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漫步在武侠世界>  185章 偏执之人 中

漫步在武侠世界 185章 偏执之人 中

    大都。
  
      汝阳王府。
  
      在经过一番水中调戏的戏码后,年轻的周芷若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忠诚了。
  
      之所以略显奇怪,是因为小郡主不是所谓的男人,而是一个同样貌美如花的女人。因为性别的相同,反而是给周芷若带来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别样感。出身名门正派的周芷若见过男人耍流氓是怎么的情形,但是第一次见识到女人耍流氓是什么模样。
  
      而且最为让周芷若感到奇怪的还是小郡主那偶尔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面流露出了的似乎是羡慕之色。
  
      她没有看错。
  
      身为汝阳王府的小郡主,赵敏很羡慕周芷若。
  
      周芷若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值得对方来羡慕,却也知晓这一处被羡慕的地方恐怕是现在她周芷若比对方擅长的那唯一一点。
  
      羡慕自己的模样?
  
      只是周芷若还是想不明白。
  
      要知道小郡主赵敏的模样同样不差啊。
  
      不提在经历了调戏事件后,正满脑子心思开始分析起小郡主情况的时候,在房间里,小郡主赵敏正安静的立身一面铜镜之前,静静的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自从自己意外的获得力量,成为了玄阴十二剑的宿主后,小郡主便驱逐了自己的随身侍女,在安静的时候,一般情况下她都是一个人自己安安静静的呆着。
  
      铜镜中的人儿还是能够看得出肌肤的靓丽,七分英气的面庞上带上了三分柔弱。
  
      这是小郡主第一次从自己的脸上看到柔弱这个神情。
  
      一直以来她都是将自己当做汉子来对待,行事风格,还有为人处世都几乎是按照这个信条而来。即使是女身,一般情况下她在外人面前都是保持着男儿装,做事风格也有着无毒不丈夫的风格,但在获得力量后,她却一反常态的穿上了女子该有的衣裳。
  
      一显她身份该有的雍容与华贵。
  
      做事的举动,反而没有了以前的那样狠辣,一改以往的风格,做事留下了丝丝余地。
  
      至少现在的小郡主做事没有了以往浮夸的狠辣,她的狠辣全部化作了阴寒剑意丝丝的藏在了自己的体内,成为了隐蔽的锋利。
  
      “……”
  
      轻微的呼吸声小的似乎听不见,在怔怔的对着铜镜中的自己打量了半晌后,小郡主这便有了动作,先是缓缓的伸出玉手食指在自个儿的脸上肌肤一点点的划过。
  
      指尖滑过眉头,那里微蹙的眉心隐藏着看不见的忧愁。
  
      滑过眼角,那里躲着一抹让人看不见的柔弱。
  
      略过脸颊,略显凉意的不知是指尖还是脸庞如此,抚摸上去她感觉自己摸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已经出鞘了的利剑,寒意阵阵。
  
      轻点嘴角,那微扬的弧度是真正的在笑吗?
  
      小郡主很是自我怀疑。
  
      这道弧度是一直以来自己所扮演的,还是对这世间万事的唏嘘?又或者是对自己愿望的嘲笑?
  
      扯了扯嘴角,微微抹平了那点弧度后,小郡主赵敏的目光这才从自己的脸上收了回来。
  
      玉手伸向自己的心口,衣襟扯动中,那披在自己身上的那厚厚的绒衣已然脱落。
  
      进一步。
  
      女孩儿贴身的亵衣已然被她自己打开了一道缝隙。
  
      于春光泄露中,小郡主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自己自从成为宿主后,便将整个身体死死裹起来的身躯究竟是何种模样。
  
      不是所谓的白皙如雪,不是引人注意的诱惑。
  
      出现在少女眼中的这具身体那几乎不能用来形容这该是一个少女所该有的。
  
      不!
  
      确切的说这不该是一个人所拥有的身体。
  
      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红色痕迹,那是一道道剑痕,自从她选择成为宿主后,便已经将自己化作了一个怪物,一个被剑意所宿居的怪物。
  
      细目看去。
  
      只见除去这些痕迹外,还在那密密麻麻的痕迹上面浮现了些许的黑色物质,对于这些小郡主自然是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是自己身体被无比锋利的剑意所割伤后而产生的身体组织残留物。
  
      有血液,还有皮肤,或许还要加上自己的血肉。
  
      而这些东西在玄阴剑意下,在她下意识的潜意识中,它们并没有就此脱离少女的躯体,而是与剑意纠葛,化作了诡异的黑色物体开始慢慢的覆盖她的全身,有成为盔甲的迹象。
  
      这是一种保护,因为她所拥有的剑意并不全。
  
      虽然看起来残破与不堪,甚至会让人觉得作呕。
  
      但就好像她赵敏自小就立志要做出一番大业,现在正在战战兢兢的用自己的能力保障大元这座已经开始漏水变得残破不堪的江山。
  
      一如偏执的她自己一样。
  
      大好河山在那群废物的治理下变得残破,变得漏洞百出。
  
      曾经成吉思汗大汗等先辈所打下的大业正在被他们的后代子孙一步步的败坏。
  
      纵观皇族上下,小郡主曾经悲哀的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眼界狭窄,只会活在自己过去的荣光里,只会争权夺利,时不时的为了些权利还拉上自己的部族在草原上开战。要知道现在已经不是过去,无数的人竟然都不过是庸碌之辈,唯有她汝阳王府才算得上这群庸碌之辈中唯一清醒的存在。如果不是她的父亲和几个兄长依靠手中兵权镇压天下,战战兢兢的维持统治,只怕大地早就是烽烟遍地了。
  
      而且即便是现在这种危险的情况,朝中还是有着不少人对汝阳王府产生了意见。
  
      天下兵马大元帅!
  
      这个职位,已经让人觉得担心了。
  
      即便是这个职务乃是皇帝所赐,但问题是一旦有人隐隐提出了问题后,那份担忧便会如同传染病一样,传给其他的人,会让其他人去忍不住的多想。
  
      一般人想还好,但一旦皇帝有了这个心思,那便是大忌。
  
      眼下。
  
      自峨眉重新回到大都的小郡主已然体会到了这股暗流,想要临阵换帅,这是要给明教致命一击的机会吗?
  
      想来有些可笑。
  
      自家父亲与兄长在战战兢兢努力的维持着天下的统治,连她一个少女亦化作了眼下这种不人不鬼的模样,可都是为了黄金家族的这大好江山啊。
  
      只是因为这些猜忌,他们一家子值得吗?
  
      一番自问在心头浮起,很快神情出现迷惑的小郡主立时回复了清醒。
  
      目光一狠。
  
      眼前铜镜顿时被无形剑意崩裂成了无数的碎片。
  
      她刚刚差点就成为了玄阴剑意的奴隶。
  
      不!
  
      她赵敏可是要成为成吉思汗那样的人!
  
      岂能被这玄阴剑意所影响所控制?只是眼下她唯一所能做的,便是在内心中放大自己的坚持,放大那份偏执,那坚持自身在意识中的清醒。
  
      必要的时候,周芷若也许可以为她抵挡一部分的压力。
  
      因为赵敏能够瞧得出,周芷若亦是一个偏执之人。而在对脑海里剑意的了解中,她发现玄阴十二剑并不是单纯的邪恶,而是在其下面还隐藏着一份其他的东西。
  
      只怕传说中创造这门剑法的那个人,是真正的隐藏了自己的目的。
  
      而那份东西很纯粹,正是名为执。
  
      偏执的执。