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天剑主>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永生,无敌

九天剑主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永生,无敌


  
      影宫之主,名动里圣州,无数暗王朝人为之色变敬如神明...
  
      然而这样的人物,今日却是如此这般被除掉...
  
      谁能料到?
  
      赶过来支援的暗王朝人,无不被这震撼之景吓到,一个个全部停住了身躯,瞪大了双眼看着这边。
  
      “影神王大人...死了!!”
  
      “怎么回事?神王大人怎会陨落?”
  
      “此人是谁?他...他岂能杀的了神王大人?”
  
      “难道说他比神王大人还要强?”
  
      “若是如此,我们斗的过此人吗?”
  
      四周魂者全部被这一幕给震慑到,人们围而不攻,面露惧意,无人敢对白夜动手。
  
      苏平三人更是吓的瘫坐在了地上。
  
      那对他们而言便如神灵的影神王就这么死了。
  
      “这就是龙绝之主吗?”
  
      “他的实力...似乎跟情报上的完全不一样啊!”
  
      袁黄跟李圣说道,声音都显得干涩。
  
      这时,白夜转过了身躯,目光冰冷的盯着那边的红衣。
  
      “不好,他要对红衣大人下手了!”
  
      四周的暗王朝魂者发出惊呼之声。
  
      “保护红衣大人!”
  
      人们纷纷冲来,落在了红衣的跟前。
  
      但每一个人的身躯都在疯狂颤抖,眼里尽是畏惧之色,但使命感让他们没有退缩。
  
      “你为何不逃?”
  
      白夜盯着红衣,平静的问。
  
      红衣自知不是白夜对手,所以在影神王向她求助时都无动于衷,既然她有如此想法,那她为何还不逃离此处?
  
      她明知道白夜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而且刚刚影神王与白夜交手时,她是有足够的时间跟机会离开这里。
  
      然而面对这个问题,红衣却显得十分从容。
  
      “因为我没必要逃。”
  
      “哦?你想与我一战?”白夜凝目询问。
  
      既然如此,那她更不该袖手旁观。
  
      “白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红衣轻声说道。
  
      “什么问题?”
  
      “先前...与我前往神庙的那个东莺,究竟是真的
  
      东莺,还是你?”红衣迟疑了下,淡淡问道。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白夜回道。
  
      “你与先前那个‘东莺’所用的力量是一样的,先前我不识黑河力量,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自那时起,你就一直潜藏在我暗王朝内了...”红衣安静的看着他,再是轻言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当初要救我?而不是让我死在那神庙之内?按理来讲,你不是一直想要杀我吗?”
  
      就红衣跟白夜之间的恩怨,双方已经是死敌了。
  
      “你不过是一分身,杀你无济于事,更何况在神庙内,杀你跟救你,利弊对比,明显是救你更值得!”白夜毫不犹豫的说道。
  
      “可是...你险些连命都丢了。”
  
      “那不过是我一时疏忽,计算错误了!”白夜摇头。
  
      “是吗?”红衣轻轻颔首,淡然说道:“如此说来,那祭坛与神庙至宝被盗,便是你所为的?”
  
      “不错。”白夜抬起了手,潜龙戒指光芒生出,那只断手跟那眼球立刻浮现出来,在白夜的掌心上盘旋。
  
      红衣呼吸顿紧,继而立刻轻喝:“所有人听令,我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两物给我夺来,但凡能够取来这两物的人,一律可入核心区,可得真主传承,得领袖提拔!”
  
      这一言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是疯狂的刺激到了现场的每一个人。
  
      人们全部扭过了头,震惊绝伦的看着红衣。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每一个人的嘴巴都张大了。
  
      仿佛,他们听到了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红...红衣大人,您说的...是真的?”一名魂者嘴唇哆嗦,颤抖的询问着红衣。
  
      红衣平静的点了点头。
  
      这一举动,竟是在瞬间让现场所有魂者们全部疯狂了。
  
      白夜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些人的变化。
  
      “不对劲。”白夜暗暗皱眉。
  
      而在这时,几名魂者已经冲了过来。
  
      毫无征兆,并用上最为凄厉狠辣的魂术,朝白夜的身躯狠狠轰来。
  
      白夜毫不犹豫,立刻甩手。
  
      呼!
  
      凄怖的鸿兵瞬间将那些
  
      魂者斩成了云烟。
  
      然而他这一手并不能震慑四周的魂者。
  
      他们在这个时候全部疯冲过来。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癫狂与狰狞,这一刻,他们仿佛是失去了理智,不再感到害怕,不再感到恐惧,他们的眼里心里只有一件事。
  
      便是将白夜碎尸万段。
  
      白夜眉头紧皱,提剑狂舞,两口鸿兵卷出一道道旋风般的剑影,吞向那些魂者。
  
      魂者们撞入剑影内,便立刻被扯成碎片,直接死去。
  
      无论是谁,靠近了这儿便是送死。
  
      然而这些人居然是前赴后继,完全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如此直至最后一人死去,也不曾有人退缩。
  
      “你到底给他们许诺了什么好处,会让他们如此疯狂?”白夜停了下来,盯着红衣喝问。
  
      “永生,无敌!”红衣简单的吐出了四字。
  
      白夜瞳孔顿涨。
  
      永生...无敌?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所谓的永生,所谓的无敌。
  
      大道万千,因果循环,是绝不容许存在极端之事,哪怕是被无数人奉为神兵的鸿兵,也有许许多多的弱点,以前白夜不知,现在他算是悟了。
  
      “可笑,你若能永生,无敌,你岂能让我将他们斩掉?”
  
      白夜冷哼,纵身一跃,朝红衣冲去。
  
      “退!”
  
      红衣轻语了一句。
  
      真言术立刻释开。
  
      但白夜横剑一斩!
  
      哧啦!
  
      真言术的力量直接被切断。
  
      红衣再朝后移。
  
      可澎湃的黑河能量已经覆盖过去,将她的退路完全堵死。
  
      她这分身的实力甚至不如影神王,在当下能量全开的白夜面前,根本撑不住三招,白夜瞬间靠近,一剑径直抵在了她那白皙的脖子上。
  
      她周身的所有防御所有法宝全部被鸿兵的浩瀚神力所压制,根本无法防御。
  
      很快,红衣便被制服。
  
      她面无惧色,依然是那副淡定模样,只闭着双眸,轻声道:“杀吧,不过一分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