经开始叫价了。

    陈锋虽然想要,但是他现在还不急着叫价,别说是一百万了,就算是一千万他也不会嫌贵的,这画蕴含了一个暗门修炼者的感悟,拿来参详的话,对他的修炼也会有着很大的帮助,只是不知道现场有没有人识货跟他竞争了。

    “200万。”

    一个坐在郭新妮不远边上的年轻男子举了牌子道,只可惜他的叫价还没有溅起一点风浪,就被另外一个同样是年轻男人的叫价给压过了,对方甚至还挑衅的看了他一眼,这两人哪里是为了这幅画作,根本就是为了讨好郭新妮。

    “我出500万。”

    “我出800万。”

    一开始的男人看了一眼郭新妮,一咬牙的往上面加了三百万,要是这个价钱能够讨得郭新妮的芳心的话,也算是值了。

    “我出900万。”

    “一千万……”

    现场的叫价越来越激烈,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男人都是一掷千金,只为了能够博得郭新妮小姐的青睐。

    “烽火戏诸侯、只为博得美人倾城一笑。”对于男人来说,这里就是另外一个战场,又岂可轻易退让,他们拍的已经不是画,而是在向郭新妮彰显自己的实力。

    “呵呵……郭小姐这么支持我的慈善事业,我徐邵锋岂有落人之后,我出三千万。”

    徐邵锋的话一出,现场叫价的人全都停了下来,终于不再往上叫价,小道消息称,徐邵锋追求了郭新妮三年,现在更是一掷三千万,只为买她一副不值钱的画,莫非这个消息是真的?

    要比财力来说,这里能够超过徐邵锋的人还真有不少,几千万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只是大家都是生意人,而徐邵锋是亚太商盟的主席,没人愿意去得罪他,所以也不再开口叫价,这副画到现在已经是虚高了,三千万的价格,就算是买一副真正的名家之作都绰绰有余了。

    “徐邵锋先生叫价三千万,还有人要竞价吗?三千万第一次……”

    拍卖师在上面喜出望外的,虽然说是做慈善,但是他也是有佣金的,价格越高,他的佣金就越多。

    “三千万第二次……”拍卖师大声的叫道,已经高高的举起了锤子。

    “三千万第三次……”

    拍卖师手中的锤子眼看就要敲下去的时候,这时候,现场突然有两把声音同时传了出来,分别是一男一女的声音,而恰巧他们叫的价钱都是一样的。

    “等等,我出三千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